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十方迷踪
骆驼2018-03-08 10:343,471

  第二十章 十方迷踪

  魏炘一道命令,整个炎阳宗几乎所有的弟子都下了山。

  原本魏炘所在的遮云峰此刻也是显得空荡荡的,可是在夜色之中却是有着两道人影急速的穿梭着。

  仔细看去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许牧之派上山的宁无良和周不言两人。

  “无良,你说炎阳宗宗主真的活着吗?”

  周不言疑惑的问了一句。

  宁无良眉头一皱,这个周不言虽然名字叫不言,可是比谁都能说。

  “许爷说活着!”

  周不言无语的撇了撇嘴,可是脚上的速度却是丝毫不敢慢。

  “许爷会不会弄错了啊?炎阳宗宗主都消失多少年了,大家不都说顾阳宗主是外出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吗?许爷连炎阳宗都没有来过,我觉得他肯定是弄错了,宗主怎么可能会在这遮云峰呢!”

  猛然,宁无良双目之中杀机一闪。

  “闭嘴!许爷决定从未错过!”

  他深知自己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以为那个叫许牧之的人,若是没有许牧之,他们现在还是一个死了都没有人在意的奴隶。对于许牧之的命令他从不怀疑。

  周不言一看宁无良真的生气了,急忙陪笑道:“我就是开玩笑的,我也相信许爷!”

  ……

  栖凤城宋家之中,魏炘手中的长剑斩落的瞬间。

  许牧之抬头看着满天繁星,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个邪异的笑容,只不过这个笑容站在他面前的魏炘看不见。

  长剑斩落,剑气已经斩破了许牧之身上那薄薄的衣衫,这一剑斩落,许牧之的臂膀将被切掉。

  可就在这刹那之间,夜空之中那满天的星辉突然诡异的开始了汇聚,朝着宋家大院洒落而来。

  与此同时忽然间狂风大作,整个宋家之中飞沙走石,一时间天昏地暗!

  魏炘手中的长剑斩落了,可是剑刃却是穿透了许牧之的肩膀,而那许牧之的身影扭曲了两下之后消散不见。

  “这……这怎么回事?”

  “不知道啊!这怎么忽然之间起了这么大的风!”

  “小心点!大家都小心点,注意!”

  宋家之中众人惊恐的看着这突兀狂卷的飞沙,因为风沙太大,一时间众人难以睁开眼睛。

  狂风甚至将宋家不少房屋掀飞,但奇怪的是在那狂风之中那十盏烛火却只是微微摇曳,丝毫不受影响。

  王重山虽然带着面具看不清脸上的表情,可是那魁梧的身材却明显在颤抖。

  许牧之竟然真的能够布出阵法!一个普通人,竟然真的能够布出阵法,这已经完全的颠覆了他对于这个世界的认知。

  宋文远呼吸急促,运转灵力抵挡着风沙,瞪大着眼睛看着面前那摇曳的烛火。

  “对了,我赌对了!”

  宋文远心中激动暗道。

  所有的风沙全部朝着听竹院所在的方向汇聚,此刻的听竹院之中完全的就是一片黄沙,除了黄沙之外什么都看不清楚。

  过了好半晌之后,风沙终于平息,原本昏暗的天空星辉再次洒下,将大地照的如同白昼。

  “快看听竹院!……”

  人群之中不知道谁震惊的大喊了一声。

  众人急忙揉了揉眼睛朝着听竹院看去,只见听竹院依旧还是那个听竹院,只不过已经不见了许牧之和魏炘的身影。

  “这……人呢?”

  王重山惊讶的看着不远处的听竹院,抬腿就准备踏进去,可却被宋文远一把拽住。

  “别进去!烛火未灭,他没有事!”

  宋文远指了指那十块巨石旁边依旧静静燃烧的烛火。

  “少爷……不好了少爷!……少爷!”

  正当此时,苏起跌跌撞撞的喘着粗气神色慌张的跑了过来。

  宋文远淡淡的一笑,其实不用苏起说他已经知道是什么事情了。

  “炎阳宗的人来了吧?”

  苏起一愣,缓了口气才道:

  “炎阳宗……炎阳宗上任宗主的女儿顾念晴带着数名炎阳宗长老和将近一千弟子已经将……咳咳……将我们包围了啊少爷!”

  宋文远回头对王重山使了一个眼色,示意王重山守着烛火。

  宋家之外,炎阳宗弟子此刻已经完完全全的将整个宋家包围。

  在那一众炎阳宗弟子最前面站着一个一身白色衣裙,轻纱遮面的女子,在那女子手中提着一把青色的于她的身型极为不配的大刀。

  顾念晴眼神冰冷的望着宋家之中那些握着镰刀菜刀之类的瑟瑟发抖的众人。

  “宗主不在,手持碎星刀之人,可代宗主发令。今,吾以碎星刀,号令炎阳宗众弟子……屠尽宋家,不留活口!”

  顾念晴冰冷的声音让人忍不住颤抖。她手中的碎星刀便是上任宗主,她的父亲顾阳所使用的武器。

  “且慢!”

  炎阳宗众人已经长剑出鞘,正欲杀入宋家,可是却听有人大喝一声。

  “宋家宋文远见过顾姑娘!”

  宋文远一路跑来,擦了擦额头之上汗水,对顾念晴行了一礼道。

  顾念晴冷冷的瞪了宋文远一眼。

  “杀!”

  所谓的宋家大少爷什么的,在她眼里根本什么都不算,她也懒得跟宋文远废话。

  宋文远满脸黑线,他没有想到这个顾念晴竟然如此霸道。

  “文远替许牧之传话姑娘!”

  宋文远急忙喊道。

  顾念晴一愣,而后疑惑的看了看宋文远,挥手示意身后的炎阳宗弟子暂且不要动。

  “谁?许牧之?许牧之是何人?”

  宋文远擦了擦额头之上的冷汗,暗自松了口气,只要这可怕的女人愿意听他说就好。

  “许牧之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许牧之让我传话姑娘,让姑娘带着炎阳宗弟子在此略微等候半柱香的时间,半柱香之后姑娘自会带着炎阳宗弟子撤离!”

  宋文远道,这是许牧之在之前给他安排好的,他早就料到炎阳宗弟子会来。

  嗡!……

  顾念晴手中的碎星刀猛然一震,刀刃斜掠,直斩宋文远的脖子而去。

  这一刀若是宋文远躲不开,怕是脖子上的那玩意就滚落在地被人当球踢了。

  宋文远修为远不及顾念晴,虽然他看不透这顾念晴到底是何修为,可是他能感觉到要高出他太多太多,这一刀根本不是他所能躲过的。

  所以宋文远根本就没有躲,刀刃斩落了宋文远几缕发丝,架在了宋文远的脖子上。

  “魏叔与我父亲亲如兄弟,更是待我如同亲生女儿,现在他唯一的孩子尚未出生就死在你宋家,我屠灭宋家理所应当!可笑的是你现在告诉我什么许牧之,让我等半柱香?”

  “好!那就半柱香,杀光你们宋家,鸡犬不留!”

  顾念晴手中猛然一用力,刀刃已经划破了宋文远的脖子,血液溢出。

  “他说,半柱香之后你的父亲会来!”

  宋文远深深的吸了口气,在这一刻他的内心之中忽然很平静。

  猛然,顾念晴娇躯一颤。

  铛!……

  一声脆响,碎星刀无力的跌落,刺入了地面之上的石板中。

  顾念晴瞪大着难以置信的看着宋文远,眼角湿润了,她的父亲,那个已经失踪了很多年的人。

  这么多年她一直在寻找她父亲的下落,可是没有找到一丝的信息。

  “你说什么?”

  顾念晴红着眼睛再次问了一遍。

  宋文远摸了摸脖子上的伤口,再次肯定的道:

  “许牧之说,半柱香之后,你父亲会来宋家!”

  顾念晴轻轻的摸了摸她父亲留下的那一把碎星刀,深深的吸口气道:

  “好!……半柱香!”

  ……

  那是一片无际的荒漠,在那荒漠之中两道人影相对而立。

  “这是哪里?”

  “十方迷踪阵之中!”

  “阵?”

  “阵!”

  “不可能,你一个连灵骨都没有的普通人怎么可能布阵!”

  “这个世间任何人都不可能,不过唯独除了我!”

  “哼!就算你能布阵又如何,难道你还能挡住我一个师级武者不成!”

  说话间魏炘再次一剑斩出,一剑出,顿时剑气将许牧之笼罩。

  “能!”

  许牧之微微一笑,身影在那剑气之中一点点的消失不见。

  “出来!出来啊!你给我滚出来!”

  魏炘愤怒的挥舞着手中的长剑,那剑气带着一股炙热的气浪翻滚。

  “你杀不了我的!”

  许牧之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了魏炘身后,摇头平静的道。

  魏炘反手长剑急斩,一剑将许牧之的身影斩碎。

  可是过了一会儿之后许牧之的身影却是再次出现,在这个世界之中似乎他所有的身影都是虚幻的,无论魏炘如何努力都不可能将他斩杀。

  半晌之后魏炘如同疯了一般提着长剑胡乱的斩着,周身灵力鼓荡,那一股师级强者的威压横扫。

  可是这无论他怎么努力,心中却是有着一股无力感。

  “我就不信破不了你这阵法!”

  魏炘一剑横扫,掀起百丈沙浪狂卷,可是这个世界太真实了,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幻境。

  他自诩在阵法之上的造诣颇深,可是许牧之布下的这个阵法却是诡谲至极,甚至让他有些怀疑这阵法的布置方法根本就不是这个世界所有的。

  “你到底是谁?”

  魏炘愤怒的等着血红的双目朝着不远处那再次出现的许牧之问了一句。

  一个布出了阵法的普通人,一个诡谲至极他毕生都没有听闻过的阵法。这一刻他忽然之间看着面前那一道瘦弱的身影有些害怕了。

  “我?一个无人在意生死的小人物罢了……”

  许牧之走了过去,坐在了魏炘旁边。

继续阅读:第21章:漏算了一个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罗书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