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心和因果
南二哥2018-06-27 16:305,950

  一瞬间樱子脑中空白了一片,呆呆的看着被蹬返的圆凳!脸色和身体的温度急剧下降身体竟然出现了一层白霜!鹦鹉急忙变翅为刃割断绳子用幻术把书生缓慢降下放在地上!看着樱子的变化吓了一大跳!却没有出声急忙的飞了出去!

  樱子就如被定住了一般,身上的白霜愈来愈厚,呆呆的看着地上的书生樱子突然觉得自己没有了生的欲望!

  其实她也并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这么贪恋一个人类!这个人类的一丝气息对于她来讲都是致命的诱惑,樱子无时无刻不被他吸引,甚至每一步都想靠近他,甚至有时候有种想吃了书生合二为一的冲动!!因为鹦鹉说过只能行善不能伤害生灵!所以樱子生生的克制住了这种病态的想法!

  几秒的时间里身体中竟然渐渐出现了无数碎裂的声音如玉盘落地破碎的声音,灵魂似乎被撕裂成了无数碎片,又不断的重组而身体里感觉有什么东西在逐渐成型!

  整个肉体都充斥着疼痛!恍惚中樱子感觉身体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被剥离消失不见。就如开窍渡劫的时候一样!虽然不是那种被天火灼烧意识消失的痛,但这种不断被撕裂又被组合的痛感并比当初弱!

  过了许久樱子狰狞的神态才逐渐平静了下来但神态还有点木讷,但一双眼里竟然滑出一颗又一颗水珠就这样顺着脸颊无声的滚落在地上,降落的时候却变成了如玻璃一样的材质撞击在地上,每一颗都能清楚的听到咚的一声裂开破碎的声音,碎片散落了一地!

  此时鹦鹉刚飞回来看着樱子此情此景闪过了一丝痛苦和震惊,沉默片刻后就好像心里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般温柔道:“樱子我能救他!但如果……诶算了!”

  樱子听到鹦鹉的声音,身上的白霜迅速的消失不见,但是泪滴依然不停的滑落而此刻樱子对书生之前的那种奇怪的感觉竟然消失不见!还未反应过来就看见!

  鹦鹉就施了一个幻术,显出一个小的玉馆,玉馆落地瞬间变成一个2米长的棺材散发出淡淡的冰冷气息!看到这个樱子才反应过来摸着自己的胸口:“这是什么?影,刚才的时候我的身体里好像长了什么东西!”却没有问之前为什么会对书生有那种感觉!

  没想到鹦鹉把头藏在翅膀里,片刻后才伸出答非所问有些苍凉的说:“樱子!千年前第一次看到你!当时我刚开窍不久!你的花瓣拂过我的脸颊,我就毫无预兆的生了心!当时虽然你还未开意识,但我刚生的心已经容不下其他的!这些年我很知足了!”

  “我太害怕!书生前世有恩于我!而我我总归是亏欠于他,又怎么可能再伤害他,但你也是我已经守护了千年最重要的……,我又怎么舍得把你让给其他人!我本抱着侥幸的心理!以为只要不让你们见面,你就不会产生什么异样的!“

  ”可终究一切都是有定数的,一场瘟疫倒成了我们的劫难!但罢了!罢了!不管是前世书生对我的恩还是我对他的亏欠,这世就当我是还了这些清了这些!这幅玉馆是我之前偶然得到的!可以把人的魂锁在里面保持一个月!一个月后我会还你一个完好的书生!“

  樱子听的迷迷糊糊!身体里多出的那个东西却比她先有了反应!可还是很多地方不懂问道:”你说的书生有恩与你,什么恩?为什么书生说你是他们家的小影子?你说的生心是什么?还有既然你几千年就已经开窍,为什么你之前跟我说已经永久无法幻形?“

  而鹦鹉只是摇摇头:”樱子很多事情我不知道从何说起,你只需要相信我就好!我们妖天生没有心,只有动了情劫才能生出心!所以你刚才落泪就是生了心!而且是为书生生的!其余的如果以后有机会,我会慢慢告诉你!现在我将离开一个月!你回庙里等我好吗?“

  说到这里,樱子清楚的看见鹦鹉的眼中逐渐被一层伤痛覆盖!莫名的感觉自己的心竟然有点刺痛!樱子有点看不懂自己身体里这颗刚生出的心到底装了什么!书生的死,让自己有那么奇怪的变化!而这突然出现的心!却又为却为鹦鹉而痛!一时间,樱子感觉自己处于混乱的中心!但身体依旧不由自主的选择了信任鹦鹉!

  把书生轻轻放进了玉馆中!鹦鹉收了幻术,玉馆就变成大约5厘米左右的小玉器!抬头深深的望了樱子一眼,就把玉器含在嘴里就飞了出去!

  之后樱子乖乖的回道了状元山上,每天依然行善,更多的时候是待在樱花树上,静静的等待,等待的鹦鹉归来!明明周围阳光明媚,樱子却感觉自己好像又回到还是一团意识的时候鹦鹉突然消失的那段时间!

  渐渐的樱子总是想着去泉眼边看自己的容颜,总感觉自己衣着有不好的地方,一会儿披着头发并用野花作为发饰,一会儿又感觉也许束发会更加精神,这样的反复折腾!这种情况是以往从未有过的!樱子感觉自己自从生了心后,似乎就多了很多东西也开始在意很多东西!

  倒也说不清到底是因为书生如此患得患失,还是因为鹦鹉!对于书生,樱子感觉更像占有欲!自己的灵魂无法容忍书生死去!对于鹦鹉好像更多是依赖和信任!感觉只要有鹦鹉在一切都不用担心,什么事情鹦鹉都会解决掉!不管是自己初次开窍还是瘟疫等!哪怕是自己这颗刚生出的心似乎也更加偏向鹦鹉!

  就这样熬到了第30天,樱子从早上天未亮就站在樱树最高的那根枝叶上,一直等到夜晚星辰罗布也没等到影的出现!

  就在樱子焦急按耐不住的时候!树下却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唤到!

  ”姑娘!姑娘!“

  樱子飞到树下才发现竟然是许久不见的土地爷!土地爷还是笑容可掬不慌不忙的做了做辑:

  “姑娘可是在等那只小鹦鹉?“

  樱子莫名感到羞涩的点了点头

  ”姑娘不用等了!是不会来了!但是小鹦鹉托付小老头带一个人给你!“

  说着就从袖子里拿出了一枚玉器!使了一个幻术,玉器瞬间落地变成了一副玉馆,透过半透明的棺盖可以模糊看见书生的脸!完全没有了当初的死气红润又回到了脸上!而樱子却完全没有了当初的激动,就仿佛随着上次书生的死亡,樱子对书生的不可割舍的感觉也完全逝去,如今反而整颗心都想着鹦鹉!但还是恭敬的对土地爷做了做福!

  ”这么晚劳烦您老跑一趟了!您知道他去哪儿了吗?为什么他不亲自过来?他是不是出事了?“问着问着樱子感到心里越来越紧眼眶不由开始泛红,泪珠就像突然脱缰的马止不住的吧嗒吧嗒顺着脸颊落下地上没几秒就洒落了无数碎片!

  土地爷看见樱子竟然有泪,先是有点震惊!瞬间又恢复到满脸笑容的神态柔声道:”难为姑娘这么关心那只小鹦鹉鹦鹉,至于到底情况怎样,小老头有承诺在先无法告知姑娘!但是如果姑娘不嫌弃小老头唠叨,倒可以为姑娘唠叨一下这书生和那只鹦鹉的前世今生!“

  听到这里!樱子停了泪水,向土地爷感激的又做了做福!伸手点了点地,生长出了一张藤木相互缠绕的方桌和两个凳子!桌上还放着一个木瓶没有盖子散发着浓浓的樱花香气和两个小木杯!微微含羞的对土地爷做了一个请的动作道:

  ‘地方简陋,十分感谢您老能告知我影的事情。这瓶樱花酒是去年春天我和鹦鹉在挑选的最好的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个樱花瓣一起酿的埋在地下一年多了,一直未舍得取出饮用,如今小女子也无以为报,只有这瓶薄酒,望您多多谅解!“

  土地爷还是笑着坐下罢了罢手:“无妨无妨!正好小老头也闲得慌!这酒倒香的很!看来是费了心思!说着自顾自的给自己到了一杯慢慢品了起来!”

  樱子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知道鹦鹉的事情,急忙的坐下满眼期待的望着土地爷!

  “你看!光顾着品酒倒忘了正事儿!”也许是樱子目光过于强烈,土地爷笑着放下酒杯道:

  “以前在朗县里有个很出名的木匠!这个木匠手巧无比,不但能造成精美的房子还能做出会跑的箱子,还会雕刻和真人一模一样的木人!传说有天这个木匠心血来潮雕刻了一个和自己老婆尺寸一模一样的木人给穿上木匠夫人的衣服!竟然被早起还未睡醒的木匠儿子错认为母亲!

  更秒的是这木匠还做出了一只会学舌的木鸟送给小木匠作为生辰礼物!小木匠欢喜的不得了!不管走哪儿都带着这只鸟,有什么事儿都给木鸟讲!渐渐的这小木匠竟然给木匠说他感觉到这只木鸟是有灵魂的!而木匠也只当是童言乱语一笑而过不以为然!

  这样幸福的日子一直持续了一年!小木匠6岁的时候!朗县破天荒地竟然出了一个状元,更难得是这个状元还并不是县城里的!而是一个属于朗县管辖的偏远山区小镇里!俗话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朗县的县令爷更是高兴的直接把新状元的出生地名为状元镇!

  而新上任的状元正为了讨皇帝欢心绞尽脑汁!在回乡报喜经过朗县的时候娇子里竟出现了一只唱着歌谣的木鸟!状元郎大喜:于是停娇问街坊!可知道有木鸟会唱歌!

  那状元郎本以为这是稀罕事儿!却没想到周围的街坊都哈哈大笑道:

  状元郎!您这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您说的那只木鸟就是我们这儿有名的木匠制作的!这木匠手艺可不得了!就没有他不能做的!说起木匠周围的人基本都是敬佩的神色,就好像自己就是木匠本人一样!

  状元郎惊喜不已!糊涂之下竟然直接和一帮仆役去了木匠家里想把木匠掳走制作更有意思的东西献给皇帝换荣华富贵!

  木匠夫人看见这么多人闯进门忙过来问发生什么事!结果被一个想立功的仆役冲上给推开!那仆役虽说鲁莽但并未有恶念未下死手!却未想到有个以假乱真的木头假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横躺在木匠夫人后面!刚好给这一退就给绊倒直接头撞上走廊柱子上瞬间鲜血直流动弹不得!

  那仆人并未想过这一推会推出一条人命,慌忙上去叹了叹气息发现已经毫无声息!惊恐的跪下向状元郎求救!状元郎看竟然闹出了人命,心里想着自己的前途慌张了起来!

  而正在锯木的木匠听见庭院里的声响锯子还未放下就跑了出来,就看见夫人的惨景直接拿着锯子咆哮着就向站在最近的状元郎砍了去,仆役忙拦住,本还心有愧意的状元郎,看见这木匠竟如此暴怒!瞬间恶由心生!竟然直接命人打死木匠并把这儿烧了,偏偏这时小木匠又恰好玩耍回来!

  看见已经被打的满身鲜血的木匠直接吓傻,手中的木鸟却不知怎发出声音:快逃!快逃!快逃!状元郎和一帮仆役听到声音,就要往外面走看什么情况!情急之下木匠拼出全身仅剩的力气把状元郎小腿抱住!小木匠这才反应过来,边哭边往外跑!

  后来状元郎命人木匠夫妇裹上蚊帐还浇上菜油,又命仆役四处点火,然后悄悄的从后院翻出!等周围街坊反应过来熄灭了大火!木匠夫妇和房中一切包括那个以假乱真的木头假人早已化为灰烬!大家都在替木匠惋惜,说天嫉英才等等!

  小木匠总归还是逃了出去,却并未走远,而是躲进了土地庙变成了一个小乞丐,突然从幸福的一家三口变成了父母双亡无家可归的乞丐,小木匠变得痴痴呆呆在事后一个多月后就病死!死前却把从未离手的木鸟藏在土地爷雕像后面!

  这只木鸟是木匠巧夺天工制作而成,却不知为什么制成初期体内就已经有了一丝意识,随着小木匠经过这几波折,可能是感受到并吸收了小木匠一个多月的怨恨之气和土地庙一个多月的香火气,竟然有了成魔的征兆!

  而对于朗县的一切小老头当时正在十万八千外的青山上赴宴所以毫无察觉,等小老头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庙周围竟然有许多魑魅魍魉晃动,当时还心想,那个小魔这么不要命竟然敢在老夫的庙里成型,看不打的你魂飞魄散!

  直接一个棍杖镇下,收了这些魑魅魍魉,等进了庙横在眼前的就是一居小孩的尸体,和雕像后冒着黑气正要成魔的木鸟!毕竟是小老头管辖的区域,虽无需插手人间事!但有魔出现在老夫的庙里这个不管如何都是需要弄清原因!不然传出去真的是丢了这老脸了!

  于是就去了了一趟阴司,真的是造孽诶!这才知道竟然是出了人命,这造成人命的状元郎竟然还是小老头的后代!回道庙里看见小木匠的尸体想着都是自己的后代造的孽果!于是好生安葬了小木匠!看着逐渐快要成魔的木鸟,于心不忍,于是收在身边净化!

  后来的事情姑娘多少应该也猜到了!其实那只小鹦鹉并非是鹦鹉,而是一只以假乱真的木鸟!而这书生就是前世的小木匠,而那个状元郎就是书家的祖先!也许是小老头的一个善念让司命有心把这场报应延迟,经过了这么久除去我点化的这只木鸟,其他的几乎都忘得差不多了!

  一切都是因果报应,前世状元郎害了小木匠一家,而现在小木匠倒成了状元郎的后代,来报了前世的仇,这场瘟疫导致书家除去书生其他家丁全部病死!倒像是书家应有的果!真的是造孽!虽是老夫的后代,但也逃不过司命的命盘!

  前世托小木匠的缘才让这只木鸟免于火灾,又有滋养之情!而这世以己救他!也算是报了这恩!

  不过现在想起老夫倒有些好过,就算木匠有巧夺天工般的手艺,就算有小木匠的感情滋养,但木系的妖也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有了意识!于是老夫最近就就调查了一下!没想到这一查,还有另一个故事!

  木匠制作东西有个特殊的要求,并不是随便什么木材就制作,而是喜好寻找年份大的,有天经过这状元山山神庙的时候竟看见一颗差不多百年的樱木,技痒难耐思索着要不伐下做些什么!正打算卸下工具开始,却突然起了一阵风迷了木匠的眼睛!木匠慌忙退到庙里,却从庙的窗口看见旁边泉眼还有一颗更大的几乎快千年的樱木!

  当下就放弃了那颗百年的樱木,改伐这颗千年樱木!又花了数天把这些木材运回家!后来木匠就用这千年樱木木芯做了那只木鸟和那个假人!其余的都作为柴火燃烧殆尽!

  老夫估计应该是那颗千年樱木早就成了精!虽有意识却也逃不过被伐的命运,而被取下的芯木仍有一丝意识,阴差阳错又被制作成了木鸟和假人!本身对木匠含有怨气和不甘就种了局,借着状元郎的贪恋报了伐木之仇!却最后又被小木匠的童心化解,以至于出声救了小木匠!最后小木匠的死就引发了木鸟的魔!种种的因就形成了如今的果!说到这里!老夫不得不叹息司命的命盘真的是好生厉害!一步都未有过偏差!不过如此小老头对这只小鹦鹉和这个书生的因果倒算也两清了!“

  说完这一切!土地爷拿起酒瓶就打算再给自己倒一杯酒!这么好的酒可不能浪费了!酒还未倒出就被樱子焦急的打断!

  “您老刚才说的以己救他这个是什么意思?难道鹦鹉已经死了吗?请您告诉我求您了!”

  但是土地爷酒也不喝了只是笑着摇了摇头就隐去不见!樱子想着刚才土地爷说的,原来自己感觉一直有人守护着自己这个是真的!而鹦鹉还替自己遭受了这么多磨难!而之前的一切似乎都有了答案!为什么鹦鹉为什么会一直这么在乎自己!那只木系炉子!还有泉眼旁的已经石化的千年木桩!随着很多往事涌现樱子的泪珠忍不住又滴落,幻成无数露珠如破碎星辰坠落在宇宙般散落草木间!

  樱子就这样呆呆的站立着久久没有动过!直到几片微黄的樱叶颤颤巍巍飘落在眼前,这才发现竟然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清晨!寒冬快到了!

  时间鹦鹉说过对于妖来讲不过是眨眼之前,樱子却感觉之前等待的一个月犹如数年般漫长。而昨夜更像是过了一个世纪般,知道了鹦鹉的前世今生,虽然今天昨天相隔并不久,但犹如今天这个世界已经变得完全陌生!

  身边的玉馆传来呲呲摩擦的声音!樱子这才记起玉馆里还有一个人!连忙推开玉馆!

  见书生呆呆的摸着头坐其!疑惑的望着樱子问道!

  “姑娘,你是?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我又是谁?我怎么在这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之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之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