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彼岸花:在无边的苦海中思念着你
梦无敌帅帅2019-04-22 20:332,118

  长老继续说道:“传说轮回无数后,有一天佛来到这里,看见地上一株花气度非凡,妖彼岸花红似火。佛便来到它前面仔细观看,只一看便看出了其中的奥秘。佛既不悲伤,也不愤怒,他突然仰天长笑三声,伸手把这花从地上给拔了出来。佛把花放在手里,感慨说道:‘前世你们相念不得相见,无数轮回后,相爱不得厮守,所谓分分合合不过是缘生缘灭。你身上有天庭的诅咒,让你们缘尽却不散,缘灭却不分,我不能帮你解开这狠毒的咒语,便带你去那彼岸,让你在那花开遍野吧。’”

  “佛在去彼岸的途中,路过地府里的三途河,不小心被河水打湿了衣服,而那里正放着佛带着的这株红花,等佛来到彼岸解开衣服包着的花再看时,发现火红的花朵已经变做纯白,佛沉思片刻,大笑云:大喜不若大悲,铭记不如忘记,是是非非,怎么能分得掉呢,好花,好花呀。佛将这花种在彼岸,叫它曼陀罗华,又因其在彼岸,叫它彼岸花。”

  “可是佛不知道,他在三途河上,被河水褪色的花把所有的红色滴在了河水里,终日哀号不断,令人闻之哀伤,地藏菩萨神通非常,得知曼陀罗华已生,便来到河边,拿出一粒种子丢进河里,不一会,一朵红艳更胜之前的花朵从水中长出,地藏将它拿到手里,叹到:‘你脱身而去,为何要把这无边的恨意留在本已苦海无边的地狱里呢?我让你做个接引使者,指引他们走向轮回,就记住你这一个色彩吧!彼岸已有曼陀罗华,就叫你曼珠沙华吧。’”

  “从此,天下间就有了两种完全不同的彼岸花,一个长在彼岸,一个生在三途河边。生生世世,永远相望。”

  白须长老说完,是久久的沉默。

  “依长老所言,这花的寓意便是生死两隔,永不相见?”

  “是。那殿下是否还要此一梦?”

  “当然,我既做出此决定,便不会轻易改变心意。”

  “那好,但在此之前,我必须告知殿下,进入梦境之后,你会经历许多事情,众叛轻离、谋逆造反、杀兄弑父皆有可能,这一切都将是未知之数,但你不必惊慌,这一切只是梦罢了。在梦境中,你会见到你想见之人,但她可能以任何角色出现在你的梦境中,她可能是舍身护你的亲人,亦可能是一心想要你死的仇敌,而你绝不能告诉她你的真实身份,否则——”,长老拉长了声音,给人以扑朔迷离之感“不仅入梦之人将永远无法醒来,而且想见之人的灵魂也会坠入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顾子苏听了长老的一席话,甚为惊骇,坚定地说:“好,我必会谨记长老的警言。”

  长老示意让顾子苏躺在旁边的床榻上,默默地念着咒语,然后将手上的花卉手杖往地上一戳,心形琉璃瓶开了,彼岸花从瓶中飞出来,五片花瓣进入了顾子苏的身体。

  顾子苏闭上眼,入了梦。

  当他睁开眼,早已骑在高头大马之上,周围的景象一片荒凉,他知道,这是梦境。

  “殿下,前方再过五十里就是鱼人镇,皇帝陛下让我们尽快剿灭鱼人逆党,是否要下令,加快进军步伐、及早到达?”只见说话之人身穿银灰色盔甲、披着朱红战袍,浓眉大眼、唇红齿白,这人便是顾子苏的副将林枫。

  顾子苏一听,震惊不已,在现实中忠心护主的鱼人一族,在梦中竟成了逆党,真是如白须长老所言,万事难料。

  前后思量之后,他说道:“大可不必,这几日来,我们都日夜兼程,定不会误了行程,按原速前进即可。”

  “是,殿下。”

  军队前进着,走在荒无人烟的路上。顾子苏骑着马,思虑却也一直未曾中断。

  五十里的路,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转眼间,浩浩荡荡的军队便到了鱼人镇。

  顾子苏一抬头,看见那块熟悉的牌匾。他深情地望着,想起自己与苏陌在这里初见的那个黄昏。

  一阵阵猎猎秋风吹过,轻拂起他的头发,如丝绸般顺滑,在空中飘浮着。镇上早已没了人烟,一片荒凉。

  他淡淡地说了一句,“搜!”

  一声令下,士兵纷纷地冲进镇中,只剩下顾子苏和几个士兵留在原地。

  忽然,边的箩筐微微地动了一下,虽然动作很微小,却被他尽收眼底。

  他说道:“今天的风可真大啊!这大箩筐都能被吹动了。”

  他故意提高了声音,暗示着身后的人。

  林枫跟随顾子苏多年,早已对顾子苏的暗示牢记心中,应和道:“是啊,殿下,但不知是今天的风怪,还是这大箩筐暗藏玄机呀?”

  “派人前去一探究竟便可知。”

  “哈哈,殿下说的是“,林枫笑到,一挥手下令道:”你们过去——”,

  还未等他说完,旁边传来一个声音:“我说——,殿下啊!您这是不是多想了!不就是风吹动了平常人家装东西的箩筐吗?有何好惊讶的?”

  顾子苏用余光轻轻一瞄,说话之人是林枫的亲弟弟林震。这个林震虽与林枫是亲兄弟,但两个人的行事作风却截然不同。林枫一向处事稳重,言语谨慎,而林震却是大大咧咧,见谁说话都如此。传说是小时候被房门夹了脑袋,从此便变得如此昏昏沉沉的。

  虽然如此,但林氏兄弟二人都师出名家、武艺高强,随顾子苏征战多年,一起经历过生生死死,早已是拜过把子的兄弟。于是,这事便不温不火的过去了。这也就是林震,若是换了别人,此时早已人头落地了。

  “哦?那我便要看看,到底是怎样特殊的人家,箩筐不用来装米、装面,竟是用来装绸缎锦匹?”顾子苏说着,举起手中的赤血剑,指着那个露出衣角大箩筐。

  “咦?”,林震说,“你们两个去那儿看看,我倒想看看这到底有什么奇妙之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弥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弥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