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后台我陈功
笑默淡然2018-02-20 14:572,751

  一小时后

  一株人参就全数被我吸收,除了心痛还是心痛,这样玩下去钱真是个问题啊。

  几人继续赶路,往核心处前进,不逮到这个妖道,真的难解心头之恨。

  当再走了一公里后,场景再一次突变。

  阴风阵阵,四处无风却寒气逼人,看来这个妖道没少在这个荒岛下本。

  那些被盗取的尸骨,仰天死寂的在吸收月亮邪气,迷失了自身,邪气环绕,当我看到父母的遗骸渐渐的长出了双眼时。内心一股不舍由心而现,我多么希望这一切是真的,父母能重生,但这一切都只是妖道的骗局。

  “开通天庭,使人长生。三魂七魄,回神返婴。

  灭鬼除魔,来至千灵。上升太上,与日合并。

  三魂居左,七魄守右。静听神命,亦察不祥。

  邪魔速去,身命安康。醒魂咒,急急如律令。”

  一曲醒魂唤心音,一念之决奏黄泉,生于阳间,死于非命,轮回大道,阴魂莫停。

  在我的喃唱下,遗骸渐渐的恢复了一丝清明,不再吸收邪月之气。但在紧要关头时,白云尊者这个邪道出现了,一副世外高人的语气,站在骨骸领导位置说道:

  “何方歪门之人,既敢忤逆天道,当我白莲无人也?”

  在这一声打断下,绿色真元大展而出,骨骸们又继续吸收着邪月气息,见状我气在上心头喊道:

  “邪道,你 奶 的腿,你带着这些人,准备不让人入轮回,还装的一本正经,你今天不去自首,老子打到你 妈臭嗨的残废。”

  “大胆狂徒,既敢如此口出狂言。众兵听令,承白莲尊者旨意,速拿下此邪徒。”

  一个莲花手印打出,四处的尸骨就像中毒了一样,向我们几人杀意满满的冲来。见状我也眉头一皱,这些都是没经超度的亡魂,不能厮杀,交代小婴照顾好几人后,我决定单刀赴会。

  手印道指出,使用定灵咒,向尸骨的眉心处点去。

  在场的几人看到这一幕,徐正本不由赞赏说道:

  “好厉害的茅山弟子,原来这世间果然有邪必有正,看来我以后要好好的修心,助人为乐才行,死后我可不想入那传说中的十八层地狱。”

  两个保安也,齐齐点头以示同意,但李小明和王俊杰就不是这么看法,两人就跟看国足似的,喝彩着:

  “老功,加油,老功,流弊。”

  面对这几个除了小婴正常点的人,我也无心顾及,七星步伐,一步一步,一指定一个尸骨,当元气已经用的七七八八,这上千的尸骨,基本已经全部定住了,一身热汗流了一身。拿着这唯一的一株人参,继续一口一口的啃着。

  多余的对白我也不想说,直奔那白云尊者就是用尽最后一丝元气,天雷手印,口诀:

  五方徘徊 一丈之馀,天真皇人,按笔乃书,以演洞章,次书灵符,元始下降,真文诞敷,昭昭其有,冥冥其无,阴绝,急急如律令。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白云尊者也不甘示弱使出白莲教看家法术。

  双招对抗之下,同为阴师修为,但我却元气消耗太大,被逼退足足十多米,才稳住了身形。

  “哥哥,你没事吧。”

  见我被逼退小婴也心急的喊问道。

  我半举手向小婴示意没事,但其实疼痛感还是布满了右臂。

  白云道人见占上风,也自信膨胀的说道:

  “哼,让我送你回归正道。”

  话完手印变换口诀出,绿色元气集中于手中,一脚跺地:

  “白莲绝杀。”

  面对这一杀招,友方都惊恐了起来,齐声喊出:

  “陈功。”

  “老功。”

  “哥哥。”

  杀招将来之际,我心随意动,咬破指头,元气用尽,只能用血祭了,强行挤出了上两血,画出决令在手心,口诀:

  一敕不至尔罪不原,二敕不至逆节相连,三敕不至影灭凤烟,天命付我,我命付汝,汝若负吾,天令不许,吾奉真王令,神绝。

  金色的印决,对上绿色的指法绝杀,两人各自退后数米才稳住了身形。

  元气用尽和气血流失,使我虚弱不堪,脚步都摇摇欲坠。而此时白云尊者,元气同样用尽。虽说,我不知道他有什么后手,但想要血祭是不可能呢,茅山之法的奥妙不是这种邪道能体会的。小婴见有机可乘正准备想要上前,攻击白云尊者一举拿下,见状我立马喝停说道:

  “你们,不要过来,狗急会跳墙。”

  面对被我比喻成狗的白云尊者,嘴角一抽,脸孔狰狞的说道:

  “好你个小儿,既然辱骂本尊,我必定将你碎尸万段。”

  毫无元气的白云尊者,白莲指左手扶着,闭眼脚跺地,喃喃自语:

  “白莲救苍生,邪道道路,弟子白云尊者,有请弥勒佛,附身将妖魔砍除,保世间和平。”

  见这货,既然玩请神,我也腹黑的等待结果,这货明显在找死,三界之中敢动我茅山之人,除了本门之人,基本还没出生。

  当一个卍字在白云尊者的后背亮出时,睁开眼的白云尊者,佛光凝聚和之前的邪气完全成了对比。

  “何方妖孽,既敢阻我门人普度众生。”

  面对这个瞎了眼的佛魂附身,我一点都不爽,直接就毫无畏惧的嘲说道:

  “瞎了你的眼,这叫普渡众生?”

  此时被佛附身的白云尊者回答道:

  “大胆,既敢对老衲不敬,受死。”

  这时我内心特娘 的郁闷,这货怎么一言不合就出手啊。

  佛音滚滚,一个佛法手印,金色的光芒锁定我在其中,天空中一个佛掌,缓缓的降落,向我挤压下来,这时小婴见状,来到我身边,不畏生死的两人一起挡住。我真元已经用尽,小婴那阴徒的修为也坚持不住多久。

  “啊。”

  两人非常吃力的坚持着,鲜血被强大的压迫力,压的脚下都陷入了土中。当快顶不住之时,天空突然降下了一丝青气,护住了我和小婴,这时我们才缓解过来。

  “你,佛教既然敢动我茅山弟子。”

  一个震得众人灵魂都颤抖的声音,无影无踪的声音从天而降。

  见状附身白云尊者的佛,才急速收回真元,向天鞠躬行了一礼道:

  “误会,误会,老衲并不知此人是茅山弟子。”

  天上再次传出声音:

  “就你,也敢称老衲,一息之内,滚。”

  “是是,我这就走。”

  话完白云尊者打回原形,身形瘫软在了地上,李小明等人见状急忙的过来搀扶着我和小婴,李小明众人还不忘调配道:

  “老功,原来你后台这么硬啊,看来我们还真是井底之蛙。”

  这时我累的要死,也不想多说,看了下瘫软在地上的白云尊者,这仇我肯定会报的,但是现在没力气,于是:

  “你们几人,给我把这货爆揍一顿,揍完我们再去交差。”

  面对我的交代,几人松了松骨头,一脸阴笑的往白云尊者缓缓走去。

  见状白云尊者仰爬在地上,表情惊恐的说道:

  “你们要干嘛,都是斯文人,能动嘴尽量别动手。”

  这几人当然不会听这邪道的话。

  “啊,救命啊,别打脸,别打这,啊。。”

  白云尊者被一顿海扁后,鼻青脸肿。

  这时天色已亮,船夫也按时的来接我们回岸上,剩下的手尾工作就交给徐正本处理,我只管拿奖金就是了,至于这个白云尊者,盗窃尸体,也是必须被判刑的。

  你们也不用猜我的后台,因为后面的剧情会慢慢浮现,一个三界霸主,我们敬请期待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陈功破案笔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陈功破案笔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