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凤鸣花复开,有人自西来!
骆驼2018-03-12 18:433,505

  第二十九章 凤鸣花复开,有人自西来

  夜色之中,一道娇小的身影在山林之中缓慢的穿梭着。

  身上的衣衫已经脏乱不堪,脸色蜡黄。

  女子抬头看了一眼夜空之中高悬的明月,嘴角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

  月是故乡明,在这里也有月亮,可却不是故乡。

  微微一顿足,女子继续吃力的朝着面前的山峰爬去。

  ……

  冥神发出一声嗜血的轻鸣,四周的温度急剧下降!

  “你挡不住我的,何苦呢!”

  薛追魂叹息了一声,对于这位赵国的老王爷他还是保持着几分敬意。

  赵太阿当年为赵国皇帝冲锋陷阵,洒尽热血打下了赵国的天下。

  赵国皇帝视其为兄长,赐皇姓赵!

  可是出人意料的是,赵国天下安定之后赵太阿却放弃了所有的荣华富贵,选择了在这栖凤山枯守紫凰,为赵国镇守国运。

  赵太阿冷哼一声,周身煞气缭绕,似有无数亡魂在嘶吼。

  薛追魂叹息了一声,手中的弑神箭离弦而出。

  那箭在虚空之中的速度极其缓慢,就如同将箭速放慢了几百倍一般。

  可这缓慢的射来的一箭却是让赵太阿生出了一种天塌地陷的感觉。

  那是一种让人无法抵挡的威压,在这力量之下似乎就连呼吸都那么困难。

  “破!”

  赵太阿猛喝一声,手中的长剑轻举。

  在这一刻,无尽夜空之中忽然之间出现了一道模糊的巨人身影。

  那声音足够百丈之高,手中提着一把漆黑的长剑,在他的脚下已是尸山血海!

  轰!……

  那巨人一剑凌空朝着弑神箭斩落,脚下的栖凤山猛然一震。

  轰!……

  弑神箭和那巨人一剑相撞,发出一阵撕裂耳膜的震耳之声。

  几息之后那巨人手中的长剑碎裂,紧接着那巨人的身躯也开始消散。

  赵太阿一口黑血喷出,整个人倒飞而出,朝着身后的深潭落去。

  在那巨人消失之后弑神箭陡然加快了速度,快的看不见了箭的身影,直射赵太阿而去。

  而就在此时,那一潭火焰猛烈的翻滚了起来,火焰冲出了深潭,如同一条怒龙一般直奔天际。

  一声高亢的凤鸣之声响彻天际,一只十余丈之巨的紫凰冲出了深潭。

  在它的周身燃烧着紫色的火焰,那火焰温度比深潭之中的火焰高了不知道多少倍。

  紫凰双翅微震,将倒飞而来的赵太阿的身体托住,而那射来的弑神箭却是倒飞而回。

  “紫凰!……”

  薛追魂震惊的看着那在夜空之中嘶鸣的紫凰喃喃自语。

  这世间之人大多都知道赵国有着一只代表着赵国国运的紫凰,可是真正却是没有谁见过。

  ……

  栖凤城,宋家那座荒凉的小院。

  虽然现在宋文远已经成为了宋家家主,可是他却依旧住在这破烂的小院之中。

  好几次下面的人想要将这小院修补一下,可是却被宋文远拒绝了,甚至就连这院子之中荒草都不允许下面的人动一根。

  宋文远低头隔着冰冷的棺木亲吻了一下里面的人儿,起身走出了屋子。

  在院子里许牧之蹲在那荒草之中拨弄着一朵初开的花朵。

  “当初你说要一个人外加一个条件,现在可以说了吧,什么条件?又是什么人?”

  宋文远从院子中的水缸里面舀了些水开始浇灌院子里那些荒草。

  “我要人你会给我吗?”

  许牧之没有起身,依旧饶有兴致的玩着那一朵花儿。

  “你没说要什么人!”

  宋文远无语的道。

  许牧之起身认真的看着宋文远道:

  “我要你!”

  此刻的这一幕,若是将宋文远换成一个女孩儿的话恐怕很是让人想入非非。

  可现在两个大男人,认真的看着彼此说着我要你,这话怎么听都让人感觉一阵恶寒。

  宋文远似乎早已料到了许牧之的答案,没有丝毫的意外,继续专注的给自己的这满院荒草浇着水。

  “条件呢?”

  宋文远平静的问了一句。

  从他选择瞒下许牧之最大的那个秘密之时就已经选择了跟随许牧之。

  所以许牧之要的这个人他没有什么意见,甚至可以说很乐意。

  “条件?我要……宋家解除所有的奴隶身份,从今之后不再有奴隶这个等级!”

  许牧之语气严肃的道。

  啪!……

  宋文远手中的水瓢掉落在了地上,水溅了一身,可是他却如同未曾发觉。

  许牧之这句平淡的话却是彻底的震惊了宋文远。

  奴隶并不是宋家或者赵国特有,而是这整个武神大陆都有。

  奴隶的存在可以说是无形之中形成的一种规则,一种不允许任何人打破的规则。

  宋文远不傻,此刻他才知道许牧之要的是什么。

  如果仅仅只是一个宋家解除所有奴隶身份,这没什么,可许牧之的目标会只是一个小小的宋家吗?

  将奴隶这个等级从整个世间抹去,这不仅仅是跟全天下的武者作对,而是和整个天下作对!

  在武神大陆,要说最没有尊严的怕就是奴隶了吧。

  奴隶没有任何的权利,主人可以随意的贩卖甚至屠戮,没有人会在意他们的死活。

  因为在那无形的规则之下,奴隶如同畜生,甚至远不出畜生有价值。

  大到一国,小到一个稍微富裕的家庭,哪里没有奴隶?奴隶是他们的财产。

  可是许牧之这话摆明了就是要赋予所有奴隶人权,这触及了所有奴隶拥有者的利益。

  不仅是某一个家族,亦或是宗门!

  试想谁会愿意看着自己的财产自己飞走呢,谁会眼睁睁的看着许牧之夺走自己的财产而无动于衷!

  “你疯了!”

  缓了好半晌之后,宋文远摇了摇头,难以置信的道。

  许牧之走过去捡起了那掉落在地上的水瓢,从水缸里面舀了一瓢水,学着宋文远的样子浇着那些荒草。

  突然,一声高亢的凤鸣之声响彻整个夜空。

  在许牧之抬头的那一刻,半边的夜空已经被染成了紫色。

  在夜空之中,那一只紫凰飞舞着。

  “这……”

  许牧之震惊的张大着嘴巴,早就曾听闻赵国有一灵兽,名曰紫凰,可是他却也只是在古籍之中看到过而已。

  “紫凰!”

  宋文远还没有完全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可是眼前的这一幕却是再次将他震惊。

  这一夜,整个赵国沸腾了!

  几乎所有人都看到了这一幕,无数人跑到大街上开始焚香跪拜,乞求着紫凰的保佑。

  “紫凰,看!那是我们赵国的紫凰!”

  “代表着我们国运的紫凰!”

  “孩子,孩子快跪下!快跪拜紫凰!”

  “求紫凰保佑您可怜的子民们!”

  虔诚的人们跪满了大街小巷,而在众人跪拜之时,有着无数的武者已经迅速的朝着栖凤山的方向赶去。

  这一夜,赵国急忙调遣五十万大军赶往栖凤山,或许那些跪拜的平民们不知其中缘由。

  可是皇宫之中的那些人却是很清楚,若非有着重大变故,紫凰不会出世。

  现在既然紫凰出世,那就意外着栖凤山出了变故。

  不仅是军队,赵国各大高手迅速的朝着栖凤山疾驰而去。

  他们很清楚若是紫凰出了意外,那么赵国面临的将是国运衰竭,灭国之祸将不远。

  哗!……

  几乎就在这一个瞬间,院子里荒草之中开的正艳的那些花朵同时枯萎凋谢。

  不仅是宋家那小院之中,而是整个栖凤城!在这一息之间整个栖凤城所有花朵枯萎凋谢!

  随后却有在一息之间那些凋谢的花朵再次诡异的生出了花骨朵,而后绽放!

  这诡异的一幕震惊的所有人,花落而后一息二度复开!

  许牧之浑身猛然一颤,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的蹲下身子摸了摸那再次复开的花朵。

  “凤鸣花复开,有人自西来!”

  许牧之如同梦呓一般喃喃自语了一句,随后便匆匆离开了宋文远所在的小院子,甚至都来不及跟宋文远说一声。

  ……

  栖凤山之巅,紫凰嘶鸣。

  赵太阿脸色惨白难看,那提着冥神剑的手臂隐约在颤抖。

  到目前为止,薛追魂只射出了一箭,可是那一箭却已是将他重伤。

  只有真正的对上薛追魂,才会知道他究竟有多么可怕。

  “你走吧,这一箭……你挡不住!”

  薛追魂深深的吸了口气,手中的弑神弓再次拉开,而那一只五彩流光的弑神箭也再次幻化出现在了弓弦之上。

  “早在几十年之前,老夫便已经将脑袋拎在了手上!来吧!”

  赵太阿擦了擦嘴角的鲜血,手臂微震,手中的冥神剑厉鸣不断。

  “这一剑……叫黄泉!”

  赵太阿轻声道,说话间整个人忽然变得极其平静了下来。

  赵太阿盘膝而坐,似乎再次陷入了几十年来他打坐的那种状态。

  冥神剑悬于赵太阿身前,剑身之上一丝丝黑色的雾气开始逸散。

  而随着那黑色雾气的出现,赵太阿身上的气息却是急速的微弱了下去,直到最后消失不见!

  在赵太阿气绝的那一瞬间,冥神剑发出一声刺耳的厉鸣直刺薛追魂而去。

  嗡!……

  弑神箭离弦而出!

  铛!……

  一声脆响,可是脚下的栖凤山却是从山巅开始几乎被劈裂成了两半!

  冥神剑倒飞而回,绕着赵太阿那已经没有了声息的身体飞了一圈之后遁入了虚空消失不见。

  主人死亡,灵侍当归入葬灵山之中。

  几乎没有任何的停顿,薛追魂再次伸手拉弓射出了一箭,这一剑直奔那紫凰而去。

继续阅读:第30章:接下来少儿不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罗书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