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书生瘟疫
南二哥2018-06-24 14:254,449

  下了七八天的大雨,总算在这天停止了!阴暗许久的天总算不再吝啬,放出关闭许久的阳光!重返人间的阳光赌气的躲闪着树叶顺着缝隙降落在还有点潮湿的青苔小道上!

  樱子刚送回一个掉落在地上的雏鸟正打算往回走,就听见不远处小河边几只梅花鹿在窃窃私语:

  “天刚才那个人好像是死了,我发誓已经很久没有见他动过!肯定是死了,听说人类的镇子最近流行一种病!”雪花鹿甲说

  “哦哦那个我知道!是瘟疫对吗!”突然插入的雪花鹿乙

  “是啊!太恐怖了之前我爸爸去哪附近想吃几个萝卜,结果看见镇子上挂满了挽条,尸横遍野,鸡犬无声,只有人类的哭泣的声音,那叫一个惨,好像也就这几天的事情!”停止吃草的小雪花鹿丙也被话题吸引加入道

  “这件事怎么不见山神处理!会不会是山神不知道!”雪花鹿甲道

  “算了算了!山神不知道最好,平时人类就没少屠杀我们的同类,他们全部死掉掉才好呢!”雪花鹿乙狠狠的道

  “哼也是!估计他们也没有想到自己能有这天!”一直没有出声的乙二也符合道

  “但这个人类我觉得还蛮好的嘛!山神庙旁边有颗古樱树你知道吧!记得几年前不知道怎么那棵树就起火了,还是这个人……”雪花鹿小丙弱弱的道

  “切!不说这些糟心事儿了!人类的天灾人祸,我们又管不到喔……‘雪花鹿甲一副不关我事儿

  樱子听到这里救人心切,忍不住!直接显像在梅花鹿面前,梅花鹿群瞬间惊慌四处逃散。只留下才几个月的小雪花鹿丙惊恐的四肢软附在地,眼泪汪汪的望着樱子!

  樱子已经顾不得解释安抚,直接对它说:“你们刚才说的那个人类呢!带我去!”

  朝着山里了十几分钟,樱子果然看到了!虽然这个人类现在的满身污秽,樱子却感到见到的第一眼就有莫名有种疯狂靠近他的想法,这种感觉就好像之前就存在自己的灵魂里。而现在见到这个人,就如得到了水源,几秒之内瞬间长成参天大树,深入骨髓和灵魂!而这种感觉樱子没有任何办法解释出,也许可以问问鹦鹉樱子暗想到!

  樱子从未遇到瘟疫一类的情况,妖和人类之间的病源是无法相互串流的,因为根本就不是一个维度!但樱子本能的知道这个人类可能只有几个小时的存活,但想救他,这种感觉直接主导了她的行为。

  樱子尝试着给这个人类输入灵力,这个人类却没有任何好一点的迹象,反而脸上的紫青色又深了几分!樱子第一次感到了什么叫急躁!

  倒是旁边一直处于惊吓中的小雪花鹿小丙明白过来这个妖灵是想救这个人类鼓起勇气弱弱的道:“要不你去找找山神大人?”

  樱子一下就想到鹦鹉!对着小雪花鹿急忙说了一声谢谢就幻出滕迈绑着书生飞往山神庙!小雪花鹿还未反应过来面前的两个生灵都已飘入空中不见小家伙完全懵圈了!

  而这边樱子刚进山神庙就刚好遇到外出归来的正蹲在香炉边沿梳毛的鹦鹉,樱子紧绷的身体就好像一下得到了解放全放松下来!有鹦鹉在一切都不用担心,似乎这个也成为樱子的一种本能!

  鹦鹉看见樱子后面的藤条竟然托浮绑着一个人类,吃惊了一下但是瞬间明白问道:“这个人类是得到瘟疫?山下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吗?”

  樱子点点头回道:“我也是意外发现他的,快救他!”

  樱子小心翼翼的把白衣人类放在地上!鹦鹉吐出一颗散发着微弱绿光的小珠子道:

  “樱子你扶他坐起把这颗丹药服下,前几天这雨下个不停我就感觉要出什么事儿,思来想去就去山下镇子走了一趟,果然发现镇子里隐约感觉有黑气漂浮,这是要生成瘟疫的征兆。就急忙出去找药炼丹!却还是没有想到才短短几天这病就繁衍的如此快竟已经成型已经开始夺取人类的性命!甚至连部分鸡犬都未逃过劫难!我无法幻形,所以回来正打算让你跟我下山救人!照我说还是人类太脆……怎么是他?“

  叨叨的鹦鹉看到半做起的白衣人类脸后!就愣着问道!各种情绪惊慌,自责,不安从鹦鹉身一瞬而过!快到樱子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但还是边喂药边飞快的解释遇到这个白衣人类的经过!

  过了好一会儿!鹦鹉好像很艰难的动了动偏着头低声涩涩的问:”樱子 他……你……?“

  樱子光顾着紧张这个人类导致完全没有听到,等稳住了神抬头看着鹦鹉恍惚之间好像现在在鹦鹉身上看见了曾经自己的悲伤情绪!

  正打算询问自己之前对这个人类的异常感觉!却发现怀里的白衣人类本来铁青的脸慢慢恢复了红润,之前本来黑气缠绕的印堂也慢慢散去!看着这个人类慢慢的恢复正常!樱子内心涌起一股巨大的喜悦感,就如之前鹦鹉突然出现的那种喜悦!这种喜悦来的过于强烈樱子竟然有些控制不住,头上给瞬间生出了几朵殷红的樱花!

  白衣人类睁开眼就看见一个美得不是人间火的姑娘抱着自己,头上别着几朵殷红的樱花,只觉得美得心神都为之震动了一下!但又想起男女有别!慌忙的避嫌站起退了三步!做了做辑恭敬问道:

  “姑娘!你……我……好像在哪儿见过?

  却又想到这样过于唐突,又赶紧道:

  “小生本是山下状元镇镇长的小儿子名为书生!因感染了瘟疫反正已经没有了活路!临死之前想去山上采药如能找到是小生和镇上的人之福,如不能找到也算小生和镇上的人的命!但……小生怎出现在这?”

  樱子正打算回,却不等开口

  对面的书生就忽悲忽喜的望着樱子道:

  “难道是姑娘救了我!这下大家有救了!不知姑娘是否有所耳闻,小生所在的镇子近几天突然生出一种从未见过瘟疫!现在已经夺取许多人的性命!如果姑娘能救我!那一定是有法子!小生在这里可否求姑娘随我下山救人,姑娘需要任何东西,只要是小生可以办到的,小生一定全力以赴,哪怕是要小生这条命!”

  樱子一口话全被呛到喉中,转过头看了看鹦鹉,鹦鹉却低着头看不清情绪!无奈只能在心里默默回一声嗯!

  却不知为何又只觉得书生讲话都散发着致命的魅力!就仿佛自己该和书生合二为一一样!看着书生的情绪起伏,樱子的灵魂也随之起伏!忍不住手上又开出了几朵殷红的樱花!

  旁边的鹦鹉抬头就看到这几朵樱花身上的悲重气息又浓郁了几分,却还是在书生发觉之前飞到樱子手上展开了翅膀,遮住了这几朵羞涩的樱花!并用一种樱子从未听过的口调说话:

  “樱子 樱子 樱花一样的樱子 小主人 小主人 小主人!”

  “欸!这不是我们家的鹦鹉吗?怎么也在这儿?小影子,你认识这个姑娘吗?”

  书生看见鹦鹉开口说话不但不害怕反而十分熟悉亲昵伸手轻轻的抚摸鹦鹉的翅膀!在一瞬间樱子竟然有种自己似乎也想这样抚摸鹦鹉的冲动,然后樱子就被自己的这种想法吓到并迷惑,不懂自己为什么会凭空产生这样的想法!

  总之就这样连开口说话的机会都没有的樱子蜜汁奇怪的随着书生和鹦鹉下了山!

  虽然听到梅花鹿和鹦鹉说过山下惨景樱子心里已经多少预料到,可等亲自看到,还是被震惊到!本来还算干净温馨的镇子,此刻充满了荒凉,雨水还未完全干透的路上全是给死人开路的黄色纸钱!抬眼望去路的两侧插满了死了人才会挂的白幡,黄白一片只让人如在黄泉路一般!甚至在每一扇大门前都可听到里面揪心的哭泣声有老人的也有小孩年轻的声音,整个小镇都在呜呜的哀嚎!

  家境好一点的人家还是给亲人打了棺材,甚至还来不及下葬就停放在门口,而更多的尸体只裹了一层草席就这样随意丢弃在路边!樱子随便翻开一席草席发现竟然是一对母子。襁褓中的婴儿,面色铁青鼻子还不断流出黑色液体嘴唇乌黑就这样静静的躺在母亲的怀里!

  书生上山之前家里还有几个长姐和一对父母加上奴仆一共14口人而等下山的时候家里还活着能喘气的只有书生一个人!这是一场镇子的劫难,更是书家的一场劫难,而书家挺过过这场劫难的只有书生一人!

  刚下山书生就直奔家里推开门呼唤着家人的名字,回应的是一片寂静,最先去的是父母的房间,却发现倒在地上的双亲早已没有呼吸,书生颤抖着退出又去推偏房的门,长姐身体早已僵硬睁着眼鼻子流出的黑色液体顺着耳边在白色的枕套上留下一趟污渍!

  书生一共有五个姐姐,而推开了这两扇门只觉得已经没有力气去推开下一扇门,走出大姐房门书生面无血色看着余下的四扇门似倒非倒晃了晃身体,一直跟在身边的樱子慌忙搀扶到!

  樱子虽然未完全有人类的感情,也不太懂人类的情感,但此刻书生心里的哀嚎和悲伤樱子就如在亲身体会般全部感受到。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书生,鹦鹉停在樱子右肩上也是一言未发!

  终究书生还是把剩余的全部推开,甚至连仆役的房间都看了,无一生还,推开最后一扇门后终承受不住脸色一白就晕死了过去!直到傍晚时分才醒过,樱子和鹦鹉一直不放心守着,看见书生醒了!默默的递上一碗焦糊冰冷的粥,妖怪不靠食物存活,而这一份已经是樱子和鹦鹉实验了无数次最好的一碗!

  书生脸色依旧苍白,还是感激的接过粥目光含着悲痛却十分鉴定看着樱子道:“感谢姑娘一路不弃,小生无碍,家中遭受此劫,此刻已成定局,无法逆改,但家不可一日无主,小生即使再哀伤,但此刻也不会做什么傻事,小生父亲本就是状元镇的镇长,如今已不在,那我就必须担起这个责任!小生已经决定从现在开始全力救治和大家抵抗这场瘟疫,还请姑娘助我!”

  樱子本就是下山救人,此刻完全感觉到人类的脆弱!轻柔回道:“公子不用担心,我们帮助公子和镇子的大家并未是为了索要什么,今天天色已晚,加上解药虽然已经有方子但还需要制作的时间,公子今天就先休息,明天我们开始!“

  不等书生回复!樱子就带着鹦鹉走出房间关好门!和鹦鹉回到庙里!把需要收集的草药分为两份,正打算出去开始找药,土地爷却出现依然满脸笑容拦下鹦鹉和樱子:

  “姑娘你们可是打算出去找药,且不用找了。小老头知道了状元镇的事情后就让地精去收集药物,正不知道怎么交给人们!正好姑娘和小鹦鹉有心帮忙,索性就过来交给你们,快练化下山救人吧!!说完就消失了!

  绿色小巧如青蛙人一般的地精从地下冒出扔出几堆药材,拍了拍身看着樱子和鹦鹉做了几个辑就遁地离去!”

  樱子和鹦鹉也赶紧幻化出炉,却都是木系的。樱子看着鹦鹉的炉子瞬间只觉得不可思议:“咦!你不是动物系的吗?怎么本命炉也是木系的,额?“

  却不想鹦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对着樱子挑了一个媚眼,闭口不回专心练起药丹!

  樱子扁了扁嘴轻轻哼了一声,也不再开声努力把这些药材炼成一体变成丹药!直到清晨才炼化出全部的丹药!然后又回道书生家!站在书生房门外坐着

  却不想刚坐下,书生就推开房门一身白色丧服看着樱子和鹦鹉虚弱的做了做辑,樱子回了一个礼!然后就开始马不停蹄的组织还存活的人建立药棚和粥棚,焚烧已经死去的尸体!并挨家挨户的搜寻还有救治希望的人!总算在第四天的时候控制住了疫情!

  第五天书生一大早起来就叫醒了樱子!说虽然控制了疫情,但如果不净化水源很有可能引发二次瘟疫,然后十分坚定的让樱子带着鹦鹉去外面的水源点投放丹药净化水源!

  虽然总感觉有点什么不对劲!但考虑确实有这个可能性所以樱子还是接下了,但刚到水源点,樱子就感觉好像有东西呃住了喉咙一样内心突然涌出一股巨大的失落感就好像突然丢失了一般灵魂一样,于是赶紧使了一个法术和鹦鹉遁回了书家院子里!慌忙推开门,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双悬着还沾着泥土的白色靴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之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之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