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看你们神情似乎有意见
骆驼2018-03-04 09:373,409

  第十二章 看你们神情似乎有意见

  “其实我很好奇你为什么就那么肯定你杀了胡老四,王重山就不会杀了你呢!”

  宋文远一边说着一边再次为许牧之斟满茶水,掩藏在眼神深处的那一抹轻蔑之意已经消失不见。

  许牧之把玩着手中的茶杯,而后玩味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王重山。

  “王管事早就给胡老四判了死刑,我只不过是顺从王管事的意思办事而已!你说呢?王管事!”

  说话的同时许牧之似无意的手掌摸了摸脸上那个‘奴’字印记。若是他没有猜错的话恐怕王重山面具后面的那张脸和他的一样,也印着一个奴字。

  王重山双目之中骤然一抹厉芒闪过,可立马又掩藏了起来。

  许牧之摇头一笑,也没有在意,从衣服里面掏出了那把他从垂柳之上拔下的匕首,放在了面前的石桌上。

  “其实我也有点很好奇,凭着大少爷和王重山的修为,杀个宋文瑜应该不成问题吧?为什么一定还要借别人之手呢?”

  许牧之双目盯着宋文远认真的道。

  按照苏起等人所说,宋文瑜虽然在宋家势大,可却只是一个二甲刀客而已。只要王重山愿意出手,杀宋文瑜简直易如反掌。

  宋文远苦笑了一声,“有人写了一个故事给世人,说宋家大少爷被那沉迷女色的宋家家主收去了一切权利,而宋家家主最为宠溺的小少爷独掌宋家,甚至连宋家大少爷的发妻都被他的亲弟弟夺去,呵呵,是不是很狗血?”

  宋文远的声音很平静,甚至语气都没有任何的波动,可是许牧之能听得出他话语之中的那股悲凉。

  “那……那个不说与世人的真实呢?”

  犹豫了一会儿,许牧之最终还是问了出来。

  宋文远摇头一笑,端起手中的茶水一口饮尽,“宋文瑜的干爹是炎阳宗的长老,魏炘!”

  许牧之沉默,此刻他终于明白了过来。宋文瑜身后有着炎阳宗撑腰,宋文远完全可以一刀杀了宋文瑜。

  可是宋文远要的不仅是一刀杀了宋文瑜,他还要整个宋家!若是他真的杀了宋文瑜,那么整个宋家恐怕就会被炎阳宗屠尽。

  “嘿嘿,有意思!这个活我接了!不过你能给我什么?”

  许牧之微微一笑道。

  宋文远拿过桌上的那把匕首,细心的擦拭着上面的锈迹。

  “我要的你应该很清楚,只要你完成,我可以答应你一个条件!不过……我凭什么就相信你可以做成?”

  许牧之嘴角微微上扬,屈指一弹,面前的茶杯倒在了桌子上,茶水洒了一桌。

  蘸着那茶水,许牧之以指代笔龙飞凤舞的写下了三个大字——许牧之!

  “够吗!不过事成之后我要一个人外加一个条件!对了,这茶……真他妈难喝!”

  许牧之啧吧着嘴巴说完之后也不待宋文远回答便起身朝着山下走去。

  看着石桌上‘许牧之’那三个字,宋文远久久不语,一直到等到那三个字消失之后才摇头一笑。

  “好狂的人!”

  凭什么,就凭‘许牧之’这三个字!这就是他的底气!

  炎阳宗在整个赵国来说也不算是个多大的宗门,可毕竟这个世界武者的身份尊贵,所以宗门比起家族来说也要尊贵不少。

  随手从路旁拔下一根草叼在嘴里,许牧之一边哼哼唧唧的唱着比哭丧还难听的不知名的勉强能称之为曲的调子。

  正当他往山下走时,苏起却是慌慌张张的跑了上来,跑的满头大汗。

  “许……许爷!快……快……出事了!”

  苏起扶着旁边一棵树上气不接下气的道。

  ……

  山腰处,上官雨彤手中紧紧的攥着一截紫色的如同晶石一般的藤蔓,气鼓鼓的看着面前一众炎阳宗弟子。

  在上官雨彤的身边是宋家的一众家奴,两帮人正在对峙。

  “小贱婢!这紫荆藤是我们先发现的,我劝你最好乖乖给我拿过来!不然我弄死你!”

  辛莫愤怒的瞪着上官雨彤寒声道。

  紫荆藤啊那可是,要知道紫荆藤在天下药草之中排名八品,凡是能在等级之后加上一个品字的药草那里会是凡俗之物!

  若是这一截紫荆藤他能得到,那么或许就能有晋升为炎阳宗正式弟子的机会!

  若是放在往常,他早就杀人抢药了,毕竟在这聚灵山脉之中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更何况杀两个奴隶根本就没有人会为此和炎阳宗计较。

  可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这个小丫头竟然实力比他还高,他只不过还是一个一甲修为,可是对面那个丫头却似乎修为远高他。

  “你撒谎!明明我想看到的,还是我先挖的呢!”

  上官雨彤气愤的辩解道。

  在上官雨彤身后的宋家家奴也是个个愤怒不已,这药草是上官雨彤先发现的,可是这炎阳宗的人却是明摆着要抢了。

  “是你发现的又如何?乖乖的放下紫荆藤,或许你们今天还能活着从这聚灵山脉走出去,这等宝物不是你们这些下贱的奴隶可以拥有的!”

  一名炎阳宗弟子冷笑一声道。

  “呵呵,辛师兄,杀了他们!我就不信为了几个下贱的奴隶宋家还敢上咱们炎阳宗问罪不成!”

  另一名炎阳宗的女子冷冷的道,说话间反手从背后抽出了一把青色长剑。

  “姑娘,要不……要不就给他们吧!他们可是炎阳宗的人!”

  宋家家奴之中一名年长一点的男人皱着眉头走到上官雨彤身边劝解。

  他们只是奴隶,就像辛莫等人所说,即便是将他们杀光宋家也不可能找上炎阳宗问罪的。

  奴隶的这个身份使得他们低人一等,似乎这世界上无论是谁都可以过来欺辱一番,而他们只有忍受。

  “我不!”

  上官雨彤倔强的紧紧攥着手中的紫荆藤,以往都是她抢别人的东西,怎么还能反过来呢!

  “小贱货你找死!”

  辛莫咬牙切齿的道,说话间身后的七八名炎阳宗弟子全部拔出了刀剑,脸上带着阴邪的笑容。

  他们敢杀奴隶,可是奴隶敢杀他们吗?他们可是炎阳宗的人!

  “都停下!都停下!”

  就在此时苏起急切的声音响起,许牧之跟在苏起后面赶了过来。

  “他欺负我!”

  一看许牧之过来,原本还倔强无比的上官雨彤顿时眼眶一红,眼泪直打转,告状似得对许牧之道。

  许牧之没有理会上官雨彤,径直走到了辛莫对面。

  “你是宋家派来管事的?呵呵,你的人抢了我们的紫荆藤,还打了我们炎阳宗的人,你说怎么办?”

  辛莫指了指身后几个之前在抢药之时被上官雨彤揍得鼻青脸肿的弟子,冷声道。

  啪!……

  许牧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地一个耳光扇在了正高傲的仰着头等许牧之给交代的辛莫脸上。

  清脆的耳光声响起,这一个耳光打的辛莫一时间懵了!怎么回事?不是应该跪地求饶道歉的吗!

  不止是辛莫,就连炎阳宗个的其他人以及宋家众人都愣住了。这……这……这一个低贱的奴隶竟然打了炎阳宗弟子一个耳光!这……这简直大逆不道啊!

  “他还骂我!”

  一看这情形,唯恐天下不乱的上官雨彤眼中泪水登时消失不见,兴奋的挥舞着手中的紫荆藤喊道。

  啪!……

  不等辛莫回过神来许牧之再次一个耳光扇在了辛莫脸上。

  “她抢你东西怎么了?你有意见?”

  许牧之冰冷的眼神扫过辛莫众人,淡淡的声音之中充满着一股霸道。

  抢你东西怎么了,你有意见?众人倒抽一口凉气,疯了!这许牧之一定是疯了!

  只有人家宗门弟子抢我们的份,什么时候我们抢宗门弟子还抢的如此理直气壮了啊!

  “该死!去死吧!”

  辛莫终于回过了神来,气得浑身颤抖!他虽然只是一个外门弟子,可是这次出门的领队啊他可是,现在却是当着众人的面被人连扇两个耳光!手中的刀猛然朝着许牧之劈出。

  许牧之很是自然的朝后一退,身后的上官雨彤身体跃起一脚将辛莫踹翻在地。

  “打!”

  看着地上的辛莫许牧之冷冷的吐出了一个字。

  一听许牧之这话,上官雨彤顿时欢快的冲过去将辛莫摁在地上就是一顿胖揍。

  看着蠢蠢欲动的炎阳宗弟子,许牧之冷冷一笑。

  “今天谁若是敢插手,一起打!”

  原本的时候只有上官雨彤一个人揍着,随后在许牧之那冰冷的眼神示意下那五个新来的年轻人也参与到了其中。

  辛莫凄惨的哀嚎之声响彻山林,听之让人毛骨悚然。

  “即便是奴隶我们也只是宋家的奴隶,并不是谁都能欺负!我们的身后还有着小少爷宋文瑜撑腰,你们有什么好怕的!你们难道就没有一点骨气吗?此刻丢的不是你们的脸,是宋家的脸,是小少爷的脸!”

  许牧之的目光从宋家众人脸上扫过,有些很铁不成钢的怒声骂道。

  听着许牧之的话,猛然!宋家众人腰杆一直!

  是啊!即便我们是奴隶,可我们也只是宋家的奴隶,你炎阳宗算什么东西也来欺负我们!再说了许爷都说了咱们身后有着小少爷撑腰,还怕个卵!这可是小少爷的脸,宋家的脸!

  看着纷纷摩拳擦掌的众人,许牧之阴险的一笑,对那另外几名炎阳宗的弟子道:

  “我看你们的神情,似乎有意见啊!”

继续阅读:第13章:卖你人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罗书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