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真现实
泥蛋黄2020-01-14 09:302,969

  “哦,那只是我幻想出来的一个朋友而已。”秦云行强行解释道。

  当初听您那口气可不像是对着幻想,而且您那撸毛的手法一看就是个惯犯,啊不,老手好吗。邢越尚本是满腔腹诽,却在对上秦云行那双眼时,瞬间冻结。

  秦云行眼里的戒意清晰得刺目,邢越尚第一次意识到,在秦云行这里,芝麻是一个禁忌,是一个他不能提及更不该知道的话题。

  “原来是这样啊。”邢越尚干巴巴道。交浅言深……他还是越线了。

  见邢越尚没有纠缠这个话题的打算,秦云行也不由得松了口气。要早知道这是个能听懂人话的豹妖,当初打死他也不会把地球上的事儿往外秃噜啊,只希望这个一时不慎不会再有什么后续了。

  “你现在感觉好些了吗。”秦云行没话找话。

  邢越尚配合地扯开话题:“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出这个医疗舱,躺太久了,真想下地动动。”

  “用药前院长没跟你说吗?”秦云行接过话头道:“我帮你问问他吧。”

  说着秦云行便将询问直接发送给了院长,并且告知他两人的新位置。

  院长一看这定位,虽然有些不懂亲王的套路,但还是很快便回复了过去。

  秦云行看着回复转述道:“他安排好那三人,就马上就过来,得先看看你的情况再说,在此之前你就先忍忍吧。”

  “谢谢您。”

  秦云行看着小奶豹,双爪抱拳,一本正经点头致谢的样子,差点被萌到厥过去。

  面对此等萌物,秦云行理智上虽清楚邢越尚心智与人无异,情感却是很诚实地催着他开了口——

  “无聊的话,我这里有很多东西可玩唷。要不我给你拿一个打发时间的小玩意儿吧。”

  明明说的是给我找玩儿的,为什么你的表情看起来那么期待?

  邢越尚心底升起不妙的预感。但面对着这位满脸写着快答应快答应的亲王殿下,他最终也只能硬着头皮答了句:“好吧。”

  秦云行几乎是一溜小跑地拿了个巴掌大的球过来,递给邢越尚。

  邢越尚接过球,仔细打量起来,这个球外壳是透明的,中间是整个云昭星的微缩模型,无论是建筑还是植被都非常逼真,甚至还有小飞船在里面飞来飞去。

  “这个很有意思啊……”邢越尚真心挺喜欢这个的,越细看,越能发现其精巧,无论是随风而动的山林,还是翻涌不休的江河,都让人不得不赞叹做工的精良与用心。

  “是啊,超有意思……”秦云行的声音诡异地打着飘。

  邢越尚抬头一看,却见秦云行正瞅着自己,目光痴迷,脸上还泛着可疑的红晕。

  “殿下?”

  秦云行却是根本不理,整个人都陷入了看着小猫,啊不小豹子四爪蹬球的愉悦之中,吸豹吸得根本停不下来。

  亲王殿下一言不合就冲着自己痴笑起来,邢越尚能怎么样,邢越尚也很绝望啊。算了,还是玩球吧!

  所以当院长安置好那三位,赶来之时,撞上的便是这样微妙的场景。

  “呃……殿下?”

  秦云行毫无反应,反倒是邢越尚搁下了爪中小球,冲着院长有礼地问了句好。

  “他是什么时候醒的?”院长来到医疗舱前,娴熟地点开面板,一边看数据一边关心道。

  “刚醒没多久。”邢越尚道:“没和殿下聊两句,您就来了。”

  听出邢越尚上的言下之意,院长也舒了口气,赶来的路上,他一直担心邢越尚说漏嘴,将实验的事儿捅给亲王。现在听邢越尚这说法,亲王依旧被蒙在鼓里,他就放心了。

  “他的身体恢复情况怎么样?”秦云行凑上前来,问道。

  院长:“这个还需要进一步检查,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这就带他去检查了。”

  “用我医疗室的设备检查不就行了?”秦云行问:“院长你应该有权限吧?”

  “但那毕竟是专供您个人使用的……”院长有些为难。

  “哪个设备更好更适合就用哪个呗。我又不在乎这个。”秦云行道。

  可是女皇陛下在乎啊!想想女皇知道兽族和自己宝贝弟弟共用医疗仪器后的画面,院长就油然而生出一股抱头躲到外星球的冲动。

  院长苦笑道:“殿下,您怎么忽然想起要用这个治疗室了?”

  “我就是忽然想起。”秦云行话题忽而转开:“对了,那三人走了吗?”

  “还没,您的治疗室是不允许任何外人靠近的,我就安排人先带他们检查去了。”院长问:“您找他们有事?”

  “没,我就是随口一问。”秦云行道。

  院长忽然福至心灵,反应了过来,道:“您特地把邢越尚搬到这里来,不会就是为了阻止那三人来探望他吧?”

  “是啊。”既然被戳穿,秦云行也不遮掩了,直接霸道地宣布道:“我就是不想让他们见邢越尚。”

  拦着不让人亲人团聚,您这独占欲是不是过头了点啊,人家只是来治个病,又不是你的禁*脔。殿下你这样任性,是要注孤生的知道吗?

  院长尴尬地看向邢越尚,心底默默为自家熊孩子点蜡:“你看这……”

  “这也是我的希望。”邢越尚道。

  “那好吧。”院长没能从豹子脸上看出情绪,含糊地答应了。

  “我走啦。空了我再来看你。”秦云行挥挥手告别两人,出了门。

  人一走,院长立马替熊孩子给人赔罪:“我们亲王殿下就是小孩心性,怎么能拦着不让人见呢。你也别往心里去,给你做完检查就让你们一家好好聚聚。”

  “没什么好聚的。”邢越尚冷冷回绝:“这会儿,我看着他们尴尬,估计他们看着我也尴尬。”

  “我看你父亲他们还是很惦记你的。”院长劝道:“我知道你恨他们将你送进来,但到底也算是因祸得福,一家人坐下来好好谈谈把心结解开才是正经,总不能从此就断绝关系了吧?”

  “从此断绝了才好。”邢越尚看出院长还想再劝,直接道:“您知道本该发放给我的药是被谁吃了吗?”

  院长愕然:“难道……”

  邢越尚:“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被我那位好父亲吃了。”

  “怎么可能?”院长难以置信:“你可是他亲儿子啊,况且你还是因为救人才受的伤!”

  邢越尚嗤笑:“他儿子多了去了,不缺我这么一个废物。”

  “怎么能这样呢……”一直是个好父亲好爷爷的院长很难相信世上还能有这么狠心的父亲,一时间竟是不知该说什么好。

  就在这时,治疗室的门开了,秦云行笑着走了进来:“我都快出走廊了才意识到忘了取这个。”

  秦云行说着将太阳穴上的两个磁片取下归置回原位:“诶,你们俩看着我干嘛?表情这么奇怪。”

  “没什么。”邢越尚赶紧道。

  “是啊,没什么。”院长也附和道。

  “你们俩刚刚不会是在讲我的闲话吧……”秦云行面带狐疑。

  “怎么可能。”院长失笑。

  “好啦好啦,讲我闲话也没什么,反正背后议论我的多了去了,也不差你们两个”秦云行笑嘻嘻道:“前两天我才听了一个特别扯的,说我不仅口味特殊,还手段残忍,邢越尚之所以进医院,都是被我给虐的。”

  “怎么会?!”邢越尚皱眉,这人明明一片好心,居然被人这样污蔑!

  “毕竟我的人设就是喜怒无常、荒*淫无道、冷酷无情呀。”秦云行倒是浑不在意。

  “那也不该如此污蔑您。”院长也是愤愤。

  秦云行笑笑:“每个人都有言论自由的权利嘛。”

  “但那不代表他们能胡编乱造伤害您的名誉。”邢越尚显然比秦云行要气愤得多:“我要为您正名,让那些人统统闭嘴!”

  “不用。”秦云行道:“其实我还挺喜欢这个传言的,不耽搁你们治疗,我先走了。”

  治疗室的门再度合上。屋内的讨论却还在继续。

  “挺喜欢?殿下这是被气昏头了吧!”院长看向邢越尚道:“小尚,殿下对你怎么样你是心里有数的,可不能再让人这么乱传了。”

  邢越尚却是在沉默片刻后,叹息道:“或许殿下……并不希望澄清此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恶名昭彰绒毛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恶名昭彰绒毛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