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弑神箭
骆驼2018-03-12 09:583,396

  第二十八章 弑神箭

  北漠,某城一家破烂的酒馆。

  这家酒馆破烂不堪,那些随意拼凑的桌椅让人不禁怀疑坐上去会不会压坏。

  来这里喝酒都是一些没钱的乡野粗人,没有人在乎酒水味道如何,只要够烈,只要能醉!

  在那酒馆一个角落之中,一名邋遢不堪的大汉胡乱的撕开酒坛的封口朝着自己口里灌着酒水。

  “老板娘,酒!”

  大汉摇了摇已经空了的酒坛,很是不堪的伸出舌头舔了舔酒坛封口处,似乎浪费那封口处蘸着的一滴酒水都是极大的罪孽。

  一名长大五大三粗的女人走了过去,叉着腰恶狠狠的瞪了大汉一眼。

  “酒酒酒,喝你老娘啊!你连自己的佩剑都换酒喝了,没钱就没酒喝,滚!”

  女人深吸了一口气,憋足了力气愤怒的骂道。

  这汉子自从几日之前就来了这里,就一直喝到了现在。

  身上的钱财没有了,就开始用身上的饰物换酒,饰物没有了就换剑,活脱脱就是一个酒鬼转世。

  “钱?钱我有的是,你先给我酒,你的酒钱回头去北漠皇宫要便可,只要……只要报上我的……名……”

  大汉舌头打结,说话都有些不清楚。

  “啥?北漠皇宫?哈哈哈,你当你是北漠皇帝啊你!”

  女人被气笑了,身为酒馆的老板娘她见过无数喝醉了吹牛之人,早已习惯。可是今日这醉汉的牛吹的有些大了,北漠皇宫?那是一般人可以去的地方吗!

  女人狠狠的朝着自己那油腻腻的肥手之中吐了两口唾沫,不由分说的一把提起那醉汉狠狠的从酒馆之中丢了出去。

  酒馆之中喝酒之人早已习惯这一幕,来这里喝酒的人谁没有被这老板娘丢出去过啊。

  大汉四脚朝天的躺在大街上,嘴里含糊不清的喊着,“酒……酒……给我酒!……老板娘,给我……”

  一名穿着一声黑袍,将自己的严严实实遮挡在里面的人走到了大汉跟前。

  “哼!堂堂北漠第一暗杀组织孤鹰的头领,竟被人丢出酒馆,薛追魂你还真是不嫌丢人!”

  一个清冷的声音从那黑袍之中传出。

  猛然,那原本似乎已经醉的不省人事的大汉睁开了双目,双目之中一道厉芒闪过。

  就在那一瞬间,原本在大街之上的两人就那么凭空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在远处一座小山之巅,两人并肩而立。

  而此刻,那大汉已经完全的看不见了丝毫醉意,身上虽然衣着依旧破烂邋遢,可是此刻却偏偏让人感觉有种别样的感觉。

  “说吧,这次是什么任务,竟然需要皇后娘娘亲自前来下达!”

  薛追魂扫视了一圈周围,确定四周没有人之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淡淡的道。

  那黑袍之人掀去了头顶之上的顶帽,露出了一张绝美的脸庞。

  世人皆言美若天仙,可是在这张面孔之前,却是让人不由的感慨,怕是天仙也不及面前佳人之容。

  “赵国,栖凤山之中的紫凰,便是你这次的目标!”

  女人轻声道。

  薛追魂不知从身上何处掏出了一个小小的葫芦,贪婪的闻着里面的酒香,正准备仰头灌上一口,可听到紫凰二字却是猛地愣住了。

  “紫凰?赵国栖凤城有栖凤山,栖凤山之中的灵兽紫凰乃是赵国的国运所在,他这是准备对赵国下手了吗?”

  半晌之后,薛追魂这才开口道。

  女人偷偷的看了前面薛追魂的背影一眼,却有立马触电般的转移了视线。

  “他的事情我不过问,你也不要过问,你只需要执行命令就好!”

  女人淡淡的道,她的声音之中听不出丝毫的情绪波动。

  “执行就好?呵呵,执行就好!”

  薛追魂苦笑了一声,起身一口将那葫芦之中的酒水抽干,随手将那葫芦狠狠的朝着远处砸去,转身离开。

  “还有……”

  看着薛追魂离开的身影,女人忽然急忙出声。

  薛追魂脚步一顿,想要回头看一眼那一张面庞,可是终究还是没有回头,他怕看一眼,自己会控制不住自己。

  “少喝点酒……”

  在薛追魂的身后,女人的声音第一次有了情绪波动,那是心在颤抖,痛的颤抖。

  “呵呵,少喝点你就会和我在一起吗?至少喝醉了,在那个不存在的世界之中,你……是我的!”

  薛追魂讥讽的笑了一声,不知道他是在笑自己,还是在笑身后的女人。

  话音未落,他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只留那句你是我的,慢慢被山风无情的吹散。

  女人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两滴泪水划过脸庞。

  ……

  赵国,栖凤城。

  在赵国与聚灵山脉相对的北面有着一座巨大的山峰,它叫栖凤山。

  栖凤山虽然比不上聚灵山脉,可是在赵国境内也算是除了聚灵山脉之外的第二大山峰。

  栖凤山之巅有着一处深潭,只不过那深潭之中不是水,而是熊熊火焰,终年不熄!

  在那翻滚着火焰的深潭边上一名老者盘膝而坐。

  老者身上的那衣袍之上绣着一只展翅的凤凰,在赵国凤凰是皇族的象征。

  老者面前插着一柄通体漆黑的长剑,在这深潭边上温度极高,就算是钢铁也会缓缓融化成为铁水。

  可奇怪的是这通体漆黑的剑身之上却是结着厚厚的一层冰霜。

  忽然,空气之中传来一阵浓烈的酒气。

  那原本闭目盘膝打坐的老者蓦然睁开的双目,目中电芒闪过。

  一名穿着破烂衣衫的邋遢大汉出现在了栖凤山之上,手中提着一个酒坛,一边走着一边还不忘给自己嘴里灌着酒水。

  似乎对于他而言就算是一息的时间没有酒水也不能活。

  大汉打了一个酒嗝,摇摇晃晃的朝着那盘坐的老者走去。

  “赵太阿,赵老王爷!枯守着这栖凤山几十年你就不觉得无趣?”

  说话间大汉将手中的酒坛朝着那老者抛弃。

  不见那老者如何动作,那酒坛在靠近老者一丈之时却是突兀的化成了虚无。

  “无趣……真是无趣!”

  大汉摇了摇头,就像一个老朋友一般一屁股坐在了老者身旁。

  “北漠孤鹰,薛追魂!”

  赵太阿打量了一眼大汉,眼神之中露出一抹警惕之色,声音沙哑的道。

  北漠孤鹰人不现,追魂索命弑神箭!而这来人便是孤鹰的首领,薛追魂!

  或许单论修为的话薛追魂在整个武神大陆来说不算什么,毕竟他只不过是一个皇级而已。

  在整个武神大陆皇级修为者虽然不多,可也算不上稀奇。

  但是薛追魂之名却是让整个武神大陆为之颤抖,虽是皇级修为,可是在他手中却是帝级强者也曾丧命。

  “唉,堂堂赵国老王爷,好好在家养老不好吗?喝着美酒,搂着美人,吃着佳肴,啧啧啧,这才是王爷该有的生活啊!”

  薛追魂似乎觉得坐着不爽,干脆躺在了地上,而后有些神往的说着。

  “再看看你现在?一个人枯坐在这荒山之上算什么啊,回家去吧,我不想杀你!”

  薛追魂摆了摆手,认真的看着身旁的赵太阿道。

  “呵呵,既然不是来杀我,那就请你离开吧。如你所说,喝着美酒,搂着美人岂不是快事!”

  赵太阿淡淡的道。

  薛追魂翻了个身,趴在那深潭边上朝着里面张望了半晌,而后指着深潭之中缓缓的道:

  “我不杀你,我是来……杀它的!”

  嗡!……

  那一把插在地面之上漆黑的长剑骤然发出一声嗡鸣,剑身之上那厚厚的冰层碎成了粉末。

  在剑鸣的那一瞬间,数道剑芒落在了刚才薛追魂所躺之处,在那坚硬的山石之上留下深深的剑痕。

  而薛追魂的身影早已出现在了远处半空之中。

  “灵侍冥神!呵呵呵,好剑!”

  薛追魂不知又从何处掏出了一个葫芦,往嘴里灌了一口酒水之后,赞叹了一声。

  那漆黑的长剑冥神自行脱离了地面,剑尖之上剑芒吞吐,如同蛇信。

  在冥神剑飞起的那一瞬,整个栖凤山似乎都笼罩在了一股冰冷的杀意之中。

  “薛追魂,若你此刻离开,今日之事老朽不做计较!”

  赵太阿冷冷的道。

  虽然他和薛追魂一样同样都是皇级修为,可是他却没有把握胜过薛追魂。

  毕竟曾经就连帝级强者都殒命在薛追魂的箭下。

  薛追魂淡然一笑,抹了抹嘴角的酒水,随手将葫芦丢弃。

  “冥神剑虽然也是极为厉害的灵侍,可是却犯了我这弑神箭的忌讳,你不觉得吗?老王爷!”

  说话间一把五彩流光的长弓出现在了薛追魂手中。

  赵太阿瞳孔骤然一缩,弑神弓!

  此物也是灵侍,而且还是一个极其强悍的灵侍,比冥神剑要强过太多!

  “老王爷,我不是来杀你的,希望你……离开!”

  薛追魂脸上的神情逐渐变得严肃了起来,一支同样五彩流光的箭出现在了弓弦之上。

  在弓弦被拉开的瞬间,这栖凤山之上的灵力迅速的如同鲸吞一般朝着那弑神箭汇聚而去。

  咔!……

  赵太阿缓缓起身,因为太长时间没有动,身体骨骼发出一阵脆响。

  “剑来!”

  冥神剑在虚空之中陡然一转,出现在了赵太阿的手中。

  “老朽也想知道究竟是你弑神,还是老朽我诛你!”

继续阅读:第29章:凤鸣花复开,有人自西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罗书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