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是香尘扑面来
晴天系2018-02-08 15:542,238

  逍遥峰的早晨空气清新如洗,群山绿茫茫的一片,如同海上起伏的波涛,澎湃汹涌,雄伟浩瀚。

  我手持莫离剑,警惕地看着眼前这个满头白发的中年人,他头发很长,散落下来,遮住了双颊,他的眼神锋利如剑,浑身散发出一种桀骜不驯的霸气。

  他只是随意的站着,却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压迫感,他就是师父口中的天下第一,张子枫!

  十多年前师父就被尊称武功天下第一,表面谦虚内心颇为自傲的师父却亲口承认,有个叫张子枫的人武功还在他之上,只是其亦正亦邪,一向独来独往,常常神龙见首不见尾,所以名气没有那么大,甚至传言在多年前的一场大战中早已葬身逍遥峰下。

  没想到他还活着,察觉到对方高深莫测的修为,我内心很焦虑,但我必须打败他,因为他的手里有青龙鼎,那是唯一可以拯救千雪性命的宝物。

  “得罪了!”我决定先下手为强,长剑展动,使出绝剑第一式,“大漠孤烟!”

  这一招速度极快,加上我运上了十成功力,绝对是我生平最快的一击。自绝剑八式功成以来,我接连打败少林武当在内十大门派的顶尖高手,共经历三十一战,我从没出过全力,亦没败过,今日是我第一次全力出击。

  可惜张子枫更快,莫离已经快刺到他的衣角,他身形晃了晃,就从原地消失不见。

  等我惊讶转身,发现他的身影出现在我刚才所站位置,快如鬼魅!我从来没有想到有人能如此轻松躲过我全力的一剑,内心不禁翻起惊涛骇浪,表面却在强装镇定。

  张子枫冷漠地看着我,眼中闪过一丝不屑,嘴角扬起一抹邪气的嘲笑。

  我怒吼一声,将莫离抛向天空,手掐剑诀,莫离在空中无风自转,随即幻化出无数把飞剑,而我,歇斯底里地仰天长啸:“绝剑八式!”

  无数道剑影在天空飞舞,盘旋,像一场铺天盖地的剑雨,任何人都在劫难逃。

  随着我剑诀一指,剑势暴风疾雨般向着张子枫席卷而去,看似一招,其实暗藏所有绝剑八式剑法,环环相扣,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一时间,爆裂声不绝于耳,方圆五里,飞沙走石!

  剑气激荡,张子枫的一头白发在巨风中肆意飞舞,浑身散发出更加雄浑的霸气,如从天而降的神兵天将。

  他的眼中忽然闪过一丝惊讶。

  面临这漫天飞剑,他的神色依旧很从容,他缓缓地伸出右掌,无数飞剑居然尽数在他身前停住,像是遇到了一个十分强悍的无形气罩,所有的飞剑都在发出嗡嗡的振动声,欲穿破气罩,忽听张子枫大喝一声:“破!”

  轰的一声巨响,张子枫所站位置瞬间化为一个湖泊大小的巨坑;一道蓝色光柱冲天而起,几乎将所有的飞剑冲毁,只有一柄剑在蓝光中坚忍不拔地行进着,以同归于尽的姿态飞向巨坑中的那个高大身影。

  张子枫蓦地发出一声龙吟,双袖无风自鼓,双手不停地变换着手势,那动作像是在,结印……

  所有的声音停止了,如同时间也停顿了一般,直到胸口传来剧烈的疼痛……

  我情不自禁地发出第一声惨叫,仿佛降临在这个世界的第一个声音。

  我无法相信此刻插在胸口上的居然是自己的莫离剑,简直匪夷所思。

  终究是我败了,败得毫无悬念,甚至没有看清张子枫是如何击破我的最后一式“一剑归零”,更没有看清他是如何挡住莫离且在瞬间反挫于我。

  我唯一看清的是站在眼前的这个对手,看着他一脸古井无波的样子,像是在做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对手!?

  我是不能输的,如果输了,千雪就会……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技不如人……我苦笑着向后倒去,想起那些闭关练功的日子,想起那些倒在我剑下的高手,我终于明白输是一种什么感觉,想起美丽的千雪笑着对我说:“如果你不是我哥,我一定嫁给你。”

  这二十年来,你是第一个弄脏我衣服的人。张子枫弹了弹身上的泥土,将莫离指向我的额头,淡淡地说道,你可有遗言要留下?

  遗言?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前辈能割爱将青龙鼎送到绝剑山庄,有个人等着它救命!我虚弱地说道。

  张子枫冷笑道:荒谬!我为什么要答应你这个要求?

  是啊,你为什么要答应我这个要求,你我非亲非故,此战在下败得心服口服,没有什么要说的了,给个痛快吧!

  张子枫眼中的杀气忽然弱了下去,似乎没有想到我会这么坦率,以为我会哀求或者找借口说服他,他表情忽然有些复杂,沉声道:我猜你要救的一定是个女人,我想知道她对你究竟有多重要?

  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我有些惊讶,正想回答,忽然喉咙一腥,忍不住呕出一口血。

  我忍痛擦了擦嘴,喘息着答道:不错,我不知道她对我有多重要,可以肯定的是,对我而言,她比我的命更重要。

  张子枫整个人怔住了,像是看到什么了不得的事情,没想到他这样的人也会有这样的表情,他整个人的脸色暗了下去,沉默了很久,随即从身上拿出一个鼎扔在我的旁边。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青龙鼎,我看着眼前全身青铜色的小鼎,似乎察觉到了什么,问道:“前辈,你这是……”

  张子枫随手将莫离往地上一插,扑的一声直没至柄,听他肃然道:这鼎是我最爱的女人上官月唯一留给我的东西,可惜月早已不在人世,与其让它陪我浪迹天涯,不然让你拿去救活人更有意义。

  说完,张子枫转身就走,高大的背影在夕阳中慢慢走远,潇洒之极。只是从风中开始传来他沧桑的歌声:人言快意不过古道西风瘦马,杯酒孤剑天涯,怎及你小窗独坐,温抚云鬓,对我笑靥如花……

  “前辈,你为什么要帮我!”我神情激动,热泪盈眶地高声问道。

  “因为你我是同一种人。”只见夕阳中的身影缓缓转身,露出一丝微笑,那笑容有点生硬也有点孤独,但声音依旧很洪亮:“你的伤很重,能不能活着回去,还要看你自己的造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陌上花开,请缓缓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