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死而复生
笑默淡然2018-02-19 23:283,291

  今日头条。

  和平出租屋,自烧炭自杀少女后。在同样的房间,时隔一月再次出命案。

  “张所长,请问死者的死因到底是什么?”

  一位记者拿着话筒,正在访问穿着制服的派出所所长。

  “现场已经在勘察取证。正在等待结果。等结果出来,我所必定第一时间公开。”

  张所长很严肃的对着镜头说道。

  “让开,让开。”

  这时两个穿着白衣的人,用担架抬出了白布盖头的尸体。抬上车后。众人就渐渐散去。

  法医验尸室

  一个穿着法医服饰,高颜值的女人。正在做着化学实验。一个电话响声打断了她继续进程。

  “喂。”

  电话的另一头:

  “莫法医,还有五分钟我们就到了。你准备收快递。”

  “嘟嘟嘟。”

  电话挂断。

  如果此刻我在的话。肯定会认出这个人。这不就是那晚,跟我在麻辣烫抢面根的暴力女吗。

  十分钟后。

  “莫法医,快递到了。”

  这时莫法医眉头一皱的说:

  “不是五分钟吗?怎么迟到了?”

  来人一样穿着白色制服的男子说道:

  “途中塞了会车,所以迟了五分钟。”

  “现场报告和快递送回停尸间。”

  莫法医话完就带上一套工具往停尸间走去。

  停尸间。

  一个女助手拿着一份现场报告。开始给莫法医初步描述:

  “死者男。”

  读了三字一个比较尴尬的声音响出。

  “补标。”

  莫法医干咳一声:

  “子烟。。叫你不要去东区那间火锅店。你非不信。要不要请假?”

  子烟也尴尬笑说:

  “姐,我没事。我去个厕所。一会回来。你先验收快递吧。”

  报告交给莫法医后。子烟就往外出去了。

  “死者男,年龄约二十到二十三岁。身高一米七到七五之间。死者身上没有明显痕迹,死像祥和。死者倒地之处的冲凉房,也没发现任何热水器漏电的痕迹。死亡时间大约在凌晨一点到三点左右。经过现场取证,初步判定非他杀。”

  莫法医看着报告。并没看尸体的外貌。拿着个钳子顺着尸体头部,一路检查。不知不觉已经夹到了下身。

  “啊。”

  一阵疼痛感,使我弹起身来。大叫了一声。

  这时我和莫法医四目相对,只有不到两厘米就亲吻上了。

  “什么事呀姐?”

  去完厕所刚回来的子烟。看了我和莫法医一眼。直接双眼发白晕过去了。

  疼痛使我不得不抓住了,这位莫法医拿着钳子的手。当这位莫法医被我双手抓住后。这才反应用那高分贝的尖叫声喊道:

  “啊。妈呀,尸变了。”

  本来单手拿钳子,变成了双手握住。此刻我心里真的是绝望。我的节操。我的……就被这么无情的拉扯。

  “放,放,手。。”

  我的声音随着被拉扯的。。都变得磕巴起来。

  “什么事?”

  停尸间里的吵闹,惊动了警卫。当警卫来到时。这位莫法医才松了手。

  法医休息间。

  “子烟你没事吧?”

  当把昏迷的子烟救醒后。莫法医着急的问道。

  子烟,回过神来看了我一眼。瑟瑟发抖的抱住莫法医说道:

  “姐。这个家伙是人是鬼啊。”

  “别怕,是人。而且还是个小人。”

  也不知有意还是我多疑。这个莫法医既然从头到脚的扫了我一遍。

  对于小人我能忍,但是在停尸间的一幕,再加上这么一扫。这是在说哥小?这事我不能忍了,不反击还真当我好欺负呢:

  “面根阿姨,你说谁小呢?”

  “说你小怎么了?你不但心眼小。还有。。”

  这话说的过分了,使我不能不激动的喊道:

  “卧槽,你这个变态法医。老子要告你虐待尸体,不对。是侵犯我身体。”

  “你……”

  没等莫法医继续反驳。一个声音打断了这场口水战:

  “子蓝吵吵的像什么样?这里是法医院,不是你们家。”

  “舅舅。”

  在场的两个女性同时喊出两字。刚好来人我也算认识。就是那李文国。

  李文国看了我一眼也好奇的对我说道:

  “陈功啊。行呀。咸鱼都能翻身。”

  对于咸鱼这个词用在我身上,我是抗拒的。但是对方毕竟是领导,我也只能露出苦笑回答道:

  “李大队,别来无恙。”

  “来,反正迟早都是一家人,给你介绍下。莫子蓝,法医院一级法医。帮助警局破案百宗。乃是警队精英。莫子烟是子蓝的助手。她们年轻有为。同时也是我的外甥女。”

  没等李文国话说完。子蓝就气冲冲的说道:

  “舅舅,什么是一家人。我才不跟这人有什么关系”

  “呵呵。你说你都二十五岁人了。脾气还跟个小孩似的。陈功可是特级实习生。本事也是不错。成就以后绝对不比你低。”

  李文国这个眼神看着我。根本就不像是在介绍同事。。我怎么看都觉得像是在相亲。

  子蓝没好气:

  “切。”

  “好了,外头来了两个你的发小。他们还不知道你活了。你出去别吓着人。随后你和子蓝一起来局里销案吧。”

  李文国变脸比翻书还快。一下就严肃了起来。

  “舅舅,为什么要我去。我写份报告不就行了吗?”

  没等子蓝多说。李文国中气十足的说道

  “这是命令。”

  留下了子蓝气鼓鼓的在跺脚。子烟也跟着李文国走出了休息间。

  “老功,你死的真特么的冤啊。说了不要这么早来H市。”

  “是呀,你死了,以后没人给我们交房租了。好惨啊。美女快带我们去见一下老功一面吧。”

  子烟带着这一人一句,哔哔没完的一肥一瘦来到了休息间。

  门一推开。

  “老杰,我是不是在做梦。还是见鬼了?”

  “老明,你也看到了?”

  “是的,老杰你怼我一巴掌看下我是不是在做梦?”

  王俊杰用尽全力给了李小明一巴。

  “啪。”

  直接一巴掌把李小明撸倒在地。

  “哎呀,老杰没做梦,我们的老功没死。”

  两人同时向我冲来,准备给我一个拥抱。对此我也不好拒绝。于是我们三人拥抱在了一起,庆祝我没死。

  “恶心,还老公。三个死基佬。”

  面对子蓝的想法,我是真受不了:

  “莫子蓝,你有完没完。是老功,不是老公。”

  “这不都一样嘛。别解释,快和我去销案。”

  不等我再多解释,子蓝就赶我去结案了。

  公安局。

  李文国很热情的给我来了杯咖啡。随后说道:

  “小张,把和平出租屋的档案拿来。”

  不一会档案就到了。

  “陈功,你陈述下经过。到底是自杀还是谋杀。”

  李文国很严肃的向我问道。

  我也在回忆的说出了我“死”前的经过……

  当我认为我很认真的说出案情经过时。子蓝像看神经病看我似的说道:

  “胡扯什么,枉你还是熟读法医学的尖子生。舅舅,我看这人就是个神经病。”

  面对质疑我也是很无奈。但我说的是真的,没人信。

  “我的背包还有一本秘籍和一张符呢。”

  面对我的辩解,李文国就吩咐人。从证物库里拿出了我的背包。

  打开背包。

  符还是那张符。但是书却变成了金瓶梅。这使我更百口莫辩。

  “舅舅你看这人,不但神经病还是个流氓。”

  面对子蓝的质疑,我选择了沉默。证据被打翻了,我也只能认栽。

  李文国也眉头一皱说道:

  “陈功,签字结案吧。最好就是找个医院检查下身体。警局需要你这样的人才。过几天你就要和子蓝学习了。你可别让我失望。”

  草草签字盖上指模后。一股冤气的我。背着我的背囊,来到了公安局大楼前的大榕树坐了下来。

  “少年郎,我们又见面了。”

  看到了老人,我郁闷的心情有了好转。

  “老人家,他们以为我是神经病。我记得我昏迷前听到了你的声音。要不你去给我做个证呗。”

  老人呵呵笑说道:

  “他们看不到我的,那本书别人也看不到的。”

  卧槽。对于老人的回答我也吓得手脚发抖:

  “老,人,家。。难道你也是。。鬼?”

  老人右手玩抚着那长白须说道:

  “具体来说,我是阴间的神。从你死而复生后,你也属于阴间神班的一员。记住你现在是茅山传人,茅三十八。好好修炼本门的茅山阴阳秘笈吧。”

  “年轻人。醒醒。”

  当我微微张开眼,出现的已经不是之前一幕。一个身穿环保衣的,环保大妈。把我推醒了。

  迷迷糊糊的我都没心情搭理这个环保大妈。

  环保大妈见我不闻不问,也继续扫别处去了。

  真真假假,到底是不是真有鬼神?我相信自己不是神经病。

  当我怀着沉重心情拉开了背囊。

  《茅山阴阳秘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陈功破案笔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陈功破案笔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