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一颗人头,两个选择
骆驼2018-03-11 19:093,501

  第二十七章 一颗人头,两个选择

  这里,不知是何处,一眼望去只有无穷的山峦相连,看不到尽头。

  光秃秃的山,偶尔才能看见一丝的绿色,显得那么荒凉。

  头顶上的太阳似乎要榨干空气之中仅剩的那一丝水分,拼命的燃烧着。

  一个娇小的身影吃力的爬过一座又一座山峦,当她再次爬上一座山峦之时忽然停下了脚步。

  她疲惫的想要坐下休息一会儿,可是地面烫的如同烙铁一般,她只能强撑着身体站着。

  抬头朝着远处望去,在这里能看到不远处的山变成了绿色,不再是这死寂的黄土。

  她咧嘴笑了笑,可是在她咧嘴之时那原本就干裂的嘴唇开始流血。

  “保佑我……”

  仰头看着苍穹,她声音沙哑的喃喃自语了一句。没有人知道她在祈求谁的保佑。

  灼热的风吹过,黄沙飞舞,天地无语。

  ……

  炎阳宗,整个大殿之上气氛异常的压抑。

  不管是谁,想要斩杀宗门武者好歹就算是编造也要编造一个理由吧,可是许牧之却说只是因为想杀。

  顾念晴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一连深深的吸了好几口气,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对于许牧之此人,她的了解仅限于上次宋家之事。

  虽然她也曾查过许牧之的来历,可是很遗憾,许牧之在来宋家之前的所有来历都是一片空白。

  原本她想着自己足够礼待,许牧之就算是不帮她也不至于害她。可是此刻看来似乎她想错了。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顾念晴心中暗叹一声,面前这个带着面具的年轻人行事太过诡异,让人难以琢磨。

  她相信一个能将魏炘那等武者活生生设计死的人,不会无缘无故做一些荒唐之事。

  但现在看上去似乎许牧之所做之事荒唐至极,无论是对他还是对顾念晴都没有丝毫的好处。

  “哼!许牧之你当我炎阳宗是什么地方?我们宗门弟子无缘无故你想杀就杀?”

  一名炎阳宗长老一声怒喝。

  啪!……

  许牧之手中把玩着的酒杯被那声波直接震碎。

  许牧之摇了摇头,有些扫兴的甩了甩沾满手掌的酒水,而后若有所思的看向了正闭着眼睛的顾念晴。

  他在逼顾念晴,逼她做出一个选择。

  杀了何千雨,就等于完完全全的站在了炎阳宗的对立面,失去了炎阳宗的人心,也意味着失去了他父亲临终托付的宗主之位。

  若转身杀了许牧之,这样固然可以暂时的平息众人的怒火。可是在这一群随时准备冲上来将她撕碎的豺狼之中,她又能苟延残喘多久呢。

  许牧之给她出了一道题,一道很难很难的选择题。

  选择了许牧之,谁也不知道将来会是什么样子,毕竟现在的许牧之还太弱小。

  纵使许牧之有着通天之智,可是在这武力至上的世界之中许牧之能活多久?能否安然无恙!

  两种选择,可是这两种选择她却都看不到任何的希望。

  “这里是炎阳宗,不是什么野狗都可以乱吠的地方!”

  何千雨冷喝一声,周身灵力运转,手中折扇脱手而出,直取许牧之首级!

  虽然他只是客级修为,但是对上身为凡人的许牧之还是绰绰有余。

  许牧之如同没有看到那激射而来的折扇,再次取过一个酒杯斟满了一杯酒水。

  而在许牧之身后,那一直没有说话的宁无良却是手掌一伸,那一杆赤血枪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噗!……

  一声轻响,原本一直闭目的顾念晴霍然睁开了眸子,身影如电,手中的碎星刀横切而出。

  那原本直射许牧之的折扇碎裂成了两半,无力的跌落在了地上。

  大殿中央,何千雨难以置信的瞪大着双目,仔细看去在他的脖子上似有一道红线。

  顾念晴一步步走到了何千雨身边,伸手抓住了何千雨的头发,轻轻一提,脖颈之中的血水猛然冲起。

  顾念晴身上那洁白的衣裙被血染成了红色,将何千雨的头颅放在了许牧之面前的桌子上。

  整个炎阳宗大殿落针可闻,每个人都能清楚的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这一幕似乎超出了众人的预料,谁都没有料到顾念晴竟然会为了许牧之斩杀炎阳宗弟子。

  “我帮你杀了!”

  顾念晴的声音有些颤抖,那一双眸子冷若冰霜,死死的盯着许牧之。

  “混账东西!如此之人怎配做我炎阳宗宗主!”

  “恶毒至极的女人,滚出炎阳宗!让出宗主之位!”

  “杀了这个疯女人!”

  “耻辱,你就是我们炎阳宗千百年来最大的耻辱!若是顾阳在天有灵,也会永世不得安生!”

  ……

  炎阳宗众人怒了,身为炎阳宗的宗主,顾念晴却是没有任何缘由,只因为许牧之一句想杀便将宗门弟子斩杀在这大殿之上。

  顾念晴像是听不到了大殿之上那所有的谩骂之声,只是死死的盯着许牧之的眼睛,像是在询问着什么答案。

  “小丫头,你不准备给大家一个交代吗?”

  那半眯着眼睛闭目养神,头发花白的老头淡淡的说了一声,他的声音一出,整个大殿才安静了下来。

  铛!……

  顾念晴手中的碎星刀刺入了大殿地面那青石板之中。

  “何千雨曾经杀害多名外门弟子,今日我斩杀此人,以正我炎阳之风!你们……可有异议?”

  顾念晴那冰寒的眸子扫过众人,随后不待众人回答继续道:

  “若是谁有异议,我不介意用掉我父亲封禁在碎星刀之中那最后一道力量!”

  顾念晴威胁的扫了一圈众人,他父亲临终只是就知道这一群人必定不服她,遂将自己的最后一道力量以术法封禁在了碎星刀之中。

  那一道力量或许对上魏炘的话没有什么胜算,可是对上现在大殿之上的这些人还是绰绰有余。

  这些人在她父亲活着的时候一个个装的跟正人君子一般,口口声声说着要帮她守护炎阳宗,可是她父亲一死便立马露出那豺狼的面孔。

  她丝毫不怀疑大殿之中这群人之中有着很多就抱着和当初的魏炘一样的想法,想着将她和炎阳宗都据为己有。

  “唉!我炎阳宗……怕是到头咯!”

  “唉,炎阳之灾,炎阳之灾啊!”

  那头发花白的老头颤巍巍的站起身一边感慨着缓缓的走出了大殿。

  看着立在大殿之上的那一把碎星刀,其他人也纷纷摇头叹息,缓缓的退出了大殿。

  大殿之上只剩下了许牧之和顾念晴,还有那一具没有头的尸体。

  “为什么?”

  顾念晴没有回头,那一双原本冰冷的眼睛逐渐变成了失望,没有了焦点,茫然的望着大殿之外,望着这炎阳宗。

  许牧之用桌上的布将何千雨的头颅包裹了起来,起身走到了顾念晴身旁。

  “我给了两种选择,而你选择了第三种。我上山为了两个人,一个是何千雨,而另一个……是你!”

  许牧之摇头苦笑着,他从上山开始就在逼顾念晴,他想逼顾念晴站在炎阳宗的对立面,而后跟着他离开炎阳宗。

  或许别人不清楚,可是他怎么会不清楚,论实力整个炎阳宗都不可能有人能困住顾阳。

  可事实却是顾阳被人困在了那阵法之中多年,一直到最后都没能出来。

  魏炘身后的那个人要的是炎阳宗,而若是顾念晴坐上这宗主之位,必然会被那人所除。

  让他想不通的是,他相信这些顾阳定然也明白,可顾阳最后还是选择了让顾念晴坐上这宗主之位。

  他想不明白顾阳在打什么算盘,他能做的就是给顾念晴一个选择,也算是报了当日顾阳不惜魂魄离体前去宋家救场的恩情。

  可顾念晴的选择却是出乎了他的意料,顾念晴既没有跟他,也没有向炎阳宗那一群人妥协。

  “保重!”

  许牧之叹息了一声,提着那一颗布包裹着的头颅下山。

  在他的身后,那高耸入云的山峰之上,那雄伟的大殿之中,一个轻纱遮面的女人孤独的站着。

  在她的身旁插着那把同样孤独的碎星刀。

  “许爷……”

  快要下山之时,一直静静的跟在许牧之身后宁无良忽然神情古怪的指了指身后的山林。

  许牧之脚步一顿,淡淡的道:

  “回不回去?”

  在那一片山林之中上官雨彤小心翼翼的走了出来,目光落在许牧之手中提着的那有一个圆滚滚的东西上,浑身不由的汗毛直立。

  上官雨彤急忙摇了摇头,在此刻的她看来,面前这个人已经重新变成了修罗,那个一个人杀出九龙城的可怕的修罗!

  “不回去就好好待在山上,管好你自己,若是再敢让别的男人碰你,我照杀!”

  许牧之冷声道,说完连头都没有回便继续和宁无良两人下了山。

  ……

  宋家西院之中围满了人,就连现在的家主宋文远都在。而在那人群之中是一个哭的死去活来的中年男人。

  在中年男人的面前是一个血淋淋的人头。

  “女儿……女儿……爹害了你,爹害了你啊!”

  男人狠狠的捶打着自己的脑袋,涕泪俱下,哭的撕心裂肺。

  “老狗,别这样!现在你女儿的仇也已经报了!”

  苏起拉了拉瘫坐在地上痛哭的男人。

  “许爷!……”

  那叫老狗的中年男人忽然爬起跪在地上将自己的脑袋在地上磕是咚咚作响,血水染红了地面。

  何千雨,他日日夜夜想着杀的仇人。他做梦都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会报了这个仇。

  看着地上那一颗头颅,当日的一幕幕便不由的闪过脑海,他自己将女儿送上了绝路。

继续阅读:第28章:弑神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罗书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