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漏算了一个人
骆驼2018-03-08 18:343,394

  第二十一章 漏算了一个人

  炎阳宗,遮云峰之上,那一个冰寒刺骨的黑暗洞穴之中。

  “您就是炎阳宗宗主……顾阳?”

  周不言和宁无良两人相视一眼,看着面前那巨大的冰柱之中冰封着的模糊人影,将信将疑的问了一声。

  可是等了好半晌,里面的人却是没有丝毫的动静。

  “不会是死了吧?”

  周不言试着敲了敲那冰柱,随后对宁无良道。

  “让开!”

  宁无良一挥手中的长剑,用尽全身力气朝着那冰柱斩落。

  铛!……

  一声脆响,火花四溅,宁无良手中的长剑出现了一个缺口!

  周不言拿过宁无良手中的长剑,震惊的摸了摸冰柱。

  “这……这玩意这么硬!”

  哗啦啦!……

  忽然的,那从冰柱之中穿出的粗大的锁链一阵响动。

  “你们是何人?”

  一个沧桑无力的声音在整个洞穴之中回响。

  “我们是炎阳宗弟子!”

  周不言急忙欣喜的回了一句,小心翼翼的朝着那冰柱靠近了过去。

  顾阳沉默了半晌,叹息了一声,“这玄冰囚龙阵,就算是我也不可能挣脱,你们……离开吧!”

  顾阳很清楚,这玄冰囚龙阵他破不开。整个炎阳宗也不可能有人能够破开,毕竟这阵法根本就不是魏炘布下的。

  即便是这两名弟子出去将他被困在这里的消息传出去,也只是惹得魏炘多杀几人罢了。

  “我们来帮人给宗主你传话!”

  宁无良认真打量了一眼冰柱之中的顾阳,低声道。

  “谁?”

  “许牧之!”

  “许牧之是何人?让你们传什么话?”

  顾阳疑惑的问了一句,他虽然已经被关在这里很多年了,可是自问在这栖凤城之中的大能之辈他都听说过名字。

  但这个叫什么许牧之的他却还真是没有听说过。

  “许牧之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他让弟子带两句话给您!”

  宁无良神情变得严肃了起来,对他来说关于许牧之的事情,都是严肃的大事。

  顾阳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等待着宁无良接下来的话。他从语气之中听得出,面前这两个年轻人对于许牧之极为敬重。

  “许爷让我告诉顾宗主,魏炘已经让您的女儿带人去栖凤城屠灭宋家,随后这屠灭宋家的所有罪名都会被魏炘推在顾念晴身上,到那时魏炘想将顾念晴捏圆她就是圆的,想捏扁她就是扁的。宗主,一个武者,若是连自己最在乎的人都守护不了那就算他天下无敌又有何用?”

  “第二,许爷要我告诉顾宗主,与其苟活看着炎阳没落,不如用命换炎阳一个新的未来,他在宋家等您!”

  哗啦啦!……咔嚓!……

  那数条从冰柱之中穿出的粗壮的锁链一瞬间绷紧,整个冰柱猛然一震,似乎那玄铁锁链随时都能都被绷断。

  ……

  栖凤城宋家,门口那一炷香已经燃尽了一半!

  刚开始的时候宋文远还算淡定,可是随着半柱香燃尽,额头之上冷汗不停的滚落。

  许牧之当初给他说的就是半柱香,没有记错啊!宋文远不由的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当时记错了,许牧之说的是不是一炷香。

  “人呢?”

  顾念晴双目之中杀机涌现,手中的碎星刀斜指宋文远。

  “麻烦姑娘再稍等一会儿,许牧之说你父亲会出现他就一定会出现的!”

  宋文远有些为难的道。

  许牧之具体安排了什么,设下了什么样的局就连他都没有说。只是让他将话传给顾念晴,拖住顾念晴半柱香。

  看着身后宋家之中那满脸惊恐的几百人,宋文远心中暗叹,“你可千万别失算啊,我宋家一家老小几百人此刻可全部攥在你的手中啊!”

  “杀!”

  顾念晴冰冷的道,她能在此等候半柱香的时间,只是因为她真的以为有着她父亲的消息。

  可是此刻的情形看来这宋家完全的就是为了拖延时间,这让她有些怒不可遏。

  手中的碎星刀之上隐约有着淡淡星辉流转,在这黑夜之中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刀朝着宋文远急斩而去。

  宋文远苦涩的一笑,回头朝着听竹院的方向看了一眼。

  “真的不想信任你,可是很奇怪,偏偏一直到此刻我还相信你!”

  宋文远闭上了眼睛,在顾念晴跟前他根本不可能接下一招。

  嗡!……

  但就在此时,那原本斩向宋文远的碎星刀猛然发出一阵兴奋的颤鸣,竟然挣脱了顾念晴的手直刺虚无而去。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众人傻了眼!

  顾念晴更是瞪大了双目,难以置信的看着虚无,自从她父亲失踪之后这一把碎星刀就一直在她手中,可是从来没有像今日这般。

  一道刀芒贯空而来!带着斩裂空气的刺耳声响。

  轰!……

  魏炘布在宋家四周的阵法被这一刀斩破!

  与此同时,一道魁梧的身影出现在了虚空之中。

  披散着头发,手中提着碎星刀,一双犀利的眸子,站在虚空之中俯瞰天下!万道星辉洒落,而后在汇入他手中的碎星刀之中,淡淡的光芒将他笼罩。

  站在夜空之中,此刻的他就像是一尊神灵!

  “父亲!”

  看着夜空之中站立的那一道身影,顾念晴泪如雨下,跪倒在了地上,脸上的轻纱被风吹走,露出了那一张绝美的脸庞。

  ……

  那一片荒漠之中。

  魏炘不在动手,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

  “在这十方迷踪之中,我杀不了你,可是你也杀不了我。虽然我不清楚你一个普通人如何布出这阵法,可若我没有猜错的话,我不死你也不能离开这十方迷踪阵吧,只要你离开这里,这十方迷踪应该就会自己破解,你就是这阵的核心!”

  魏炘怨毒的瞪着坐在自己身边的许牧之,明明仇人就在眼前,可是却偏偏斩杀不了,这种感觉让人很无力。

  堂堂一个师级武者高手,他何时如此憋屈过!被一个普通人如此捉弄。

  “我看你能耗多久!”

  魏炘咬牙切齿的道,他是武者,有着灵力的支撑就算是几年不吃不喝也不会受影响,可是许牧之不一样,许牧之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三天不吃恐怕就得饿死。

  “额……实在不好意思,虽然在这里我杀不了你,可若是顾阳呢?你觉得顾阳在这十方迷踪之中能不能杀你?”

  许牧之有些不好意思的对身旁的魏炘说了一句。

  魏炘一愣,随意毫不在意的笑了笑。

  “他这一辈子都不可能走出那个地方!”

  而就在此时,一声暴喝在这荒漠上空响起。

  “许牧之!打开阵法让我进来!”

  听着这个声音,魏炘脸色剧变,他怎么会听不出来这是谁的声音 。炎阳宗宗主,顾阳!

  “不可能!他在玄冰囚龙阵之中,他怎么可能挣脱大阵出来!”

  魏炘难以置信的要头道,那玄冰囚龙阵不是他布下的,是他专门请高手布下的阵法,以顾阳的修为除非是已经练成了焚天经。

  不然他绝对不可能走出那玄冰囚龙大阵!想到此刻,猛的魏炘额头之上冷汗滚落。

  难道

  “焚天经!难道他真的练了焚天经!”

  他很清楚,若是顾阳真的练了那焚天经,恐怕十个自己加在一起都不是顾阳的对手!

  “茫茫大千世界,你我又能知晓几分,这世间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许牧之轻轻的拍了拍魏炘的肩膀,起身的瞬间他的身影开始消失不见。

  若是武者布阵,完全可以靠着指诀或者是印诀随时来改变阵法,可他不是武者,他布下的阵法也不是能通过印诀所能改变的。

  若无他的指引,就算顾阳入了这十方迷踪之中,也不可能找到他和魏炘所在。

  寻常阵法以灵力为能而运转,可是他布下的十方迷踪却利用冥冥之中的另一股力量。

  他曾问过的他的师父,那是一股什么样的力量。他师父说,那一股力量名叫……道!

  那是一股凌驾于灵力之上的力量,他师父说道演万物,道是天地无尽的本源。

  对此他至今也是朦朦胧胧,毕竟在这个世界没有道这一种说法。

  “许牧之!你若让顾阳进十方迷踪,她必定会死在我之前!”

  魏炘狰狞的一笑,从怀中掏出了一个晶莹剔透的小瓶子,朝着虚空之中嘶吼了一句。

  透过那晶莹的小瓶子,可以清晰的看到里面有着一个小小的身影正在沉睡,睡得十分香甜。

  那是十分可爱的女孩,她的名字叫上官雨彤。

  不一会儿,许牧之那原本消失的身影再次出现,看着魏炘手中的瓶子皱了皱眉头。

  他算尽了所有,可是却唯独漏算了上官雨彤。

  因为上官雨彤准确的说是宋文瑜送上炎阳宗的,他感觉魏炘怎么都不可能将上官雨彤和他扯到一起。

  “出来了?哈哈哈,没想到?那日听何千雨说我这爱徒似乎和宋家之中一个奴隶有着娃娃亲,不知道是不是你呢?”

  魏炘手中把玩着那小小的瓶子,只要他手中稍微一用力,里面的上官雨彤连带着这瓶子就都会化成齑粉。

  “问你话呢!听不见?呵呵,看来不是!”

  见许牧之不言语,魏炘脸色一冷猛然就准备用力将这瓶子捏碎。

  “是!”

  深深的吸了口气,许牧之平静的道。

继续阅读:第22章:三根手指一斤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罗书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