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真舔屏
泥蛋黄2020-01-14 09:303,326

  秦云行收到视频,飞快地找人除了幼崽脸上的马赛克,就愉快地循环播放起来。

  等到邢越尚将收到的资料全部看完,秦云行还在那儿刷着呢。毕竟未来世界的视频技术已经进步了很多,可以切换着各个角度,调整各种距离,花式刷屏。设备要是合适,模拟出现场的触觉嗅觉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小老虎,小袋鼠,小狐狸,小兔子,小海豹,每一个都值得舔一百遍!

  这会儿院长干正事去了,房间里只剩下了秦云行和邢越尚。

  邢越尚看着秦云行那一脸痴笑的傻样,忍不住问:“这么喜欢兽族?”

  “超喜欢啊!”秦云行笑着看向小豹子,眉眼弯弯。

  “真希望能带您去我们族群里转转,小崽子们总是聚在一起疯玩,你一定会很喜欢。”邢越尚想到秦云行那时候可能会露出的痴汉表情,就忍不住勾起嘴角。

  “等治疗告一段落我们就去呗。”秦云行关心道:“你族人在云昭生活得怎么样?适应得好吗?”

  “虽然看资料都很好,但我还是有点放不下心。毕竟这个是官方的东西……”邢越尚有些犹疑地说。

  “要不是要配合我的治疗,你也不会跟着被关。”秦云行好脾气地问:“要不我让我姐放你回族里一趟?”

  邢越尚摇摇头:“我待在这里,也不光是因为您。您别忘了,我自己也需要治疗兽核。不过您要是方便的话,能不能把那天跟着院长的那个隐形摄影器,放几个去跟着我的族人,看看他们的日常?”

  “那不行,偷拍是违法的。天网系统只要检测到非法拍摄,就会立刻把机器设备给打下来并且报警,你看到的那些官方视频也都是在经过本人同意后拍摄的。”

  秦云行摇摇头,一本正经地为邢越尚解释:“之前我之所以可以放摄影器在院长身后,其一是因为这是医院,属于公共场所。其二是因为院长是去见你的访客,当时你也在现场。病人用这种方式来见自己的访客在云昭是完全合法的。我那会儿算是打了个擦边球,不然机器早就被打下来了。”

  “原来如此。”邢越尚略有些遗憾,但了解到在这个帝国,纵使亲王也不能随意侵犯个人隐私,更多的还是安心。这个帝国,远比他想象的更好。

  看着小豹子耷拉下耳朵的失望样,秦云行主动道:“虽然偷拍别人不行,但我可以找人替我们去体验一下,我们可以看他所看的,感受他所感受的。”

  还有这种操作?小豹子的耳朵又立了起来。

  “找个直播播主就行。”这事儿秦云行显然是有经验的,分分钟就拟定好召兽族现状体验播主的公告给熟悉的几个播主发出去了。

  “你知道我平时出门挺不方便的,所以我就经常用这个办法雇人去看我想看的地方,体验我想体验的生活。非常有意思。”

  “这个要付费吧?”邢越尚想到又要秦云行破费,难免不好意思。

  “对我而言算不上什么,你就别挂心了。”秦云行摆摆手:“再说我也很想去兽族聚居地看看。”

  邢越尚诚恳道谢:“您对我如此厚爱,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感激您了。”

  秦云行坦白直言:“我也不光厚爱你,我对所有长相可爱的毛茸茸都这个态度。”

  邢越尚:“……”这话我没法接。

  很快就有人接了秦云行的这单生意,叫心瞎眼亮,上来就喜滋滋地招呼秦云行——

  “亲,你好久都没来了,我的设备又更新了一轮,视线更清晰,体验更细腻,包君满意。”

  秦云行吩咐:“这次我要五感体验,时间暂定为三天,先给你六千信用点当预付金,干得好还有打赏。”

  心瞎眼亮:“哥还是这么敞亮,您准备什么时候去。”

  秦云行:“你这会儿就开始吧,我也看看你的准备工作什么的,有什么要求好提前说。”

  心瞎眼亮:“好的,我这就打开直播间,直播链接发您智脑上。”

  秦云行取出两个传感头盔,自己戴一个,给邢越尚带……啊带不上。

  “算了,我还是给你切成投影模式吧。”

  随着秦云行的操作,房间里突然出现了另外一个房间的投影,一个长着娃娃脸的青年正坐在桌子前摆弄着设备。

  “观看模式我们是可以调的,这个是全视角,也可以是主视角。说着秦云行切换了一下,只见眼前的景象就变成了仪器和直播间屏幕,显然这是心瞎眼亮的视野。

  “您进直播间了啊。”心瞎眼亮看到了秦云行的状态,当即热络地聊了起来:“最近兽族是个大热门,不少猎奇向恐怖向的播主都在做这方面的直播,没想到您也会对这个感兴趣。”

  “猎奇向和恐怖向是什么鬼,兽族那么可爱你怎么可以这么说!”秦云行伐开心地抗议。

  “呃……我还不太了解兽族,就见过一些零散直播而已,了解有些片面,不好意思。”听出金主不满了,心瞎眼亮赶紧打圆场。

  秦云行有些歉意地看向邢越尚,怕他被打击。邢越尚倒是摇摇头表示没啥,他因为受伤,一路过来都是兽形,早就习惯了云昭人的指指点点或是异样眼光。

  “对云昭人而言,我们总归是个陌生的种族,面对我们的兽形,一时间难以接受也很正常。”

  秦云行小心翼翼地摸了摸他的头,安慰:“未来肯定会有很多人像我一样喜欢你们,大家只是还没适应而已。”

  邢越尚不像秦云行那么乐观,但也不会驳了秦云行这份好意,当即配合地在秦云行手心蹭了蹭。秦云行顿时笑得牙不见眼。这个治疗真棒,小豹子现在都不反对我摸它了!

  秦云行见好就收,收回手切回全视角,问:“你接下来怎么安排的?”

  “因为之前没有做过兽族这方面的直播,所以我得先学一下兽族语言。”心瞎眼亮在那头道:“这大概得花一个小时左右。”

  秦云行点点头:“行吧,你忙你的。”

  “一个小时就能学会兽族语言?”邢越尚有些惊讶:“他是语言天才?”

  “不是啊。”秦云行科普道:“我们云昭人学习,一般先进行知识录入,通过精神对接,将书面知识直接复刻到记忆区,然后再学着将书面知识用于实践即可。如果是理科类的知识掌握起来还需要些时间,但纯记忆类的文科知识,他们掌握起来就很快了。”

  “那么我们兽族可以接受知识录入吗?”邢越尚忍不住问道。

  “我帮你问问院长。”秦云行说着就替他把问题传了过去。

  那边也很快有了回答,秦云行转述道:“院长说,你们兽族的精神力都处于未开发状态,也许千万年后能进化到这样的程度,但目前来讲,是不行的。”

  邢越尚看着直播间中,那位博主将头盔一戴,便开始知识录入的惬意姿态,心情不由得低落下来。

  自从与云昭帝国接触起,邢越尚已经见识了太多太多的不同,但这一刻,他终于深刻体会到,两个文明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如果科技发展的距离可以随着对新知识的掌握弥补,那么当连对新知识的掌握速度都存在巨大差异时,他们要怎样才能填上彼此间的鸿沟?

  “他那得弄一个多小时呢,我们可以忙我们自己的。”秦云行看邢越尚盯着场景发呆,忍不住招呼道:“你有什么想看想玩的吗,我给你拿。”

  “您有什么想做的吗?”邢越尚不太有兴致的问。

  秦云行点开个人智脑,哭丧着脸道:“嗯……按照日程,我这会儿得学习了,要背基础通识……”

  “你们云昭人不是可以直接录入吗?”邢越尚诧异。

  “但我不行啊,我精神力有缺陷,脑域开发程度过低,无法承受知识录入。所有知识都只能慢慢记忆。”因为邢越尚已经参与进了治疗计划,这次秦云行没再瞒他。

  邢越尚终于明白为什么女皇和院长他们会如此忧心秦云行的病了,这样的缺陷,在云昭帝国,哪怕他是个亲王,也免不了要面临许多不便。难怪女皇会对外宣称他体弱多病,只能请人来宫中单独教育。

  “很辛苦吧?”邢越尚问。想想秦云行努力记忆背诵几个月,也不过是别人躺上一个小时的功夫而已,就忍不住心口发闷。

  “是啊,超级辛苦,讲述者见识浅薄不免被人看轻,倾听者不懂装懂只会徒增笑柄。为了维护皇室的形象,我只能选择做一个孤独又沉默的亲王殿下。”

  秦云行可怜兮兮地看向邢越尚,言语却带着笑意:“所以,你要给我一个安慰的抱抱吗?”

  虽然觉得秦云行是装的,但邢越尚还是张开双爪,给了秦云行——的腿一个爱的抱抱。

  “我会努力配合治疗计划,你的病一定会好起来的。”

  “要不我们趁着这一个小时治个病?”抱抱完毕,亲王殿下有些意犹未尽,眼带垂涎。

  小豹子非常无情地转身就走:“不打搅您学习了,加油!”

  秦云行恹恹地窝进沙发里:“要是真能治好,这会儿我又何必花功夫死记硬背,浪费时间。”

  小豹子的步伐停住了,他扭头看向秦云行:“这一个小时,你准备怎么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恶名昭彰绒毛控(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恶名昭彰绒毛控(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