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冷酷的拒绝
江心2019-10-08 09:554,090

  赵正礼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做得过分了,伸出手想拉她起来,可她却一动不动的坐在那,只用那双含泪的眼睛固执地看着他。

  她隐约间感觉到他俩之间发生了些什么,却又似没发生什么,她想不明白,他刚才的眼神里分明是有火花的,分明和她是心意相通的,可是为什么转眼间他又变的如此冰冷而陌生?

  她现在一点也不想回方家,只想弄清楚他到底的心意。

  “我不想回去。” 她坚定又固执的说。

  “不可能。你必须回去。”

  “为什么不可能?为什么我必须回去?难道你能逃婚,我就不能?” 她抬起头来盯着他。

  “是的,你不能。” 他的回答冷漠又残忍。

  “你,你蛮横不讲理!”钟婉如眼见着眼泪又要下来。

  “随你怎么说,总之你现在得给我回方家去。伯谨对你一往情深,方家对你有养育之恩……”

  “我不要听!” 她愤愤站起身来,气呼呼的打断他的话:“不用你管我死活,你走吧,去采药,去爬山,去划船……我就是不回去!。”

  赵正礼心里也有气,可却并非在气她,她的满腔孤勇和对自由的向往和他志同道合,如果她并非已经许下婚约,他此时可能真的会带她一走了之。

  他也不想她回去,可是他知道自己必须把她送回去。

  “我不会丢下你不管。走吧,别闹了,我想伯谨现在已经很着急了。”赵正礼不知用了多大的力气才克制自己放弃一切的冲动,冷静地重申道。

  “那你去方家告诉他,我走了,不回方家了。”

  钟婉如表现得异常坚决,似乎不愿再和他有更多交谈,她索性背过身去。

  “你!”

  他双眉紧蹙,气的鼻子里呼哧呼哧的,嘴唇紧紧呡着,两人僵持了好一会儿,他突然问:“你到底想怎么样?难道我俩就在这荒山野岭傻站着吗?”

  她靠在树干上,低垂着头,不言不语,两手又习惯性的搓揉着衣角,这是她一紧张就会做的动作,过了两秒,她低声说:“我真的,只是想跟你一起去看看这个世界……”

  赵正礼仰面朝天,重重的叹了一口,走到她面前,认真的注视着她:“我不能,我不可以,明白吗?”

  她看着他漂亮迷人的眼睛,她从来不知道原来男人的眼睛会那么好看,是的,她明白,再天真,再幼稚,再白痴,她也知道他是在拒绝自己,心间一股酸涩直冲鼻腔,眼眶里立刻就涌上一股热流,她并不想哭的,因为眼泪会让她觉得自己很软弱很没用,可是两颗泪珠却根本不听控制的出卖了她内心的失落。

  “你不喜欢我?” 她呡了下嘴角,咸涩的泪水滑进她的嘴里,她轻轻问了出来,声音细小颤抖着,但是他却听的很清楚。

  喜欢,怎么会不喜欢,面前的这个女孩

  犹如一朵被雨水浸润着的莲花,她在他面前羞涩又勇敢的绽放起来,他几乎想立刻带着她远走高飞,可他不能。

  理智告诉他,这一切必须立刻停止,彻底停止,在自己脑袋还算清醒,还能控制住自己的情感之前,必须将这荒唐疯狂的一刀斩断。

  “是的,不喜欢,你太天真,太幼稚,又没有女人味,又不解风情,而且……你太主动,太疯狂了……让我觉得你根本就不懂得自尊自爱,对不起钟小姐,我真的不喜欢你。或许我有什么地方让你误会了,我抱歉,对不起。现在我就送你回方家,希望你和伯谨能够好好过日子,他才是你该爱的人。我明天就离开杭州。” 赵正礼闭着眼睛,咬牙将这些话说出口,只觉得喉头干涩发紧,快要窒息了。

  太主动!太疯狂!不懂自尊自爱!我不喜欢你!……钟婉如愣住了!彻底愣住睁圆了眼睛,一双浸泽在水雾里的眸子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只觉自己的脸上被人扇了十七八个耳光一般,把她打的七零八落,把她打的抬不起头,却把她打清醒了。

  她没想到自己的满腔热血,到头来只换得对方的轻视和鄙夷。她以为对方是这个世界上唯一懂得她的人,可事实证明,这都是她痴心妄想。

  眼泪就这么不可抑制地落下来,赵正礼的面容逐渐模糊。

  是的,自己怎么会如此疯狂?自己怎么可以跟着一个几乎是陌生人的男人跑到这荒郊野外里来?

  自己不仅把自己的脸丢尽了,把方家的脸丢尽了,连钟家祖宗十八代的脸也丢尽了,自己简直就是不知羞耻。自己怎么会主动的向男人表白,表白了还被人如此的奚落拒绝,从小受到的教育怎么都忘了?

  钟婉如此时犹如掉进了一个黑洞,她开始后悔,突然明白自己心底那一丝自信,不过是误会一场,丢人,实在是丢死人了!她并不想哭,但是眼泪却止不住的往下掉,让她觉得自己很没用。

  看到她伤心的样子,赵正礼很清楚他自己的话说的太重了,伤了她的自尊心。但是自己如果不这样做,那事态将会变成什么样子?她眼中闪烁着的点点情花,他不是傻子,并非看不懂。

  他张嘴想安慰她的,可是他不知道要说什么,想想还是算了,说多错多,还不如就此结束来的爽快。

  “好。”

  钟婉如后退半步,自嘲地笑出声,“那就当做之前这一切都是我自作多情。”

  她抽了抽鼻子,眼里的绝望格外刺眼,“赵先生芝兰玉树,又岂是我这等没有见识之人能够相匹配的。”

  赵正礼知道这次真的伤她的心了,她那双脉脉含情的眼睛里此时已经看不到方才的期盼和爱慕,只剩下一片荒芜。他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发现什么都说不出来。

  “今日是婉如不对,还请赵先生大人有大量,忘却此事。”钟婉如说完这句话便不再看他,“就当婉如为先生单独践行了。”

  “今日之后,再会已遥遥无期。婉如再次祝先生山高水长,达成所愿。”

  说完钟婉如便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没有注意到赵正礼那痛苦纠结的眼神。

  钟婉如一身农妇装束,灰头土脸,脸上,手上带着伤走进了方家后院 。

  她以为方家发现她失踪,一定是闹翻了天,她也已经做好了被训,被骂,被惩罚,甚至是被打的准备。可是一路走在花园里,也没觉得方家有什么异样,遇到几个丫头,仆人,都只是奇怪的打量了她一下,就如往常般称呼她“钟小姐”。

  怎么回事?

  钟婉如疑惑不解,快步回到“静园”,一进门就看到月梅快要急疯了的样子,月梅也很快看到了她,连忙跑过来迎她,“小姐,你终于回来啦!天啊!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月梅嘴里说着,赶紧拉了她进来,把园门给闭了。

  “小姐,你实在太胡闹了。我快急死了!” 月梅扶着她走进房里。

  进了房门,钟婉如正要说话,转头却看到方伯谨正躬身弯腰在圆桌旁。桌上铺着自己前几日画的“睡莲图”,婉如心头一跳,犹豫着走上前去,想要说些什么,却不知从何说起。

  方伯谨并没有抬头看她,依然气定神闲的润笔濡墨,提笔在画纸上书写着:

  “ 赤风徐靡青丝幔,醉塘微熏午梦酣。

  静水一叶轻浮萍,莲香已入白云庵。”

  他的诗洒脱飘逸,意境深远,书法也是俊秀舒展,气度不凡,底下署名“静园舍人”是婉如的别号,是他们小时候给彼此取的,方伯谨的别号是“思园居士”。

  “应提上你的号。” 钟婉如轻轻道。

  方伯谨这才放下手中的毛笔,直起腰来,侧过脸来打量她,沉默良久,却并未提起她消失的事,只是开口说道:“这幅画就送给我吧。”

  “好。”

  两人沉默下来,方伯谨扶着她坐下,颦眉半响,才轻声问道:“能告诉我,去哪了吗?”

  钟婉如她极快的瞥了他一眼,见他的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只有几分的忧虑,心中慌乱着,嚅嗫着说道:“我出去玩了。嫌裙子太长就向一个农家姑娘买了这衣衫,后来爬山的时候不小心摔下了山坡,被荆棘划破了手和脸。”

  她犯了大错,却不想让方伯谨知道,她不想伤了他的心。

  “你要出去玩为什么不告诉我?”

  似乎没有任何怀疑,方伯谨皱起眉来,只是训斥她,“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私自跑出去有多危险?”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她垂着头:“我任凭处置。”

  “任凭处置?你以为我要处置你?” 他摇头叹气。

  “我知道我犯了家法,就请方伯伯,方伯母惩罚我吧。” 她豁出去了。

  这次她犯下大错,本就做好了任由处置的准备,虽然现在已经得到报应,但她理应承担自己犯下的错。

  是她对不起方伯谨,竟然痴心妄想,想尽办法想要摆脱他,却不知他一直在用最大的宽容在保护自己。

  伯谨深深的看了她了一眼,失望而无奈:“你放心吧,爹妈还不知道你跑出去的事。早上我和爹妈说了我们的事之后,我就来到你这里,想告诉你好消息的。谁知道来了之后才发现你不见了,我和月梅暗暗找遍了整个院子也没找到你,连清凉亭我都去了,最后我猜你是跑出去了,所以我就让月梅告诉爹妈说是我陪你出去走走。好在后来爹去了绸缎庄,妈也去了小姨家里。”

  “小姐,方少爷在这里等了你一天了,你这次也玩的太过火了。” 月梅从衣柜里拿了一套衣服出来,摇着头埋怨道。

  婉如看到她手中的衣服,才想起自己换下来的衣服还在赵正礼的包裹里,眼眶不觉又是一热。

  是啊,她今天,实在太过火了。

  她不经意间一转头,却猛地看到伯谨正在那带着审视的目光注视着自己,脸上的表情很耐人寻味。

  “对不起,伯谨哥哥。”她只得认错,今天的事都是她的错,方伯谨有任何怀疑都是理所当然。

  “婉如,今天的事就算了,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那么任性了。爹妈已经答应了我们晚半年成婚,让我先带你去北平上半年的学,圆你上学的梦。”

  “什么?!真的吗?”

  她猛的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他,虽然只有半年,但是怎么都好,只要能出去看看这个世界,看看方家以外的天空,怎么也是好的。这像是一场闹剧,先给了她一个重创,又送来颗糖哄她。

  然而她已经被关了十年之久,久违的自由让她再也顾不得其他,满脑子都是重燃的希望,恨不得现在就飞出去。

  钟婉如犹如就要飞出牢笼的小鸟一般,眼睛亮晶晶的,激动的拉着伯谨的手,觉得还不够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她扑到他怀里紧紧抱了他一下。

  “谢谢,谢谢你,伯谨哥哥,你真好!”

  香花在怀,方伯谨心软了,他心中的疑虑一扫而空,他轻轻地拥住她,就像小心翼翼的捧着一件珍宝,生怕打碎了,生怕弄坏了。

  半年,他想,不过就是半年,等到年底他们回来,她将会心甘情愿,欢欢喜喜的成为自己的新娘,一切都会水到渠成,甜蜜幸福的,不是吗?

  他的嘴角微微扬起一个无奈的,宠爱的笑容。

  月梅站在一旁,喜忧参半的看着他俩轻轻相拥……心里想着,如果这场闹剧真的告一段落,就好了。

继续阅读:第10章 求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南烟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