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两杯毒酒
骆驼2018-03-10 18:453,384

  第二十五章 两杯毒酒

  听竹院之中,落针可闻!

  众人震惊的看着那提着滴血的匕首从暗道之中走出的身影。

  在这暗道之中就只有两个人,一个是许牧之,另一个是他们宋家好不容易刚刚找到的家主宋福全,现在许牧之却是提着滴血的匕首走出。

  噗通一声,宋文远跪倒在了地上。可是他的眼神之中却没有丝毫的愤怒和震惊,似乎这一切他早就已经预料到了。

  “当初拔下这把匕首,答应为你母亲报仇,现在我完成我的承诺了!”

  许牧之将那一把染着宋福全鲜血的匕首放在了宋文远面前,声音低沉的道。

  两行清泪滴落,宋文远缓缓的摇了摇头。

  “你不用将仇恨都揽在你身上,与你无关!”

  许牧之还想说点什么,可是看着宋文远的神情最终却是叹息了一声。

  宋福全不放心他许牧之,就算是死也想着将他拉上,可是宋福全却低估了自己的儿子。

  宋文远能被称为一代奇才,宋福全的心思他怎么可能会猜不透呢。或许在找到宋福全的那一刻,宋文远便已经知道了他父亲的选择。

  许牧之转身准备离开听竹院,可是却被宋家众人团团围住。

  “姓许的,我们少爷对你不薄!我们家主失踪多年好不容易找到了,你为什么要杀了他?为什么!”

  “姓许的,今日若是给不了我们一个说法,你休想走出这听竹院之中!”

  “薄情寡义之徒,枉我们少爷诚心待你!”

  “杀了他为老爷报仇!”

  “对!杀了这个无情无义之徒!”

  宋家众人愤怒的叫骂着,若是眼神能杀人的话,恐怕此刻的许牧之早已被这一群人凌迟了。

  苏起和那一群奴隶急忙挡在了许牧之身前,将许牧之护在了中央,生怕这些已经被怒火烧光了理智的人对许牧之下手。

  “好啊!这是要反了啊,看看,看看!一群奴隶也敢这么大呼小叫了,这宋家是许牧之的了吗?”

  一个中年男人阴沉着脸愤怒的浑身都在颤抖。这个人是宋文远的一个宗亲叔辈。

  “苏起,让开!”

  许牧之轻声道。

  “许爷,我们才不相信你是那种人,会无缘无故的杀了老爷!我算是看明白了,这群忘恩负义的小人是准备过河拆桥啊!”

  苏起也是怒火熊燃,原本以为许牧之为宋家立下了这么大的功劳,他们也能跟着沾光。

  现在倒好,宋家这是准备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了啊!

  “让开!”

  许牧之再次淡淡的说了一句。

  苏起这才极不情愿的和那一群西院的奴隶退开到了两旁。

  “我说了,与他无关!”

  跪在地上的宋文远没有回头,声音冰冷至极。

  “大侄子……”

  那中年男人刚想劝诫一下宋文远,可是却迎上了宋文远那冰寒的眸子,吓得后面的话咽回了肚子之中。

  宋文远那冰寒的眸子让他丝毫不敢怀疑只要他再多说一个字,他今日就恐怕要葬身此院之中。

  “我父亲,在我们找到之时就已经死去!”

  宋文远深深的吸了口气,再次开口道。

  有些事,说于外人听。而宋文远选择了告诉那些好事的外人,他的父亲在他找到之前就已经死去。

  许牧之回头看了宋文远一眼,转身离开了听竹院。

  虽然已经除去了奴隶身份,可是许牧之没有对任何人说过此事,所以依旧住在西院之中。

  刚走进西院,许牧之猛然脚步一顿。

  嗡!……

  空气之中传来一阵轻微的颤鸣,与此同时一柄细长的剑直刺许牧之眉心之处。

  剑尖刺破了许牧之的头皮,可是却就此停住。

  “怎么?想杀我?”

  许牧之冷笑一声,戏谑的看着面前气鼓鼓的上官雨彤。

  “就要杀你!坏人!”

  上官雨彤气得跺着脚,手中的长剑虽然依旧抵在许牧之眉心,可是剑上却没有丝毫的杀气。

  许牧之好笑的拨开了上官雨彤手中的长剑,掐了掐上官雨彤那粉嫩的脸蛋,在她耳边悄声道:

  “等什么时候你超越了南宫断云那个境界,再来吧!嘿嘿……”

  一听到南宫断云四字,上官雨彤娇躯猛然一颤。

  当初在九龙城之中那一幕再次在脑海之中浮现,不由的只觉遍体生寒!

  忽然,上官雨彤脸上那一抹惊恐之色消失不见,眼眸一转,脸上露出了一抹奸诈的笑容。

  看着上官雨彤脸上的表情许牧之暗道一声不好,急忙双腿夹紧,双手护住双腿之间某处要害,险而又险的挡住了上官雨彤偷袭的一脚。

  “哈!……”

  上官雨彤见自己偷袭的一脚被挡住,急忙粉拳急挥打在了许牧之胸口,将许牧之打的倒退了三步。

  趁着这个机会朝许牧之做了个鬼脸之后脚尖轻点飞速的出了院门。

  许牧之疼的倒抽了一口凉气,原本刚刚结了痂的伤口被上官雨彤这一拳打的裂了开来,血水慢慢的从衣服之中渗了出来。

  看着上官雨彤离去的身影,许牧之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这是有多讨人厌啊,要杀我的人这么多!唉……”

  周不言和宁无良自从这次的事情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去炎阳宗。

  他们知道许牧之送他们上炎阳宗只是为了找到顾阳罢了,现在他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所以他们还是要留在许牧之身边。

  “许爷,您没事吧!”

  宁无良和周不言两人急忙跑过来扶住了许牧之。

  许牧之摇了摇头,“没事!你们两个跟我进来。”

  宁无良和周不言两人虽然疑惑,可是却也不敢多问,只是跟着许牧之走进了房中。

  在许牧之的床头立着那一杆赤色长枪。

  许牧之叫周不言和宁无良两人坐在了桌旁,在桌上是两杯许牧之亲自斟满的酒水。

  “我设了个局,可是我需要你们两个的帮助!”

  许牧之认真的看着周不言和宁无良两人道。

  周不言和宁无良二人一愣,随即急忙起身道:

  “有什么事许爷尽管吩咐!”

  许牧之笑了笑,示意两人坐下,随后一字一句的道。

  “我要借你们两人的脑袋一用!”

  宁无良和周不言猛然脸色剧变,屁股还没有落到凳子上便立马再次站了起来。

  借脑袋一用!这是要他们两人死,可是他们怎么想这次的事情他们办的还算成功。

  就算是许牧之不对他们有所赏赐也不至于要他们的命啊。

  虽然两人心中疑惑不解,可是嘴上却没敢多问什么,只是疑惑的看着许牧之。

  “你们不要问为什么,桌上是两杯毒酒,你二人若是真心跟我,就饮下此毒酒!”

  许牧之淡淡的道,没有过多的解释。

  他要是两个听从命令的帮手,而不是两个质疑他的人。

  略微一犹豫,宁无良皱着眉头端起了其中一杯酒水。

  “许爷的事情无良不敢过问,既然许爷您要无良死,那么……无良先行一步!”

  说罢宁无良一口气饮尽了杯酒毒酒。

  周不言叹息了一声。

  “许爷,我们二人先行了,您……保重!”

  话音落下,周不言也端起那剩下的一杯毒酒饮尽,再没有丝毫犹豫。

  喝完酒水,两人静静的站在那里等待着毒发,可是等了半晌却没有丝毫的不适。

  “许爷,这……你哪儿买来的药?这假药啊!”

  周不言疑惑的看着许牧之很是无语的道。

  这喝毒酒就喝毒酒,这弄来假药可就有些不好玩了啊!

  许牧之笑了笑,轻轻摇了摇头。

  “没有局,也没有毒药,我给了你们两人机会,也不会偏袒谁,灵侍择主,就让灵侍选择!”

  听着许牧之的话宁无良两人呼吸急促,灵侍择主,就让灵侍选择!

  他们都知道许牧之手中有着一个灵侍,可是很可惜许牧之只是一个普通人。

  此刻许牧之的话意思很明显,这是打算让灵侍在他们二人之中选择啊!灵侍啊那可是,天下武者无不梦寐以求的东西,他们怎么可能不激动。

  “刘意!”

  许牧之喊了一声。

  床头那一杆赤血长枪猛然一震,刘意那模糊的身影出现在了房中。

  “你跟着我只能蒙尘,他们能通过炎阳宗测试我想资质不是太差,他们两人你来选择,若是都不符合你的要求,那就以后再找寻吧!”

  许牧之淡淡的道。

  他不想强求刘意去选择谁,之前以毒酒试探周不言二人也只是为了能看看周不言两人的品性而已。

  刘意扫视了周不言和宁无良两人一眼,转身对许牧之行了一礼。

  “少主,就他吧!”

  刘意指了指宁无良道。

  话音落下,赤血枪忽然化成了一道流光进入了宁无良的身体之中。

  武者有灵骨,灵侍可以依附在灵骨之上,所以可化形入体。

  “无良愿为许爷赴汤蹈火!”

  宁无良神情激动,单膝跪地,对许牧之真挚的道。

  “虽然灵侍没有选择我,可是许爷已经给我机会了!不言愿为许爷赴汤蹈火!”

  周不言有些羡慕的看了宁无良一眼,也跟着单膝跪地,对许牧之道。

  宋家为家主宋福全办了几日的丧事,而在七日之后许牧之出了宋家,上了炎阳宗。

  而在他的身后跟着宁无良。

继续阅读:第26章:上炎阳,杀一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罗书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