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真挂心
泥蛋黄2020-01-14 09:302,982

  第二日,秦云行一醒来正准备直奔游戏室,就收到了游戏组长姑娘的简讯,游戏修改中,具体要修改多久,不定。

  秦云行自然不知这看似仓促的通知后,掩藏着的其实是易尚那“无辜”的嘴脸。还特地找上易尚跟人巴拉巴拉抱怨——

  “我要求都没提,那技术组长就修改上了?她那抢答技术进步得是不是太快了点。这会儿人都联系不上,鬼知道他们会把游戏改成什么样子。”

  易尚推推眼镜,很是替秦云行考虑的样子:“或许是游戏数据出现了什么意外情况吧,他们那领域我们也不懂。不如这样,您把修改意见整理一下发给我,等能联系上技术组,我一定第一时间反馈给他们。”

  “那就麻烦你了。”为了自己未来的福利,秦云行认认真真地罗列了一堆要求发给了易尚,满心期待着几天后便能玩上更加符合自己心意的版本。

  易尚默默收好意见单,微笑表示我办事您放心。

  游戏里没得撸,秦云行不由得想起了邢越尚,哪怕不能摸看看也好啊。

  秦云行自觉上次聊天还是挺愉快的,没有多犹豫,就直接去了医院。不想来到医院,却只见到一个躺在医疗舱里只可围观不可亵玩的睡奶豹。

  “他怎么了。”秦云行看着医疗舱中的邢越尚不免担心。

  院长含糊道:“今天给他用的药有助眠效果。”

  “换药了?”秦云行敏锐地追问道:“病情有变化?”

  “没有,只是进入疗程的新阶段了。”院长后背隐隐渗汗。

  “那他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这个说不准,而且,就算他醒来,估计也要迷糊一阵,没法陪您聊天解闷。”

  “这样啊……”秦云行遗憾地叹了一声:“他的身体状况这会儿好些了吗?”秦云行例行询问道。

  对此问题,院长显是早有准备,点开智脑投影,侃侃道:“他的兽核……”

  就在此时,医院的智能系统忽然响起——

  “林院长,医院大门外有三位客人找您,是否接入投影进行确认?”

  院长愣了片刻:“谁啊?接吧……等等,别……”

  然而院长还是慢了一拍,120已然反应迅速地将投影杵在了两人跟前。

  “这不是那个族长吗?”秦云行一眼就认出了那位送上宠物的好心人。

  “是……是啊。”院长冷汗都出来了。

  “他们是来看望邢越尚吗?”秦云行警惕道:“那人不是反悔了吧?”

  “不不不,我只是找他们来了解一下邢越尚的情况,以便后期治疗。”看秦云行神色不善,院长赶紧解释道。

  为了更好地分析邢越尚的情况,院长今日特地请来了邢越尚的父母及血缘与年龄最为接近的兄弟,只是没想到人来得这么快,竟还当着秦云行的面把投影放出来了。要是因此让秦云行看出什么,回头女皇非把他挂在星舰上当旗帜不可。

  院长赶紧吩咐道:“120你直接将人引去我的会客室吧。”

  “是。”智能系统120毫无起伏地应答道。

  “如果您不介意的话……”院长看向秦云行。

  “你先去忙吧。”秦云行头点得很爽快。

  “那殿下,我就先失陪一会儿了。”询问情况这事儿,自然是不能当着秦云行的面进行的。

  秦云行:“我再看会儿也走了。你只管忙你的就是了。”

  院长点点头告退,将空间留给这一昏一醒的两位。

  看着秦云行那仿佛要陪护到天荒地老的架势,院长放心地离开。

  秦云行却是转眼就放出隐形摄影器,偷摸着尾随上了。毕竟秦云行只是好哄而不是好糊弄,正如院长了解他一样,他也极为了解院长。如果治疗方案需要前饲主提供信息,那么严谨如院长一定会在最初的治疗方案确定前,就将信息采集齐全。而不是治疗到一半,才急吼吼地将人叫来临时抱佛脚。

  小豹子的身体一定是恶化了,只是不知道院长为什么要对自己隐瞒。秦云行看着昏睡在医疗舱中的邢越尚,脸上一贯的懒散笑意收敛了个干净,眼底难得浮现一丝凝重。

  院长并未意识到自己距离被挂在星舰上当旗帜只剩下了一个喜相逢的距离,带着小尾巴就友好亲切地将那三位迎进了医院。

  “您好,我是这家医院的院长林牧,这次请你们来,主要是为了向你们了解一下邢越尚的相关情况,当然,如果方便的话,也希望你们能提供一些身体数据。”

  “您好您好,久仰大名。听说之前星际移民医疗救助方案就是您主导制定的,托您的福,我的族人们才能健健康康地来到云昭,实在是铭感五内。啊,忘了介绍,这是我爱人乐怡,这是我儿子邢安。我们都是邢越尚最亲的人,希望能对您有所帮助。”

  听着那头传来的声音,秦云行的眼前也随之投射出了三位访客的身影——

  一位笑呵呵的男性,穿着云昭最常见的两件套,仿佛已经完美地融入了这个星球。

  一位爱答不理的美丽女性,穿着云昭最近正流行的流火裙,妆容精致又明艳。

  一位垂着眼,看不出在想些什么的帅气青年,穿着仿佛植物编织的衣服,和新闻上见过的劳古星服饰一个画风。

  在一通毫无营养的商业互吹后,这几位终于聊到了秦云行挂心的部分。

  族长:“小尚的身体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很严重?”

  “对于你们兽族而言,兽核破损应该算是很严重的情况吧。”院长当然不会很直白地说你儿子的精神力被我们搞得乱七八糟,所以这会儿我不得不从你们这些血亲身上找治疗方向。毕竟这牵涉到皇家隐私,于是他狡猾地选择了讨论老病情。

  “他的兽核破损了?”

  族长露出了一个父亲应有的惊愕与紧张。然而另外两位至亲就很不配合了,母亲大人整理着手链,毫不关心。弟弟大人嗤笑一声,不屑套路。

  院长将几人引入会客室坐下:“准确地说是濒临破碎,好在殿下将他送来得还算及时,不然再耽搁两天,就真的是无药可救了。”

  “那还真是要感谢亲王殿下对小尚的照顾了。”

  “是啊,殿下对小尚相当照顾。”院长努力为自家亲王殿下刷着亲属好感度。

  族长笑得越发灿烂:“不知我是否有机会拜见殿下,亲自向他表达谢意。”

  “那要问问殿下。”

  院长拿出记录板,问道:“有些情况需要向您了解一下,邢越尚的兽态相较于同龄人而言,似乎有些发育迟缓,有什么原因吗?”

  “小尚发育迟缓这个问题,我们几年前就意识到了,而且也一直很挂心,毕竟小尚的兽态要是一直这么弱小,就算长到成年也没法在劳古星独立生存下去。”

  族长再度摆出了慈父脸:“我当时就找大巫帮他看过,但是大巫也没说是什么原因,只说顺其自然就好。”

  “这样啊……”院长有些失望地叹息一声,将邢越尚之前的体检投影展示给他们看。

  “那你知道他的兽核是为什么损耗过度吗?毕竟兽核再怎么损耗也是有个度的,一般情况下很难碎裂,我希望知道具体情况。”

  “哎,说起来,他之所以受伤全是为了族人。”

  族长缓缓地讲起了背后的故事——

  “院长您是知道的,在你们的飞船到达前,劳古星正处在危险的崩毁阶段,地震,海啸,火山,各种各样的灾难接连降临。最初的灾难,是地震,那会儿正是白天,我们族人几乎全都在外捕猎或是耕种采集,而幼儿们,出于安全考虑,都被关在了山洞里。

  当我们赶回去的时候,地震已经震塌了洞口,洞口几乎都被埋死了,全是厚重的大山石,根本刨不开。还好有小尚,他身形小,勉强能从山石的缝隙里钻进去。这孩子也是个好样的,愣是不要命地钻进洞里,将孩子们一个一个地叼出来了。

  但你知道,这孩子兽形太弱,没送几个就不行了,但他还是强撑着把所有孩子都送了出来。他的兽核,就是那时候损耗过度的。地震之后,灾难频频,每一天,大家都在疲于奔命,根本没有时间给他养伤,所以他的兽核,才会不断恶化,以至于变成你看到的这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恶名昭彰绒毛控(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恶名昭彰绒毛控(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