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初入军营,遭质疑
梦无敌帅帅2019-04-07 17:202,284

  霖枫死了,她大哭一场,望着晕厥的娘亲,她一字未吐,这一夜,她未眠。

  第二天早上,霖府挂起白帐、白灯笼悼念霖枫。

  霖离也早早的起来了,她脱掉了昔日最爱的白纱衣,穿上红色战袍;摘下平时戴的珠花,戴上男子的束发巾,也颇有几分男子的气概。

  她望着镜中的自己,倘若我霖离是男子,不说像父亲一样,在沙场叱咤风云,至少,也可以让敌人闻风丧胆,可我今生是女子,我更要努力!

  想着,她拿起了桌上的青殇宝剑,这是她十岁生日时,霖枫送她的。以后,她就要拿着它驰骋疆场了。

  她走出房门进了母亲的房间,此时的谢婉,还沉静在丧夫的悲痛之中,她满脸泪花,眼睛红肿肿的。

  霖离走到她榻前,“母亲,父亲已经去世了,请您节哀顺变,别弄坏了身子。”她说话的语气很平静,尽管心里也如刀绞一般难受,她知道,父亲已经去世了,她不再是小孩子,她要照顾好母亲。

  她说完后,是许久的安静,谢婉没有说话,她也没有。

  “母亲,父亲临走前有两个放不下,一个是您,一个是殇城的军队,我大楚的国土。父亲他让我照顾好您,但如今大敌当前,离儿不能在您身边,我要去军队了,我要挑起父亲肩上的担子,他,太累了。”她说着话,脸上却没有一点表情,那种感觉,“冷”的吓人。

  说完,她转身向门口离去。

  走到房门槛的一瞬间,谢婉喊道:“离儿,不要走!你不能去!如今,你父亲已经不在了,如果你再有什么三长两短的,你让为娘的怎么办?我已经没有了你父亲,我……我不能再失去你!”说完,传来的是一阵哭声。

  霖离听到母亲的话,脚步停了下来,她的心突然“怦”的一下,那种感觉,不知怎么形容。不!不行!我不可以回头!我一定要为父报仇!

  于是,她走了,走的很潇洒,连头也没有回。

  很快,她到了城楼下。

  “你是何人?敢在这里,快快回去!”一个守城的士兵喝斥道。

  “帮我通禀曹将军,就说,霖离前来军营报道!”

  那士兵一听,“霖离”不就是霖枫将军的女儿吗?

  口气马上就软下来了,“是,小的马上就去给您回禀,请您在这稍等片刻。”

  说完,士兵跑上城楼的议事堂,“报--!将军,城楼下有一女子求见,自称是霖离。”

  “什么?霖离!好,快领进来!”

  士兵到城楼下引霖离入堂,她跟着士兵走上一阶阶石梯,望着那城墙,那城墙的每一块砖,是如此陌生,又是如此熟悉,没错,都是父亲守下的,都有他痕迹。她以父亲为傲,暗中下定决心,自己也要如此。

  霖离入了堂,各位将军纷纷议论起来,霖离也闻到了一些风声,无非是对女子入营的质疑。

  “参见曹将军。”

  “霖姑娘不必多礼。”坐在大堂上的曹清说道。

  “曹将军其他的话不必多说,我父临死前嘱咐我,到军营,为抵御外敌献犬马之劳,如今,霖离前来报道。”

  曹清虽然对女子参军也有些偏见,但因她是自己大哥的女儿,为此也敬她三分,恭敬的说道:“那……那姑娘可有什么办法解当下之困?”

  “我认为我们可以夜袭敌军粮仓,断起粮食,这时再出兵攻打,与其决一死战,必可大获全胜!”

  “此计甚妙!姑娘可有合适人选?”

  “我愿前往敌营!”霖离斩钉截铁的说道。

  说完,却是一片纷纷议论。

  “这小女子,是谁给她的自信,让她如此猖狂!”

  “是啊,她虽是霖将军的女儿,却也还是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竟敢夸下海口,偷袭敌人粮仓!”

  ……

  ……

  曹清也深思许久,一个女子怎能单此重任?何况,她还是大哥的女儿,怎能让她冒险,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如何向大哥交代。

  霖离仿佛看出了曹清的心思,旁敲侧击地说道:“曹将军,您不必担心,我霖离虽是一介女流,但骨子里的志气绝不输于男子。我愿做一次问路之石,就算没有成功,也可击破现在这一潭死水,望将军同意霖离的请求。”

  曹清本不知如何是好,但听霖离如此说,不如就这样,“好,霖离,本将军同意便是,但此去敌营危险重重,我派二十人与你同去,祝你成事,你看可好?”

  “谢将军,将军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无需二十人,人多反而会打草惊蛇,我霖离再与五人去即可。”

  一旁有个男子听闻,有些怒了,“将军,您万万不可让她去干这么重要的事情,她仅是一名弱女子,又如此猖狂,您让她带二十人,她却说五人即可,虽说她是霖将军的女儿,我们都让她三分,却也不能得寸进尺啊!我李毅愿单此重任,前往敌营,烧其粮草。”

  霖离听了,竟如此污蔑自己,火就不打一出来,本是听父命来此效力,却落个这样的下场,但一听,说话的人是李毅,气马上就消了。

  这是为什么呢?

  原来,李毅随霖枫是十年之交,在沙场上,多次以性命相救霖枫。他至今未娶,不是不想娶,却是因为脸上那道伤疤,没有女子肯嫁给他这样的“丑男”,而那道伤疤也是因救霖枫伤的。

  于是,霖离对他行了个军礼,说道:“李伯父,您的名讳小女子早有耳闻,以前,您多次在沙场救我父亲与危难,我霖离敬您。但您不能怀疑我霖离的能力,没有试过,又怎能知道?”她又转过身对曹清说:“曹将军,您即使我父亲的手下,也是当今的坐阵大将军,我霖离对您也没有不敬之意,如今大敌当前,我们应齐心协力,一致对外,亲您下令,给霖离一个机会,一个为我大楚保江山、为家父报仇的机会。”

  “好,离儿,伯父成全你,但行动时一定要小心,毫发无损的回来!”

  “是,将军。”

  “将军,这……万万不行啊!”

  “诶--,李将军不必再说,我心意已决。”

  李毅一听,十分生气,也不顾曹清的面子,便拂袖而去,要知道当初霖将军在时,什么事情都要与他商讨,如今却……

  霖离接受了任务,今夜就要行动,她,会怎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弥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弥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