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真英雄
泥蛋黄2020-01-14 09:303,377

  听族长讲完原委,院长看着投影上那遍布裂痕的兽核,眼底不禁有些发热。

  “小尚,是个了不起的孩子啊。”

  “是啊,我一直都以他为傲。”族长附和道。

  邢安瞥了一眼他爹,唇角勾起讽刺的弧度:“呵呵。”

  “这是……”院长不解。

  “别管他,这孩子就这德性。”族长背着院长狠狠地瞪过去,眼含警告。

  院长倒是忽然想起了,这位族长转眼就把他引以为傲的儿子送给自家亲王当男*宠这茬,这么前后联系着一想,的确讽刺得很。

  另一间房里,秦云行和院长显然想到一处去了,他轻抚着医疗舱,忍不住幽幽叹息:“难怪你说什么再也不想被人送来送去,那族长也太渣了,居然这么对恩人,啊不,恩妖。趋炎附势,见利忘义,我要是你,早一爪子拍他脸上了。”

  “回头我要真一爪子拍他脸上,我会记得说是您吩咐的。”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啊,你醒了!”秦云行惊喜地看到邢越尚睁开了眼。

  “嗯,毕竟挺吵的。”

  “没想到你是因为这个受伤。”秦云行一直以为宠物叼着婴儿逃生的情节,只会发生在动画片中,没想到现实比动画更感人,不禁由衷赞叹:“简直就是个大英雄!”

  “没有,真实情况不是这样的。”邢越尚羞赧道。

  “啊?”

  邢越尚解释道:“其实真实情况没那么夸张,白天各家小崽子都会放出来玩,再小一些的,也离不开母亲,怎么可能全关在洞里。那时候我进去也就是以防万一而已,能救上几个人也是侥幸。”

  “哪怕救一个也是救啊,想想你一趟一趟地往外运人那个场景,我都觉得热血沸腾!”

  “这个……是他编的。”邢越尚尴尬道。

  “啥?”秦云行吃了一惊,没想到邢族长不光爱给自己加戏,还爱给儿子加啊。

  “那时候地震刚过,谁知道下一场什么时候来,我还叼着幼崽在缝隙里钻来钻去的,那不是拖着人找死吗?”

  邢越尚老实道:“事实上,我进洞后就没再出来。干的事儿不过是把小崽子们聚集起来,找个安全的地儿让他们待着,然后给受伤的治治伤,给饿了的喂喂食物而已。等到外面的人把洞口彻底挖通,我们才算是得救了。”

  “那也……挺难得的。在那样的情况下,你还愿意往洞里钻,和舍命也没什么区别了。”

  “算不上,那个时期,大家都很难。你救我我救你的……”邢越尚有些脸红:“我们不过是相互扶持着活下来而已。”

  看着邢越尚恨不能将整个脸都埋住的萌样,秦云行简直手痒得不行,只能赶紧转换话题:“对了,既然你醒了,我是不是该叫院长过来看看。”

  不等回答,秦云行就拨通了院长的智脑:“院长,小豹子醒了。”

  得知人醒了,院长可算是长舒了一口气,当即站起身回复道:“我这就过来。”

  见院长起身,族长也赶紧起身道:“怎么了?”

  “殿下刚刚传讯给我,说小尚醒了,我得去给他检查一下,你们要一起来吗?”

  “当然当然。”族长赶紧跟上。另外两位看起来虽然不是很感兴趣,却也慢吞吞地跟上了。

  这边的情况自然是瞬间就转播到了秦云行那头。

  邢越尚看着投影,扯扯唇角:“也不知那人是来看我还是来看你的。”

  “那你想见他们吗?”秦云行看出邢越尚情绪不佳。

  邢越尚垂下眼:“不想。”

  “那我们就不见。”秦云行笑着道。

  邢越尚看着秦云行,有些意外:一直以来,他已经很习惯周围人那套——都是一家人,XX肯定是有什么苦衷,你身为儿子(兄长)应该多体谅体谅。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根本不扯什么家人亲情,只关注他想要什么。

  “我说不见,您就会帮我挡着?”邢越尚问:“哪怕那是我父母?”

  “啥,那是你父母?”秦云行惊讶。

  敢情您根本不知道啊!邢越尚无语:“那您以为他们是我的谁?”

  “呃……”秦云行不太敢答。他怕说了会被挠得满脸花。

  眼见着投影上的人越来越接近,邢越尚顾不得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开口道:“现在您知道了,还会为我拦下他们吗?”

  “那当然。”秦云行答得干脆。“他既然是你亲爹,那就更不可原谅了。为了讨好我姐,那货居然连问都没问过你一句,就拿你换了好处。这种爹,有什么可见的。”

  “但院长已经答应带人来了。”邢越尚虽然不想见,却也不想让院长为难。

  “是时候展现本亲王霸道任性的一面了。我说不准就不准。”秦云行表示强权面前,这都不是问题。

  亲王大人,这么以势压人真的好吗?邢越尚看着秦云行那理所当然的小模样,心底却不得不承认,亲王殿下虽然行事荒唐,但偶尔还是荒唐得挺可爱的。

  秦云行:“我这就让他们滚。”

  “一定要这么直接吗?”虽然亲王殿下并不在乎形象问题,邢越尚却不希望他因为自己而名声有损。

  秦云行琢磨了一会儿,道:“那我带你去我的私人疗养间吧,那里本就设了权限,不允许外人进来。”

  “好啊。”邢越尚点点头。

  秦云行也干脆,推着治疗舱就转移阵地,两人边走边聊。

  秦云行:“你父母也能变化兽形?”

  “当然。”邢越尚有点跟不上这人的脑回路。

  “所以说……劳古星人,都有兽形和人形。”

  邢越尚惊讶:“您不知道吗?”

  秦云行总算明白自己到底闹了多大个乌龙了,他居然把个外星人当宠物了!再想想自己当初在宴会上的发言,当下羞得恨不能挖个坑把脑袋埋进去:“坑爹啊这是,那么多关于你们的报道,居然没有一篇提过这点!”

  “您要知道,并不是所有人都如您这样乐于接受我们的兽形。”邢越尚隐隐明白秦云行之前可能误会了什么,看着他满脸涨红的模样,心底也是好笑:“毕竟两方刚刚融合,强调共同点才更有利于云昭人民接纳我们。”

  “那……你们对外都不再展示兽形了?”秦云行一想到有那么多的毛茸茸进驻这个星球,顿时心潮澎湃。

  “为了更好地融入社会,我们会尽量保持人形。”秦云行道:“要不是我受伤了,也不会以这样失礼的形象出现在您面前。”

  跪求失礼好吗?秦云行有些遗憾地叹息一声。

  两人很快到达了目的地,秦云行的疗养间出乎意料的大,几乎像是一个套房,而非治疗室。大大的阳台上绿植攀援,雕花的餐柜里放着各式饮品,各种医疗设备便错落地安置于柔软的地毯之上,仿佛只是一个个正常的家具摆件。环视一周,各种生活娱乐用品极为齐全,甚至可以说是丰富得过分了。

  “就诊疗室的标准而言,您这里还真是……”邢越尚不知该找个什么词儿来形容。

  “那没办法啊,毕竟我小时候,几个月几个月地住在这里,哪儿都去不了。”秦云行撇撇嘴,显然对这个地方的印象并不如何美好。

  “病得这么严重?”邢越尚愕然。

  “那倒不是,主要是为了采集数据。”秦云行说着拉开抽屉取出两个的磁片,贴在太阳穴上:“你看,就像这样。”

  磁片一戴上秦云行的脑袋,一旁的墙边就猛然升起一堆虚拟屏,数据与曲线陈列其上,泛着让学渣自动昏头的光。

  “那会儿,治疗没什么方向,治疗方案就必须根据我的情况随时调整。”秦云行随手给自己拿了一瓶饮料,倒进柔软的沙发,喝了一口道:“而设备又只能在这个房间里起效,所以……你懂的。”

  邢越尚脑中不禁出现了一个小小软软的秦云行,孤单地坐在这个巨大的房间中,日复一日,月复一月,陪伴他的只有各种医疗仪器,与来去匆匆的医疗人员。

  “那时候你还那么小,你……”邢越尚想问秦云行那时候你会孤独吗,会害怕吗,会难过吗。但话问到一半,终究是没能出口。到底是交浅言深,他不该过线。

  “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啊。”秦云行笑得云淡风轻,就算邢越尚不说他也能大概猜出这位听众此刻是个什么想法。每次姐姐和院长聊起这个话题时也差不多都是这个口气。

  “其实,那真不算什么。”这话,秦云行说得真情实意。

  事实上,他就像一个误入陆地的海洋生物,整个世界,所有云昭生物,于他而言,都是异类,出去交际,或是一个人待着,其实并无多大区别。身为一个苦逼地伪装成陆生的海洋生物,一个人宅着或许还自在点。

  邢越尚看出秦云行是真的不在意,心下有点小小的惊叹。他是真没想到,这位娇生惯养的殿下,内心竟是出乎意料地强大。这几天来,每多了解这个人一点,他对此人的评价就高一分,当然也不排除是因为他对这人的起始评分实在是低得发指。

  “哎,要是那时候就遇上你多好。”秦云行看着邢越尚很是感慨,由衷道:“你要有你在,哪怕把我关在这里三五年我也甘之如饴啊。”

  怎么一言不合就又开撩了?邢越尚有些窘迫地别过头:“您不是有芝麻吗?”

  秦云行的微笑陡然僵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恶名昭彰绒毛控(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恶名昭彰绒毛控(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