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世间多一只鬼
骆驼2018-03-05 18:453,501

  第十五章 世间多一只鬼

  走进那座荒凉的庭院,许牧之不由的有些感慨,宋文远堂堂宋家大少爷,却能在这里多年闭门不出。

  推开那扇房门,许牧之随意的扫了一眼这房间的布置,可是就这一眼却是让许牧之双腿一软差点一屁股坐到在地上。

  只见在房间那唯一的一张床上摆放着一口透明的棺木,棺木之中一名打扮的非常漂亮的女子安静的沉睡。

  仔细看去依旧能够看到女子脖子上的那一道伤口,因为这棺木的原因,所以让这女子在死去数年之后却面容依旧,没有丝毫的变化。

  许牧之只觉一股凉气从脚底窜起,沿着脊梁杆子一路往上爬着。宋文远竟然和一具尸体同床共枕!

  “我妻子!”

  宋文远悄然出现在了许牧之身后,看着床上棺木之中的女子脸上流出一丝幸福的笑容。

  许牧之张了张嘴巴,可是终究却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外面都传言她和宋文瑜勾搭在了一起,宋文瑜确实对她有想法,可事实却是她自杀了……”

  宋文远的声音很平静,可是那平静之下却是刻骨的仇恨。

  “她很美!”

  沉默了半晌之后,许牧之移开了视线,对宋文远说了一句。

  有人曾说,天才都是怪物。宋文远也是,一个爱深入骨的怪物。

  “谢谢!”

  宋文远微微一笑,指了指那一张破旧的书桌前的椅子,示意许牧之坐下。

  “叫我来什么事?”

  许牧之疑惑的看了看宋文远问。

  “叫你来听一个故事!”

  宋文远谨慎的关上了房门,似乎怕外面会有人偷听,刻意的压低了声音。

  许牧之笑了笑,“听故事?不错,我喜欢听故事,请说!”

  宋文远深深的吸了口气,似乎在捋着思路。

  “五大强国之一的龙州被灭,天下之事本就分分合合,这原本没有什么。可奇怪的是在攻破九龙城大局已定之后,却在一夜之间南灵、苍木等国数万将士横死。”

  说到此处之时宋文远故意停顿了一下,双目死死的盯着许牧之,似乎想要看出什么。

  可让他失望的是许牧之脸上出现的竟然是好奇,似乎也想知道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一夜到底发生了什么?各国都避而不谈、讳莫如深,可是民间传言那一夜……地狱之中的修罗现世!所以现在的九龙城直接成为了一座鬼城,除了那些死去的亡魂之外,没有一个活人敢去九龙城!”

  啪啪啪!……

  许牧之开心的拍了拍手,赞叹道:“啧啧啧,真是一个不错的故事,对了这个故事谁编的?简直人才啊!”

  原本神情严肃的宋文远忽然也哈哈一笑,“我也觉得这个故事编的不错。”

  说话的同时宋文远从他那洗的已经发白的长衫袖子里面取出了一个卷轴,铺开在许牧之面前。

  “没有任何的通缉理由,这个人也不知道到底犯了什么大事!”

  宋文远感慨的叹息了一声。

  当看到那卷轴之上画像的瞬间,许牧之双目骤然一缩,一抹杀机闪过。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南灵等国竟然联合在整个武神大陆通缉他。

  “是为了承影吗?”

  他的真实身份恐怕除了他自己之外没有人知道,所以那些人通缉他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为了承影。

  承影是他师父封存在鬼谷奇书之中的一把剑,也是那一夜斩杀四万将士的那把剑。

  许牧之没有说话,只是平静的看着宋文远。

  宋文远摇头苦笑一声,“要是我知道这个人在哪儿就好了,说实话,我挺心动的!”

  说话间,宋文远提起那通缉令放在了烛火之上,不一会儿的时间便烧成了灰烬。

  “故事讲完了,你走吧!”

  宋文远笑了笑,坐到床边隔着棺木宠溺的看着里面沉睡的人。

  许牧之沉默,起身朝外面走去,可却被宋文远忽然叫住。

  “送你个礼物!”

  宋文远从床头拿过了一个盒子,递给了许牧之。。

  许牧之疑惑的打开盒子,却见里面是一张面具,一张……狰狞的修罗面具!

  “为什么?”

  许牧之认真的看着宋文远问了一句。

  宋文远摇了摇头,“没有为什么,人生就是一场赌博,我押了你赢,如此简单而已!”

  许牧之不再说话,眼神之中那一抹杀意散去,提着面具出了院子。

  看着许牧之走远,宋文远重新回到床上,轻抚着棺木。

  “琴儿,我隐约能感觉到,他的局不在宋家,他的局在天下,所以我押了他赢,你说……我押对了吗?”

  可是棺木之中的人儿却是再也不能开口和他商谈,替他考虑。

  通缉令上的悬赏条件太过诱人,可是最终他却还是选择了许牧之。

  他是第一个商人,习惯了用利益来衡量。既然四大强国联手悬赏,那么就只能说明许牧之本人比悬赏的条件更有价值!

  所以……他赌了!

  ……

  回到西院之时,上官雨彤早已睡熟。

  许牧之轻轻的走过去站在床头在黑暗中静静的看着睡熟的上官雨彤。

  忽然,上官雨彤不知在睡梦之中梦见了什么,脸上露出一抹痛苦之色。手掌胡乱的抓住了床头的许牧之。

  “父皇……父皇……救我……父皇……”

  上官雨彤嘴里含糊不清的喊着,眼角泪水 滑落。

  许牧之蹲下了身子,伸手轻轻的拭去了上官雨彤眼角的泪水。

  “对不起,我从没有想过带着你受这一份苦,可是……我终究算不尽世间万事。”

  许牧之叹息了一声,当初他只是想着走出九龙城就会将上官雨彤放了,可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所有的一切都变了样子。

  “你说过的……你说过的……”

  上官雨彤哭泣着呓语,声音很轻,很含糊。

  “我说过什么?”

  许牧之低声附和着问了一句。

  “你说过的……你说过我只可以为你暖床的……”

  听着上官雨彤的呓语,许牧之猛然心中一惊,难道上官雨彤已经认出他了吗,如果是这样可就麻烦了。

  可上官雨彤接下来的话却是让许牧之哭笑不得。

  “丑陋的大坏蛋抓了我……你都不来救我……丑陋的大坏蛋老是欺负我……你不管我了……我不要为你暖床了……”

  上官雨彤在梦中哭的很伤心。

  许牧之苦笑一声,小心翼翼的挣开了上官雨彤的手。

  站在窗户旁边,外面月色朦胧,那五个新来的已经在他的授意下住进了苏起他们的那间屋子。

  “是啊,一个丑陋的……怪物!”

  许牧之自嘲的低声自语了一句。

  上官雨彤喜欢的,只是那个站在荒山之巅,那个万千大军之中依旧豪气干云,面对死神依旧不卑不亢笑谈的帅气少年。

  而不是……一个脸上打着奴隶烙印的丑陋的……怪物!

  半晌之后,许牧之拿起手中狰狞的修罗面具看了看,戴在了脸上。

  今夜之后,修罗走出地狱,这世间……多了一只阴魂不散的鬼!

  ……

  第二天,宋家小少爷宋文瑜亲自过来带走了上官雨彤和那五个新来的年轻人,说看他们身负具灵骨,打算将他们介绍给炎阳宗。

  虽然炎阳宗长老魏炘是宋文瑜的干爹,可是他介绍的人依旧还是要通过炎阳宗测试才能进去的。

  同时许牧之吩咐王重山,让下面的人大肆宣扬今年的药草收成颇丰。

  暗地里让苏起带人用干草将堆放药材的库房尽量填满,弄出一幅药草真的很多的样子。

  过了大约半个月的时间,那五个去炎阳宗参加测试的人全部回到了宋家。

  “听说孙平他们几个从炎阳宗回来了?”

  “是啊!听说人家都通过测试了,这次是回来向小少爷谢恩告别的,一趁着收拾一下行李。”

  “唉,咱们怎么就没有人家那么好的命呢?”

  西院之中众人议论纷纷,每个人脸上都满是羡慕之色。

  “只要大家好好努力,小少爷是会看到的!”

  许牧之走了出来,笑了笑对大家道。

  “是啊,只要大家努力干活,小少爷不会亏待我们的!他们几个就是榜样!”

  苏起激动的挥舞着拳头对众人喊道。

  不远处王重山皱了皱眉头,说实话有时候他真的有些看不明白这许牧之到底是在帮谁。

  不一会儿的时间孙平五个便来到了西院,完全没有了昔日奴隶的样子,穿着炎阳宗的服饰,扬眉吐气,腰杆一个比一个挺得直。

  “来了来了!大家站好了!”

  苏起激动的指挥着大家站好,毕竟是大家一起的人飞黄腾达了,大家也觉得脸上有光。

  许牧之站在最前面,可是他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笑意,因为这五个人不一定让他笑得出来。

  “哟!大家都在啊!”

  个头最高的孙平一走进来笑着扫视了一眼众人淡淡的道。

  平时只在南院集合的众人,今日这一百多人已经挤满了整个西院。

  “雨彤没回来吗?”

  许牧之看几人之中没有上官雨彤的身影,便疑惑的问了一句。

  “难道你就那么讨厌现在的我吗?”

  许牧之心中苦笑,果然,一送出去,她毫不留恋。

  啪!……

  忽然,一个清脆的耳光声响起。

  许牧之脸上清晰的印出着五个指印,众人脸上原本的笑容凝固了。

  孙平这一个突如其来的耳光让众人一时间愣住了。

  “雨彤?呵呵,师姐可是炎阳宗魏长老的关门弟子,她的名讳也是你这这下贱之人所能叫的么!”

  孙平冷冷的瞪着许牧之恶狠狠的道。

继续阅读:第16章:装逼会死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罗书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