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梦终
云玥2018-02-24 16:113,937

  阿清控制了李铭勇的身体,趁影月等人不注意,逃回了景氏族。李铭勇承受不住,昏倒在地,不知生死。阿清见了族长,说道:“主人,我回来了。”现任族长名叫行露,虽挂有这个名号,其实无非是蒙蔽族人的双眼罢了,他的真实身份,只有亲信影雾以及影雾的徒弟克钟知晓——亦即开创景氏族的五位先王中的一位,景木先王。自人间一行,先王暴毙身亡,正是景木一手操控,不但得到了族长的位置,还有了夺取人间这片肥沃土地的理由,却因景隐的存在,才拖到现在,迟迟不曾动手,现如今,已万事俱备,只要免除后患,就能理所当然地征服世界了。阿清的回归,更是如虎添翼,景木将石头戴在脖子上,说道:“景隐那家伙终于死了,我的等待终于有了结果。”阿清说道:“别感慨了,快快动手吧。”景木迟疑片刻,说道:“那,就先从牢里的犯人们开始……”阿清打断他的话,说道:“不行!先得灭了影月的村子。”景木说道:“固然,现在族中仍有行柯的势力残存,不过是一群蝼蚁罢了。”

  阿清说道:“你是真不知,还是装糊涂?”景木冷笑道:“分别多年,你竟然敢如此跟我说话了……几个人类而已,就让你心慌不已,可不是你的作风啊。”阿清说道:“你知道就好,那几个人类虽然经过改造,实力强大,却在我族族人面前什么都不是,可对于我而言,却有很大的威胁,具体是什么,早已跟着贤姝进地狱了。”景木问道:“话说,贤姝是怎么死的?”阿清急急地说道:“这个不重要!现在马上派人灭了影月的村子!”景木便唤来了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假影月,他的身体经过了重塑,已今非昔比,从各个方面来讲和真影月别无二致了。景木说道:“你可以轻松进入影月的家乡,记住,不要造大声势,悄无声息地迅速解决。”假影月道了声是,来到了影月的家乡。父老乡亲分辨不出,真以为是影月回来了,还大摆宴宴款待他。接风过后,没有一个人活下来,包括秦穆一伙。

  景木在这之后,还是满脑子在想着大牢里的犯人们,可阿清却说道:“犯人随时都可以处刑,现在重中之重是景迁。”景木说道:“想必行柯知道我们的目标了,要杀了景迁,恐怕并不容易……”话音未落,两个人走上前来,正是影雾师徒二人。影雾说道:“族长,就让我去人间会会那许久未见的师弟吧。”景木说道:“你们都要去?”克钟说道:“当然了,我还有一份大礼要送给他们呢。”景木点了点头,同意了他们的请示,让他们去人间除了景迁这个眼中钉。

  影月在与秦穆达成协议后,本打算借用阿清的力量保护景迁的安全,却没成想让他逃走了。但他并没有自乱阵脚,依旧按照计划进行接下来的行动,他将所有人召集到身边,说道:“接下来将会迎来一场大战,我们的人手 根本不够,很是需要其他种族的支持。”之后如此这般分派下去,众人散了,只剩下了影月一个人,他已经预料到师兄会亲自来抹杀景迁,更是知道对付他留多少个人都没用,索性让多余的人手去做其他事情,至少能起到分散景氏族注意力的作用。

  影月回到景迁身边,施法唤醒了他,说道:“景迁先生,我并没有把握保护得了你,所以,我想做一个自私的决定。”景迁叹了声气,说道:“也罢,我是真的累了,我只求在我死后,你们能好好待我的女儿。”影月说道:“我虽然没有把握让你活着,但你的死也绝非定局,只是为了以防万一,现在我要将藏在你记忆中的那段历史提取出来。”景迁毫不犹豫地点下了头。影月说道:“虽然我有这个想法,可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完成的,老实说,师父的能力很难让我顺利进行下去。”景迁苦笑道:“这还真是形势严峻啊。”影月说道:“如果我们能撑到族长回来,那就谢天谢地了,倘若回不来,恐怕咱们都得死在这里。”景迁突然情绪激动地说道:“我死了,没什么的,你可不能死,行柯身边只有你这么一个靠得住的人,他能不能夺回族长之位,还得指靠你啊。”影月说道:“所以,我们现在只能祈祷了。”为了拖延时间,影月用尽毕生所学制造了一个强大的屏障,以此来保护自身以及景迁的安全。可事与愿违,记忆提取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不速之客就找上门来了。

  影雾双手插肩,额上豆大的汗水清晰可见,听他说道:“不得不说,我能有你这么一个师弟,很是骄傲。”影月说道:“虽然许久未见了,可我并不想跟你叙旧,想要了景迁先生的性命,你是说服不了我的,就看你有没有这个实力了。”影雾说道:“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你我同为景隐门下弟子,为了一个外人,就要大打出手吗?”影月说道:“景迁先生是景氏族族人,怎么会是外人?你心中所想,我再清楚不过了。”影雾笑道:“好吧,既然你这么说,可就别怪我不念同门的情义了。”此话一出,二人真的交手了,谁也没有留情面,都在为各自的领袖出力。

  影月和影雾实力接近,又师出同门,自然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即便使出全力,也难以伤害对方分毫,只不过体力在不断消耗而已。克钟则在一旁看戏,他没有趁机要了景迁的性命,反而显得很轻松,真是奇怪。待时机成熟,只见他从掌中变出了球,那个球正是克钟为人间送的一份见面礼——一颗行星!他使出全力,将行星抛向空中,到达某个高度的时候,恢复了原状,天瞬间黑了,整个球体不断压下来,一旦坠落,将会是一场巨大的灾难,无论对人,还是地球,都会受到毁灭性的伤害。

  影月没预料到对方还留着一手,寻找机会脱离了跟影雾的纠缠,抬头让望着不断靠近的庞然大物,试图以一己之力阻止它。可是毕竟双拳难敌四手,又被行星吸引了注意力,结果正中了影雾师徒的奸计,被他们趁机偷袭,伤的不轻,基本上没有还手的余地了。克钟走到景迁身边,从怀中掏出一把利刃,脸上浮现出狡猾的笑容,刺向了惊慌失色的景迁,在这紧要关头,圣文的及时出现,保住了景迁的性命。而在另一边,同样打算杀了影月的影雾,也没能得逞,行柯站在他面前,仅凭其实就让影雾动弹不得了。

  影月见状,长舒一口气,整个人躺在地上,昏了过去。行柯朝他看了一眼,又转过头来对影雾说道:“你还真是心狠手辣,可真不像是景隐的徒弟。”影雾哈哈大笑不止,说道:“你们还是多为这些可怜的人类想想吧,过不了多久,他们都会死……还有,我的目的已经达成了,走吧,克钟。”克钟楞了一下,收了武器,回到师父身旁,一眨眼的工夫,人就不见了。行柯让圣文照顾好影月,自己则抬头仰望着不断坠落的行星,深吸一口气,唤来了数不清的飞禽,飞禽一齐冲向行星表面,仅凭那微弱的力量,竟将重到吓人的东西甩回了宇宙,人间的危机得以解除。

  凤凰先王用其力量治好了影月的伤势,影月说道:“族长,战争是避免不了得了,不过,景迁先生他……”说着话,留下了泪水。行柯见景迁安然无恙,问道:“你为何这么说?”影月说道:“族长,我本打算提取景迁先生的记忆,没成想中途敌人便找上门了,又被师兄钻了空子,恐怕那段历史让他破坏了。”行柯没有怪他,说道:“历史已经不重要了,倘若我打不赢这场仗,有再多证据也毫无作用,可是如果我们赢了,没了这段历史记录,慢慢挽回也不迟。”影月说道:“您这么想也没错,只不过我想……”行柯说道:“以前我和你的想法一样,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非得以战争解决不可。”影月说道:“虽然是下下策,可我也做好了战争的准备,过不了多久,我们会有很多援手的。”

  刘景鹤等人回来,果然带回了好消息。他们还特意写下了花名册,拿过来给行柯过目。行柯看到愿意支持他夺回族长之位的盟军,内心没有多大波动,听他说道:“在战争之前, 我想先完成一件大事。”影月说道:“您想救出大牢里的族人,那太冒险了,根本不可能成功。”行柯说道:“我有十足的把握,只需如此这般……他们连反应都反应不过来。”影月大惊道:“景氏族还安插着这么个人,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行柯笑而不语。之后,很快制定出策略,与化名为念由的人相见,经他暗中操作,进入大牢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犯人被都被放了出来,待消息传到景木族长的耳朵里时,都快把他气炸了,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此事的发生,包括他自己,以及影雾和克钟。不过,即便如此,形势上还是景木占有,他迅速做出回应,集结了所有能上场打仗的族人以及依附景氏族的其他种族,准备与行柯一战……

  “甲:我又换了一身衣裳,十字披红双插花。大门二门悬灯结彩,拜完天地入洞房。到洞房我这么一看,糊的是四白落地,床上是闪缎褥子,问缎被卧,倚枕、靠枕、鸳鸯枕。小姐坐在床上,扑哧儿冲我一笑。我往床上一迈步,可了不得了!

  乙:怎么?

  甲:使的劲儿太大了,喀嚓的一下子,我由供桌上掉地下了,砂锅也碎了,棉袄也着了,把脖子也窝了!

  乙:您不是完婚了吗?

  甲:哪儿呀,我在庙里那儿做梦哪!

  乙:做梦啊!”

  刘景鹤头一回上战场,异常紧张,也很兴奋。两军对阵,正要拼个你死我活的时候,刘景鹤猛然惊醒,环顾四周,却身在蛋糕店里。柜台前,小尤哼着小曲儿百无聊赖地擦来擦去,听见睡过去很久的店长那边有了动静,笑呵呵走过来,说道:“您醒啦,睡得还行吗?”刘景鹤呆愣愣地望着她,眉头紧皱,突然跳起身,紧紧抓着小尤的肩膀,说道:“你现在是小尤……还是重英?”小尤被吓得不轻,拼命地推开了他,嫌弃地说道:“你怎么回事,别碰我,别碰我,我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了,这大夏天的。”刘景鹤还是不肯放弃,继续说道:“不是,我就是想知道你现在是谁。”小尤被问得糊涂了,说道:“我是小尤,还能是谁啊……你老实说,是不是背着我在外面看上哪个女孩了,别害羞,跟姐说,姐给你撮合。”

  刘景鹤急得来回踱步,他使劲抓头发,嘴中念念有词,忽然停下来,说道:“你是小尤,能确定吗?”小尤说道:“我说大哥,咱有病瞧病,没病好好照顾客人,行不?”刘景鹤又开始来回走动了,说道:“我没病,跟你一句话两句话说不明白。”小尤说道:“你看看你这一身汗,是不是刚才做噩梦,脑子受刺激了?”刘景鹤面无血色,他看着小尤,小声念道:“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枕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枕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