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什么是权利
骆驼2018-03-03 18:233,467

  第十一章 什么是权利

  许牧之站在窗前,静静的看着院子里面,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你不睡吗?”

  上官雨彤疑惑的走过来顺着许牧之的目光看向了院子,可是黑漆漆的院子里面似乎没有什么可看的。

  许牧之淡淡的嗯了一声,没有理会上官雨彤。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只带走了我书,而不杀了我。宋家?这个地方到底有什么特殊之处?你把我卖到这个地方又有什么意图呢?”

  许牧之心中暗自问着自己。

  “徐北雄……”

  许牧之梦呓般的喃喃自语了一句。他不止一次的想过是徐北雄带走了他的书,而后将他卖到了这个地方。

  毕竟当初在他身边的徐北雄很清楚那本书到底有着多么可怕的力量,而且他救了徐北雄一命,徐北雄留下他一命而将他卖到这偏远的赵国似乎也合情理。

  可是当时的徐北雄已经重伤,而且一个孩子怎么可能将他卖到这么远的赵国来。

  “难道这一切从开始就是一个阴谋吗?”

  许牧之心中不由的自问,似乎只有这样所有的一切才解释的通。徐北雄不见了,书也不见了,而他和上官雨彤却被人卖到了赵国。

  就在此时,院子之中响起了一阵杂乱的争吵声。

  “凭什么!酒是你们买的,我们不喝是应当。这屋子为什么不让我们住!”

  是一个年轻人的声音,听得出他很愤怒。

  “凭什么?呵呵呵,凭这院子里我说了算!”

  是苏起的声音,话音未落就听得苏起一阵痛苦的呻吟伴随着急促的脚步声离开了。

  “这房子是宋家的,我们被王管事分到这个院子里,我们有权利住房子里面!”

  另一个愤怒的声音响起。

  听着这些杂乱的争吵声,一直站在窗户旁边的许牧之嘴角微微上扬,一切如他所料。

  “权利?哈哈哈,兄弟们,听见没有!一个奴隶竟然讲起了权利,哈哈哈,笑死我了!兄弟们,告诉这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什么是权利!”

  话音未落,院子里响起了一阵打斗之声,伴随着一阵阵的惨叫。

  过了半晌之后,外面的吵闹之声终于平息了下去

  轰隆隆!……

  夏天的天气就像小孩的脸说变就变,暴雨倾盆而下。

  闪电划破漆黑的夜空,照亮了那五张雨水之中鼻青脸肿可却满是倔强的脸庞。那五个年轻人定定的站在雨水之中,肆掠的雨水冲洗去了他们脸上的血迹。

  虽然分得了房间,可是他们却只能站在这倾盆大雨之中,连一个躲雨的地方都没有,这就是现实,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现实!

  “差不多了……”

  许牧之微微一笑。

  吱!……

  房门打开,许牧之走出了房门。

  啪!……

  脚步落在满地的泥水之中,声响淹没在震耳的雷声之中。

  那五个人看着走出房门,来到他们对面的许牧之明显一愣。

  许牧之没有说话,就那么和他们在雨水之中相对而立,静静泡着。

  半晌之后,许牧之轻轻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跟我来!”

  那五个年轻人再次一愣,但最终还是跟着许牧之走进了房间。

  “同样是奴隶,同样是新来的,可是我却能住这宽敞的房间,你们却连个避雨的地方都没有,是不是很不服气?”

  许牧之站在那五个人的对面,轻声道。

  那五个人没有说话,可是脸上的表情却是说明了一切。他们为了一个床位被人暴揍了一顿,可是许牧之却住进了这最宽敞的屋子,怎么可能服气。

  “你们服不服气其实不重要,刚听有人在说权利,呵呵,真的很可笑!一个奴隶会有什么权利?你们告诉我,应该有什么权利?”

  许牧之的目光从那些人脸上扫过,声音依旧低沉,似乎语气之中带着几分自嘲。

  众人不语,是啊,一个奴隶哪有什么权利!这个世界,奴隶的命或许还比不上一条狗来的重要。

  “我来告诉你们,什么是权利,你手中所掌握的实力,才是你的权利!”

  许牧之的话很轻,说的也很慢,可是这样的语气偏偏最能触动人心。

  “该说的,我说完了,如果你们不想做一辈子任人宰割凌辱的奴隶的话,以后就跟着我吧。若是你们心甘情愿做一辈子没有权利的奴隶,我也没办法。就连神都不救自弃之人,不是么?何况……我不是神!”

  说完之后,许牧之也不待众人表态便打开了房门,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先不说房子面还有上官雨彤这个女孩,就算是只有他一个人他也不会留这些人在自己的房间之中。

  御人御心,不可对他们太好,这是手段。

  那五个人犹豫了一下,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可是许牧之根本没有给他们任何说话的机会。有些话,留在肚子里比说出来更加有用。

  走出房门,外面依旧暴雨倾盆。

  几人相视一眼,不约而同的静静的站在了许牧之的门口两旁,就像是五个忠实的守卫一般。

  ……

  聚灵山脉,西起赵国,沿着赵国以南一路绵延向东,跨入北漠境内。而后又穿过北漠,进入西炎以北,最后终结在了曾经的龙州大地。

  聚灵山脉之所以叫聚灵,是因为这武神大陆大多数的珍奇药草全部出自聚灵山脉之中。

  每天都有着无数人进入聚灵山脉之中采集药草,因为有些药草是可以人为养殖的,可是大多数药草却是人为根本难以养活。

  进入聚灵山脉采集药草的人形形色色,可是最多的却是还是像宋家这样的经营药草生意的商业家族,或者一些宗门的外门弟子。当然其他人也有不少。

  第二天苏起带着宋家一百多号人进入了聚灵山脉。就连上官雨彤都给分给了一套采集药草的工具。

  可是这一百人浩浩荡荡的队伍之中却只有许牧之一个两手空空,似乎他不是外出采药的,他就是去游玩的一般。

  原本还有一些人抱怨不已,说什么不公平。可是当看到苏起对许牧之毕恭毕敬之后那些人也默默闭上了嘴巴。

  许牧之深深的呼吸了两口新鲜空气,伸了一个懒腰。

  采药?采什么药!老子就是来游玩的!做奴隶怎么了,做奴隶老子依旧是爷。

  许牧之心中美滋滋的欣赏着沿途的风景,时不时还吹吹口哨或者逗一逗苦着一张脸的上官雨彤。

  “帮我背着!不然我就告诉他们我叫上官雨彤而不是官雨彤!”

  上官雨彤将手中的背篓朝着许牧之塞去。

  “啧啧啧,那你快点去, 我相信这个名字一出现明天就会有很多人追杀你!拜托了,你快点喊!”

  许牧之贱兮兮的对恨的咬牙切齿的上官雨彤道。

  “你不保护我?”

  “保护?别逗了,我只保护我自己,你谁啊,我都不认识!”

  许牧之心情愉悦的吹着口哨走在前面一直朝着山顶走去,其他人已经开始忙忙碌碌的满山找药草。

  山顶之上有着一座亭子,在那亭子之中一名青年男子在小火炉上正煮着茶水。

  在那男子的不远处,王重山如同雕塑一般静静站立。

  “少爷,在这里等他会不会不合适?毕竟他只是一个奴隶,咱们的人采药可都是在山腰,再说了您也没提前告诉他在这里等他啊!”

  王重山皱着眉头有些不解的道。

  “不打紧,要是他今天走不到这里,那他也就没有和我谈条件的资格,等等吧!”

  男子给茶壶之中放了几片茶叶,认真的看着茶水之中浮沉的茶叶。

  不一会儿的时间,一道身影在云雾之中若隐若现,朝着山上走来。

  “初阳酿晨露,茶香拨云雾!在这云雾山巅煮着茶水,啧啧啧,大少爷您还真是有雅趣,不过不知这茶水能不能煮的起啊!”

  许牧之笑了笑,径直走过去坐在了那男子的对面。

  男子抬头看了一眼远处,朝阳初升,晶莹的晨露挂在草尖,茶壶之中氤氲的水汽和这山巅的云雾融为了一体,随后又慢慢散去,阳光透过。

  “好一句初阳酿晨露,茶香拨云雾。看来下山之后我是该采露酿酒一醉了,至于这山巅之茶……呵呵,它自然煮的起!”

  男子微微一笑,说话间手指朝着火炉之中轻轻一点,顿时一道灵力窜出,而火炉之上的茶水却是滚沸了起来。

  “啧啧,没想到大少爷原来还是一个武者!”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可是许牧之眼神之中却是没有一丝的惊奇之色。

  “你就那么肯定我是宋文远?”

  男子微微一笑,替许牧之斟满了一杯茶水,同时双目认真的打量了许牧之一眼。

  可是这一眼却是让宋文远心中暗惊,对面这个脸上烙着烙印的人,分明只是一个少年,可是却让他感觉深不可测。

  如同王重山所说,尤其是他的那双眼睛,很恐怖!似乎那一双眼睛能看透这世间所有的一切。

  “能让王重山在旁守着的怕不会是宋文瑜吧!再说了,大清早的谁家的公子哥有闲情在这荒山之上煮茶呢,比起宋家的人多眼杂,这荒山确实是个不错的见面之地!”

  许牧之淡然一笑,端过茶杯轻轻抿了一口。

  他从那棵垂柳之上拔下匕首之时虽然大家都表情难以置信,可当时王重山的神情分明有着几分激动。所以在昨天晚上听了苏起说的关于宋家的消息之后他就基本上肯定了王重山是宋文远的人。

  “你……很恐怖!”

  宋文远深深的吸了口气,认真的看着许牧之道。

继续阅读:第12章:看你们神情似乎有意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罗书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