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算命
晴天系2020-02-06 13:432,655

  向星星看着张羽生双目清澈真诚的眼神,一阵暖流涌上心头,煞有介事地双手抱拳,行了个平辈礼,道:盛情难却,好吧,那五师兄我,以后也要向小师弟多多请教咯。

  张羽生脸上一红,双手还礼道:客气,客气。

  “月出星河照天际,春风轻拂阴水峰。”

  阴水峰上,一个身材修长,儒雅英俊的青年人见到这峰上如诗如画的美景有感,随性吟着诗,最后两句还没有想出来,已经走到那间房屋的门口。

  夏至凝视着这件面前这间房屋,它很小很旧,连风远峰上最普通的一间房屋都不如,但此时在夏至的心里,它却显得高大辉煌无比,以至于夏至竟没有勇气推开它的房门。

  夏至的手在门前颤抖了很久,手心里全是汗,良久,他还是没有勇气推开它。他喘息着,他挣扎着,他决定逃走。转身走了几步,忽然想起这次是师父放下面子去求李师叔,说了很久才有这次见面的机会,可以想到师父逼着自己低声下气说着好话的样子,可以想到李师叔颐指气使,不顾一切地讥讽师父的样子,那可是师父啊,曾经目空一切,傲视天下的仙侠,是拯救逍遥门于危难的英雄,对于师父来说,那是比死还难受的体验,自己怎么能浪费师父的心意,怎么敢浪费!

  夏至转过身,推开门,大步迈入,行至床前脚步还是蹒跚了起来,因为他看到她的脸,竟然瘦了那么多!

  躺在床上的人听到响声,睁开眼睛,看见来人,一下子坐了起来,紧紧地抓住他的手,激动地叫道:是你!我没有在做梦吧!

  是我,夏至努力地挤出一丝笑容。

  你瘦了好多,她的手轻抚夏至的脸颊,满脸怜惜,你好狠,过了那么多年才来看我,你是以为我死了吗。

  夏至低下了头,不敢直视她的眼睛,内心愧疚无比,让他愧疚的,不是她的眼神里有埋怨,有泪水,更多的还是情意。十二年如一日,这样痴情的眼神,不曾改变过一丝!

  对不起,我来过好多次,但是李师叔不让我见你,她说是我害了你,怎么还有脸来见你。夏至本能地解释道。

  那你自己觉得呢,是你害了我吗。

  夏至没想到她会这么问,抬头看见她凄苦的神情,心下大痛,一把将她拥在怀里,歉然道:当然是我害了你,如果当初不是你为了救我,奋不顾身地冲进天火大阵,又怎么会搞成现在这样双腿残疾,我很感激你。

  夏至突然感到一阵大力推向胸前,然后听到她大声叫道:你混蛋,你走,你走,我不想看见你!

  夏至被猝不及防地推倒在地,后背摔得生疼,却比不敢叫出声音,小心翼翼地看向她。

  看到她将头埋在双臂之间,不停地抽泣着,刚要起身,听到她扬起头,满脸泪水骂道:你这个混蛋,谁要你感激,我救你是我自愿的,关你什么事!

  夏至以前从来没见过她大声嚷过自己,一直都是温声细语,想来是残疾对她的打击太大,以至于性格也变得偏激,可见她这般,夏至竟不知如何是好。

  一阵沉默后,夏至听到她低声唤了一句:你过来。

  夏至走到床边,看见她抬着又红又肿的眼睛望向自己:摔疼了吗!

  她之前肯定哭过很多次,夏至在心里想到,鼻子忽然很酸,轻轻地抱住她,拥她入怀,柔声道:不疼,这是我自找的。我们难得见一面,有哪些地方做得让你不开心的,你一定要告诉我,我一定改。

  我以前从未看见你对一个女孩这么温柔过,想来你心里还是有我的。她露出久违的笑容,说道:你真是个傻瓜,你可知道,我要的不是你感激我,而是这里(用手指着夏至的心脏)有我,恋人之间是不需要说感谢的,心甘情愿地为对方付出,不分彼此。

  伊人深情依旧,钢铁也成绕指柔。夏至顿时红了眼眶:在下何德何能,能让你这般对待,我不值得你这样付出的……

  落夕是满星国最繁华的都城,商贾聚集,遍地黄金。

  街道上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叫卖声,讨价声夹杂着青楼女子娇媚的笑声此起彼伏,一片热闹非凡的景象。

  在离落夕最有名的的风月场所“烟雨楼”不到十步的地方,一个四十岁上下的清瘦相士坐在摊位上默默地注视着眼前红尘万物,他双鬓斑白,眼中深沉如海,看不出一丝喜悲,隐隐间竟有了出尘之意。

  摊旁竖着一高大旗幡,上书“知古通今,算无遗策”。竟是手写而成,笔画龙飞凤舞,字间透着一股雄浑霸气。

  知古通今,算无遗策?这厮好大的口气!两个高大的壮汉来到摊前,一个黑如焦炭,另一个是说话之人,满脸胡须,一道长长的刀疤斜在右脸上。

  相士抬头看了看来人,知道今天第一笔生意上门了。

  那大胡子大喇喇地往摊上一坐,粗声道:看你不过四十岁,如何能知古通今,是不是在骗人,你今天得给我说出道理来,否则我立刻将你这摊位砸个稀巴烂!

  相士面无表情,只淡淡吐出十一个字:测字十两白银,看相十五两。

  操,你怎么不去抢啊,平常算命最多十个铜板,五两白银就能去烟雨楼痛痛快快地玩一次,你一个破算命的敢收这么贵,当老子是冤大头吗!大胡子蹭地一下站了起来,怒视着对方,双目欲喷出火来,手掌大力地按在桌子上,随时都可能掀桌撒泼。

  那相士连眼皮都没抬一下,依然是淡淡的语气:普通人算的是姻缘前程,价钱自然普通些,阁下算的是生死之事,价钱自然也高些,难道阁下认为自己的性命还不值十五两银子?

  此话一出,大胡子全身一抖,警惕地和同伴对视一眼,狐疑道:敢问先生如何知道我要算的是生死之事!?

  测字十两白银,看相十五两。相士答非所问地回应道。

  大胡子从怀里掏出两锭白晃晃的银子拍在桌子上,竟有二十两,语气也恭敬了些:不测字,只看相,请先生赐教!

  既然客官如此诚意,在下也就多说两句。从我第一眼看到你们倆,就知道你们正被一顽疾所扰。此疾有三大症状:第一,双目发红,皮肤粗糙,乃失眠之状;其二,脾气急躁,眼神不定,乃不安之怔;其三,毛发脏乱,刀疤是假,欲掩人耳目,乃心虚之相。古往今来,作奸犯科,行违法不义之人莫不是这种症状。

  ‘咚’的一声大胡子忽然坐倒在地,慌慌张张地爬了起来,另一同伴冷汗直流,惊恐地看着相士,那眼神不像在看人,而是在看一个恐怖无比的怪物。

  大胡子心想,我哥俩自犯事以来从未露面,模样更是精心伪装过,竟被他一眼看穿,难道他真能知古通今?大胡子极力地镇定心神,声音还是有些结巴:先生真…真…真是神人,我俩也是一时糊涂才走错了路,请先生相告救命之法!

  祸福相依,善恶有报。客官所犯的乃是杀头之罪,想要活命就得逃,从现在开始逃,逃得越远,活得越久,藏在京城,不是明智之举。

  连谢字都忘了说,大胡子跟同伴对视一眼,二人慌不择路地奔逃起来。

  先前有如凶神恶煞,现在却被吓得抱头鼠窜,真是令人唏嘘。那相士漠然地看着二人逃跑的背影,慢慢地收了桌上的银子,眉间透出一股说不出的寂寞萧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