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真坑爹
泥蛋黄2020-01-14 09:303,456

  “怎么可能。”院长不解。

  “殿下愿意对我好,却不一定愿意别人知道他对我好。”邢越尚垂着头淡淡道:“毕竟,我的身后,还站着一个兽族。”

  邢越尚话说得这么透,院长就是再没政治神经也反应了过来,不过还是忍不住嘀咕:“小行那孩子向来是个直肠子,能有这个意识?”

  邢越尚:“不管殿下是不是这个意思,牵涉到他的名誉,我们要做什么都该先取得他的同意再去做。单说我父亲,要是让他知道了殿下对我的照顾,就会惹出不少麻烦。”

  “呃……事实上,他已经知道了。”院长有些尴尬:“为了给殿下刷印象分,我还特地强调了一下。”

  邢越尚叹气:“我去问问殿下的意思……或许这回是不见也得见了。”

  “哎,是我想得不周到,给你们添麻烦了。”院长有些内疚。

  “没关系,都是小问题。”邢越尚。

  院长操作着仪器,看着邢越尚的身体数据,非常诚恳地又说了声对不起:“之前也是我考虑不周,差点害得你一睡不起。之前我没能准确估计强行脱离游戏的危险性,导致你在不清楚风险的前提下成为了实验者,按照云昭法律,你完全可以告我……”

  “我怎么可能告你。”邢越尚打断了他。“事实上,就算你事前告诉了我风险有多高,我也不会拒绝当这个实验者。我欠了殿下的情,总是要还的。”

  邢越尚的声音里带着他自己都没察觉的温柔:“能为他的治疗出一份力,我很高兴。希望殿下精神力上的缺憾,能早日补完。”

  “会的,虽然游戏这个治疗方向有风险,但等我们解决掉安全问题,就可以继续尝试了。”院长慈祥地看着他:“不管你追不追究我的责任,之前都确实是我失职,按照未能如实告知实验风险,致实验者出现危险的判决前例,我会给你二十万信用点作为损害赔偿,你千万不要推辞。”

  看出院长态度坚决,邢越尚也不再推辞:“如果您一定要给,那就请将这作为我后续的治疗费用吧。”

  “你的治疗费,亲王殿下不是已经给你包圆了吗?”院长不解。

  “现在我既然有能力支付医疗费,为什么还要让殿下破费。”邢越尚态度坚决地道。

  “好吧,既然你坚持。”院长又忙活了一阵,终于宣布道:“检查好了。”

  邢越尚点点头:“那就麻烦您联系一下殿下了。”

  院长知道是为了解决自己“神助攻”惹下的麻烦,赶紧给秦云行传讯过去,请求通话。

  秦云行很快通过了请求。

  看投影,秦云行似乎正在上课,他的斜侧方坐着一位气质儒雅的男性,两人眼前正立着个光屏,开头的两个字就是大写的——例题。

  院长显然是认识另一位的,当即招呼道:“殿下,裴教授,打搅了。”

  儒雅男人也点头问了句好:“院长,好久不见。”

  投影的画面忽然消失,只留下秦云行的声音从那端传来:“怎么了?”

  聊天的状态冷不丁被切换到私密格式,院长愣了一下,不过也没多纠结,赶紧道歉将自己之前干的坏事交代了。

  秦云行听完,很是无所谓:“哎,我还以为多大点事儿呢,别放心上。还是那句话,小豹子想见就见,不想见就别见。”

  “那殿下,你介意那些谣言吗?”邢越尚问。

  “不介意。”

  “我知道了。”

  通话结束,院长神色松了很多:“我就说殿下没那么多弯弯绕绕的心思吧。”

  邢越尚没接话,直接道:“麻烦您安排我和家人见一下吧。”

  “啥?”院长虽然不理解,但还是充分尊重他的意见:“哦,好吧。”

  于是邢越尚便在之前的病房与家人团聚了。

  “小尚你怎么样?”族长刚进屋便一脸关切地凑了上来。

  “目前没什么大问题。”刚刚才给邢越尚检查完毕的院长,答起这个问题也总算是有了点底气。

  邢越尚看着自家父亲那假惺惺的表情,想起这人偷药的行径,几乎没吐出来。

  “院长,劳烦您让我和他们单独聊聊吧。”邢越尚开口。

  “好的。”院长也不废话,当即离开,将空间留给了这四人。

  一关上门,邢族长就按捺不住了:“小尚,听院长说殿下对你挺宠的啊。你可不能有了好日子就将族人们抛在脑后,趁着殿下对你还算看重,多为族人们谋福利才是正经。”

  邢越尚看着父亲那双满是贪婪的眼,语带嘲讽:“如果你觉得被折腾得不得不频繁进医院治疗也算宠的话,那还真是特别宠。”

  “你进医院不是因为兽核受伤吗?”

  “兽核受伤是我进医院后才查出来的,你觉得我最初是因为什么被送来的?”邢越尚反问:“别说你一点风声都没听到过。”

  邢族长显然也是听过一些谣言的,表情有点动摇:“他竟然是这样的人?看着可不像啊。毕竟他连皇族病房都给你住了。”

  “你是真不明白还是装不明白,皇族病房根本就不是个单纯的病房,那里有的可不光是医疗设备。”

  族长一听这话,顿时沉默了,身为肮脏的成年人,他这会儿被自己的脑补哽得有点接不上话。

  “那里还有什么?”他的亲弟弟邢安反倒是开口了。

  邢越尚眯眼看着他道:“要不你来试试?反正云昭帝国的医术水平也特别高,让人想死都死不了。”

  “你自己倒霉,干嘛拖着别人下水?”邢安皱眉:“好歹你也算因祸得福,有机会治疗你那兽核了。这外头,多的是人比你惨。”

  邢越尚一愣,问道:“族人生活得不好?”

  “你还不知道你弟那脾气,整天一副丧气样。有吃有喝有住的,也不知道他在悲观个什么。”

  邢族长冲着一直站在旁边看戏的女人嚷嚷:“乐怡,你管管你那儿子啊。”

  女人只是不耐烦地撩了撩头发,道:“我自己都关心不过来呢哪儿有那功夫管别人,赶紧把事办完,我还赶着回去逛街呢。”

  “难得见一回小尚,你怎么说话的。”邢族长又道。

  乐怡扫了眼邢越尚,眼底只有不耐:“你还有什么想说的,你该清楚,反正我是帮不上忙的。”

  看着眼前这三位至亲,邢越尚虽然挂心族人,却也没心情再问:“我倒是希望你们能将我立刻弄出去……”

  “哎,我们不是不心疼你,但是现在的境况你也是清楚的,我们也是爱莫能助啊。”邢族长依旧强行秀着亲情:“你呢,就多多忍耐一下,至少等兽核养好了再说。毕竟你这伤,就算是大巫也没法治,还是得仰仗云昭帝国。”

  “只要能走,兽核碎了我也无所谓。”邢越尚盯着邢族长,佯作诚恳:“不然,我迟早要被那人折磨死。要不你试着跟陛下开个口?”

  “哎,有机会再说吧再说吧。”邢族长敷衍。

  “你要是不把我弄出去,我就把我受虐的消息传出去,到时候由不得你不接!”邢越尚发狠道。

  邢族长愕然了一瞬,然后眼神冷酷地道:“等回去后,我会告诉族人你在宫里生活得有多么舒适安逸。且不说你能不能把消息传出来,就算传出来了,我也大可以跟人解释说你是怕有人来抢了你的位置,才故意造谣。我在族中的威信你很清楚,不想名声尽毁就给我老实待着!”

  看着自家父亲就这么走上了自己设计的道路,邢越尚理性上清楚自己目标达成,感性上却只觉得悲哀,说出的话也越加冷漠:“我可以待在这儿,但我不会无偿待在这儿。”

  “行,我承你这个情。等你出来了,你可以跟我提一个要求,只要不过分,我都会满足你。”看邢越尚默认了,邢族长冷冷告别:“有什么事我们下回再聊。你照顾好自己,我们就先走了。”

  目送几人出了门,邢越尚默默趴回舱底。然而这病房还没安静上十分钟,门就被人猛然打开了。

  院长几乎可以是称得上是欣喜若狂地奔了进来:“之前殿下和你在他的治疗室里做了什么?”

  “没做什么,就说了两句话而已。”邢越尚诧异道:“怎么了?”

  “你跟我来看看就知道了。”院长推着邢越尚的治疗舱就又回了那个私人治疗室。

  邢越尚看着眼前的光屏一脸懵逼。

  秦云行之前贴上磁片后戴了好一会儿,直到走出大门才想起要取下。光屏自然是一直尽忠职守地反应着他的各项数据,这数据对秦云行和邢越尚而言,不过一组复杂的乱码而已,对院长却像是白纸黑字那么清晰明了。

  “你看这里,殿下这个时间段的精神力居然是在缓步上涨,和游戏里的涨幅几乎是一模一样!”院长激动得嗓子都在抖。

  “哪个时间段?”邢越尚依旧不太明白。

  “就是我进来前那五分钟啊。”院长目光灼灼地盯着邢越尚。

  邢越尚努力回想:“真的没发生什么,就像你进来时看到的,我在玩球,他在盯着我看。”

  “那接下来,就要麻烦您和殿下多多相处了。”院长开心道:“看来游戏不是重点,和你们兽族的相处才是,只要能找到规律,殿下的病就有救了。要是能让殿下多摸摸抱抱就更好了。”

  看着眼前这位满眼殷切的老人家,邢越尚不由得悲伤地想起,秦云行才体贴地跟自己保证过,再也不会对自己动手动脚了。真是命运无常,一步一坑,一坑一脸血啊!

  “我觉得那个玩游戏治疗的方案……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恶名昭彰绒毛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恶名昭彰绒毛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