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真下流
泥蛋黄2020-01-14 09:303,348

  虽然邢越尚满心指望着游戏还能再战一发,但在亲眼见识过强制退游戏的后遗症后,无论是院长还是女皇陛下,在没把伤害源搞清前,都不可能再让他去用生命冒险。

  女皇在知道消息的第一时间就奔来了医院,在看到那动人的涨幅曲线后,女皇陛下直接下了命令:“马上把小行叫回来,让他和邢越尚一起在此养病。”

  邢越尚对此真是毫无意外。

  “要将情况直接告诉殿下吗?”院长有些忧心道:“虽然精神力确实的有所增长,但就目前的增长幅度而言,实际意义并不大,我就怕,到最后我们也找不到治疗方法,又是一场空欢喜。”

  “那你能保证,小行这种可增长的状态是永久存在,而非短期特殊情况吗?”女皇相比于院长的慈父心肠无疑要冷静果决得多:“直接告诉小行吧,那孩子内心远比你想的要坚强。”

  “是的,殿下。”院长点点头:“我这就去召集医疗小组,争取早日找到原因,拿出治疗方案。”

  “小行的治疗,就麻烦你多配合了。”女皇这会儿总算把视线转向了邢越尚:“你有什么想要的,可以提出来。”

  “我说过的,我很愿意为殿下出一份力,并不需要多余的酬劳。”邢越尚不卑不亢道:“当然,如果您执意要给我些什么的话,我希望能看看族人现在的状况。我有些担心他们。”

  女皇微微皱起眉:“听说今天族长他们来看望过你,是不是他们跟你说了什么?”

  “难道有什么是我不该知道的吗?”邢越尚反问。

  女皇淡淡道:“那倒没有,回头我就叫人将相关资料发给你。”

  然而,在资料送来前,先来的是秦云行。

  “话说,院长就算你有新方案,也用不着这么着急把我叫来吧?”秦云行也是万万没想到,逛街逛到一半,居然就被姐姐派人逮来医院了,他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呢。

  “因为您的精神力治疗终于有进展了,之前您带着检测仪时,您的精神力出现了小幅增长。”院长:“据我们推测,您与兽族互动很可能就是精神力的增长的契机。”

  “不会吧。”秦云行愕然,他一直以为撸猫治百病,只是铲屎官间的玩笑话而已,没想到换个宇宙居然成真了,厉害了,我的未来世界。

  “是真的。”女皇温柔地看着秦云行,满眼都是笑意。

  秦云行也温柔地笑开来:“既然有了新方案,那就治呗。需要我怎么配合?”

  “您只需要和邢越尚多多相处就行了。”院长道:“当然,这段时间,您最好一直待在治疗室里。”

  “好的,我不会出去的。”秦云行拿起磁片,驾轻就熟地贴好。

  女皇有些疼惜地抱抱他:“这次不会很久的,你暂且忍忍,等找到方向,你就再也不用待在这个地方了。”

  “都说多少次我不介意啦。”秦云行反手拍拍女皇的背:“你要是再这样,我就不治了。反正有没有精神力,都不影响我享受生活,有姐姐你顶在前面,我只要当一个混吃等死的米虫就行。”

  女皇反手就敲他脑袋上了:“说什么蠢话呢,给我乖乖配合,好好治疗!我忙完就来看你。”

  “嗯,别担心我,别太辛苦了。”秦云行轻轻嘱咐道。

  女皇的唇角总算恢复了上扬的弧度,拍拍弟弟的头,步履匆忙却也轻快地离开了。

  邢越尚看着眼前的情景,心底止不住地羡慕,那是他从未体会过的,独属于血脉亲人的温暖。

  “你们姐弟感情真好。”

  “那当然。”秦云行勾起唇角,小骄傲的模样。

  “很难得啊。”邢越尚不禁感叹,为了个族长之位,他那些兄弟尚且争斗不休。可摆在秦云行和秦云想眼前的,却是云昭帝国这个庞然大物,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任谁都很难相信这两人是真的相亲相爱。

  秦云行自然听出了邢越尚的言下之意,他一点都不喜欢这种赞叹,就像是在跟他一再强调皇家理应亲情淡薄似的。

  秦云行定定地看着邢越尚,带着几分强调地道:“有什么难得的,亲人间处的好不好,只跟彼此是什么样的人有关,跟处于什么位置,一点关系都没有!”

  邢越尚不再开口,整个房间忽然安静了下来。

  院长看得很是着急,殿下您可真是哪儿疼戳哪儿啊,炫耀完了亲情不说,还非得踩上一脚,您这样一辈子都别想泡到邢越尚!

  机智的院长赶紧插话道:“小尚,你要的资料刚刚传到我的智脑上了,这房间里就有计算机,需要现在给你导出来吗?”

  “那就麻烦您了。”邢越尚点点头道。

  “什么资料啊?”秦云行好奇道。

  邢越尚主动道:“我有些挂念族人,所以托陛下给我一些资料,好了解族人的现状。”

  说话间,资料已是导了出来,邢越尚没有去管那些安置计划以及汇报文件之类,优先点开了视频文件。

  投影上很快出现一群妇人,看得出来,都是临产的孕妇。她们被安置在一个大房间中,一人一床。每张床都配着相关医疗设备,医护人员挨着给她们检查,与她们交流。

  忽然,一个孕妇捂着肚子哀叫出声,接着化为了一只泰迪。

  医护人们训练有素地上前,一边安抚一边解开缠在狗狗身上的衣服,接着升起隔断,开始了接生……

  邢越尚和院长都看得连连点头,只有秦云行很是不满:“怎么还有屏障啊,我还想看看小狗狗是怎么出生的呐。”

  邢越尚和院长扭头瞪着他,眼里写着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亲王!

  秦云行弱弱道:“有……什么不对吗?”

  “您是说,您想看一位女士的分娩现场?”院长不赞同道:“您就算想了解这方面,也该去看科教片,而不是视一位女士的隐私为无物。”

  “哦。”秦云行委屈,但是秦云行没法说,想当年,他连泰迪日天日地的现场都不知看了多少,现在不过是想看看小狗生产,居然都不行,委屈巴巴。

  “这孩子只是研究心重,真不是那样的人。”院长紧张的看向邢越尚,努力为自家殿下挽尊。

  “我知道。”邢越尚失笑,身为资深受害人,他已经大概摸到了秦云行的脉,不管言语行动如何欠揍,秦云行对兽族怀抱的都是纯然善意。就是不知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位亲王大人对整个兽族的态度,与所有云昭人都大相径庭?

  这段视频很快就到了终点,秦云行主动地点开了下一个,这次呈现在眼前的是一栋栋的楼房,镜头跟随一人的脚步进入建筑,打开房门,便见到了一个小小的单间。房间虽然不大,但是生活用品一应俱全,兽人拿起桌上的营养液喝了一口,看起来很喜欢的样子。

  画面转到隔壁,这次的房间要大多了,里面住着一对成年男女和三个五六岁大的孩子,大人一间房,孩子一间房,大人的是一个大的睡眠舱,孩子们则是一人一个小舱,他们在各自的睡眠舱里都睡得很好。

  “云昭的床都是这样吗?”邢越尚看着胶囊一样的睡眠舱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治疗舱。

  “反正我没睡过这种……”秦云行诚实道。

  院长解释道:“床当然不止这一种,给兽族配备的都是最基础的睡眠舱,除了自动控温以外没什么别的功能,但生活日常使用,已经足够了。”

  “挺好的。”邢越尚看着画面,心说再也也不用怕幼崽们踢被子着凉,毕竟连被子都不需要了。

  视频很快就被看完了,秦云行问:“有没有幼崽的视频啊?要兽形的那种。”

  好在视频的题目非常清楚,很容易就找到了幼崽安置这块儿,紧挨着之前的临产照顾视频。刚刚出生的幼崽都待在自己的父母身边,每一家都有单独的房间,母兽们化为原型给幼崽们喂奶舔毛,画面十分温馨,唯一的遗憾就是——

  “打个毛的马赛克啊!幼崽脸都糊成一团了还看个毛线!”秦云行忍不住抱怨。

  “人喝奶你有什么好看的?”院长简直恨铁不成钢,从未见过下流得如此光明正大的人。

  “我只是想看幼崽而已,一定要打的话,马赛克就不能打小一点精准一点吗?”秦云行并不觉得自己的要求有什么问题。

  “你这孩子,现在怎么变成这德性了。”院长的语气不由得重了起来。

  “我是什么德性啊?!我怎么不知道。”秦云行神色冷下来,他真是受够了这个以貌取人的世界,他长得到底是有多急色!一言不合就怀疑他动机不纯。

  邢越尚道:“院长,我们兽族的皮毛就是我们的衣服,无论是生产还是喂养幼崽,对我们而言,就像吃饭喝水一样,是生活的一部分,没什么不能看的。就算母兽做这些时避开人,也仅仅是出于安全考虑而已。大概殿下也正是因为清楚这一点,才会这样要求。”

  “真的?”院长狐疑地看向秦云行。

  秦云行根本不理院长,只对着邢越尚笑笑:“还是你了解我,这个视频发我一份,我找人给我除马赛克去。”

  邢越尚:“……”

  虽然非常确信这位亲王并非出于什么邪恶的目的,但把这类事儿做得这么理直气壮,也真是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恶名昭彰绒毛控(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恶名昭彰绒毛控(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