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画上少年郎
骆驼2018-03-05 12:153,428

  第十四章 画上少年郎

  一走进宋文瑜的房间,许牧之就被浓烈的脂粉气味差点熏了个跟头。

  整个屋子里面莺莺燕燕一大堆,雪白的肌肤在那薄如蝉翼的纱衣之下若隐若现。

  这让许牧之两盆凉水刚刚浇灭的浴火差点再次燃起。

  “外界都传言宋家家主沉迷女色,今日看来这传言似乎……有误啊!”

  许牧之心中暗道。

  宋文瑜将那原本就小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仔细的打量着许牧之。

  “你就是许牧之?”

  宋文瑜撇了撇嘴有些失望的道,在未见到人之前他还想着许牧之是一个落难的才子。

  可是这一见却是让他大失所望,所谓的许牧之竟然是脸上打着奴隶烙印的小屁孩。

  这和他心目之中所想的许牧之差了简直十万八千里,根本就没在一个档次。

  “不然呢?难道许某和小少爷心中所想的形象相去甚远?”

  许牧之走到一张桌子旁,挥手将坐在桌旁的几名女子斥退,大咧咧的坐在那里端起一杯酒水喝了起来,丝毫没有一点做人奴隶的觉悟。

  宋文瑜眉头一皱,在来之前他就听说这家伙狂妄,可是没有想到竟然狂妄到了如此地步!眼中根本就没有主人!

  噌!……

  宋文瑜起身顺手从一旁抽过一柄刀。

  “先是聚众毒打炎阳宗弟子,而后又祸水东引嫁祸于我,现在更是目无主仆之分,无主奴之礼!许牧之你好大的胆子!”

  说话间宋文瑜急速冲到许牧之身前,手中的刀朝着许牧之眉心斩落。

  可是许牧之却对那斩来的刀熟视无睹,依旧喝着自己的酒。

  刀刃在距离许牧之眉心一寸之处骤然收住。

  “啧啧啧,好酒!比昨天苏起弄的那烂酒好太多了。”

  许牧之根本就没有看宋文瑜,自顾自的赞叹了一声。

  叮!……

  宋文瑜反手猛然手中的刀激射而出,钉在了柱子上。

  “有趣,真是有趣!你怎知我不杀你?”

  宋文瑜一屁股坐在了许牧之对面,好奇的看着许牧之道。

  许牧之顺手给宋文瑜也倒了一杯酒。

  “杀我?呵呵,然后呢?提着我的人头献给炎阳宗吗?”

  宋文瑜烦躁的挥了挥手,示意那些歌姬停止演奏。而后看着许牧之淡淡一笑道:

  “难道不可以吗?我宋家一向和炎阳宗交好!”

  许牧之摇头一笑,示意一旁的女子再拿一壶酒水过来。

  “牧之虽然身份低贱,脖子上这颗头颅也值不了几个钱,可留着这可头颅却是能救小少爷一命!”

  宋文瑜眉头再次一皱,苦苦思索,可是却不理解许牧之的话。

  “什么意思?”

  许牧之给宋文瑜使了个眼神,将他将屋里的人全部斥退。

  “我这里有两个消息,不知道小少爷有没有听说。第一个,当年的商业奇才宋文远近日似乎走出了那一间荒院之中!”

  宋文瑜靠在椅子上把玩着手中的酒杯,玩味的看着许牧之。他不仅知道宋文远出了院子,还知道宋文远出来就是因为这个许牧之。

  若非如此,他早在一见面就一刀将许牧之斩了,留着只是因为他想知道宋文远为什么如此看重这个叫许牧之的奴隶。

  “第二个消息,关于你母亲!”

  许牧之故意停顿了会儿,他想看看宋文瑜的表情,以此推断两人之间的关系是不是像外界所言的那般好。

  “那贱货怎么了?”

  宋文瑜的脸黑了下来,嘲讽的道。

  许牧之一滞,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宋文瑜会对自己的母亲是这样的称呼,心中不由的对宋文瑜生出一丝厌恶之感。

  缓了好一会儿,平复了一下心情之后许牧之这才道:

  “她怀孕了,至于是谁的孩子我看小少爷表情应该清楚!”

  啪!……

  猛然,宋文瑜手中的酒杯被捏的粉碎,脸黑如锅底,因为愤怒浑身的肥肉都在颤抖。

  许牧之喝了口酒水,再次开口淡淡的道:

  “论才华,我想你不是宋文远的对手!论背景,呵呵,亲儿子肯定要比干儿子亲,你母亲肚子里还未出生的那位背后站着炎阳宗,你呢?”

  之前因为愤怒而脸色黑如锅底的宋文瑜此刻却是因为惊恐脸色煞白,双目竟然瞪的比平时大了几分,但眼神之中却满是恐惧。

  额头之上细密的汗珠渗出,顺着那肥圆的脸颊一路流下,打湿了衣衫。

  他母亲怀孕的消息他之前根本就不知道,若是真的。

  那么一切就如许牧之所言,论商业才华他根本不是宋文远的对手,论背景,他母亲肚子里面的那位背后站着炎阳宗,他有什么?他什么的都没有!

  甚至说不定魏炘为了确保自己的孩子夺到宋家的财产,他和宋文远已经上了魏炘的死亡名单!

  “那我该怎么办?你刚说能救我,你快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办?”

  这一刻,宋文瑜彻底的恐惧了,匆忙跑到许牧之跟前魂不守舍的问道。

  许牧之不慌不忙的依旧喝着酒水,看着宋文瑜慌张的样子心中冷笑。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救你?小少爷说笑了,天下间哪有什么免费的午餐!”

  宋文瑜恨恨的瞪了许牧之一眼,一连给自己灌了三杯 酒水之后深深的吸了口气道:

  “你想要什么?”

  许牧之笑了,这就对了么,他来就是谈条件的。

  “第一,免除我的奴隶身份,同时清除掉宋家之中一切关于我的记录!第二,帮我推荐几个人去炎阳宗做弟子!”

  这一刻,宋文瑜看着面前这个少年忽然之间有些毛骨悚然,尤其是那一双眼睛,隐约的他能感觉到这个少年在布一个局,一个很大的局。

  这个局或许不止是宋家那么简单,明明很危险,可是他却不得不和这个人合作。

  “你到底是谁?想要干什么?”

  宋文瑜压低着声音冷声道。

  “你不用知道我到底是谁,也不用知道我要干什么,你只需要按照我所说的去做就行!”

  许牧之淡然一笑,废话,如果告诉你我要干什么的话那咱们还合作个屁。

  “好!我答应!”

  犹豫了半晌宋文瑜点了点头,许牧之所要求的条件很简单,可是却让他感觉有些不安。

  “今年宋家的药草收成还不错,宋文远既然要出手,那就让他做替罪羊又何尝不可呢?”

  许牧之笑了笑,似有所指的丢下这句话便出了宋文瑜的福临院。

  有些话点到就好,没必要说透。

  看着满天繁星,许牧之沉默了半晌。

  “好人?坏人?呵呵,我不做好人,也不做坏人,做一只无形无影的鬼就好……”

  许牧之喃喃自语了一句。

  他知道,阴谋诡计的东西为天下武者所不齿,可上天何尝给他其他的选择呢。

  身无灵骨,亡国皇子,每晚睡梦之中他似乎都能听见龙州那无数的亡魂在他耳边哭泣。

  ……

  宋家那座破败的小院之中。

  在那一张破旧的书桌前宋文远定定的坐着,他的手中捏着一张通缉令。

  北漠、南灵、西炎、苍木四国联合发出的通缉令!全武神大陆通缉!

  昔日武神大陆五大强国,自从龙州被灭之后就成了四大强国。可是现在这四大强国却是联手在这武神大陆通缉一个人!

  看着通缉令上的那一幅画像宋文远呼吸急促,攥着的双手之中已经满是汗水。

  无任何缘由,无任何信息,只有一幅画,赏金千万!而且四国各自还给出了其他的各种好处。

  画像上是一个少年,那少年一面的脸颊上烙印着一个‘奴’字。

  即便只是一幅画,可是画上那一双平静的眼神却是让他冷汗迭出。

  “你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值得四大强国联手通缉!”

  宋文远喃喃自语,一阵从窗户缝里面吹了进来,桌上昏黄的烛火一阵摇曳,一如此刻宋文远的内心。

  他知道画上的那个人现在就在他们宋家,他的名字叫许牧之。

  四大强国联手发的通缉,只要他将许牧之的消失告诉其中任何一国,他必定会飞黄腾达。

  光悬赏的赏金就有千万,宋家这点家业总共加起来才有多少?萤火与皓月的差距。

  而且除了赏金之外还有其他的好处,随便封个官职都能荣华一生。

  天降的大馅饼就在眼前,可是宋文远却犹豫了。

  与这样天大的好处相比,穷尽脑汁也不可能想出拒绝的理由,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当看着画上那双眼睛之时,所有的欲望竟然如冰雪般消融。

  可一旦转移开视线,那所有的荣华富贵似乎就在眼前,他伸手可得。

  “我到底该如何选择,谁能告诉我?”

  看着满天的繁星,宋文远自言自语。这一份通缉令一发到宋家他就截了下来,甚至杀了那几个最先接触通缉令的人。

  “我现在苦苦所求的,不就是荣华一生吗?现在一切就已经在我的眼前了,只要我伸手就可以取得 ,为何会如此犹豫?我怎么了!”

  “即便是他许牧之手段通天,智谋若妖,可是他最后能给我的只不过一个小小的宋家罢了!”

  “他只是一个连灵骨都没有的奴隶罢了,只要交出他,我就再也不用受制于人了!”

  “人心皆贪,希望你也不要怪我!”

  许久之后,宋文远叹息了一声,收起了那通缉令。

  “叫许牧之来一趟!”

  宋文远对门外的王重山喊了一声。

继续阅读:第15章:世间多一只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罗书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