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绝密档案的线索
玄夜2018-02-26 11:312,426

  仓库一般的房间里充斥着浓浓的香烟。

  我点上了最后两根烟,将烟盒丢在垃圾桶内,进入了系统内网,很快从法医科的内部邮箱打开了一个pdf格式的文件。

  “刑刀,四十五岁,宁州县刑警队法医,死亡时间2011年7月3日凌晨4点至5点。死亡原因,自杀。”

  “通过DNA鉴定,确定死者头颅和身体为同一人。”

  “通过鉴定,确定体表温度为20度,死亡时间不超过四小时。”

  “通过鉴定,在伤口处发现的毛发不属于死者。”

  “综上,判断死者为自杀。”

  我看着电脑屏幕上的这些文字,眼泪在眼眶之中打转,拼命的抽烟,似乎是在强行压制我嗓子的哽咽。

  砰!

  许久,我用力的关上了笔记本电脑,整个人躺在靠椅上,拿着手机盯着穆建波发来的照片看了许久。

  他杀……

  自杀?
脑海中闪烁着三年前被大哥一刀结束生命的那个毛黄的眼神,可悲,可笑,又有些玩味和得意。

  三年前就是因为毛发的线索,让我很快锁定了凶手,只是没想到被大哥捷足先登,杀人报仇。

  而父亲的死亡报告所记载的自杀原因,恐怕也只有我和金队两个人才知道。

  砰!

  就在这一刹那,门突然被撞开了,穆建波气喘吁吁的冲了进来,拿起一瓶矿泉水一饮而尽。

  “邢哥,三楼会议室,秦姐她们有重大发现。”

  “正好,我也有发现。”

  “没验尸就有发现了?”穆建波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带上带脑,走。”我顺手拿起手机和u盘,径直的出了门朝着三楼会议室而去。

  刚推门而入,就看到金队和秦晓晨两人在窃窃私语。我的出现打断了两人的交流。

  “十三,快坐下。”金队指了指靠门的座位,目光在我身上扫了一眼,又看了看低头转着钢笔的郭大洋。

  穆建波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打开电脑坐在一边,不敢说话。“好了,人已经来全了,晓晨你介绍一下你所掌握的线索。”金队干咳了一声,喝着水道。

  “是。”秦晓晨利落的站起身,拿着激光笔指着投放在投影上的案发现场照片道:“关于现场尸体勘验的是事情等会让穆建波来讲,我主要是讲一下死者的一些线索。”

  说到这里,秦晓晨分明是看了我一眼,随后指着大家面前的几张纸:“具体的都我都打印出来了,我口述。”

  “死者王美玲,二十二岁,宁州技校的应届毕业生。死亡时间大概在昨夜凌晨一点到两点半之间,暂时断定为他杀,不过还要经过法医组的尸检才能确定死亡性质。两个小时前我们前往宁州技校做了初步的调查,通过死者舍友娜娜,还有几个舞蹈协会的学生说,王美玲经常有豪车接送,还在一些娱乐场所的门口见过,是一个外围女。”

  “外围女?”穆建波嗓子蠕动了一下,“现在的学生还真是……”

  “岳安?”

  我低头看着手中的文件,对于死者的生前快速的浏览了一遍,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突然目光紧缩,呼出声来:“怎么是他?”

  “十三,这个岳安你认识?“金队微微抬头道。

  “金队,岳安和我,还有刑十三都是宁州三中毕业的。而刑十三和岳安是一个宿舍的。通过我们联合公安局的大数据库对岳安本人的了解,此人高中毕业就进入了洗车行,现在在宁州,还有市区有三个车行,以我们县的经济实力,属于所谓的土豪。”秦晓晨说到这里的时候,左手在电脑上刷刷刷的摁了几下,电子屏幕上面投射出一些模糊的照片。

  “刚才我联系了交警大队,按照联合破案的文件,交警大队提供了岳安在宁州车行周围四条街道的录像,发现死者在前天晚上八点的时候,穿着暴露,和岳安进入了车行,并且没有出来的记录。这说明,见到死者最后一面的人很可能就是岳安。”

  怎么会是他?
我的嗓子蠕动了一下,紧紧地抓着手中的文件,又快速的扫了一眼。

  这孙子怎么会和王美玲扯上关系。

  “而通过警察局的扫黄记录,岳安在这一年的时间内出入娱乐场所被抓的次数超过五次。所以我断定,王美玲和岳安之间存在某种利益或者不寻常的关系。”秦晓晨说到这里的时候,双手撑着桌子,盯着我看了许久:“而且据王美玲的舍友娜娜说,一个月前王美玲刚刚做了流产手术。我怀疑此事和她从事外围女的活动,甚至是岳安有很大的关系。”

  “证据呢?”我猛地抬头,看着秦晓晨。

  “目前只有这些线索,其他的证据还在收集。金队,我建议由我们刑侦组先接触岳安,同时布控宁州技校查询近一个月王美玲的出行视频。”

  “嗯。这个可以。这件案子上面很关注,只给了我们半个月的时间,所以你们要抓紧。”金队摸着胡渣子沉思了许久,忽而想到了什么,目光盯着我,“十三,你那边呢?”

  “金队,我先说。”穆建波连忙站起身,还未说话就被我一把拉住坐在了凳子上。

  ”金队,死者的尸体勘验不着急。我找到了一条线索应该迫在眉睫。”说话的时候,我站起身拔掉了秦晓晨电脑上的投影插线插在自己的电脑上,迅速的打开了u盘上的那张照片。

  “邢哥,这是哪来的?”穆建波定眼一看,惊呼一声,“金队,这上面的字和我刚才在尸体的腹腔之中发现的为溶解的纸张上的内容一模一样。”

  “十三,这是什么?”金队眼珠子微微一颤。

  “绝密档案55号案件的重要线索。”

  “你是说……”一直没说话的郭大洋眼睛里迸射出一道不可思议的目光。

  “十三,你确定这两个案子之间有必然的联系?”

  “我确定。”

  “证据呢?”秦晓晨眯着眼睛看着屏幕上的图片,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皱了皱眉。

  “就凭刑刀二十年的法医经验,还有他的死。”我双目笃定,嗓子蠕动了一下,突然猛地起身,朝着金队敬礼:“金队,我请求参加此次案件的调查。”

  “十三,你是说这两件案子都和那个人有关?”金队手中的茶杯剧烈晃动了一下,瞳孔猛然紧缩。

  “我不觉得他是个人。”我咬牙切齿,并没有继续说下去。

  “不行,这是我们刑侦组的工作。”秦晓晨忙站起身,斩钉截铁的道,“况且刑十三和案件之中涉及的嫌疑人岳安有关系,应该不方便参加吧。”

  “我同意。”

  “可是,金队……”

  金队缓缓地站起身,看了一眼秦晓晨:“这是命令,执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法医的战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法医的战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