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三根手指一斤肉
骆驼2018-03-09 08:513,493

  第二十二章 三根手指一斤肉

  “你很在意她?”

  魏炘狰狞的一笑,走到了许牧之面前,扬了扬手中的瓶子。

  “在意!”

  没有丝毫的犹豫,许牧之脱口而出。他知道,此刻的魏炘已经疯了,只要他说一个不在意,上官雨彤立马就会死在魏炘手上。

  “顾阳那老家伙进不来了吧?”

  魏炘提着剑一下又一下的不慌不忙的刺着许牧之那虚幻的身体。

  “进不来了!”

  许牧之依旧平静的道。

  “说吧,我怎么做?”

  许牧之平静的盯着魏炘的双目,淡淡的道。

  魏炘有些失望,面前的这个人眼神之中竟然没有丝毫的慌乱,恐惧!他想要折磨许牧之,可是这个叫许牧之的沉稳的有些可怕。

  ……

  此刻宋家之中。

  因为顾阳的到来,宋家最大的危机已经解决了。

  站在虚空之中提着碎星刀的顾阳皱了皱眉眉头,再次开口道:

  “许牧之,打开阵法放我进入!”

  此刻顾阳的身影已经开始慢慢变淡了,玄冰囚龙阵他破不开。

  所以他选择了死亡,而后借助自己的魂魄来宋家杀魏炘,这种状态他根本支撑不了多久。

  随着时间越长,他的修为也就跌落的越厉害,直到最终消散世间。

  “许兄,炎阳宗宗主已经来了,开阵!”

  宋文远也忍不住喊了一声,可是依旧的,许牧之没有丝毫的回应。

  “莫不是许爷出事了?”

  苏起着急的看着宋文远问了一句。

  宋文远看了看那十块巨石旁边的十盏烛火,没有一盏熄灭。

  “应该……没事!”

  宋文远有些不确定的道。

  ……

  十方迷踪之中。

  “呵呵,聪明!虽然你我之仇不共戴天,可是我还是忍不住想说一句,许牧之,你若是活着,比一名皇级高手更加可怕!”

  魏炘看着许牧之不由的赞叹了一声,一个普通人,却是让他心中恐惧。

  原本下山之时他本没想着带上上官雨彤,毕竟一个小小的宋家对他来说翻手间可灭。可最终犹豫了一会儿却还是带上了。

  若是没有带着上官雨彤,此刻的他早已只是一具尸体。

  听着魏炘的赞叹,许牧之没有说话,依旧平静的站在那里,如同一尊雕塑。

  “摘掉你的面具!”

  魏炘冷冷的道。

  微微一犹豫,许牧之摸了摸脸上的修罗面具。

  一个奴隶烙印遮住了他龙州皇子的身份,一张面具遮住了他那一人屠尽数万大军的身份。

  他很清楚,那一份关于整个武神大陆的通缉令,各大宗门都有以及家族都会得到一份。

  若是魏炘认出他,那么整个武神大陆恐怕都再无他的容身之所。

  “我放你离开,顾阳那里我有办法,用你一命换她一命!”

  沉默了半晌之后,许牧之认真的看着魏炘道。

  这原本是一个折中的两全选择,无论是对魏炘还是对他都好,可是谁知魏炘去是仰天狂笑,像是听到了世间最好笑的笑话。

  “离开?我这一生只有两个希望,炎阳宗宗主之位和我的孩子,可是现在这两个希望都被你毁去了,你要我离开?笑话……天大的笑话!许牧之……我只要你死,慢慢的折磨死!”

  魏炘怨毒的看着许牧之恶狠狠的道。

  对于现在的他来说,生与死已经没有任何的区别了,孩子死了,宗主之位也不可能了!

  “摘掉!让我看看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魏炘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话音未落,手指暗自用力,那瓶子在这一瞬间竟然裂开了一道细微的裂纹。

  微一犹豫,许牧之摘下了脸上的那一张面具,露出了那一张打着烙印的脸庞。

  看着许牧之的脸,魏炘猛然一愣,面前这一张脸让他感觉很熟悉,可是他却一时间想不起在什么地方见过。

  “然后呢?”

  许牧之淡淡的问了一句。

  魏炘思索了半晌,却依旧想不起来,遂不再想,随手将自己的长剑丢了过去。

  “我不要你的命,只要你胸脯之上的一斤肉就好!”

  此刻的魏炘已经怒火难以遏制,自己一个师级高手,却是被一个普通的孩子耍的团团转,最可恨的是他还是一个下贱奴隶!

  许牧之见魏炘没有多大的震惊之色,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

  脱掉了上衣,那不算结实的胸膛之上留着两道伤疤,那是当初在九龙城为了救徐北雄留下的。

  冰冷的剑刃割裂肉体,滚烫的鲜血洒落,可是他却依旧的一脸平静,像是割的不是自己的肉,已经感觉不到了疼痛一般。

  ……

  十方迷踪之外,宋家之中。

  在这一刻,突然的那原本就算是狂风都吹不灭的十盏烛火却灭掉了一盏。

  “少爷!”

  王重山急忙喊了一声此刻已经因为里面的许牧之不打开阵法而急得团团转的宋文远。

  “我叫你护好,我叫你护好啊!”

  一向沉稳而且脾气极为温和的宋文远却是一把揪住王重山的衣服愤怒的嘶吼着。

  可是不等宋文远吼完,另外一盏烛火猛烈的摇曳了起来。

  顾阳摇头一叹,伸手间一道灵力打出,想要护住那烛火。

  但也仅仅只是坚持了几个呼吸的时间那一盏烛火便熄灭。

  “这……这力量不是阵!”

  顾阳骇然瞪大了双目,因为在这一瞬间他清晰的感觉到这阵法之中那一股极为可怕的力量。

  那力量他闻所未闻,所有的灵力灌入竟然就那么突兀的消失不见。

  “不是阵?那是什么?”

  顾念晴上前疑惑的问了一句。

  顾阳摇了摇头,眼神有些飘忽,“不知道……”

  ……

  十方迷踪之中,魏炘看了一眼地上那一块血淋淋的肉。

  “轻了,不够!”

  话音刚落,许牧之再次挥剑在自己的胸膛之上割下了一块肉。

  今日这原本算计好的局之所以能成这样,只是因为自己的失误,失败就该想到要承担的后果。这是他对自己的一次警醒。

  “重了!我只要一斤!”

  伸脚踢了踢地上那许牧之再次抛过来血肉,冷冷的道。

  在这里他杀不了许牧之,可是许牧之自己却可以杀了自己。所以他要许牧之自己慢慢的割掉自己身上的肉,一点点的折磨致死。

  许牧之握着剑的手已经开始颤抖,不疼?怎么可能不疼!疼,疼的钻心!

  可若不是钻心的疼自己又怎么能够清醒呢,他很清楚,现在只是对一个小小的宋家布局。

  若是失误,顶多就是赔上自己和宋家几百条人命。可若是以后呢,当他准备布局天下为龙州那数百万亡魂复仇之时呢。

  那时候,一旦失误,赔上的人命看就不是几百几万了!所以他必须清醒,必须算尽所有的可能,以及不可能!

  许牧之挥剑准备再次割肉,可是却听魏炘道。

  “算了,一斤肉都割不准!现在我不想要肉了,我想要你的手指!不多,三根就好!”

  魏炘舔了舔嘴唇,像是一只恶鬼一般,戏谑的看着许牧之。

  他要的就是这种感觉,看着自己的仇人一点点的被折磨死,最让他开心的是许牧之自己折磨死自己。

  因为失血过多,许牧之已经视线开始模糊。

  使劲的摇了摇头,看着瓶子之中安然沉睡的那个女孩,许牧之忽然笑了。

  只不过再暖的笑容挂在他那一张脸上都变成了狰狞。

  “我会在临死之前送你离开这里,我死后,你放了她!”

  许牧之微微一笑,对魏炘道。

  魏炘一愣,他没有想到即便他如此折磨许牧之,这许牧之竟然还答应放过他。

  犹豫了一会儿,看着瓶子之中沉睡的女孩,魏炘点了点头。

  “好!我发誓,我离开这里,你死之后,放她离开!”

  拄着那一把长剑,许牧之笑了笑。

  就算是一个武者,也经不住魏炘如此折磨,更何况他只不过是一介文弱之躯。

  “好!”

  此刻,十方迷踪之外,宋家之中众人已经焦头烂额。

  他们想了无数种方法进入阵法之中,可是一旦强行用强力突破进入阵法虽能进入。

  可是那烛火却是会摇曳不定,似一旦强行入阵烛火便会熄灭。

  原本的十盏烛火此刻已经只剩了三盏,而且这三盏烛火光芒微弱,似乎随时都能熄灭。

  “怎么办?这可怎么办啊?”

  苏起急的不停的跺着脚,嘴中不停的嚷嚷着。

  宋文远用双手护着烛火,似乎生怕一阵风吹过这仅剩的三盏烛火也熄灭了。

  “滚一边去,烦不烦!”

  王重山一脚将在一旁跺脚的苏起直接踹远,继续运转灵力和顾阳等人护着烛火。

  “快看!”

  忽然,不知道谁震惊的叫喊了一声。

  众人抬头只见在东边的夜空之中,不知何时开始竟然出现了一抹血色。

  那一抹血色急速的朝着西边贯穿夜空而来。

  “这……灵侍!”

  顾阳一眼认出了夜空之中急速穿梭的那一道血色光芒,那不是其他东西,正是葬灵山出世的灵侍。

  那灵侍一路向西而来,直奔赵国栖凤城的方向。

  “方向在栖凤城!难道这栖凤城之中有人引得灵侍降临?”

  宋文远疑惑的看了一眼天空之中灵侍,自语了一句之后便不再关注灵侍,而是继续护着手中的烛火。

  对他来说此刻最为重要的就是手中这一盏烛火。灵侍有缘者得之,每次灵侍出山都是已经选好了主人,所以强求无用。

  那一道赤芒直击栖凤城,可诡异的在栖凤城上空却是突然消失不见!

继续阅读:第23章:用死亡将你守护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罗书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