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故人
晴天系2020-02-06 13:432,475

  不到半柱香时间,又有生意上门,来人是一个长脸大眼的年轻人,书生打扮。只见他颇有礼貌地向相士拱了拱手,微笑问道:听朋友说先生料事如神,不同一般算命先生,小弟今天特来请教,望先生指点一二。

  测字十两白银,看相十五两。

  年轻人还在笑,但笑容已经有点尴尬:这么贵,我想测字,可我只带了五两银子。

  没事,可以赊账,下次记得还上就行。

  年轻人先是一怔,讶异地看着相士,心想:高人不应该都是很有个性的吗,算命还可以赊账,这先生莫不是徒有虚名,但我那位朋友把他说得像神话一样,还是相信他一次吧。

  当下将银子放在桌子上,恭敬道:多谢先生宽容,小弟就住这不远,下次定将剩下的银子双手奉上。还请先生借纸墨用下,我想请您看几个字。

  相士熟练地收过银子,淡然道:不用写了,你要找两个人正逃跑在官道上,若有好马,半个时辰即可追上他们,我相信你以后会是个好捕快,所以这次破例让你赊账。

  年轻人怔住了,不可思议地看着相士,惊讶半天,口中话也说的不利索了:你……你怎么知道我要找人,怎……怎……怎么知道我是捕快,我还什么都没说你全知道了,这怎么可能呢!?这……这……

  相士抬起眼看着年轻人,目光闪烁,年轻人立刻领会到他的眼神好像在说:你再不去抓他们,可就追不上了。当下重重地抱拳,心服口服地谢道:多谢先生指教,在下感激不尽。说完,大踏步离去。

  好资质,性格忠厚,可惜身在官场,自求多福吧。相士似是看到了年轻人将来的路,惋惜叹道。

  年轻人前脚刚走,摊位上又来了一位客官,只是这位客官从头到脚都是如此的与众不凡。此人身材高大修长,一身黑袍,袍上绣着诸多火焰图案,他的五官俊美非凡,长得如同从画中走出来一般,即使将他放在拥挤人群中,还是一眼就会被人注意到,有着连女人都会嫉妒的外貌。

  相士瞧见来人,眼中终于多了一点烟尘气,眼中惊讶之色一闪而过,低声道:是你。

  不错,是我。那人笑了笑,笑容如春风拂面,老友,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为了生计,于十余年间,在红尘中颠沛流离,在颠沛流离中怡然自得,说坏不坏,说好不好,果腹而已。相士又恢复了平常古井无波的样子。

  这话恐怕有些言不由衷,你不过四十来岁,华发早生,前几年间应是坏大于好,如今你眼神平和,无怨无恨,已是看破红尘,且得窥天机,无往不利,这后几年的生活怕是好远远地大于坏了。想不到你对看相亦有研究,失敬。

  看来我说对了,应该有很多人在你面前班门弄斧过,我算是第一个弄得不错的吧。

  是。

  好,很好。来人开怀大笑,显得十分的高兴,当他听到相士主动问的第一句话时,忽然就不笑了。

  你堂堂天火教焚云堂副堂主远道而来,不会只是为了找我一个闲人看相吧。

  来人的眼神中笑意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如剑般的锋锐:我不过刚升职两天,堂内明令保密,你是如何得知的?

  你不说我得窥天机吗,这些事自是了然于胸。

  来人的眼神如刀般在相士的脸上扫视,想看穿他内心的想法,但见相士脸上神色不变,眼中淡泊依旧,一如既往地深不可测。

  算了,疑心任何人也不应该怀疑你,来人脸上恢复了淡淡的笑意,我想像你请教一个事情。

  你说。

  嗳,不对,你怎么不说那句测字十两白银,看相十五两。

  相士眼中多了一丝笑意:故人老友,怎能以俗礼相见。

  算你还记得咱往日的情分,我想问你的是……,来人忽然施法在二人间布下蓝色结界,小声道:你可听说过‘六宝齐聚乾坤开,得窥天道步飞仙’。

  相士脸色一变,道:怎么,你们魔教准备对六宝下手了。

  我就知道你肯定知晓,来人的脸上露出了少有的严肃,道:现在是不得不下手了,前些日子有个修真小派叫清风教,在青城山顶发现一块石碑,上书‘八月十五,神剑现世,斩风一出,神避鬼哭。’谁都知道,那斩风是当年修真成仙第一人段成风的仙剑,若得此宝,修为岂止增长十倍。那清风门主大喜,命门人在青城山上仔细查找,但连续找了三天三夜,掘地三尺也未发现剑的下落,后来这门下一弟子向友人抱怨找剑的辛苦,消息走漏,引得众多修真人士过去寻宝,谁知这山上的土都被翻新了一遍,也丝毫未见剑的踪影。这种预言石碑先前也出现过,俱都灵验了,所以众人对这事深信不疑,有人揣测这剑极可能是藏在别处,不在山上。如今这六宝中的第一宝已出世,我焚云堂怎能落于人后,所以特来请教神剑位置。

  若我告诉你这神剑所在,就等于助了魔教一臂之力,你觉得我有可能告诉你吗。

  这人听他一口一个魔教,也不生气,似是默认,神色自然地说道:你现在的身份是一个相士,相士之责,解人困惑,替人占卜,你又岂有不说之理。

  说的好,相士拊掌笑道:如今我不过是一个相士,正道也好,魔教也罢,在我眼中并无分别。这事我可以帮你,但是也有条件。

  什么条件?但说无妨。

  解惑白银五十两。

  刚才还说不以俗礼相见,副堂主脸上露出不悦的表情:在跟你说正事,这时候你还消遣我!

  此一时彼一时,相士深深地看了他一看,慢悠悠地说道:寻剑是你的正事,解惑收钱就是我的正事。

  副堂主神情一窒,完全怔住,半天才反应过来,感慨道:想不到人受得打击多了,性情竟会变化如此之大,你现在竟然对银子这般俗物这般看重。

  少废话,有还是没有。

  副堂主一脸尴尬:我只有十二两。

  相士鼻子发出一声冷哼,不屑道:你堂堂魔教副堂主,居然身上只有这点银子,混得也太惨了点吧。

  副堂主苦笑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修道辟谷,长期不食亦可度日,天天带那么多的银子干嘛,不过你放心,我周围的手下很多,过会就将剩下的钱送过来。说着,将身上所有银子掏出在放在桌上。

  无妨,相士点了点头,显是对他的为人很放心:待我帮你算上一算,就知那神剑所在。

  副堂主见他掐指凝神,便不再答话,静静地在一旁等候。

  半晌,见那相士一脸严肃地睁开眼,慢慢地吐出三个字:赤龙渊!

  多谢,副堂主大喜过望,手一抬,撤去结界,便要离去。

  相士开口叫住了他:且慢。

  副堂主转头看向他,有些疑惑地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游夏,前途凶险,多多保重。相士郑重说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