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又要死一次
笑默淡然2018-02-19 23:303,542

  我的意识渐渐清明。

  全身酸痛。四肢乏力。

  “不错啊三十八,这么快就立了一个功德了。”

  这时三十七坐在我的病床前。边抚弄自己的胡须边说。

  差点被爱新觉罗华丽弄死的我。气鼓鼓的说道:

  “你还说。这本什么破秘笈说的这么神。我招一个幡,被人跟撕报纸似的。差点没把我弄死。”

  三十七微笑的回答。

  “呵呵。你还是个山寨阴徒,打不过正版的那是肯定的。”

  我就纳闷了。难道鬼能升级?带着疑问的我说道:

  “什么阴徒?我是人,他们是鬼。”

  “非也,非也。当你死而复生后,你已经不算是正常人了。”

  这时我瞪了一下眼:

  “那我是啥?”

  “你是阴间神班一员,也是人。简称阴阳人。”

  这时我就不淡定了。差点气吐出的说道:

  “什么阴阳人,你才是阴阳人,你全家都是阴阳人。老子是纯爷们。”

  “呵呵,好了三十八。我来跟你讲解阴阳之事吧。”

  被这跟骂我似的称号,我还是有无语。不过出于好奇,还是安静下来的听三十七讲解:

  “自古十归一,阴修有九阶。阴徒,阴师,阴灵为前三阶。阴兵,阴将,阴修罗,为中三阶。阴主,阴尊为后二阶。”

  认真听课的我,突然想到瑕疵:

  “这不才有八阶吗?”

  三十七依旧风轻云淡的笑说道:

  “呵呵。九阶为道,阴间如今也就一人,那就是地藏王菩萨。如果祂不是秉着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宗旨。早就登临佛界了。”

  这时的我,已经无力吐槽了。九阶为道那不就。X,,道。。如此无语的级别。。

  放下吐槽之意我继续问道:

  “那怎么,随便一个鬼都是阴徒?”

  三十七这时不再微笑,面无表情:

  “我先前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天罡星暗淡,阴阳失调。你都不记的吗?”

  “谁懒得记那玩意啊。反正我就是怀着,清兵线,点塔,然后上高地的节奏。”

  听到我话后。三十七脸都气黑了。憋了半天才冒出一句:

  “你快去交代后事,三天后是百年一遇的日全食。我去请天尊降天雷,给你洗练下。”

  “不是三十七同学。洗练就洗练,为什么要用天雷?而且还要交代后事?”

  三十七心情烦躁终于不再隐藏那真性情说道:

  “劈死你这阴阳人,你还要几天才能活过来。到时候人家把你开除了。你睡大街去啊?”

  士可杀,不可辱。这时被这一句诬蔑我也忍不了了:

  “老鬼,麻痹的。你这么激动干啥。老子遭雷劈你很爽是吧?滚,滚,滚。老子要回现实里去。”

  三十七留下了一句:

  “傻逼。”

  三十七在我回到现实里后自我感叹道:

  “唉。三十八,你这一代是最艰苦的一代,地狱大乱。阴魂纷纷越狱逃出人间。最可悲的是能帮你之人寥寥无几。”

  ……

  冰冷的液体,一点一滴滴入我的身体。

  “姐,陈功醒了。”

  随着“逗哒逗哒”的高跟鞋脚步声。

  我睁开了双眼。

  子蓝和子烟站在了我的病床前。醒来后我感觉口渴,正准备起身。

  “你别动,医生说你身体还很虚弱。”

  子蓝轻声对我说道。

  “我口渴,想喝杯水。”

  “我去给你倒吧。”

  不一会子蓝就给我倒来了一杯温水。

  幸福。

  作为一个病人的我,感受到了那久违的亲情。

  “谢谢。”

  一口气我就把手中水喝尽。打了一个隔后,我向子蓝说道:

  “我的工伤报了没?”

  子蓝见状白眼一番回答道:

  “舅舅回市里给你报了。你就安心在东区医院疗伤吧。”

  “那就好,是了我睡多久了。”

  “十个小时。”

  这次怎么才睡十小时,我也懒得管,继续问子蓝:

  “我的奖金呢?我要出院。我要吃麻辣烫。”

  不是我要闹,当时的我确实是饿坏了。

  子烟这时表情无奈的对我说道:

  “你现在还是个病人。”

  “子烟点滴快完了。带他去复检吧。”

  子蓝还是如此冰冷的语气……

  复检完毕。医生:

  “他没事了。身体就是比较虚弱。注意一下身体。不要再这样过激的运动了。”

  听到医生的交代,我也不能说,我是和女鬼大战了三百回合吧。所以就草草回应后,穿回了我最喜欢的休闲服和运动鞋,出了院。

  不知不觉又到了黄昏。

  说好的麻辣烫我们都没忘。子烟临时说有事,所以只剩下我和子蓝两人一起。

  同样的那天场景,不一样的店。我和子蓝进距离的坐着平排。话语很少。这种熟悉变得很尴尬。

  没错,这就是恋爱的感觉。日后我每当想起今天,都会傻傻的自己发笑。笑着,笑着,就哭了。哭着,哭着,就睡了……

  我们还是继续来说故事吧。

  “老板,两份面根。”

  同时出声的我们,四目相对。脸色微红,沉默不语。

  “来咯。你们的面根。小两口真是郎才女貌啊。”

  面对老板的无心之语,我没解释。子蓝既然也出奇的没有辩解。

  一餐不语。

  把账结完后,时间还早。我们就一起散散步,走着,走着。就来到了东区的平顶山夜景台。

  晴空的圆月,璀璨的繁星点点。附近时不时能传出情侣之间的细语。而我和子蓝沉默不语,观看着山下的东区夜景。

  “快看,流星雨。”

  这时平顶山上的人,喧哗的看着天上的光雨。都纷纷闭上眼睛许愿。

  我并没有学他们。而是看着闭着眼睛许愿的子蓝。当子蓝张开眼时好奇的说道:

  “你这么看着我干嘛?我脸上有脏东西吗?”

  我迷住了,不是我的感情泛滥。或者被子蓝的貌美吸引。。又或者……得了得了。我辩解不下去了。我承认就是喜欢漂亮霸道的子蓝。但当时我又不敢表白,于是结结巴巴的说:

  “没,,没有。”

  子蓝看了一下手表:

  “晚了回去休息吧。明天回市里报道呢。”

  当转身离开时,高跟鞋深进了泥土一点。子蓝没反应过来,踩空了。见状我反应也是极快的,一把拉住了子蓝往后拽。近距离的接触。如此四目相对之下,我把初吻交给了子蓝。两人同时闭上了眼睛。

  十秒钟后。

  “啪。流氓”

  随后子蓝就等也不等我。转身回去旅店了。

  留下了一脸懵逼的我自己嘀咕着:

  “这又是什么情况?难道古人常说,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翻脸比翻书还快……”

  郁闷的我,郁闷的走回了旅店。

  一夜无梦。

  一大早我就和子蓝坐了高铁,赶往市里。昨晚的是我一直不能忘记。也不知道子蓝的心里想法。

  四小时后。我们回到了市里,各奔东西。我回到了宿舍,准备闭关修炼。把茅山阴阳秘诀熟读。这两天我除了吃饭睡觉,基本全程都是在观摩此书。

  不知不觉约定好的被雷劈时间到了。

  “三十八,起床了。”

  三十七来了。洗刷一番后,我拿起了手机,给子蓝发了个短信:

  “子蓝,当你看到我的短信时,在不久后,我就成为了你的快递。请保护好我。

  老功。”

  扔下手机后,我就往宿舍后山走去。这时日食已经快“吃”满了。

  十分钟后。

  日食已经“吃”满。

  三十七既然无声无息的,出现了在我的身边。我好奇的问道:

  “你怎么实体出现了?”

  三十七一如既往的抚摸胡须,装的仙骨仙风的说道:

  “天地异象,上苍闭眼。我能出现很正常。还有几天前的流星雨,也跑出了几位阴修罗。”

  “啊,那下面没派人来抓呀?”

  “抓毛,下面现在也是一团糟,不过没什么事。他们被我打伤了。修为大落。尽早发现你还是可以的。”

  “三十七原来你这么吊啊。一个打几个。”

  “得了,别胡扯了我们开始吧。”

  在三十七的吩咐下。我盘膝打坐双手放膝前,结其道指。

  三十七开始念咒了:

  “我乃茅山三十七,今奉真君旨意,向天尊借一天雷,为其茅山第三十八代传人开光洗练其身。并将本门绝学四诛绝传于。”

  这时茅三十七手印和步阵一起结出。

  “玉清始青,真符告盟,推迁二炁,混一成真,五雷五雷,吼电迅霆,闻呼即至速发阳声,狼洛沮滨渎矧瞄卢椿抑煞摄,急急如律令。”

  这时在日食本来就乌黑的四周,突然风云滚滚。

  “轰隆。”

  一口黑雷劈下。我就“死”过去了。“死”之前一个威严的声音,在我识海里刻印而至:

  “本尊将传于你,茅山绝学四诛绝。此乃杀伐魂,魔,妖,神之术。坐下弟子必须用于正道,若有违背必定神魂消散,

  接令。

  阴绝

  五方徘徊一丈之馀,天真皇人,按笔乃书,以演洞章,次书灵符,元始下降,真文诞敷,昭昭其有,冥冥其无,急急如律令。

  魔绝

  天地自然,秽气分散,洞中玄虚,晃郎太元,八方威神,使我自然,灵宝符命,普告九天,乾坤答那,洞罡太玄,砍妖缚邪,度人万千。

  妖绝

  赫郝阴阳,日出东方,敕收此符,扫尽不祥,口吐三昧之水,眼放如日这光,捉怪使天蓬力士,破病用镇煞金刚,降伏妖怪,化为吉祥,急急如律令,敕。

  神绝

  一敕不至尔罪不原,二敕不至逆节相连,三敕不至影灭凤烟,天命付我,我命付汝,汝若负吾,天令不许,吾奉真王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陈功破案笔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陈功破案笔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