第7章:老子来历练
骆驼2018-03-01 18:353,538

  第七章 老子来历练

  多年之后,有人写了一本名叫《九龙鬼城》的书,他在书中写到。

  ‘原本我不相信地狱的存在,可是那一夜,我相信了,因为我看见了修罗从地狱之中走出,借着孩子的躯壳,屠尽数万大军!’

  也是从那夜之后,九龙城彻底的成为了鬼城,以至于数十年之后九龙城都没有一个人敢居住,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那一夜,许牧之背着徐北雄走出了九龙城。

  可是在踏出九龙城的那一刻他却是再也坚持不住,倒在了地上。

  ……

  数月之后!

  “啊!……”

  迷迷糊糊的,许牧之听见一个女孩的尖叫之声。

  那声音似乎不将许牧之的耳朵震聋誓不罢休!还没等许牧之反应过来,就被人一脚踹飞了出去。

  许牧之揉了揉有些胀痛的脑袋,睁开眼睛却见自己身处一间破烂的小屋之中。

  而在面前的那一张小床上脸蛋脏兮兮的上官雨彤抱着被子蜷缩着身体可怜兮兮的哭着。

  尤其是她看着许牧之的那眼神,可怜、无助、愤怒、无力,要多复杂有多复杂。

  “我……我……我竟然被这个丑八怪睡了!我没脸活了……”

  上官雨彤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大颗大颗的泪珠不要钱一般滚落。

  许牧之干咳了两声,心中暗道我说呢刚才怎么闻着很香,而且抱着个什么东西很软的样子,原来是这丫头啊。

  假装没有听见上官雨彤寻死觅活的哭声,许牧之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现在的处境。

  他只记得自己倒在了九龙城外,至于其他的他根本记不得了。

  这间破烂的屋子很大,里面摆了很多床,床上简单的铺着草甸子,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难闻的汗臭味。

  上官雨彤身上的首饰也全部不见了。

  忽然,许牧之想起了什么,急忙伸手在怀中摸了摸。

  不见了!他师父留下的那一本书不见了!

  他带着徐北雄和上官雨彤出了九龙城,可是现在只剩了他和上官雨彤!

  许牧之急忙冲到床边,也不怜惜楚楚可怜的上官雨彤,一把将她从床上拉下来,开始在床上翻找师父留下的那一本书。

  可是……没有找到!

  “再哭我杀了你!”

  许牧之原本因为书不见了有些心烦,再加上上官雨彤哭闹不停让他更加烦躁。

  看着许牧之那狰狞的面容,上官雨彤连忙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她可是清楚的记得这个煞星是怎么从九龙城杀出来的。

  “咱们……这是在哪里啊?”

  过了半晌之后,上官雨彤抹了抹眼泪,弱弱的问了一句。

  许牧之无语的瞪了上官雨彤一眼,现在才想起来问这是哪里?自己怎么就把这个弱智带出来了啊。

  “ 不知道……”

  “我会怀宝宝吗?我母后说和男孩子睡一张床会怀宝宝的!”

  许牧之一扶额头,满脸黑线,没好气的道:“怀你大爷!”

  “不是大爷是宝宝!”

  上官雨彤小嘴一撅叉着腰生气的道,可是话一出口却才反应过来现在自己是和这煞星在一起,身边也没有人保护,于是连忙换上可怜巴巴的眼神。

  就在此时,门口一个粗鲁的声音响起……

  “吵什么,想死了吗!”

  话音未落,房门已经被人一脚踹开。

  许牧之扫了一眼来人,看身材应该是一个中年男人,脸上带着一张没有五官的黑色面具,身上的衣服虽然破旧可是却洗的一尘不染,很干净,很整齐。

  头发随意的披散着,被后背着一个长条形的东西,被丝布缠了一层又一层。看那形状许牧之猜测应该是一把长剑,看得出此人对于他的剑十分爱惜。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看穿着打扮身份应该不会太高,可是看身上那一股粗鲁之下掩饰的独特气质,此人之前应该不是一般人。只可惜那面具遮挡让许牧之看不到对方的脸。

  在许牧之打量来人之时,那个男人也打量着许牧之,他的目光几次扫过许牧之脸上的那个烙印,可是几次却不敢停留,急忙移开了。

  “你谁啊你?我姬叔叔呢?快叫我姬叔叔来接我,本姑娘可是……”

  一看有人进来,上官雨彤顿时公主脾气来了,指着来人的鼻子便开始大骂。

  许牧之心中一紧,暗骂一声这蠢货,急忙一把捂住了上官雨彤的嘴巴。

  “再多说一句我就弄死你!”

  许牧之在上官雨彤耳边悄声威胁道。

  果然一听许牧之此言上官雨彤急忙噤声,畏惧的躲在了一旁不敢再说话。

  “你们两个就是前几天被送来的那两个半死不活的奴隶?”

  来人将视线转移到了上官雨彤身上,高傲的道。

  “该死的狗……唔!……”

  上官雨彤不干了,什么玩意?奴隶?本公主长这么大从来都是别人给本公主做奴隶,你竟然说本公主是奴隶,还是半死不活的!你才半死不活,你全家祖上十八代都是半死不活!

  可是还没等上官雨彤骂完,许牧之便一把将上官雨彤摁在墙上嘴唇贴了上去。

  上官雨彤粉拳在许牧之胸口胡乱的捶着,一双好看的眸子瞪的老大。

  “在下许牧之,前一段时间昏迷,不知道怎么回事醒来就在这里了,还望老哥解惑。”

  许牧之转身对来人歉意的一笑,开口道。

  他刚才的对上官雨彤是故意的,这丫头本来他是为了要挟苍木才带出来的。

  没想到晕倒之后所有的事情已经不在他的计划之中,他虽然对上官雨彤没有好感,但现在形势不明,他也不想这丫头出事,毕竟这丫头长相不耐,难保别人没有心思。

  但是如果她是一个脸上打着烙印的奴隶的女人,一般时候别人都是不屑下手的,也算是提前给这丫头一份保障。

  “你又亲我……”

  上官雨彤可怜兮兮的嘀咕了一句。说完之后自己忽然愣住了,不对啊,这家伙是第一次亲,怎么就成又了呢。

  听闻许牧之此言,来人忽然叹息了一声,“看来又是被人用药迷翻卖来的!”

  半晌之后许牧之终于弄明白了所有事情。

  这里已经不是龙州,这里是赵国,赵国只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小国而已,和北漠相邻,在北漠之西。

  而现在他们所在的是宋家,前一段时间有人将他们送来两个人算了一个人的价卖给了宋家。

  栖凤城是赵国都城,宋家虽然算不上栖凤城的大家族,可也还算是一个中等一点的家族。

  宋家主要从事药材丹药以及玉矿开发等生意。而现在在他们眼前的就是主要管着药材收集的管事王重山。

  “到底是谁?徐北雄你又去了哪里?”

  许牧之心中暗自叹息了一声,那本书是他最后的保命手段,可是现在却被人偷走了。难道自己救错人了吗?那她为什么不直接杀了自己呢。

  就在此时忽然王重山打断了许牧之的思绪。

  “走吧!我带你们去和大家见面!”

  或许是因为许牧之脸上那个烙印的原因,王重山的声音没有刚进来之时那么粗鲁了。

  在即将走出门之时王重山忽然眉头一皱,像是想起了什么,回头打量了上官雨彤道:

  “我劝你换身衣服!”

  许牧之感激的对王重山一抱拳,虽然上官雨彤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可是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这衣服不是俗物。

  现在这里不是苍木,身为阶下囚,上官雨彤这身衣服一不小心就会招来杀身之祸。

  “你们快点!”

  王重山走出去之后掩上了房门,在他看来之前许牧之的动作已经证明了和上官雨彤是小两口,所以也就没有想太多。

  “我不穿!臭死了,臭臭臭!”

  上官雨彤看着许牧之从那几张床上随意的翻出的几件男人的衣服厌恶的捏着琼鼻道。

  说实话,这衣服也不知道多久没洗了,就连许牧之都差点被熏了一个跟头。

  想了想,许牧之转身走到角落脱下了自己身上的衣服换上了那件臭不可闻的衣服,然后将自己的衣服丢给了上官雨彤。

  “换上!”

  许牧之冷冷的道,声音之中带着不容置疑的味道。

  “哥哥,你叫你的灵侍出来带我们出去好不好?我让我父皇给你封大官好不好?哥哥……”

  上官雨彤可怜兮兮的摇着许牧之的手臂,眨巴着大眼睛撒娇的道。

  许牧之那一把不见其形,只留其影的剑她可是印象深刻。只要那剑出来,恐怕整个赵国根本没有人能挡住。

  “少来!老子是奉师父之命出来历练的,一直借助灵侍的力量还历练个屁!还有,这件事你不准跟任何人说,不然……杀了你!”

  许牧之一本正经,煞有其事的道。

  若是此刻有一面镜子,看着自己的神情恐怕就连许牧之自己都会相信自己是来历练的,身后有着一个强横无匹的宗门,随时能一飞冲天,改天换地!

  上官雨彤歪着小脑袋想了半天,感觉似乎许牧之说的有道理。一般那些牛逼的隐世宗门不都是这样吗?动不动就放出一个弟子历练一番。

  “那你脸上的疤也是假的吗?”

  上官雨彤好奇的伸手去摸许牧之的脸,可是却被许牧之一把打掉了手。

  “换!”

  许牧之指着地上那一堆自己的衣服冷冷的道。

  “哦……”上官雨彤偷偷的朝着许牧之做了一个鬼脸,“那你不许看!”

  许牧之无奈的蹲在了一个角落里,“换!”

  半晌之后,上官雨彤愁眉苦脸的穿着许牧之那一身宽大的衣袍,衣袖简直可以垂到地面。

  “噗!……咳咳,挺好!”

  许牧之看着滑稽的上官雨彤差点没忍住笑出声,见上官雨彤那阴沉下来的脸急忙改口。

继续阅读:第8章:谁比谁高贵?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罗书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