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接下来少儿不宜
骆驼2018-03-13 09:013,487

  第三十章 接下来少儿不宜

  赵太阿以自己的生命为献祭,使出了自己最为强悍的黄泉一剑,可是终究抵不过薛追魂手中的弑神箭。

  弑神箭直奔夜空之中飞舞着的紫凰而去。

  紫凰张嘴吐出一道紫色的火焰撞向了弑神箭。

  轰鸣声中,那一团紫色的火焰被弑神箭击散。

  一声凄厉的厉鸣之声响起,弑神箭穿透了紫凰的翅膀。

  紫凰哀鸣着从夜空之中跌落。

  在栖凤山不远处的一座小山背面,那里有着一个娇小的身影震惊的抬头看着夜空之中跌落的那一只奇怪的大鸟。

  忽然,一道紫芒疾驰而来,钻入了那女孩的眉心之处,与此同时紫凰的身影消失不见。

  女孩只觉一阵天旋地转,便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薛追魂眉头一皱,正欲朝着紫凰跌落的方向追出,可是却发现四周已经被赵国武者和军队围的水泄不通。

  “弑神箭之下,纵然只是伤到了翅膀,你也难以活命!”

  薛追魂暗道,收起了手中的弑神弓,在夜色之中几个跳跃身影消失不见。

  没有人发现,在那一座不知名的小山之中,那具娇小的身体缓缓的漂浮了起来,飞入虚空消失不见。

  ……

  宋家西院。

  许牧之回到西院之后就将这里的人全部赶了出去,随后反锁了院门,告诉苏起和宁无良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凤鸣花复开,有人自西来!这是当初他师父告诉他的。

  他师父说会有一个人自西而来,然后找他问一个奇怪的问题。

  原本许牧之以为离开了九龙城,他师父留下的这句话已经没有用了。

  可是谁知今日却是真的凤鸣花复开,他在等,等那个从西而来找他的人,那个他师父预言之中的人。

  夜空之中,一团带着迷蒙紫光的东西朝着西院缓缓飘落。

  待那东西落在地上之后许牧之这才发现那是一个人,一个很奇怪的女人。

  这个女人让他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感觉这个女人不是他们这个世界的人。

  女人身材很娇小,剪着一头短发,头发微微有些弯曲,睡得很安详。

  在武神大陆,头发对于女人来说无比重要,不可能有人会剪短自己的头发。

  更加奇怪的是女人的穿着,无论是衣服还是鞋子都跟他们的完全不同。

  可就是这样一种奇怪的打扮,却让面前这沉睡的女孩显得有着一种独特的美丽,一种异域风情的美,尽管衣衫有些脏烂不堪,可是丝毫不影响她的美。

  许牧之抬头看了看夜空,依旧繁星闪烁,似乎刚才这女孩飘落的那一幕就是一场荒诞的梦境。

  “她就是师父预言之中所说的人吗?”

  许牧之心中暗自问着自己。

  半晌之后许牧之一连深深的吸了好几口气才压下了心中的震惊和疑惑。

  蹲下身子摸了摸女孩身上的衣服,那是一种很奇怪的面料。

  黑色的布,可是很奇怪那手感不像是蚕丝。

  衣服虽然破烂,可是看得出做工特别精致!甚至许牧之感觉整个武神大陆不可能有人能做出如此精致的衣物。

  “你到底是谁?从何而来?和师父又是什么关系呢?”

  许牧之喃喃自语了一句,半晌之后摇头一叹将那女子抱回了房中,放在了当初上官雨彤住着的那一张床上。

  这一夜,整个赵国巨变,几乎所有人见证了那代表着赵国国运的紫凰陨落。

  各种亡国之言四起,不少原本就野心勃勃的势力更是四下煽风点火。

  皇宫之中一连传出了四道杀令,所有军队全部调动,一时间整个赵国草木皆兵!

  而也是在这一夜之间,赵国皇帝突然之间病倒,似乎随着紫凰的消失赵国的国运已经断了。

  因为那个奇怪的女孩,许牧之一夜未眠,站在院子里面一夜。

  第二天早上,正趴在院子里那一张桌子上打盹的许牧之被一声巨响惊醒。

  还没等许牧之反应过来一个香喷喷的娇躯便钻入了许牧之的怀中。

  许牧之差点被撞的四脚朝天,有些无语的瞪了一眼怀里的上官雨彤。

  “又发什么神经!下来!”

  许牧之冷着一张脸道。

  “我不!”

  上官雨彤像是八爪鱼一般手脚并用紧紧的挂在许牧之身上。

  许牧之奇怪的摸了摸上官雨彤的额头,而后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没发烧啊!是不是顾念晴那女人拿你的脑袋撞钟了?”

  许牧之疑惑的道,这丫头平时最害怕他,上次在炎阳宗叫她她都不回来,这次吃错药了还是咋滴?怎么突然变不害怕他了!

  在怀中的上官雨彤猛然嗤的一声撕开了许牧之衣服的领子,露出了胸口那两块狰狞的伤疤!

  “有病啊!”

  许牧之狠狠的将上官雨彤从身上扯了下来,慌忙用衣服将那两块伤疤遮了起来。

  可是被许牧之废了好大劲才从身上扯下来的上官雨彤却是再次扑到了许牧之身上,死死的抱住了许牧之。

  “她都说了,她都给我说了!顾念晴姐姐都给我说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不告诉我!”

  上官雨彤红了眼眶,头埋在许牧之的胸口哭的梨花带雨。

  许牧之暗骂顾念晴那女人多嘴。

  伸手擦了擦上官雨彤脸上的泪水,许牧之憋着笑道:

  “这谁家姑娘,这么丑!”

  “不丑!”

  上官雨彤抬起头眼眶红红的辩解道。

  “真是想不通,小时候我被狗咬了两块肉,你哭的什么!”

  许牧之撇了撇嘴道。

  “为我割的!”

  上官雨彤抽泣着仰着那张俏脸道。

  “为狗割的!”

  “为我!”

  “嗯嗯,对啊,为狗割的!”

  “不是狗狗,是我!”

  上官雨彤气急败坏的张嘴就朝着许牧之脖子上咬去。

  “额……咳咳咳,不好意思啊,我似乎……额……来的不是时候!”

  正当此时,一个极其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苏起看了一眼院子之中的两人尴尬的又退了回去。

  上官雨彤脸红了个通透,将从许牧之身上跳了下来,嘴里嘟囔着骂着苏起。

  “不是时候你还说话,悄悄退出去不知道!臭苏起!”

  一边骂着一边朝着许牧之的房中走去。

  许牧之无奈的摇了摇头,也朝着自己的房中走去。

  可是许牧之刚前脚踏进房门就被人直接一脚飞踹了出来,重重的砸在了院子里。

  “许牧之!我才几天不在你就往房子里面带别的女人! ”

  一声愤怒的娇喝,上官雨彤怒气冲冲的冲了出来。

  “还让她睡我的床!”

  不待许牧之挣扎着起身上官雨彤一边哭着一边不知道从哪里抽过了一把剑朝着许牧之杀来。

  “女侠……那是我的屋子!”

  许牧之无语的道。

  “我的!”

  上官雨彤尖声叫喊了一句,刺的许牧之连忙捂住了耳朵。

  “好好好,你的你的,女侠能不能听说解释一下!”

  许牧之连忙爬了起来,前一刻还感动的要死要活的,这后一刻便拿剑准备要他的命了,唉,这丫头。

  “不听!”

  上官雨彤使劲的摇了摇脑袋,提着长剑满院子的追着许牧之砍着。

  “能不能过来帮帮忙啊!会死人啊!”

  许牧之无语的朝着不知道何时出现在院子之中的苏起那一群人喊了一声。

  “唉,官姑娘修为太高,我们不是对手啊,许爷别闹,不要为难我们!”

  苏起这家伙淡淡的摇了摇头,然后不知道从哪里搬来几张凳子坐在那里完全就是一副看戏的样子。

  “是啊是啊,死道友不死贫道,许爷你就为大家牺牲一下哈!”

  周不言也跟着苏起摇了摇头和众人坐在了一起看戏。

  “宁无良!”

  无奈之下许牧之只能喊宁无良帮忙。

  可是谁知宁无良刚准备出手却被周不言一把拽住。

  “人家家务事你瞎搀和什么啊!”

  周不言瞪了宁无良一眼道。

  “我……我准备帮官姑娘打许爷啊,我看她追不上!”

  宁无良的话差点让许牧之被一口唾沫噎死。

  不一会儿是时间宋文远这家伙竟然也闻声赶来,而后一脚将苏起从凳子上踢了下来,稳稳的坐在那里看戏。

  最让许牧之恨的是宋文远这家伙竟然还带着一把瓜子,在那里翘着二郎腿一边嗑着瓜子一边欣赏着‘大戏’。

  “我都有你的孩子了,你还找别的女人!”

  忽然上官雨彤哐当一声将手中的剑丢在了地上,委屈的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咦!啧啧啧,过分了啊,牧之你真的过分了!”

  宋文远摇着头叹息道,看向许牧之的眼神也变成了鄙视。

  “是啊是啊,太过分了!怎么可以这样啊,这不是明摆着始乱终弃嘛!”

  周不言等人立马附和着道。

  许牧之欲哭无泪,苍天啊,我就亲了你一口然后什么都没做啊,怀你妹啊!

  “唉!许爷你在我心中那伟大的形象已经倒了,别劝我,也别解释,倒了就竖不起来了!”

  苏起也一脸鄙视的看着许牧之叹息道。

  对于这群货许牧之恨的牙痒痒,无奈的走过去一个公主抱将上官雨彤抱起回了房中。

  “散了散了,接下来的事情就有些少儿不宜了啊!”

  宋文远摆了摆手道。

  众人正欲离去,忽然周不言挠了挠头道:

  “可是家主,我们都是大人啊!”

  宋文远一愣,认真的看了看周不言小声道:

  “那就继续!嘿嘿,当然如果你们不怕牧之以后跟你们算账的话就继续!”

继续阅读:第31章:救人当救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罗书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