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上炎阳,杀一人
骆驼2018-03-11 09:243,459

  第二十六章 上炎阳,杀一人

  炎阳宗山门外,轻纱遮面,一袭洁白衣裙的顾念晴静静的望着山下,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而在她的身后是炎阳宗各大长老以及数百名炎阳宗弟子。

  过了不久,两人道模糊的人影,一前一后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先生辛苦!听宗门弟子回报,先生已经上山,来不及山下相迎,还望勿怪!”

  顾念晴对许牧之行了一礼,真挚的道。

  许牧之回了一礼,轻声道:

  “顾宗主言重了,宗主亲领炎阳宗各大长老及数百宗门弟子山门之外相迎,这礼让许某惶恐至极!”

  一宗之主亲自相迎便已经是极高的礼数待遇,更别说还有炎阳宗各大长老以及数百宗门弟子。

  来之前许牧之知道顾念晴会相迎,毕竟他对顾念晴也算是有恩。可是他没有想到顾念晴的礼数竟然如此之高。

  怕是这栖凤城的城主亲临也不见得能让炎阳宗摆出如此之大的礼数相迎。

  “念晴原本准备择日赶往宋家找先生道谢,却不想先生先来了。里面请!”

  顾念晴的姿态放的很低,在外人看去完全的就像是一个晚辈对长辈一般的尊重。

  从山门到炎阳宗大殿,顾念晴一路相随,看似并肩而行,却细心关之就会发现顾念晴一直微微落后许牧之一尺之距。

  一尺的距离虽短,可是落在炎阳宗众人的眼中却是内心震惊不已。

  炎阳宗遮云峰,原本这里属于魏炘。

  可是自从魏炘死后,这遮云峰之上的弟子便树倒猢狲散,有些拜入了其他长老门下,有些离开了炎阳宗,剩下那些忠于魏炘者一夜之间被顾念晴全部清洗。

  此刻遮云峰山巅之上一道倩影伫立。

  上官雨彤气鼓鼓的挥舞着手中的长剑胡乱的砍着地上那些花花草草,嘴中似乎还念念有词的骂着什么。

  “坏蛋,丑八怪!砍你,砍死你!坏人,大坏人!”

  就在此时,随着山风带来一阵浓烈的香味,一道身影飘然而至。

  “师妹,快跟我走,宗主有事要见你!”

  何千雨对上官雨彤道。

  正在气头上的上官雨彤极其不爽的将手中的长剑朝着何千雨丢去。

  何千雨急忙脚尖一点,身体一转躲过了刺来的一剑。

  “找我干嘛?我不去!”

  上官雨彤气鼓鼓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爽的道。

  不得不说除了在那可恶的许牧之面前之外,她根本就没有任何阶下囚的觉悟,依旧还是那一副公主的性子。

  她才懒得管什么宗主不宗主的呢,一个小小的炎阳宗宗主也想对她胡三喝四,做她的春秋大美梦去吧!

  “重点不是宗主,是那个奴隶上山了!呵呵,就连宗主都敬他一尺之距,真是想不通,一个下贱的奴隶而已!”

  何千雨撇了撇嘴道,他虽然没有在那迎接的数百弟子之中,可是当时发生的一些事情他却也是听说了一二。

  在他看来普通人本就比奴隶高贵,更别说他们还是武者。就算是对炎阳宗有着恩情,略加恩赐就算了,有必要那样吗,他有些想不通。

  “奴隶?哪个奴隶?”

  上官雨彤一愣,疑惑的问了一句。

  “就那个叫什么许牧之的!”

  何千雨撇嘴道。

  唰!原本插在远处的长剑陡然飞回了上官雨彤手上,剑尖斜指何千雨,脸色也变得冰冷了起来。

  “不管他如何不堪也只准我骂!下次别让我听到你骂他!”

  上官雨彤寒声道,她的神情从未如此认真过。

  何千雨一愣,一时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他也是见上官雨彤经常骂许牧之所以为了示好上官雨彤便跟着损了许牧之几句,却不想上官雨彤如此反应。

  见上官雨彤已经提着剑气冲冲的离去,何千雨急忙跟上。

  ……

  炎阳宗大殿之上。

  “先生此次亲身上山不知有何事?”

  此刻的顾念晴和当日在宋家那个冰冷的顾念晴似乎完完全全的就是两个人。

  甚至就连炎阳宗众人都一时间有些不习惯,毕竟平日看多了顾念晴冷如冰霜的样子。

  现在突然温婉了起来,却是让人有些不适应。

  “我来……”

  许牧之端过面前的酒杯轻吖一口,刚想说话,可却突然停顿了下来,抬头看向了那走入大殿的两人。

  上官雨彤气冲冲的提着长剑冲进了炎阳宗大殿,而在她的身后跟着赶来的何千雨。

  在踏入大殿的那一刻,上官雨彤忽然眼珠一转,脚步略微一顿,和何千雨并肩而行,同时很自然挽住了何千雨的手臂。

  原本急匆匆赶来的何千雨猛然一滞,脸上更是一副难以置信的神色。

  他没有想到自己追了这么多天都无动于衷的小师妹,今日却突然会对他表现的如此亲密。

  做为风月场上老手的何千雨竟然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

  上官雨彤挽着何千雨的手臂得意洋洋的瞪了许牧之一眼。

  啪!……

  许牧之将手中的酒杯狠狠的戳在了桌上,眼神之中闪过一抹杀机。

  “我来……杀人!”

  许牧之的声音依旧不急不缓,平静无比,可是却不再像之前那般让人听着温雅,而是刺骨的冰寒!

  此言一出,炎阳宗大殿之上众人皆是一愣!随即纷纷愤怒不已。

  就算你许牧之对炎阳宗有恩,可也是因为你许牧之我们炎阳宗前宗主才死去的。

  你一个下贱的奴隶我们炎阳宗如此礼待你已经算是给足了面子了,可你现在不知天高地厚,在炎阳宗大殿之上炎阳杀人!这委实过分至极!

  “许牧之,你别给脸不要脸!”

  一名炎阳宗长老登时翻了脸,原本之前顾念晴对许牧之礼敬一尺之事就已经惹得他们不满。

  此刻许牧之杀人之言一出,他们怎么可能还能忍得住。

  “我们炎阳宗已经给足了你面子,既然你如此不知好歹那也就别怪老朽不客气了!”

  炎阳宗众长老纷纷怒不可遏的起身指着许牧之骂道。

  “我早就说过,低贱之人不配如此礼数!”

  “请求宗主下令将这厮赶下山去,什么玩意儿!”

  ……

  一时间各种难听至极的辱骂之词充斥着整个大殿,任凭顾念晴大喊安静都已经没有人听。

  而做为当事人的许牧之却是悠然的端着酒水,虽然戴着面具,可是却不影响他喝酒的雅兴。

  似乎这大殿之上各种污言秽语都与他无干,一边喝着酒水,目光却是丝毫没有离开上官雨彤。

  在迎上许牧之目光的那一刻,上官雨彤像是触电一般的急忙放开了何千雨的手臂,逃也似的跑了大殿。

  看着已经乱成一团的大殿,听着对许牧之的各种辱骂之言,上官雨彤心中暗叹一声。

  现在的炎阳宗虽然名义上是她掌管,可是这些人她根本就压制不住。

  原本她叫上官雨彤过来,只不过是因为知道许牧之和上官雨彤关系匪浅,想着靠着上官雨彤让许牧之再帮炎阳宗一把。

  可是她却是没有想到何千雨这蠢货竟然敢让上官雨彤挽着的他的胳膊走进来。

  当日在宋家之中那一幕她可是在场的,她深知许牧之对上官雨彤的宠溺。

  可是何千雨今日此举,岂不是如同触了许牧之的逆鳞。

  “先生想杀何人?”

  顾念晴没有管那些叫嚷着要斩杀许牧之的长老们,语气也冰冷了下来。

  伸手间那一把碎星刀出现在了手中,看着碎星刀出现大殿之上才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一个人,他叫何千雨!”

  许牧之把玩着手中的酒杯扫视了一眼众人淡淡的道。

  同时心中暗叹,顾念晴一介女流,而且修为也不高,现在的她完全是借着她父亲的名声在掌着炎阳宗。

  可是这样下去,她又能撑多久呢?

  原本尴尬的站在大殿之上的何千雨身躯猛然一颤!疑惑的看了看许牧之,而后又看了看顾念晴。

  “姓许的,我何千雨没有得罪过你吧?宗主视你为客才礼让你三分,你别太过分!我何千雨今日就站在这儿我看你敢动我试试!”

  何千雨将手中的折扇啪的一声打开,而后又啪的一声合上,站在大殿之上狂傲的道。

  “何千雨是我炎阳宗弟子,我也想看看哪个不长眼的敢动我炎阳宗弟子!”

  一名头发花白的长老半眯着眼睛淡淡的道。

  “呵呵呵,顾阳宗主在世之时我们炎阳宗何曾如此不堪过?竟然被一个奴隶打上门来杀我炎阳弟子!”

  另一名长老斜瞪了顾念晴一眼,若有所指的骂道。

  “女人,呵呵,本就不适合当宗主!早些生娃儿去的好。”

  原先那一名头发花白的长老微微抬头看了顾念晴一眼,再次闭上了眼睛,淡淡的说道。

  此刻他们已经不光是在针对许牧之了,他们准备利用许牧之这个引子直接将顾念晴扳倒。

  顾念晴气得脸色煞白,娇躯微微颤抖,玉手死死的握着那一把顾阳留下的碎星刀。

  “为什么?”

  半晌之后,顾念晴抬头认真的看向了许牧之,似疑惑不解的问了一句。

  可是她看向许牧之的眼神却不是疑惑,而是无助。

  这江湖本就是一个吃人的江湖,更何况她还要坐稳这炎阳宗宗主之位。

  她的眼神近乎哀求,哀求许牧之就算不愿平息这次的危机,哪怕是不要再给她为难了也好。

  可是出乎了她的预料,她之前礼敬一尺的许牧之却是淡然的摇了摇头。

  “为什么?呵呵,没有为什么,想杀呗!”

继续阅读:第27章:一颗人头,两个选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罗书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