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许爷布阵
骆驼2018-03-07 19:123,541

  第十九章 许爷布阵

  “接下来呢?就算是宋文瑜动的手,就算是宋文瑜已死,可魏炘是绝对不会轻易放过宋家。”

  宋文远眉头微微一皱,他不想和炎阳宗为敌,因为他很清楚就算是十个宋家也绝对不是炎阳宗的对手。

  也因为如此,他之前才会忍了那么多年,为的就是尽最大可能保住宋家。可是许牧之这一次却最终还是让宋家站在了炎阳宗的对立面。

  他有些想不明白,他想到的许牧之应该也能想到,再不说他还之前专门提点几次。

  可最终许牧之却还是让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有些看不透许牧之在打着什么主意。

  “嗯嗯,所以接下来就等魏炘来了!”

  许牧之从宋文瑜的尸体旁走了过去,径直走到了程芸的尸体旁边。俯身轻轻的摸了摸程芸那已经鼓起的肚子。

  无论程芸如何罪大恶极,可终究这个孩子是无辜的。许牧之暗自叹息了一声,虽然直接动手的是宋文瑜,可是他却才是真正的那个凶手。

  宋文远疑惑的看着蹲在地上的许牧之,可是因为那一张他亲手送给许牧之的面具,此刻他根本就看不到许牧之脸上是何表情。

  “可宋家所有人加在一起都不是魏炘的对手!”

  沉默了半晌之后,宋文远再次出声疑惑的问了一句。

  他说的是实话,魏炘是谁,那可是炎阳宗的长老,而且听说从炎阳宗宗主失踪之后炎阳宗就是魏炘一手把控。

  现在魏炘那尚未出生的孩子死了,魏炘的怒火怕是会将宋家烧的一点都不剩下。

  “放心,有我!”

  许牧之淡淡的说了一句。

  而后转身忽然对宋文远道:“程芸的尸体我要带走!”

  宋文远一愣,好奇的看着许牧之,有些不明白许牧之要一具尸体干什么。

  微微一犹豫,宋文远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毕竟在他心里像程芸这种女人葬入宋家祖坟那是一种对祖先的侮辱。

  他也只是疑惑许牧之要这一具尸体的用途,至于其他的他不在乎。

  ……

  这天晚上,许牧之叫苏起等人搬来了十块三丈之高的巨石,摆放在了听竹院的四周。

  “许爷,这……这就完事了?您这是在布阵?”

  苏起挠了挠脑袋上乱糟糟的头发,那一张晒的有些开裂的黑脸上满是不解,疑惑的问了一句。

  “不像吗?”

  许牧之笑了笑。

  “许爷您可别逗了,要不我还是去找王管事过来弄吧!”

  苏起尴尬的一笑,他一笑那干裂的嘴唇就开始流血。他毫不在意的用那刚搬完石头的脏手随意的擦了擦。

  对于奴隶而言,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夏天晒的皮肤开裂,冬天冻的皮肤皲裂。

  虽然苏起只是一个普通人,可是也清楚布阵那是只有那些踏入武道的武者才能做到的,普通人连灵力都不可能运转,布阵那完全的就是一个笑话。

  “不用!”

  许牧之很是肯定的道。

  “许爷……那个……那个……”

  苏起似乎有些欲言又止,想要问什么,可是看着许牧之却是不敢问。

  许牧之倚着一块巨石坐在了地上,看了看苏起,又看了看周围那些和苏起一样欲言又止的众人。

  “你们不要管也不要问我是谁的人,你们只要清楚,不管是在宋家还是在其他什么地方,这世间你们只听从我许牧之一人的命令就好!”

  他知道苏起想要问什么,因为之前他给苏起等人说过,他是小少爷的人。

  可是今天他却设计逼得宋文瑜背负杀母的罪名而后自杀。

  “明白!”

  苏起等人急忙弯腰道了一声。

  有些事情,不是他们能够参与到里面进去的。既然参与不进去,那就知道的越少越好,不然对他们而言只会是灾难而已。

  炎阳宗,遮云峰。

  轰!……

  一声巨响,遮云峰之上那一座最大的院落直接炸裂,轰鸣声伴随着炎阳宗长老魏炘的嘶吼声。

  “宋家……宋家!我要你宋家全部给我的孩子陪葬!”

  魏炘须发皆张,脸色铁青,愤怒的挥舞着手中的长剑。整个院落之中剑气鼓荡,剑气所过之处山石碎裂,院墙倒塌!

  “传令炎阳宗全部弟子,我要今晚之后这栖凤城再也没有宋家!”

  魏炘咬牙切齿的道,话音未落他的身影已经从遮云峰消失不见。

  他的前半生沉浸在修炼之中,一直到那日程芸告诉他有了他的孩子。他忽然感觉人生有了除当上炎阳宗宗主之外的期盼。

  可是最终他等来的却是那尚未出生的孩子胎死腹中的消息,程芸死了他可以不在乎,毕竟对程芸他只是玩玩而已,可是孩子却是他的亲骨肉。

  这一夜,整个炎阳宗全部出动,近千数弟子全部下山,直奔宋家而去。

  相比于此刻的炎阳宗,此刻的宋家却是出奇的安静。

  许牧之接过苏起找来的烛火,十块巨石,每一块巨石旁边点起了一盏烛火。

  “你这……是阵?”

  宋文远皱着眉头看了看许牧之。

  此刻许牧之所做的事情已经完全的颠覆了他的认知,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布阵!

  伸出一只手掌轻轻按在了一块巨石之上,宋文远仔细的感受了半晌,可是却根本感觉不到这些巨石之上有着灵力流动。

  “相信我!”

  许牧之将那十盏烛火全部点亮,而后看了一眼夜空。

  今夜天晴的还算不错,星辰悬满夜空,万顷月光洒落,大地如同白昼。

  “帮我守住这十盏烛火,当这十盏烛火灭尽,我恐怕就此生在这阵之中出不来了!”

  许牧之认真的对满脸疑惑的宋文远和王重山等人叮嘱了一句。

  说罢许牧之深深吸了口气抬腿走进了那阵中,这阵法的布置是他师父所授,他也是第一次试着摆阵。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想到自己的师父,许牧之心中便多了几分自信。

  “宋家……呵呵呵,今晚你们就为我的孩子陪葬吧!”

  一声歇斯底里愤怒的嘶吼之声在宋家上空响起!与此同时猛然一阵强烈的灵力波动。

  “阵!”

  王重山骇然脱口而出,虽然脸上戴着面具看不见他的表情,可是听得出他声音之中的那一份震惊。

  “呵,看来他这是准备让我宋家鸡犬不留啊!”

  宋文远闭上了眼睛仔细的感受着空气之中的灵力流动,随后苦笑了一声。

  魏炘布下的阵法太过强大,将整个宋家笼罩在内,这阵恐怕宋家根本没有人能破开。

  “我也是脑子坏掉了,竟然信了你的邪!”

  看着面前那十盏摇曳的烛火,宋文远苦笑着看着阵法之中的许牧之。

  “阵!这是阵法!”

  “我们要死了吗?怎么办?怎么办啊!”

  “许爷真的能挡住魏炘吗?那可是炎阳宗的长老啊。”

  “许爷他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许爷莫不是疯了吧?他这是拉我们一起上路啊!”

  这一刻,宋家之中众人惊恐的面无人色,若是能活,谁想死呢!许牧之虽然在宋家之中影响力不小,可是这不代表宋家所有人就愿意跟着他去送命。

  轰!……

  一声巨响,宋家大门直接被剑气劈裂成了碎片飞散。

  魏炘提着长剑阴沉着脸走了进来。

  “我去挡挡!”

  王重山伸手摸了摸背后那依旧被丝布包裹着的长剑,叹息了一声,看着面前的烛火摇了摇头。

  原本他以为许牧之大才,可是此刻他却感觉自己才认识了许牧之,这个人根本就不是什么大才,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一个做事不顾及任何后果的自大狂,一个幻想着自己无所不能疯子。

  “守住烛火!”

  站在听竹院正中间的许牧之瞥了王重山一眼淡淡的道。

  王重山有些恼怒的没有理会许牧之,而是看向了宋文远,却见宋文远微微点了点头。

  “四大强国联手通缉,我也想知道你到底有何奇特之处!”

  宋文远心中暗自自语了一句。

  “人我已经杀了,尸体你想看看吗?”

  站在听竹院中的许牧之忽然仰头朝着天空之中吼了一声。

  刚踏入宋家的魏炘正欲大开杀戒,却听许牧之的吼声传来。

  魏炘红了眼,身体一跃而起,站在虚空之中他能清楚的看到站在听竹院之中的那道狂傲的身影。

  脸上戴着一张狰狞的面具,周围没有丝毫的灵力波动,分明就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而且听那声音此人年纪应该不大。

  人未动,剑已出!魏炘身影紧随长剑之后直奔许牧之而去。

  长剑之上带着锐利的剑气翻滚,远远的许牧之就能感觉到那一股冰寒彻骨的杀意,可是偏偏在这剑离近自己之时却突然的感觉到了一股炙热!

  长剑停留在了许牧之一尺之外,剑芒如同蛇信子一般吞吐着!

  “你就是……许牧之!”

  魏炘怨毒的看着许牧之,张嘴用那沙哑的声音问了一句。

  他已经得知,程芸之所以被宋文瑜下毒,就是因为这许牧之。相比起屠尽宋家,他更想将这个叫许牧之的折磨致死!

  “连一个尚未出生的孩子都不放过,许牧之,我不会让你轻易死去的,我要让你受尽这世间所有的折磨,我要你生不如死!”

  魏炘咬牙切齿的道,就算那些罪大恶极之辈,很多也是不杀孕妇,不杀孩童。可是许牧之呢?他做了什么!这个人他根本就不是人!

  “哦?在下只不过是觉得你和程芸那样的货色,铁定生不出什么好种,所以咯!提前为这世间解决一个祸害而已!”

  许牧之冷笑道。

  魏炘已经彻底被许牧之激怒,一声怒吼手中的剑朝着许牧之的臂膀斩落!他不要许牧之那么快就死,他要许牧之受尽折磨而死。

继续阅读:第20章:十方迷踪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罗书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