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求学
江心2017-09-08 03:454,604

  “呜~~~~~”,火车的鸣笛声震耳欲聋的轰鸣,站台上多少送别的人伤心泪目,钟婉如却是看一切都新鲜,心中兴奋不已。

  在这世上,钱固然不是万能,却的确能解决很多实际问题,例如,买个舒适。方家的财富,使得三人一路上虽然又是车,又是船的,颠簸辛苦,倒也没有受什么大罪。

  车窗外飞速倒退的景色,就如飞速拉扯的电影胶片一般,只有远处的夕阳相对安静的挂在天边,红通通的照耀着大地。山影,巍峨壮丽,农田,整齐欣荣,荒野,广阔无边……

  她觉得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那么的神奇,嘴角微微带笑,让所有人都以为她很愉快,只有她自己知道,如果是一个月前的她,此时当真是快活无比的,可是如今,她的心中多了一些东西,一些令她时时刻刻酸疼的东西,她并不想回忆,但是也不知道怎的,脑子不听使唤的就是会反反复复的重复当天的画面,他俩是那样的接近,交换着彼此的气息,他的眼神,他的表情,他的温度,难道都是假的?

  为什么自己总是觉得他的眼神中有很多东西,为什么自己总觉得他有苦难言?

  该死的!她在心底咒骂自己,为什么自己还在想如此没有意义的事情。人家都已经说的那么明白了,自己还在发什么花痴?钟婉如!你简直没救了!没救了!

  她的心里难受,既觉得温暖又觉得屈辱,难道他低下头来,不是想要亲吻自己吗?刚骂完自己,她的思绪又止不住的回想着当日的情形,分析着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她鄙视自己,但是同时又心跳的厉害,一想到他俩差点就亲吻到了对方,她的脸就烫的跟刚出炉的烤番薯一样。

  “婉如,你想好了要学什么了吗?” 伯谨问。

  “啊?”钟婉如一惊,赶紧将自己的思绪收回来,强迫自己跟上伯谨的问题,想了想说:”嗯……我想学英语。”

  “可是你没有基础,恐怕很难跟上。” 伯谨说:“你画画有基础,不如就上美术系吧。”

  “不,画画有方伯伯指点比十个教授都强,而且我从小学到现在,我想换一个学科。”

  “那……就学国学吧,那的教授我比较熟悉。”

  “不,我想学医学,学外语。” 她坚持的说道。

  伯谨只得摇头,说实话,他喜欢她安静温柔的一面,可是他对婉如任性顽固的一面总是有些难以招架,让他感到心神不宁。或许她还太年轻了,还不懂事吧,他闷闷的想着,看着她那张光洁娇美的脸,他又禁不住微笑,她的长相是典型的江南美人,眉弯如月,睫毛细长,一双杏眼晶莹闪亮,那小巧秀挺的鼻子,和那圆润饱满,红润娇艳的双唇。尤其是这一两年,她的个子长高了,变的前凸后翘,身上那满满的女性诱惑,总是令他思绪纷纷。

  他是个很克制内敛的人,从来都是发乎情止乎礼,不过他内心是十分的想要拥有她的。他想让她成为自己的妻子,拥有她将是他人生最大的幸福。他看着她望着车窗外的侧脸,独自想着。

  他们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都没有发觉坐在一旁的月梅正痴痴的望着她的大少爷,在她心里他是最完美的丈夫,最好的男人,她不明白为什么婉如会如此抗拒与方伯谨成婚。

  如果换成是自己,天!她一定要天天烧高香还愿,天天向菩萨感恩。当然,她与婉如情义深厚,她并不想,也不敢想要去取代婉如,她知道自己不配,她只是偷偷的想过,如果能让自己成为方伯谨的偏房,她宁可减寿十年。

  来到北平,离开学还有一段时日,三人租了一个带院子的小平房,置了些日用品,简单的过了起来。

  方伯谨带着婉如在北平城里游玩闲逛,举世闻名的文明古都,那些恢宏绚丽的古建筑,美丽典雅公园,还有那些精彩绝伦的传说故事,当真是让婉如惊喜连连。

  她与赵正礼的再次见面是在开学的前三天,起因还是因为婉如坚持想要进入外文系旁听,于是方伯谨想到了外文系的才女齐欣欣,想让她提前给婉如补习一些基础课。

  但是伯谨与齐欣欣并不熟悉,只得在校园里找到了刚回校的赵正礼,两人见面,赵正礼心中咯噔一下,因为伯谨已经毕业,而且在他想来,此时他应该已经与婉如完婚,正在享受新婚喜乐,怎么会突然回到学校里来?见到伯谨站在自己宿舍门口,他心头有些发虚。

  “伯谨?你怎么回校了?” 赵正礼停下整理行李,赶紧将他迎进宿舍。

  伯谨笑道:“怎么样?大吃一惊吧。我革命成功,说服了我爹妈,带了婉如来北平。”

  他整个人愣在那两秒,简直就跟僵了一般,直到伯谨轻推了他一把,他才赶紧慌忙遮掩自己的失态,尴尬笑道:“哦哦,恭喜你,想来婉如一定很高兴。”

  “是啊,只不过高兴归高兴,我发觉她最近总爱发呆,好像有心事。” 方伯谨轻蹙眉间说道。

  “哦?呵呵,不会吧,她就是个天真可爱的小姑娘,哪里会有心事?” 他心虚的说道,为了避开方伯谨的目光,只得转身佯装继续收拾着自己的行李。

  “恩,对了,正礼啊,我今天来找你是有事和你商量。”

  “什么?”

  “婉如执意要学外文,可是她没有任何基础,我怕她是一点都听不懂。” 他顿了一下说:“我想让你替我请齐欣欣帮她补补课。我和齐欣欣不熟悉,所以想想起了你,你可不能推托哦,我请大家一起吃顿饭,认识认识,”

  赵正礼停下了手中的活,脑子里突然旋转起齐欣欣,钟婉如,钟婉如,齐欣欣……表情木然的站在那看着方伯谨,弄得伯谨有些莫名,问道:“怎么了?不方便吗?你和齐欣欣吵架了?”

  “啊,哦,不是,不是。” 正礼勉强挤出一个笑,点点头说道:“好吧,我约欣欣出来,但是我就不参加了。”

  “这是为何?你再忙也是要吃饭的吧,一起来吧,在杭州我都没有好好招待你,就当是我的弥补,你可一定要来哦。再说,你不来,我和齐欣欣又不熟,我又不太会说话,场面多尴尬?有你在,那是定然不会冷场的。” 方伯谨诚意的邀约道。

  正礼看着方伯谨一脸真诚,只得勉强答应下来。方伯谨说她整天若有所思,自己又何尝不是每天自责内疚?他知道自己最好就是一辈子不要出现在她的生活里,可是他心里是很想看看她现在怎么样?自己那些混账话到底对她有多大的影响?无论如何自己欠她一个道歉。

  第二天的傍晚时分,彩霞满天,粉色的云朵把天空装点很是浪漫,方伯谨带着钟婉如先到了饭馆,一家古色古香的老饭馆,名叫“雅客居”,那些房柱,桌椅,门窗都已经掉了漆,斑驳的露出了里面的木头,虽然古老,但是那些花格子的窗子,还有墙上那一幅幅的字画,却衬的这家店主人是有些才学家底的。

  因为闷热,窗子被打开了,窗外是一个带着池塘的小花园,此时繁花点点,夏柳青翠,倒颇有诗意。

  婉如嘴角带着笑,支着下巴,眼神迷离的看着天空中的晚霞发呆,发呆,是的,她又在发呆。方伯谨也盯着她发愣,他总觉得她有了点变化。她的话变少了,虽然总是微笑着,却似乎在想什么心事。

  今晚方伯谨只是告诉她,要给她请个英语老师,其他什么都没说。于是她就静静的坐在那继续发呆,因为她和方伯谨之间从来也没有什么话题可谈,方伯谨是个沉默内敛的人,而自己也不是个会找话题的人。相对无言是他们之间的常态,虽然伯谨在自己身边,让她觉得很安心,可是说实话,也是很无聊。

  她活那么大,能让她开怀大笑,笑的眼泪都出来的人只有一个,就是那个被狍子追着,四脚并用爬上大树的那个人,想到他说的那个笑话,她忍不住“噗嗤”一下笑了出来,但是立刻又想起他对她说的那些冷酷无情的话,想起自己那样主动的表明心迹却被人拒绝,真是糗死了,咳,自己怎么会那么愚蠢,那么没自尊心?一想到这,她又恨不得打自己一耳光。

  她垂下头去,蹙起了眉头。方伯谨默默的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变化,猜不透她到底在想什么,怎么会一会笑一会愁的?

  “在想什么?” 他忍不住问她。

  她收回神思,有些慌神的抬头看了他一眼,说道:“没什么,想到曾经在书上看到的一个笑话。”

  “哦,原来如此,说来听听?” 他微笑说道,给她添了些茶水,还未等婉如开口,一转头,赵正礼从大门口走了进来,他的身边跟着一个穿着打扮洋气的女孩子,她的装扮让人眼前一亮,一头俏丽优雅的及肩短发,微微向内卷曲,两边用漂亮的发卡将头发夹在耳后,露出一张秀丽清爽的瓜子脸,白色大花边领子的短袖衬衣,那花边像海浪般一直延伸到胸前,纱质的泡泡袖看上去可爱又时髦,下面配着一条湖蓝色的纱裙,衬衣束在了裙子里面,显出她那纤细的腰,一双白色的皮鞋,整个人看上去清新可人,明媚大方。

  看到她,钟婉如突然觉得自己像个从古墓里爬出来的人,自己的装束是那样的……陈旧?恩,就是陈旧……依然是一身的袄裙,两条粗粗长长的麻花辫垂在胸前,虽然尽显中国传统妇女的温婉娴雅,却一点也没有积极向上女学生的气息。

  更要命的是,她看到了他,赵正礼!这个魔鬼一样的男人!对,就是魔鬼!因为她见到他跟见到鬼的心情没什么两样,呼吸急促起来,紧张的居然身不由己的从凳子上站了起来。

  这该死的赵正礼,怎么又出现了?啊,对,他是方伯谨的好朋友,自己早该想到,到北平来求学就意味着自己要和这个赵正礼做同学。他依然是丰神俊朗,举止潇洒,看来他过的好的不得了,她想。

  她脸色苍白的瞪着他,他眉峰紧蹙的盯着她,两人离的越近,就越神思撼动。

  怎么办?她慌乱的转动的眼珠,她不想与他同桌,不想与他一起吃饭,甚至不想看到他的脸,她恨不得伸手抓住自己狂跳的心脏。

  突觉自己的小喇叭袖被人轻轻拉了一下,回头一看,伯谨正用疑惑的眼光看着她,哦,是的,她转念一想,自己如果在此时离去那不是更让这讨厌的赵正礼小看了吗?他一定会嘲笑她是个胆小鬼,一定会更加暗自得意,因为自己不单不自重而且还胆小如鼠,他一定会更加的看不起自己。

  既来之则安之,谁怕谁,她心里想着,狠狠白了赵正礼一眼,伯谨这时也站了起来迎接他们。

  赵正礼被婉如一瞪一白,知她心中还在生自己的气,只得尴尬的一笑。

  “正礼,齐同学,快坐快坐。” 方伯谨笑容满面的请他二人坐下。

  “你好,我叫齐欣欣,这位就是那个你说的可爱的婉如妹妹吧?” 齐欣欣朝正礼看了一眼,眼睛一弯,甜甜的一笑,大方的向婉如伸出了手。

  钟婉如的心情还沉浸在和赵正礼的大战中,有点恍惚,方伯谨赶忙轻轻推了婉如一下,她这才缓过神来,有些敷衍的与齐欣欣握了握手。

  方伯谨点好了菜,四人以茶代酒,举杯庆祝新学期的来临。

  “听说婉如妹妹想要学习英语是吗?”

  “是的。” 方伯谨替婉如回答了:“婉如没有基础,所以还想请齐小姐能够帮她补一补。”

  “没问题,我们明天就可以开始,我会准备几本基础课的书和练习册,时间嘛,就上午九点开始吧,地点嘛……就来我家吧。” 齐欣欣边说边打量着钟婉如,她不得不承认婉如真的犹如初放的莲花,美而不妖,艳而不俗。

  女人之间的战争往往是从外表开始的,尤其是漂亮的女人更在意容貌上的一决高下,齐欣欣在心中暗自叹道,钟婉如的姿色的确是比自己要美了几分,只不过她身上的稚气让她在气质上逊色了几分,所以她二人之间在容貌和气质上的综合较量是打了个平手。

  “这样会不会太打扰了?” 方伯谨说道,他已然是婉如的代言人和监护人。

  齐欣欣微微一笑:“不会,只不过等开学后我会根据课程表再重新安排一下时间,到时我会跟婉如说的。”

  菜来了,这家百年老店的风味果然地道,桌子上四个人,只有方伯谨和齐欣欣在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而钟婉如和赵正礼都像是吃 哑药一般,只是闷头吃着饭菜。

  “正礼,你今天怎么那么安静?平日里你可是笑话专家呢。” 齐欣欣笑说:“婉如是姑娘家,安静羞涩些也就罢了,你是怎么了?”她的眼中是有一丝疑问的。

继续阅读:第11章 青草之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陆少,你的情敌又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