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救人当救心
骆驼2018-03-13 17:453,409

  第三十一章 救人当救心

  宋家二少爷和家主的相续死亡,宋家剧变。

  也因此宋家的所有产业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原本人们都以为这次宋家怕是再也难以翻起身了。

  可在这时候宋家新任家主宋文远却是突然的出了奇招。

  宋文远借助自家的玉矿开办了赌石坊。

  在此之前所有的玉矿都是自己开采然后切割,可是宋文远却将一部分难以辨识里面到底是否有着玉的石头放入了赌石坊进行拍卖。

  在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以为是宋文远的骗局,可是当有人真的开出了上好玉石一夜暴富之后众人都红了眼。

  一时间宋家新开开办的各大赌石坊人满为患,而宋家那原本已经进入寒冬的产业也开始复苏。

  宋家那座荒凉的小院之中。

  许牧之仔细的观察着院子里面那一块脸盆大小的石头。

  这是头是他去宋家赌石坊的时候顺便让下人送回来的。

  宋文远依旧拿着水瓢仔细的养护着他那满院子的荒草。

  “听说你把周不言派出去了,他去干嘛了?”

  宋文远似乎有些心不在焉的随口问了一句。

  许牧之继续全神贯注的观察着面前的石头,对于这玩意他是一点都不懂。

  他去赌石坊的时候听那些人说怎么对着光似乎从外面能看出来。

  有个曾经在玉矿之中干过的老头就靠赌石一夜发家,那老头就只是外面看一眼就能确定。这让许牧之有些不解,他看了半天也没看出啥啊。

  “重要的事情!”

  许牧之显然不想告诉宋文远他派出的周不言去干嘛了,很是敷衍的回了一句。

  “哦,对了!我上次提的条件你还没有回答我呢!”

  许牧之从身上摸出一把匕首,使劲的刮了刮那石头,似乎想要看看这里面到底有没有玉。

  宋文远一愣,摇头一笑,放下了手中的水瓢走了过来。

  “你说这里面到底有没有玉?”

  宋文远没有回答许牧之的问题,而是反问了一个不相干的问题。

  许牧之回头看了宋文远一眼,很是确定的道:

  “有!你觉得呢?”

  宋文远扫了那石头一眼,沉默了半晌,随后道:

  “我觉得……有!”

  许牧之笑了笑,只不过他笑不笑对别人来说不重要,毕竟面具后面那张脸什么表情别人也看不到。

  “让人把东西送到西院吧!”

  许牧之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转身离开了这荒院之中。

  宋文远蹲下身子仔细的摸了摸那块石头。

  “有!”

  宋文远喃喃自语了一句。

  这石头里面有没有玉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都说有。

  赌石,许牧之要做的事情就如同这赌石,在没有切开之前谁也不能百分百的确定里面就有玉。

  可是许牧之选择了相信有,选择了相信自己会成功,而他选择了跟随许牧之。

  这是一场赌博,成则流芳百世。败,那么他就亲自将整个宋家葬送。

  回到西院之后许牧之立马叫苏起将宋家所有的奴隶全部集合在了西院之外。

  “又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

  “谁知道呢,别说宋家了,就连整个赵国都是风雨飘摇。”

  “嘿,我们做奴隶的,能多活一天就多活一天,其他事情随他们去!”

  “谁说不是呢,哪朝哪代,哪家哪宗,我们做奴隶的都是人家买来的家畜而已,呵呵”

  ……

  众人议论纷纷,对于他们来说宋家灭不灭,赵国亡不亡又有什么关系呢。

  不一会的时间苏起等人推着一车的书卷赶了过来。

  “许爷,都在这儿了!”

  苏起指了指那满满一车的书卷,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对畜牧知道。

  宋家所有的奴隶加起来竟然足有着五百之众。而此刻这五百多奴隶全部聚集在了这里。

  远处王重山靠着一棵老树晒着太阳昏昏欲睡。

  许牧之拉过一张凳子坐在了众人面前,而后指了指那一车的书卷,慢斯条理的道。

  “看到了没有,记录着你们奴隶身份的文书全部在那里了。”

  “今天我就给大家一个机会,谁自愿上前,被斩断四肢,那么我许某承诺当场烧毁他的文书,从此之后他不再是奴隶身份!”

  在许牧之说话之时宁无良丢了两把锋利的大刀在地上。

  “现在……开始!苏起,准备取文书,别认错了名字!”

  许牧之懒洋洋的说了一句。

  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的宋文远却是眉头一皱,他有些弄不清楚许牧之到底要干什么。

  虽然和许牧之在一起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可是许牧之的心思他却是连百分之一的都摸不透。

  许牧之此人……如同鬼魅!让人根本难以琢磨,宋文远心中暗自叹息道。

  众人一时间面面相觑。

  “喂喂喂,能不能快点啊!机会可只有这一次啊,用四肢换你自由,换你不再是奴隶!啧啧啧,这么赚的生意你们还需要考虑?”

  许牧之见众人无动于衷便起身苦口婆心的开始劝解。

  此刻众人在众人眼中面前这戴着修罗面具之人完完全全的已经成了地狱之中的修罗。

  他把众人当成了什么?用如此残忍的手段玩弄众人!

  每一个奴隶做梦都想着解除这个奴隶身份,可是若用自己的四肢换呢,谁会愿意这么做!

  没有了四肢那完完全全的就成了一个废人,生不如死的废人!

  众人愤怒不已,许牧之这分明就是在消遣他们,可虽然愤怒可是他们却不敢有所表达,生怕一不小心就招来杀身之祸。

  此刻别说其他那些奴隶,就连曾经西院之中的那些奴隶也是对许牧之恨之入骨。

  “没有人?我的天竟然没有人!”

  许牧之似乎有些很是失望的摇了摇头,一屁股坐回了那凳子之上。

  半晌之后,许牧之缓缓的抬起了头,声音变得严肃了起来。

  “那么,我问你们一个问题,奴隶……算不算人?”

  全场数百人,可是此刻却静的可怕。

  奴隶算不算人?呵呵,多么讽刺的问题。

  “奴隶……是人!”

  人群之中有人咬牙喊了一句。

  “对!奴隶是人!”

  “是啊,奴隶怎么就不算人了!”

  “是!”

  “都是两个肩膀抬着一个脑袋,凭什么我们就不算人了!”

  ……

  有人第一个出声之后众人开始附和,从他们的声音之中能听得出他们的愤怒。

  “人……有尊严!你们呢?有吗?”

  许牧之淡淡的声音压过了众人的喧嚣。

  全场死一般的寂静,尊严?奴隶哪里有过尊严。

  尊严,呵呵,对于奴隶来说那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东西。

  奴隶……没有尊严!

  “那我再问你们一个问题,是谁给了你们奴隶的身份?是这一纸文书?还是宋家?还是你们自己?”

  许牧之站起了身,走向了那些奴隶,目光从众人脸上扫过。

  他目光扫过之处,所有人急忙低下了头颅,不敢迎上他的目光。

  这一次,不待众人回答,许牧之失望的摇了摇头。

  “给你们奴隶身份的,不是这堆烂书,也不是宋家!是你们自己,是你们自己认为自己就是一个奴隶,就该……下贱、卑微的活着!”

  在远处那原本靠着大树眯着眼睛昏昏欲睡的王重山猛然之间睁开了双目,手掌无意识的摸了摸自己脸上的面具。

  “是自己……”

  王重山低声喃喃自语着重复着许牧之的话。

  “我们你们有没有尊严,你们沉默了!因为奴隶没有尊严,因为你们……没有尊严!”

  许牧之继续道,他的声音越来越高,越来越……透着一股恨铁不成钢的失望。

  “可是你们不知道,尊严别人是夺不走的,任何人都不能!尊严只能被你们自己丢弃,你们没有尊严,因为你们……丢弃了自己的尊严!”

  那靠着大树的王重山定定的望着远处那一道瘦弱的身影,望着那个叫许牧之的人。

  反手摸过了背上的那一把被布紧紧包裹着的剑,此剑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用过了。

  “谢谢……”

  王重山轻声说了一句,没有人知道他是在对谁说着感谢。

  “用命能不能换?”

  忽然人群之中一名年轻人紧紧的攥着拳头问了一句。

  许牧之好奇的看了一眼那年轻人,没有说话。

  “我愿意用我的命,换我消除奴隶的身份!与其这样活的不如畜生,还不如死的有尊严,用我的命拿起我的尊严,换我不再是奴隶!”

  那年轻人一字一句坚定的道。

  “妈的,说的对!这样的狗屁生活还不如死的有尊严!”

  “老子也愿意!去他娘的,老子不能死了还背着奴隶的身份!”

  “哈哈哈,算我一个,这辈子投胎没投好,再来一次!”

  ……

  一时间众人狂笑如潮,纷纷表示愿意用命去换许牧之消除自己的奴隶身份。

  这一刻,他们似乎都被许牧之的话说动了。

  许牧之失望的摇了摇头,暗自叹息了一声。

  在远处,宋文远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笑容。

  “救人当救心!”

  常言有道杀人当诛心,同样的救人也当是先救心。

  对于一群心死去的人,就算销毁这些文书给他们新的身份又能如何呢,即便是捧上皇位,奴隶终究只是奴隶罢了。

继续阅读:第32章:信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罗书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