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错乱的红线
江心2019-10-08 10:005,347

  第二天是星期天,午饭时,方伯谨看上去很是高兴,婉如和月梅都好奇的看着他。

  “婉如,你知道吗?张教授很满意我在学校的工作,问我想不想留在学校,我和他说了我俩已经订婚,半年后要回去完婚,他觉得很可惜,就问我结婚后,能不能再回学校继续工作成为讲师,他可以给我们安排一间夫妻宿舍。我在想,如果你的成绩达到了标准,想正式上学的话,这倒是一个不错的机会。你说呢?”

  他带着一脸欢欣,觉得她一定会很高兴的,顿了顿又接着说:“爹现在正值壮年,身轻体健,并不需要我马上回去接手丝厂和绸缎庄。” 他夹了一根青菜,停在半空,微微摇头:“况且,我始终也不喜欢做生意……所以,婉如,如果你想要正式的完成大学学业的话,我们年底回杭州完婚,过完年,我们再回来,然后就留在北平。等你完成学业后我们再回家。怎么样?”

  又是结婚……无论他的安排有多周到精巧,但是永远都跟“结婚”两字分不开,她完全没有兴趣听。北平也好,杭州也罢,到哪自己都跟沙漠里的鱼一样,除了躺在滚烫的沙子里一开一合的张着嘴,做垂死挣扎外,就只能是等死,没人管她想不想,没人在乎她愿不愿意,也没人关心她爱不爱方伯谨,反正她最终都得和他结婚。

  “好吧。” 她敷衍的回答,低着头吃饭,心里想着的是待会要不要去小树林见赵正礼。

  她冷淡的反应令他自觉无趣,心中很是不安。月梅在一旁看到方伯谨脸上失望的神情,很是难过,她有些埋怨甚至是有些看不惯婉如如此冷淡的态度,她替他感到难过,她知道婉如的心里没有他,可是他却是那样痴心的爱着她。

  伯谨失望的看了婉如一眼,轻轻摇了摇头,他依然认为她还小,还不懂爱情,更不懂婚姻,自己要做的就是耐心等她长大,总有一天她会明白自己的一片深情,总有一天她会懂得自己是那个可以给她幸福的男人,他夹了一块鸡腿肉到她碗里,她抬眼看他,他冲她温柔的一笑,她也回之一笑。

  伯谨并不知道,婉如那颗稚嫩白纸般的心里已经被那个人毫无道理的闯了进来,而那个人将会在婉如的生命里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而他自己也将会成为婉如生命中的一个见证者,参与者。

  桌上的摆钟一分一秒的走着,“滴答,滴答”的声音像是把小锤子一下下敲打着婉如的心脏。

  “噹----噹----”,摆钟慢悠悠的发出两声清脆的响声,婉如烦躁的扔下铅笔,捂住耳朵,他会在那吗?他真的会在那吗?自己要不要去看看?她盯着钟面发呆,脑袋里全是“滴答滴答”的声响,还有他那句:“明天下午2点我就在这里等你……”

  指针一格格的向前移动着,两点十分,两点十五分,两点半……她心中的焦躁犹如催命符一般不停的刺激着她的神经。

  “蹭”的一声,她猛的站了起来,吓了月梅一跳,抬头看她:“怎么了,小姐?”

  “我……” 她才要说话,一阵敲门声。

  方伯谨的声音响起:“婉如,在吗?”

  月梅开了门,微笑着将他迎了进来。

  婉如怔怔的看着他走了进来,嘴唇动了动:“伯谨哥哥。”

  他带着和煦阳光般的暖笑走近她:“要不要我带你去王府井逛逛?”

  她一点兴致都没有,整颗心都漂浮在剧场后面的小树林里。

  月梅在一旁帮腔:“小姐,去吧,听说王府井那边很热闹的,跟方少爷出去玩玩,我看家。”

  在伯谨热诚的注视和月梅积极的怂恿下,最终,她被说服了,她自己心里也知道,和赵正礼的约会是不应该的,不明智的,不道德的,不去赴约才是正确的。

  或许出去逛逛是个让自己忘记赵正礼的好办法,她答应了方伯谨的邀约,穿了件外袄,默然跟着他出门去,月梅跟着送到门口,伯谨突然回头朝她看了一眼,“唔………月梅,要不你也一起去吧。来北平一个多月,你还没好好出去玩过。”

  “我?” 月梅睁大了眼睛,意外,吃惊,激动,欣喜的看着伯谨,然后眼神急急往婉如身上飘:“可以吗?”,她眼中满是渴望和乞求,婉如微笑着点点头。

  车马云集,人声鼎沸的王府井大街,商店,小贩,各式的京味小吃,手工艺品,对于南方来的婉如和月梅很是新奇。这里比不上天桥热闹,没带他们去天桥,是因为伯谨嫌天桥人太多太杂,对于他来说,有点……不够高级。

  婉如心事重重,自然是兴致缺缺,月梅倒是很开心兴奋,看到什么都觉得有趣。

  “方少爷,我们去买些衣料,我给您做件新褂子吧。” 三人来到一家绸布店门前,月梅兴奋的说着,伯谨心中一动,想着自己家是做绸缎生意的,进去看看北平绸布的行市,比较比较,打听打听,也好让父亲对北平市场有个了解,便点了点头。

  三人来到店里,掌柜的当即热情的迎了上来,又是作揖,又是请坐,又是奉茶,态度当真是热情周到的紧,一口京片子,说的那叫一响当顺溜,当真是把人夸到天上去,那个舒服劲,感觉要是不掏点钱出来都对不起他一车的奉承话。

  伯谨和月梅在柜台上挑选着料子,婉如坐在一旁喝茶,无意中抬眼看到月梅望着伯谨的表情和眼神,心中突然一颤,手一抖,滚烫的茶水溅了出来,婉如赶紧将茶碗放下。

  月梅似乎忘记她的存在,正拿着布料在伯谨身上比着,脸上绽满了一种满足的幸福,天,她的这种表情就如齐欣欣看着赵正礼的时候一样,那么亲昵,那么温柔,那么妩媚……婉如吃惊的看着她,又看了看伯谨,心中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小孩子,明明是自己不想要的玩具,但是当别人想要拿走属于自己的玩具时的感觉。

  她似乎早就认定,伯谨是属于她的,哪怕她不想嫁给他,但是他还是属于她的啊!当婉如发现了月梅对伯谨的情愫时,她是手足无措的,但是过儿一会,当他看到伯谨脸上也带着笑容时,她发现,除了身份上的差距,其实他俩也是很般配的一对,不由的嘴角扬起一个微笑。

  那天晚上下了一场秋雨,气温一下降了许多,那一夜,婉如无法入睡,一会想着赵正礼和齐欣欣,一会想着方伯谨和月梅,一会又胡思乱想的想着,或许自己也该去找一个属于自己的人?总之那一夜她思绪纷纷,和窗外的风雨一样,混乱,繁杂,没有头绪,又汹涌澎湃……

  或许是月老的错,生生的把人世间男女的红线给绑的乱七八糟 ……

  //

  再次见到赵正礼是三天后在齐欣欣的家里。

  婉如正在书桌旁做着齐欣欣为她布置的测试题,齐欣欣正在一旁批阅着婉如的家庭作业,齐家的下人跑进来说赵正礼来访,齐欣欣高兴的从椅子上站起来,眼睛亮起来,脸红起来,表情变得生动起来,婉如有些讶异的看着她,仿佛看到一朵娇艳的芙蓉花正在她的脸上绽放。

  欣欣稍稍整理了一下头发,衣服,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笑容。

  不一会儿,赵正礼走了进来,深褐色的圆领毛衣,白色衬衣的领子翻在毛衣外面,黒西裤,小麦色的健康肤色配着俊美的五官,全身带着阳光的气息。

  婉如快速的看了他一眼,想到自己的失约,心里还是有点过意不去,并没有和他打招呼,继续低头写试题。赵正礼见她只是低头做题,好像根本没有看到他走进来似的,只得尴尬的一笑,朝齐欣欣说道:“对不起,打搅你们了。”

  “婉如在做试题,她很用功,进步的很快,我想按照这个速度的话,明年她定可以顺利考上。” 欣欣微笑着看着婉如,又说道:“婉如,先别写了,走,咱们去花厅坐坐吧,我练了一首新曲子,拉给你们听好不好?” 又转身,语带羞涩的对赵正礼说:“你好久没来了,我爹娘也想见见你呢。”

  婉如头都没抬就说:“我不去了。”

  齐欣欣走到书桌边,一把将她手中的钢笔夺了下来:“哎,你也太用功了,你就满足一下我的表现欲行不行嘛。再说,你要学英语,就得了解西方的文化啊,我待会可是要考你的呢。走走走。”

  说着不由分说把她从椅子上拉了起来,一手挽了赵正礼的胳膊,往花厅走来。

  不一会儿,齐家的花厅里响起了悠扬的小提琴声,很好听,齐欣欣拉的很连贯,琴曲婉约动人,欣欣曾经给婉如介绍过一些外国的音乐家,贝多芬,莫扎特,肖邦,巴赫,舒伯特一连串怪怪的外国名字婉如是记住了,但是总是无法把这些名字和他们的大作联系到一块,而齐欣欣却能对他们如数家珍一般。

  婉如被她的琴声给吸引住了,她的确很棒,很有才华,只不过美中不足,虽然婉如不太懂西洋音乐,却总觉得舒伯特的这首夜曲应该演奏的更为忧伤些,齐欣欣演奏的太过欢快了,或许是因为她此时此刻的心情太过愉快,无法表达曲中的悲伤。

  齐家花厅的摆设是中西合璧,西洋的曲脚书桌上摆的是中国的文房四宝,中式的方桌上摆放着西洋的留声机,中式古典窗棱上镶嵌的是西洋彩色玻璃,这些都是因为齐欣欣的父亲十多年前曾经留过洋,在欧洲呆过几年,所以带回来很多西洋的家具,装饰品和小物件,还为女儿带来了小提琴。

  齐欣欣一曲完毕,大家都都拍起手来。

  “好极了,好极了,欣欣,你又进步了。” 齐耀庭摘下手中的烟斗,为女儿鼓起掌来。

  “很不错,很不错。” 正礼笑着鼓掌。

  齐欣欣眼中闪着喜悦的光芒,抿嘴笑着走到他跟前,将手中的小提琴递了过去,说道:“来吧,赵大师,别藏着掖着了,新年晚会上你可是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呢。”

  “哦?正礼也会拉琴吗?” 齐太太意外的看着他。

  赵正礼尴尬的抓抓头,谦虚的说:“呵呵,我曾经在教会学校学过几年,拉的不好,新年晚会上是被他们赶鸭子上架,没办法。”

  “哎,既然有才艺为何不展露一下呢?让我们欣赏欣赏。拉的不好,我们也不会笑你。” 齐老爷的兴致也很高。

  “是啊,来一首吧。” 齐欣欣开心的将他从座位上拉起来,来到花厅中央。

  当婉如看到赵正礼缓缓将小提琴架在肩窝里,微微侧头将下颚放在腮托上,真的是大吃一惊,他那修长挺拔的身姿站在花厅中央,阳光从窗外透进来,照射在他身上,使得他全身像是敷了一层金粉一般,闪着摄人心魄的魅力,或许欣欣给她讲的那些外国童话故事里的王子,就是这样子的吧,她想,睁圆了眼睛定定的望着他。

  他朝她浅浅一笑,便垂下眼帘,专心在琴弦上,欢快的音符在琴弓和弦丝的摩擦中跳跃出来,他演奏的是莫扎特的一个小品,旋律轻快动人,令人心情愉快。

  他的手指在四根琴弦上灵动的滑动着,脸上是专注,是欢乐,是自信,完全的沉醉在音乐的世界里,他演奏的得心应手,而听众也为之陶醉。

  钟婉如不由自主的心神荡漾,他身上实在有太多惊喜,会采药,会打架,会讲笑话,现在,居然还会拉小提琴,他简直就像神一般的存在。看来自己的眼光还是不错的,只不过脑袋不大好,这么优秀先进的男人怎么会看上自己这么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陈旧的犹如结满蛛网的古董般的女人。他的配偶只能是……婉如悄悄侧头看了看齐欣欣,欣欣正一脸的神往和迷恋的望着他。

  想到正礼和欣欣的组合,她就联想到自己和伯谨的组合,心中暗叹,上天做了最好的搭配,自己还在坚持什么?

  赵正礼一曲演奏完毕,众人一时都还陶醉在他演奏的乐曲的意境中,很有些“绕梁三日”之感。

  掌声,赞美声……他的确令人惊奇。

  齐欣欣笑逐颜开的拉了他来到父母面前,略有些撒娇的说道:“爹,妈,今晚我和正礼去看电影。”

  “唔,去吧去吧,不过要早些回来。” 齐老爷嘬了一下烟斗,喷出一口烟来。

  “知道了爹。”

  “正礼啊,你很久没来吃饭了,今天就在这里多坐会儿。索性在这里吃了晚饭,你俩再去看电影。”

  “这……” 他突然微微侧头用余光瞄了一眼安静孤独的站在一旁的婉如,笑道:“哦,我下午和朋友还有个球赛,就不打扰了。我今天来是给齐伯父送药来的,欣欣说您觉得胸闷,胃口不好,我在上次的药方里添了藿香和陈皮,可以化湿醒脾,消闷开胃的,已经交给了管家。”

  “唔唔,不错,不错。你这孩子将来一定是前途不可限量。我家欣欣的眼光着实不错。” 齐老爷看看赵正礼和女儿,满意的不住点头。

  齐太太满脸带笑的问道:“正礼啊,我想,我们是不是该去天津拜访一下你的父母啊?”

  “这……哦,此事容我和父母商量下再定吧。”

  “恩,也好,不过你和欣欣也都不小了,明年你俩毕业后有什么打算呢?”

  “娘~~~” 齐欣欣甜腻的,娇羞的唤了一声齐太太,坐到齐太太身旁将脸埋在母亲的肩头。

  “我看啊,结婚是大事,仓促不得,我们要亲家好好商量商量,要不先订婚吧。”齐老爷眼中闪着兴奋的光芒,很显然,他迫不及待的想把这个乘龙快婿给迎到家里来。

  就如同在方家的境遇,钟婉如依然是个配角,看着他们一家人在那说着儿女亲事,自己站在这个空间里简直就是一个多余的人,也没人注意到她的存在。自己竟然会亲眼看着赵正礼谈婚论嫁,哈!这个世界的确是蛮有趣的,婉如只觉讽刺。

  齐家人完全没有停顿的功夫让她插个嘴告辞,婉如只得悄悄转身离开了花厅,和门口的丫鬟打了个招呼,就独自回到了书房里,看齐欣欣的样子,今天是没心思给自己补习了,收拾了一下课本和文具,背着自己的书包,静静的离开了。

  走出齐家,仰望蓝天,这是个秋高气爽的日子,干冷的空气令人头脑清醒,天空很蓝,随意的缀着几朵白云,婉如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低着头沿着河堤缓步而行,采了根已然枯黄的柳条,拿在手上甩啊甩的,一会背背单词,一会和自己的影子对话。

  “叮铃铃-----” 一阵清脆的铃声在她身旁响起,打断了她的自娱自乐,她抬起头来一看,唉,又是他,他骑着一辆自行车,停在她身边。

  怪事了,这个赵正礼到底想要做什么?自己已经很识趣的避开他了啊。难道他还想用其他方法羞辱她说她是个不懂自尊自爱的女子吗?

继续阅读:第14章 秋之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南烟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