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冷血怪人
江心2019-10-21 20:014,403

  两人也不知道跑了多远,直到身后人际变得稀少,脚步才停了下来。

  钟婉如从未有如此惊心动魄的体验,她扶着身旁的树干喘息半响才将脸色缓了回来。

  赵正礼则斜靠着树干坐了下来,她睁开眼的时候,正看到他仰面闭目养神,正午明媚的光线穿过盘枝错节的枝叶斑驳在他丰神俊朗的侧脸上,离得近了,连他脸上细密的绒毛都能清晰可见。

  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他不似她见过的大多数读书人,身上更多的是洒脱和不羁,就好像什么都不值得他留恋,可他很多时候表现得又格外悲悯深情,反复无常,令人捉摸不透。

  钟婉如不知不觉出了神,连赵正礼睁开眼睛都没有注意。

  “婉如?”

  赵正礼看她目光发直,忍不住开口提醒她。

  “嗯?”

  钟婉如这才猛地回过神来,被当事人现场抓住发花痴的样子,她顿时羞愧难当,双颊顿时又浮上红晕。

  “那个……”她尝试找借口圆过去,抬眼再看向赵正礼的时候,才惊觉对方不知什么时候受了伤。

  “你受伤了!”

  他额角方才被阴影掩盖,此时才看清那里有血迹渗出来。

  钟婉如大惊失色,她猛地上前一步,蹲下身来,从衣角抽出绢帕想为他把血迹擦去,然而动作却停在了他伤口的咫尺之处,手尴尬地停在半空。

  男女授受不亲,她这样的举动是不是太过亲密?

  赵正礼似乎他看出了她的用意,深深看她一眼,然后轻笑一声,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手帕擦了擦鼻血,安慰道:“只是小伤,不碍事。”

  钟婉如把绢帕收在手里,看着那泛红的伤口,眼中满是担忧,

  “都是我的错。都是为了救我你才受伤。我带你去医馆找医生包扎一下好不好。”

  赵正礼只是摇摇头,把话题引向了另一边。

  “你怎么会出现在茶馆里?”

  钟婉如被这个问题问得有些发愣,她为什么出现在茶馆里,自然是为了他啊!她跟着他的背影跑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决定再有机会跟他讲话,就直接摊牌,却没想到问题来得这么突然,她哽了几秒钟才开了口。

  “其实……我是想跟你一起去爬山涉水,去了解民风民俗。”

  赵正礼的生活,就是她梦中的样子,为了这个,她愿意去承担一切后果。

  赵正礼他震惊得瞪大眼,似乎没听清她说了些什么,居然又问了一遍,“你说什么?!”

  然后他没等她回答便径直站起身你来,胸口剧烈起伏着,显然情绪变化很大,你真胡闹,怎么会做出如此疯狂的事?你知道方家是个很守旧的家庭,你现在偷跑出来,将会引起多大的麻烦?”

  他头一次对面前的女人用这么重的语气,昨晚方伯谨说的的确没错,她不似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柔弱,她有自己的倔强和坚持,可这样的性子,在规矩森严的大家庭里是万万不能有的,尤其是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这将给她带来无尽的灾难和痛苦。

  他并不迟钝,不是看不出她对自己的仰慕和好感,但是,她还是个不知人间险恶的小姑娘,纵然有着破釜沉舟的勇气,感情尚且处于混沌之中,她不懂得人情世故,他却必须懂得。

  就算他再洒脱不羁,但是背信弃义之事他也是万万不能做。况且,他还有其他的心事,她不知道,她什么都不知道,她的世界就如一张白纸,她的眼神清澈如溪水般,完全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胆气。

  赵正礼心绪此起彼伏,他不知道应该如何告知眼前这个女孩,有些界限是万万不能逾越的。

  钟婉如看着他的反应,眸光却愈发坚定起来,她起身走到树干后面,声音幽幽地传出来,“我很清楚我到底做了什么,滔天大罪也好,大逆不道也好,我都认了。再严重的家法也比不上让我自由自在的活上一天。我什么都不怕,就怕做那笼中鸟,郁郁而终。”

  她这等新式思想就连时下在学堂里读书的女子也比不上,赵正礼被她坚决的态度镇住,目光复杂地看着她的侧影,想说什么,突然又同情起她来。想想她的身世,虽然身在富贵之乡,锦衣玉食,但是却是父母双亡,无依无靠,寄人篱下,婚姻不能自主,行动不能自由,就连思想也要受到约束,的确是很可怜的。

  钟婉如说完便转过身来,用真诚的眼光恳求他:“你就带我玩一天,好不好?”

  她实在是个令人难以拒绝的漂亮女孩,求起人来声音甜腻腻的,柔柔的,却又毫不做作。

  赵正礼无奈地看着她,自知再这样任由事态发展下去一定会一发不可收拾,可面对这样的钟婉如拒绝的话却说不出口来,最后只能摇头道:“好吧,不过你这身装束怎么爬山?我带你去换身衣服,先去找个成衣铺吧。”

  钟婉如被赵正礼带去采办了身相对轻便些的女装,之后两人便一左一右结伴上路了。

  路上赵正礼想到什么,突然侧过头来,笑看着钟婉如,问道,

  “你就不怕我是坏人?”

  “你不会是坏人。” 钟婉如经过这大半天的折腾,实则已经体力透支,她一边努力的想要跟上他的脚步,一边回答道。

  “你并不了解我,我们才认识两个星期。” 他感到无奈又苦涩,她懵懂无知,也许并不明白自己目前最真实的想法,如果他一时心软答应了她的诉求,说不定会害了她一生。

  “我知道,可是我喜欢和你在一起。” 她竟然大胆的说出了口,着实让赵正礼吓了一跳,停下了脚步,愣愣的盯着她那张写满灵秀的脸蛋。

  他万万没想到她会那么直接将喜欢两个字说出口。

  “你很有趣。” 她笑着补充:“你知道很多事。好像也经历过很多事。”

  他吃惊于她的观察力,更吃惊于她的表白,自己并不是没有动过那念头,只不过,那只是一瞬间的胡思乱想,对婉如,他压根就不敢往男女之情上面去想,因为她是方伯谨的未婚妻,自己还没有禽兽到要去夺朋友之妻的地步。

  只是,他不得不承认的是,在钟婉如表白的这一刻,他的心脏久违的鲜活的跳动起来,那豁然洞开的感觉,让他欣喜又苦涩。

  为什么偏偏是她?为什么?

  哎?你怎么不走了?要不我们比赛谁先爬上那个亭子吧?”

  钟婉如对此却全无所知,她只希望对方不要把她赶走,着急转移话题,于是笑眯眯地指着半山腰的一个凉亭,兴致盎然地要和他比试。

  阳光下她笑眼弯弯,鼻尖泛着薄汗,可爱又娇俏,令人无法不心动。

  赵正礼不知用了多大的力气才克制住伸手拥抱她的冲动,他轻轻摇摇头,想甩去心头挥之不去的动容,告诉自己她还是个懵懵懂懂的孩子,或许她嘴里的喜欢,不过是喜欢一个哥哥,就如她对伯谨的情意,他们在她眼里都是哥哥的角色,玩伴的角色。

  “我可以做你哥哥,以后有什么事你可以写信告诉我。” 一边往前走,赵正礼一边这样开口,看是无心却似有意,像对钟婉如说的,却也像在告诫自己。

  钟婉如心头一动,看了眼他的侧影,下意识想张嘴喊他,可是,平日里喊伯谨时,喊的特别顺溜的“哥哥”二字,此时却如卡在咽喉处的鱼骨,怎么也喊不出来,她头一次这么清晰地认识到赵正礼和方伯谨在自己心中是有很大区别的。

  她并不能坦然地把他当成哥哥对待。

  钟婉如注意到赵正礼眼底一闪而过的复杂情绪,想说些什么,对方却突然躲闪起来,后来的大半程路都刻意加快了脚步,和她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到底是怎么了?

  钟婉如安静地跟在赵正礼背后,看着他一路往上,走走停停,时不时弯下腰来看看路边的草药,不禁对他的人生更加好奇。

  如果自己什么时候也能这样无拘无束,追求自己想要的,那该多好。

  钟婉如这样想着,那边赵正礼为了和她拉开距离,离了大路,刻意往路边的斜坡,野地,树林里钻,胡乱采了些草药放在包里。

  钟婉如很好奇,很想跟着他走下去,可是对方却坚决不同意,声称太危险,于是两个人就变成一个在坡上走,一个在坡下走,婉如觉得这样实在太奇怪,便大着胆子也跟了下去,小心翼翼在身后跟着他,尽量不发出声音来。

  赵正礼意料之外地采到些罕见的药材,注意力逐渐从钟婉如身上挪开,自然没注意到钟婉如已跟下坡来,他停在一棵大树边,看到一丛“连钱草”,不觉心中一动,赶紧要上前去采。只是才要伸手,听到身后“啊” 的一声。

  赵正礼一转头,看到钟婉如不但下了坡,而且走进了一大堆的荆棘从里,被那些长着的尖刺的树枝,树藤包围在里面,这些荆棘藤全都长着尖长的刺,稍有不慎就会被刺的皮破血流。

  果然,婉如的手上,脸上已经有好几处被刺,而且有些刺都是倒钩长的,一旦刺入就会深深的钩进肉里。

  “别动,别动!” 他转身往回走,着急道:“别乱动,你怎么那么不听话?怎么跑下来了?”

  “啊!” 一根尖刺刺进了婉如的脸颊,她又痛又怕,下意识的用手去拔,没想到手背上又被扎了两下,划出了血痕,吓的哭起来。

  正礼皱着眉,戴起手套,从腰间拔出匕首,手脚利落的将围绕在婉如身边一条条长满尖刺的荆棘藤条割断,缓缓靠近她。

  他的脸上也被尖刺划破了好几处,一道道的血痕渗出鲜血来,赵正礼硬生生忍住了,他走过去,披荆斩棘地,将她小心翼翼地牵到了安全地带。

  看着她那张秀美却带着血痕的小脸,赵正礼心中百味杂陈。这小丫头怕是从小到大都没受过这种皮肉之苦,此时一定委屈极了,可大概是怕他赶走她,硬生生忍住了眼泪,只用那水汪汪的泪眼委屈地看着他。

  面对这样一双眼睛,他又如何能做到不动容?赵正礼轻叹一口气,垂下眸子,抬手帮她把手上,胳膊上,脸上的尖刺一根根拔出来。

  “没事,我给你上点药膏,过两天就好了,不会留下疤痕的。”

  他安慰着她,从包里拿出一小盒药膏,用手指挑了一点,轻轻的抹在她的脸上,手上的每个伤口上,“这药膏是我自己配的,对外伤很好用,你拿着吧。”

  阳光穿过繁茂的树叶和树枝,打在他身侧,使得他的半边身子被斑驳的阳光照耀着,那张年轻俊朗,小麦色的脸庞,随着他头部的转动,时而背着光,时而又迎着光,看得她如痴如醉,都不觉得伤口疼了。

  “正礼。”

  几乎是本能地,叫了他的名字。

  他的手指在她的肌肤上温柔的来回摩挲着,彼此掌心的温度就这么传递在彼此之间。

  这一刻,两人终于心知肚明。谁动了心,谁又已经无法自拔,在这一刻,总算无法掩饰。

  钟婉如缓缓扬起睫毛转头看他,心跳的好快好快,有种扑进他怀里的渴望,但是她不敢,她知道这是好女孩不该做的事,女孩子是不能主动的,但是这种渴望又是如此的强烈,强烈到足以让她忘记那些她从小学习的礼教家规。

  他缓缓的低下头,朝她的嘴唇吻去,他太想尝尝它们的味道,他太想吻她, 而她竟也没有躲,没有逃,相反的,在他醉人气息的引领下,她微微阖起眼帘,仰起下巴,准备迎接他的亲吻,一切都是那样的自然美好。

  可是!他停住了!……就在他们相距咫尺之遥的时候,他停住了,倒吸了口气,像是突然想起什么,猛的往后一缩,推开了她。

  她被他推醒了,惊疑,尴尬,羞涩地睁开了双眼,惶然失措的看着一语不发,正在收拾东西的他,炎热的酷夏在那一瞬竟然突然泛起阵阵寒意。

  赵正礼匆匆站起身来,背对着他把衬衣整理齐整,再回过神来时已经面色如常,再不见方才的情动。

  “如果还能走的话,就站起来吧,我送你回家。”

  前后变化如此之快,让钟婉如猝不及防。她像一尊化石般痴痴地呆坐在地上,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变得无比陌生。

继续阅读:第9章 冷酷的拒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南烟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