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用死亡将你守护
骆驼2018-03-09 18:353,393

  第二十三章 用死亡将你守护

  十方迷踪之中。

  许牧之很清楚魏炘今日这是准备活生生将他玩死,看了看手中的长剑。有些时候,有些错误犯下了是可以弥补,可是有些时候,没有弥补的可能。

  既然已经失算,就算是死亡,这个后果他也必须去承担。

  手中的长剑猛然一挥,朝着自己的左手手指斩落。

  “哈哈哈,斩吧!你斩左手我就说要的是右手,你斩右手我就说要的是左手!我答应了你不杀我这爱徒,可是我没有答应你不屠宋家!”

  魏炘咧着嘴狰狞的笑着,心中癫狂的嘶吼着。

  啵!……

  忽然的,一个很轻的声音响起。那声音像是花开,又像是泡沫破碎的声音。

  那声音出现之后紧随着便是一阵刺破空气的尖锐声响。

  嗤!……

  一道赤芒贯穿了魏炘的心脏,魏炘脸上狰狞的笑容就此冻结,根本来不及褪去。

  铛!……

  一声脆响,许牧之朝着自己左手斩落的长剑被击碎成了两截。

  那赤芒一阵扭曲化成了一道模糊的人影,单膝跪在了许牧之跟前。

  “卑职刘意叩见少主!”

  一头血色的长发,一张美的就连女人都嫉妒的容颜,正是当初护送许牧之逃出荒山的赤血枪刘意。

  因为直到龙州皇帝死去都没有正是公开承认许牧之的身份,所以刘意便直接喊许牧之少主,而不是其他称谓。

  看着单膝跪地的刘意,许牧之愣了好半晌。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刘意会出现在这十方迷踪之中,半晌之后许牧之脸色慢慢的阴沉了下来。

  “谁杀的你?”

  他看得出,此刻的刘意已经不再是人,准确的说他只是一个灵侍罢了。

  刘意抬头看着许牧之微微一笑,摇了摇头。

  “没有人杀我,那日离开之后我就再也没有了少主的消息,后来机缘巧合之下突破了帝级,所以我将自己的魂魄化入了赤血枪之中。活着我找不到少主,可是只要我死了,成了灵侍,葬灵山之中知晓天下,如此我才能前来保护少主!”

  灵侍的成就条件极其苛刻,第一个条件便是修为必须达到帝级。

  修为没有达到帝级的武者魂魄太过脆弱,根本不可能化魂入器成为灵侍。就像顾阳,他只能抽离自己的魂魄最后一战,但是却不可能化身成为灵侍。

  灵侍可择天下主,所以入得葬灵山的灵侍会知道他们想要的那个人的信息。

  若是活着,恐怕就算是许牧之站到刘意面前,刘意也未必能够认得出。可是成为了灵侍却是会在葬灵山得到冥冥之中的指引。

  许牧之只觉整颗心猛然一颤,一个武者若是能够成就皇级那已经是了不起的人物了。之前的刘意皇级修为便能在龙州皇帝身边任职。

  更何况刘意后来突破了帝级,如此强者不管是走到哪里都会受万人敬仰,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可他却只是为了找到许牧之,找到这个曾经的少主。自己选择了死亡,成为一个连身体都没有的灵侍。

  放弃生命,放弃所有,化魂进入冰冷的武器之中,穿梭千万里,只为了前来将你守护!这就是刘意的选择。

  “你蠢不蠢!我是一个连灵骨都没有的人,就算成为了我的灵侍,你觉得我的灵侍还能发挥出几成的修为?”

  虽然嘴上骂着,可是许牧之眼角却已经湿润。

  之所以武者可以拥有灵侍,因为灵侍可以依附在武者的灵骨之上。而后随着主人的成长而一起成长,威力也就越来越强横。

  可是一个没有灵骨的人,先不说灵侍根本就没有可以依附的地方。

  更让人心寒的是没有灵骨之人终生不可能踏上武道,所以灵侍只有生前的十分一不到的威力,而且根本不可能成长。

  “你走吧!……”

  许牧之深深的吸了口气,对刘意说一声,再次戴上了那狰狞的面具,走到那已经死去的魏炘尸体旁捡起了掉落在地上的瓶子。

  致死魏炘都没有明白自己是怎么死的,双目瞪的老大,满脸的难以置信。

  看着瓶子之中沉睡着的上官雨彤,许牧之笑了笑,伸出手指隔着瓶子点了点那丫头的额头。

  “少主,请让刘意陪您再战这天下!若是少主不允,那么刘意便入葬灵山之中永世不出!”

  刘意依旧跪地不起,执着的道。

  许牧之顿了顿,叹息了一声。

  “好,那你就先跟在我身边,但若遇到了有缘人,你就离开!”

  刘意对许牧之行了一礼,身影一阵扭曲消失不见,原地只剩了那一杆赤血枪。

  一个拥有灵侍的凡人,许牧之摇头一笑,自己恐怕也是这武神大陆有史以来的第一个人了吧。

  ……

  宋家之中,那仅剩的三盏烛火越来越微弱,似乎随时都会熄灭。

  守着烛火的宋文远等人大气不敢出,双目瞪的老大,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许……许爷!”

  苏起呆愣愣的看着听竹院之中,一脸惊喜的喊了一声。

  只见许牧之的身影出现在了听竹院之中,而在许牧之不远处躺着魏炘的尸体。

  “你就是许牧之?”

  顾阳眉头微微一皱,疑惑的看着出现在听竹院之中,戴着一张修罗面具的少年。

  可当他看到许牧之手中提着的那一杆赤血枪之色却是脸色猛然一变。

  “这……你一个普通人怎么会拥有灵侍!难道刚才出现在栖凤城的那一个灵侍是为了……为了你而来?”

  顾阳正震惊的说话都有些结巴了起来。

  灵侍择主,就算是那些天才之辈也不一定有好运得到一个灵侍。可是今天却是有一个普通人得到了灵侍。

  顾阳有些不敢相信的仔细看了几遍面前的少年,可是无论怎么看到都是没有灵骨的普通人啊!

  面前这个少年分明就是一个普通人,可他先是布下那奇怪至极的阵法,现在更是得到了一个灵侍,这个少年身上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阁下想必就是炎阳宗宗主顾阳吧!”

  许牧之提着赤血枪走出了听竹院,在他走出听竹院的瞬间,那仅剩的三盏烛火熄灭。

  顾阳愣愣的盯着许牧之点了点头。

  “有劳顾宗主了!”

  许牧之从衣袖之中取出了那一个晶莹的瓶子,递给了顾阳。

  “须弥瓶?”

  看着手中晶莹的小瓶子,顾阳疑惑的看了看许牧之。

  须弥瓶之中另藏乾坤,最大者瓶中可容山海。他们炎阳宗也就只有一个须弥瓶而已。

  而此刻许牧之递给他的这个他自然看得出这是他们炎阳宗的那一只,当看向魏炘的身体之时顾阳也心中已经了然。

  顾阳灵力运转,手中指诀急速的掐出,而里面上官雨彤的身体也从瓶子之中被放了出来。

  “别让她知道!”

  看着上官雨彤,许牧之咧嘴一笑,视线渐渐模糊,嘭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在十方迷踪之中时他就已经失血过多,强撑着不倒下只是为了亲眼看到上官雨彤安全而已。

  现在上官雨彤已经出来了,他也支撑不住了。

  等宋文远将许牧之扶起之时这才发现衣服之下,许牧之胸口之上被割掉了两块肉,血水已经浸透了他身上的衣衫。

  “王重山,王重山快去找大夫啊!”

  宋文远急忙朝王重山喊了一声,来不及理会炎阳宗的人自己背起许牧之朝着房中跑去。

  ……

  七日之后。

  许牧之才缓缓醒来,只觉自己全身上下依旧没有丝毫的力气,就连眼皮也似乎比平时沉重了几分。

  许牧之挣扎着动了一下,可是这一动却是引得胸口之上那开始结痂的伤口再次裂开,疼的他抽了一口凉气。

  房子之中没有人,面具还戴在脸上,在床边上插着那一杆赤血枪。

  “让我进去!许牧之你为什么杀我师父?你躲,本姑娘叫你躲!我要报仇!”

  门外响起了上官雨彤刁蛮的叫喊声,随即就是石子砸在门上的声响。

  因为许牧之昏迷之前让宋文远等人别告诉上官雨彤发生的事情,所以此刻的上官雨彤只知道许牧之杀了她师父魏炘,至于其他的一无所知。

  “师姐你能不能不闹了!”

  是周不言和宁无良的声音,听得出他们很生气。

  许牧之咧嘴笑了笑,反正他从来就在上官雨彤心中没有留下什么好印象,所以他不介意多背负一些罪名。

  他不想让上官雨彤知道真相,不知道是因为他的缘故,才让原本贵为公主的上官雨彤沦落至此而对上官雨彤的愧疚,还是因为其他的原因。

  现在的他,对上官雨彤可谓是溺爱至极。

  难道要告诉上官雨彤,她自认为对她最好的那个师父要置他于死地,而她天天恨不得诅咒死的这个丑八怪却不惜赔上自己的命也要救她吗。

  在许牧之的眼里,她只不过是一个傻傻的小丫头,一个小孩不应该看到这世间太多的人心丑恶。

  她只要快快乐乐,开开心心的就好。至于恨他,呵呵,随她去吧。

  “若非我,你还是公主,享受着荣华。嘿,算是对你的补偿吧!”

  许牧之微微一笑,自言自语了一句,挣扎着起身披上了衣袍,走出了房间。

  “老子在睡觉,再多喊一句将你先奸后杀!”

  许牧之推开房门,冰冷的对正闹得不可开交的上官雨彤恶狠狠的威胁道。

继续阅读:第24章:以命只换牧之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罗书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