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彼岸花:在无边的苦海中思念着你
梦无敌帅帅2019-04-22 20:372,164

  朝臣甲一听,五殿下来了,便慌忙中转过身行礼,一句吞吞吐吐地“五殿下”从口中蹦出。

  顾子苏进来之前就听到些风声,知道大家都在讨论他此次剿灭鱼人逆党的事,既已如此,他也便不太在乎,任由他们去说,自己敢做,难道还怕人说不成!

  于是,他只是微微点头,走到了宫殿的前头。

  顾子苏从朝臣甲身边走过,走路带起风,朝臣甲不禁由内而外的冒着些凉意。直至顾子苏到了前头,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他用衣袖擦了擦脸,衣袖竟然湿了,这是他才意识到,自己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朝臣甲还惊魂未定,暗自嘟囔道:“哎,今天真是点背,刚说着五皇子的不是吧,他便进来了,这也还好在五皇子不追究计较,这要是真计较起来,自己还真是无法可施啊!”说着,他的手暗暗地抽着自己的脸。

  顾子苏虽没有正视身后的大臣,却也用自己敏锐的余光瞄着,这殿中的一切都被他收入眼内,朝臣甲的一举一动自然也是如此。他虽听不出他在说着什么,但在此情此景的情况下,不用细说,他也能猜出一二。

  看着朝臣甲愚蠢、笨拙的动作,顾子苏嘴角微微上扬,但那笑容转眼即逝,常人根本看不出他任何的心思甚至面目变化。

  “皇上驾到!”

  太监一声明亮的叫声,打破了寂静许久的环境。

  朝臣们马上整整衣袖,各自站回了各自的位置。

  这太监不是别人,正是皇帝身边换了一批又一批后,身边留下的老人高盛——高公公。

  这高公公深得皇上的信赖。据说在当今皇上还是先皇膝下的三皇子时,曾遭遇过一次刺杀,当时高盛不管三七二十一,舍身护主,虽说刺客当场被擒,高盛却也伤了腿,如今便也落下了残疾,走路一瘸一拐的。但也因此,他成了皇上的心腹,熬了这么多年,终是当上了这皇宫的大总管。

  话音刚落,随后,皇帝走了进来,坐在龙椅上。

  众臣齐跪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帝一挥袖子,“众卿平身!”

  音落,朝臣们纷纷起身。

  “苏儿,你此次去剿灭余党,战果如何呀?“皇帝面不改色,别的大臣看不出,都当作是父子之间的嘘寒问暖,但顾子苏怎会看不出?他的父王在天下虽一向以贤德著称,但未在身边又怎会知道”伴君如伴虎”这个道理。

  如今皇帝当头一棒,看似父子情深,实是笑面虎的笑里藏刀,让人两面为难。好在顾子苏对他这个“好“父皇了解置深,早就准备好了请罪书。

  只见顾子苏一撩裙摆,跪倒在地,在衣袖中拿出一份奏折,“父皇,孩儿此行有负圣命,特此附上请罪书一封。”说着,他将手中的奏折向前一递。

  一向老谋深算的皇帝听闻,假作不知情的样子,皱皱眉头,挥手示意旁边的太监,“呈上来。”

  高盛便一瘸一拐的下来,接过了顾子苏手中的奏折。但他在皇帝身边多年,自然也看出了异样,知道今天无论如何五皇子肯定都不会有什么好的收场,于是,压低了声音,暗暗地提醒道:“五皇子谨言慎行。”

  虽然只有简短的几个字,顾子苏知道那却也包含了老人家深深的用意,微微地点了点头。

  皇帝一看奏折,那面色便掩盖不住了,只见那脸一会儿白、一会儿紫、一会儿红的变化着。

  殿里“不安宁”了。大臣们眼神交流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知道这事定是不简单,慢慢的殿里也便起了微弱的议论声。

  顾子苏沉着头,却也一直注意着皇帝的变化。皇帝眉头紧锁,手握住了拳头,脸色阴的狠。过了许久,忽然间,这些一下全部消失了,顾子苏知道,他要说话了。

  “咳咳!”

  上面的皇帝一发声,下面的讨论声戛然而止,大臣们又各自归了位。

  皇帝故作稳定,说道:“苏儿,你在奏折中写道,你们曾在鱼人镇中捉到一个女子,而你却在随后将其放了,但——”皇帝故意拉长了声音,“你可知,那是何人?”

  顾子苏一听,好啊,终于露出了尾巴,刚刚还装作不知情,如今便质问起那女子是何人。

  顾子苏双手作揖,回答道:“回父皇的话,儿臣不知那女子是何身份。”

  “她便是鱼人族的公主!鱼人族唯一的公主!鱼人族最宝贵的公主!”说着,皇帝逐渐激动起来。

  顾子苏听着,却当未察觉语气的变化似的,淡淡的回道:“启禀父皇,儿臣以为男儿成大业者,不在乎一个女子,却是在于其胸怀大志,志向高远。若是拿一个女子作为自己胜利的筹码去搏,无论她是一个平民妇女,还是公主,在儿臣眼中都是毫无意义的。”

  说罢,顾子苏深深一叩首。

  当场,大臣们都大为震惊,听得是一头雾水。什么?五皇子是怎么了?现在这不就是和皇帝明摆着对着干吗?说皇帝是要靠女子才能坐得稳这江山嘛!

  如众臣所料,皇帝气不打一处来,大声喝斥道:“好啊!好啊!真是朕养的好儿子,现在都开始指责起朕来了!”

  随后,向顾子苏砸来的便是那份请罪书,“不偏不倚”正好砸在顾子苏的脑袋上,磕得“怦”的一声响。

  大臣们见状,吓了一跳,知道皇帝是真生了气,都急忙跪在地上,其呼:“陛下息怒。”

  霎时间,皇帝身边的高盛手中也为顾子苏捏了一把汗。虽说这五皇子是在皇宫中皇上看着长大的,但皇帝毕竟是皇帝,他的性格高盛是最清楚的了。若是犯了其他的事,皇帝也许看在父子之情,加之对五皇子的宠爱也就过去了,但如今涉及到皇帝的权威,自古帝家家无情,这可也不是白说的,都是历史上一个个“血淋淋”的教训,这事不是轻而易举便能不了了之的。

  大殿之上,皇帝居高凌下、面红耳赤,朝臣们俯首齐跪。顿时,大殿上弥漫着一种沉重的气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弥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弥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