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来生不见许牧之
骆驼2018-03-07 09:193,481

  第十八章 来生不见许牧之

  这天夜里,乌云遮盖了星空, 天气阴沉沉的。

  一个黑影借着夜色敏捷的几个跳跃进入了宋家那平时很少有人来的奴隶住着的西院之中。

  呼! ……

  一阵风吹过,吹得那些破旧的门窗一阵吱吱呀呀的声响。同时那个身影却也消失不见。

  ……

  宋文远所住着的那荒院之中,一向脾气好的出奇的宋文远此刻愤怒的却是咆哮着。

  “宋文瑜要对许牧之动手!这么重要的消息你才给我说!”

  宋文远一脸怒容的看着面前那个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仆役,此人是他留在宋文瑜身边的一颗棋子。

  那人额头之上细密的汗水不停的渗出,他之前一直以为许牧之是小少爷宋文瑜的人,所以当听到宋文瑜要对许牧之动手之时他也没有太在意,因此一直到此刻才来给宋文远说一声。

  但是他万没有想到大少爷对于此事竟然反应如此之大。

  “少爷,那许牧之是小少爷的人,许牧之死了这……这对咱们没有坏处啊!”

  那仆役不解的辩解了一句。

  宋文远脸色铁青,懒得再去理会这仆役,直接推开房门匆匆忙忙的走了出去。

  “王重山!王重山!……”

  宋文远喊了几声,可是往日一直守在院子里面的王重山却也在这关键时刻不见了人影。若是宋文瑜派去的杀手修为高一点的话没有王重山在根本保不住许牧之。

  ……

  一道黑影出现在了宋家西院许牧之所在的那一间房子之中。

  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那黑影直奔许牧之的床而去。

  嗤!……

  手中的匕首狠狠的扎透了床上的被子,猛然蝴蝶一愣,心中一股不安的预感升起。

  伸手一摸床上,果然!只有一床被子,根本就不见许牧之人!

  “你是在……找我吗?”

  就在此时,许牧之的声音从蝴蝶身后响起。

  一点烛光亮起,蝴蝶这才发现在窗户旁边站着一个人,瘦弱的身材,脸上戴着一张狰狞的修罗面具。

  许牧之朝着窗外望了一眼,阴沉的天气,星辰隐没,没有一丝的光亮。

  “月黑风高,呵呵,不错的夜晚,真适合……杀人!”

  许牧之摇头一笑,仔细的打量了面前的女子一眼。

  蝴蝶眉头一皱,面前这个叫许牧之的人脸上竟然看不到丝毫的慌乱和恐惧之色,平静的让她感觉心里发毛,不知道为什么少了几分底气。

  手中的匕首陡然一转,原地已经只留残影,蝴蝶双目之中杀机一闪。此刻她只想尽快割断面前这个叫许牧之的人的脖子,似乎只有这样心中的那一股不安的感觉才会少一点。

  嗤!……

  刀光闪过,血液飞溅染红了那一扇窗。

  蝴蝶难以置信的瞪大着的眼睛看着面前那离她手中的匕首只余一寸的许牧之。

  而在蝴蝶的身后是无声无息出现的王重山,手中提着一把不知道哪里捡来的菜刀。

  王重山抖了抖菜刀上的鲜血,语气充满不屑的道:

  “一个小小的五甲刀客,哼!”

  许牧之无语的撇了撇嘴,五甲刀客对他来说已经很厉害了好吧。

  若是真的论实力的话,恐怕一个一甲刀客都可以将他斩杀,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

  “借你头颅一用!可好?”

  许牧之蹲下身子,看着那不甘的倒在地上的蝴蝶,低声轻语了一句。

  ……

  第二日,宋文瑜走进了他的母亲程芸所住着的那一座听竹院之中。

  “你怎么来了?”

  院子里,程芸疑惑的看着宋文瑜。

  他们母子之间先前关系还算好,毕竟两人相依为命。可自从进了宋家之后两人之间犹如仇敌,准确的说是宋文瑜视她若仇敌,两人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年没见面了。

  “来看看你死了没?怕你死在这院子臭了都没人知道!”

  宋文瑜那一双小眼睛之中满是阴狠之色,毫不留情的道。

  程芸轻抚额前青丝,莲步轻移走到了宋文瑜跟前,拿起一方丝帕就准备替宋文瑜擦一擦额头之上的汗水。

  可她的手刚刚举起就被宋文瑜一巴掌打落。

  “你的东西……都一样脏!”

  宋文瑜冷冷的道,虽然他对他父亲也一样的没有好感,可这不代表他可以忍受自己的母亲给父亲戴绿帽子。

  “既然这么嫌弃,为什么还要来看娘呢?”

  程芸也不生气,微微一笑弯腰捡起了那被宋文瑜打落在地上的丝帕。

  宋文瑜沉默了半晌,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精致的盒子丢给了程芸。

  “下面的人采药的时候找到了一截紫荆藤,我已经找人炼成了丹药,你吃了吧!免得死在这院子里面招苍蝇!”

  说一说完宋文瑜便吃力的移动着那肥胖的身体转身离去,头也没回。

  看着手中的盒子,打开之后里面是一颗紫色的药丸,整个盒子之中都紫气氤氲,一股清香扑面而来,光是闻着这香气都觉得通体舒畅。

  程芸红了眼睛,这颗丹药值不值钱她不在意,她在乎的只是这颗丹药是她的儿子宋文瑜送的。

  多少次她想找机会化解她和宋文瑜之间的矛盾,没想到这一日终于来了,程芸喜极而泣。纵然宋文瑜说话狠毒,可是她似乎依旧能从这颗丹药之中感觉到那浓浓的关心。

  “哎!好,我吃,我这就吃!”

  看着宋文瑜缓缓离去的背影程芸急忙将那丹药吞入了嘴中。

  走到听竹院的门口,宋文瑜原本离去的脚步一顿,停了下来,双手猛然攥紧,脸上一抹悲戚之色浮现,闭上了眼睛静静等待着。

  程芸脸色骤然一变,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肚子,同时程芸七窍之中黑血慢慢的溢出。

  “你……”

  程芸难以置信的看着院门口那一道身影,她怎么都不会想到自己的亲生儿子会对自己下毒。

  “原本,我可以留你多活几十年,可是千不该万不该你不该怀了那个小孽种!”

  宋文瑜没有回头,即便是他铁石心肠也不忍看着自己的亲生母亲那么痛苦地样子。

  “你放心,我会告诉所有人,宋文远给你下了毒,炎阳宗的那老畜生会为你报仇的!”

  宋文瑜脸上的那一抹悲伤之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疯狂之色。

  现在只要宋文远一死,这宋家就是他一个人说了算!毕竟那名义上的宋家家主,他的父亲已经失踪了不知道多少年了。

  “畜生……你……畜生!”

  程芸痛苦的捂着肚子,双目之中流出的血水已经模糊了视线。不一会儿的时间程芸便倒在地上没有了声息。

  “呵呵,连自己的亲生母亲都杀,还真是……畜生!”

  正当宋文瑜欲要离开之时,忽然一声嘲讽的冷笑响起。

  宋文远脸色巨变,面如死灰!因为宋文远带着宋家上下几百人已经堵在了听竹院的门口。

  “不可能!”

  宋文瑜有些不敢相信的使劲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今天的计划他跟所有人都没有说过,宋文远怎么会如此适时的出现!

  “现在是不是有可能了呢?”

  又是一声冷笑,许牧之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微笑着看着宋文瑜。

  “你……”

  宋文瑜一滞,脸上出现了一抹慌乱之色,如同见了鬼一般。他已经派了蝴蝶去杀许牧之,蝴蝶可是五甲刀客的修为,杀一个普通人的许牧之他从未想过会失手。

  “昨晚有人给我送了一份特殊的礼……”

  许牧之摸了摸脸上的面具,淡淡的对宋文瑜道。说话的同时将手中一个用布包裹着的东西丢了过去。

  宋文瑜打开黑布,却见里面是蝴蝶的头颅。

  嘭!……

  宋文瑜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一刻他心思急转,忽然癫狂的放声狂笑。

  “是你!都是你!原来从一开始你就在给我布局,哈哈哈,许牧之你好狠。”

  宋文瑜不傻,直到此刻他怎么可能还会反应不过来。

  许牧之淡然一笑,只不过他脸上的这一抹笑容宋文瑜却是看不到。

  宋文瑜那一双小眼睛在此刻却是瞪得比平时更加大了几分,怨毒的看着许牧之,似乎要将许牧之永生永世都牢牢的记住,记住这份刻骨的仇恨!

  或许换成了别人,他早就可以看穿一切。可是许牧之的高明之处就在于没有直接点破他告诉他该怎么去做,可偏偏他自己苦思冥想所布的局,每一步都在许牧之的预料之中,分毫不差!

  这才是许牧之真正的恐怖之处,从放火烧药草库房,到杀自己的母亲嫁祸给宋文远,这所有的所有许牧之只字未提。

  但只是和他见了一面,他却是就顺着许牧之所预想的那样进行了下去。

  他自认为不笨,他也怀疑过许牧之,甚至从来没有信任过许牧之。但是他却相信了他自己,完全的相信自己所布的局,因为那些全部都是他自己想出来的。

  “我输了,但我不是输给了你宋文远!我是输给了许牧之……”

  宋文瑜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

  “嘿,我这一生最大的错误不是杀了那个贱货,而是见了你……许牧之!”

  宋文瑜自嘲的一笑,若是一切都能够重来,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再见许牧之此人。

  因为只要见一面,你就会被他牢牢掌控,无论你如何挣扎都不可能逃出他的手掌。

  宋文远没有说话,看了看院子里面程芸的尸体,而后皱着眉头看着宋文瑜。

  “愿我来生……不见许牧之!”

  宋文瑜苦笑一声,袖中一把匕首窜出,狠狠的刺进了自己的胸口。

继续阅读:第19章:许爷布阵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罗书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