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秋之吻
江心2019-10-11 15:184,890

  “上车!” 他拍了下车后座,用命令的口吻说道。

  “为什么?” 她奇怪的看他。

  “我有话要和你说,上来。”

  “不要!” 她拒绝道,自己曾经一心想要追随他,却被他伤体无完肤,他还想做什么?

  “你不要那么倔好么?叫你上来就上来!” 他蹙着眉头,一脸的烦恼,一脸怒气,看上去好像心情很坏。

  “不要!不要!” 她大声拒绝他,一甩头继续往前走。

  他翻下车来,一脚踩下脚撑,气势汹汹的朝她冲了过去,一把环住她的腰,将她抱了起来,丢到自行车后座旁。她吓傻了,这是在大街上,人来人往的,他居然把自己抱了起来!!!

  “你是属牛的吗?怎么倔的跟牛一样?早知道就给你鼻子上戴个鼻环!” 他蹙着眉头,一手插在腰间,又气又无奈的说她。

  什么?!他居然说自己是牛!还要给自己戴鼻环!她瞪大眼睛盯着他,立刻结结巴巴的反击:“你才是牛呢!你……你才要戴鼻环!”

  他的胸口起伏着气道:“我大不了是会上树的猴子,你那么倔,不是牛是什么?”

  两人呼哧呼哧的看着彼此好一会,终于婉如忍不住“噗嗤”一下笑了出来,他见她发笑,整个人松了下来,也忍不住跟着她笑起来。

  她的两颊飞上两片淡淡的红晕,低着头边笑边偷偷看他。

  “好啦,跟我走吧,我真的有话要和你说,对你对我,对所有人都很重要。” 他正色道。

  她细细打量了他一下,他的神情好像真的是有什么重要的话要说,点点头,半愣半傻,扭扭捏捏的坐上了车后座。

  正礼跨上车座,命令她:“给我坐好,抱着我。”

  她紧张兮兮的伸手轻轻捏住他的衣服。

  “我又不是仙人球!抱着我不会吗?” 他一把抓起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腰上,让她环住自己,用力一蹬,自行车快速的在街上飞驰,她像木头人似的一动不动的坐在后座上,看着他宽宽的后背,心脏突突的跳。

  他载着她来到一个漂亮的小公园里,一直骑到一个僻静的小树林里,将自行车停在一边,拉着她急急进了林子。

  北平的秋天是落叶缤纷的季节,色彩绚丽,黄的,橙的,火红的落叶在树林里徐徐飘落,就像是洒落在新娘子头上的祝福,落在了地上,变成了一张厚厚的秋之地毯。秋,在为谁编织着浪漫的梦?秋,在为谁低吟爱情的歌?

  他拉着她走到林子深处,突然又气呼呼的甩开她的手,厉声质问道:“为什么不来赴约?我足足等了你三个小时!”

  她睁大眼睛看他,他真的去了,可是自己和他说过自己不会去的,但是他还是去了,还等了三个小时。

  “为什么看到我就躲?”

  “为什么那么讨厌我?”

  “我是魔鬼?是瘟神?”

  他一连问了一堆的问题,把她问懵了,一下子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

  “该躲的人是我!该恨的人是我!你才是魔鬼!”他自问自答起来。

  他居然说她是魔鬼!她又开启了条件反射般的反击:“我不躲你?难道要再次被你说不自爱吗?”

  她气呼呼的说:“我是魔鬼?好啊,我又多了一个称呼了。不自爱,小气,倔强,魔鬼……多谢你给我评语!”

  “是的,是的,而且你还笨,简直笨死了!” 他吼她。

  她被他吼的莫名其妙,简直要气炸了,天,这人是有精神病吗?他拉到出来就是为了辱骂自己?

  她气的鼓起腮帮子,跺脚道:“你才小气,不自爱,你才笨,你才是魔鬼!”

  他看着她气的红红的小脸,简直是哭笑不得,她实在是迟钝的可以,怎么会有那么迟钝的女孩子?

  他无奈的摇头,叹气道:“我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了,竟然被你这么个笨蛋弄的神魂颠倒的,我没法好好上课,没法好好打球,没法好好睡觉!满脑子都是你!你一定是施了什么妖法在我身上了,是不是?”

  她根本就没有仔细听他在说什么,火气旺盛的红着小脸气愤回应他:“你才是在我身上施了妖法,我总是想着你的笑话,想着你怎么羞辱我,想着你怎么刻薄,想着你这张讨厌的脸!!!我是来上学的,你弄的我根本没法好好学习!你还说我是魔鬼?你才是魔鬼!你讨厌死了!” 她大声吼回他,一股脑的把积压在心中的愤怒和怨恨都吼了出来!

  他却越听越乐,看着她那张因为激动而涨的红扑扑的小脸,越看越喜爱,他的眉头舒展开来,嘴角缓缓的扬起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眼睛里闪着异样的光芒。

  她看到他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是开心的笑了出来,心中一愣,脑子里迅速的回想了一下刚才两人的谈话,突然间,好似被人敲开了脑袋,恍然大悟!天!他刚才说了什么?他说他为自己神魂颠倒?他满脑子都是自己?他,他,他,难道?

  不敢再想下去,她怕自己再次会错意,又被他羞辱一顿,万一他又说自己不自尊不自爱怎么办?婉如咬着自己的嘴唇呆站在那,傻傻的看着他。

  他也看着她,两人凝视着对方良久,他大踏步的迈上一步,用温热有些粗糙的双手捧起她花一般的脸,激动的说:“婉如,告诉我,你想我吗?喜欢我吗?”

  她全身紧张的都在微微颤抖,脑袋一片空白,“我……我……” 她不敢说,她怕他再次拒绝自己,她怕自己被他嘲笑。

  半天,慌张忙乱,支支吾吾的憋出一句:“你是不是又要说我不自爱了?” 说完一双眼睛,像受惊的小鹿般瑟瑟的看着他。

  他极其怜爱的微笑着摇头:“你真是傻瓜。我喜欢你。从第一眼见到你,就已经喜欢了。”

  “真的吗?” 她细长的睫毛颤动着,轻柔,羞涩,紧张,激动的问他,不知为何,一股热流涌进眼眶里,他的脸模糊起来。

  “真的,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 他搂住她的纤腰,将他俩的距离缩到了最短,拿出手帕,轻轻将眼泪从她脸上拂拭掉。

  “可是你说过你不喜欢我的……” 她带着哭腔委屈的说着。

  他轻抚着她的秀发,心疼的摇头:“不是我不喜欢你,是我不能喜欢你,你知道原因的,我今天拉你出来,就是想要把我们之间的死结打开。”

  迎着他的眼神,她凝视着他,原来男女之间的四目对视会有如此的魔力,她只觉自己的灵魂已经被他的双眸摄入了体内。

  他圈住她的纤细的腰,将她拥进怀里,在她耳边轻声道:“在我说出我的计划前,你必须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什么?” 她已经紧张的僵成了一块木头,虽然她很享受他温暖的怀抱,但是这毕竟是她第一次与男人如此近距离的谈情说爱。

  “我爱你,婉如……” 他轻轻的在她的鼻尖上啄了一下:“告诉我,你也爱我吗?”

  他的臂弯,他的笑容,他的呼吸,他的眼神,所有的一切就如一坛陈年老窖,把她灌醉了,她脸刷的红成了一个熟透的苹果,眼波流动着,闪着对成长无限的期待和恐惧。他的脸越来越贴近自己,神秘的,醉人的气息轻轻的喷洒在她的脸上,缓缓输入她的体内,让她立刻有了依恋他的渴望。

  她全身僵直的承接着他的气息和他的表白,带着激动兴奋的泪水,勇敢的点了点头:“爱……”

  他那漂亮的嘴唇立刻吻了下来,印在了她的唇上,她的大脑像是失去了意识一般,一片空白了,忘记了自己要说什么,忘记了他俩之间的种种障碍,只觉得天旋地转。

  风儿吹来,落叶在空中满天飞舞着,像是在为他们祝贺一般,他们徜徉在爱的海洋里,如痴如醉的拥有着彼此,不知过了多久,他缓缓停止吻她,明亮的眼睛满是柔情,嘴角带着兴奋愉悦的笑容盯着她被自己吻的红通通的脸颊和耳朵,真是可爱极了。

  她慢慢的睁开眼睛,迎着他的目光,发现自己竟然环抱着他的颈项,突然一阵尴尬,整张脸火烧般发烫,天,自己做了什么?赶紧缩回了手臂,想要挣脱他的怀抱,他的大手却在她的后背上一用力,将她揽的更紧,在她耳旁说道:“别怕,别跑,你以后要习惯有我在你的生命里,每天都紧紧相拥依偎,从日出到日落,哪怕我们的身体暂时分离,但是我们的心时时刻刻都在拥抱彼此。”

  他的甜言蜜语就如一大杯蜂蜜酿造的美酒,让她身心都醉了,放弃了挣扎,放弃了伪装,环抱着他腰,将脸埋在他的怀里。

  “我们要怎么办?” 她抬起下巴,求助的眼神凝视着他。

  他恋恋不舍的又亲了一下她的额头,认真的说道:“婉如,告诉我,你想和我在一起吗?”

  她轻咬嘴唇,点点头。

  他伸手将她鬓旁一缕散发拨到耳后,轻声道:“我今晚就和欣欣说清楚。”

  她抬起头来紧张的看着他:“你要怎么说?她是那样的喜欢你。”

  “我知道,可是我被你施了魔法,怎么办?” 他浅笑着看着她。

  她突然好似想起什么来,将他轻轻推开,惊疑的看着他:“可是,你也是爱齐姐姐的,不是吗?你怎么可以同时爱两个人?”

  他皱着眉头摇头:“事情并不是你看到的,听到的,想象的那样。”

  停顿了一下,他吸了口气,说起了他与齐欣欣的一些往事:“去年春天,一群人去郊游,我为了采药,进了荒山里,没想到她也跟了来,她摔伤了小腿,我替她医治包扎了一下,后来我俩在大山里迷了路,就在山里呆了一晚上,第二天出山后,同学们看到我背着她,就笑闹着就把我和她凑成了一对。”

  “嗯哼,看来好多女孩子喜欢跟着你进山呢!” 她斜着眼,慢条斯理,酸溜溜的说:“你没说她不自爱吗?”

  他眼睛一弯,轻轻捏了下她的下巴说笑道:“醋泡的小气鬼。”

  接着说:“我承认,我一直很欣赏欣欣,在同学们的起哄撮合下,我也以为自己是喜欢她的,所以也就一直没有反对否认什么,如果没有遇见你,可能我真的会和她结婚。可是你出现了,一切都不同了。我从来没有这么疯狂的想念过一个人。”

  她脸上的红晕再次漾开,微笑不语。

  “现在回想起来,我只不过是在顺水推舟,顺应人情,婉如,我从没向她表白过,从没有写过情书,从没有主动约过她,更没有主动和她亲热过,我就这样一直被动的接受着,她约我,我就赴约,她亲我,我就被动的接受………如此而已。” 他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婉如,抿了下嘴唇。

  婉如听到这,心中一跳,脸上一红,微微侧过头去,正礼用手指勾起她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因为他想让她了解自己的内心,不想对她掩饰什么:“你生气也是应该的,其实,我的确是有错,我的确是说了很多似是而非,模棱两可的话,我知道欣欣的心意,却没有拒绝否认,以至于事情就演变成了现在这个地步。”

  “那你会和她结婚吗?刚在在齐家,你们都已经在谈婚论嫁了……”

  “呵呵,你真是傻瓜。以前我就没想过,现在更不可能,婉如,相信我,等我们各自把枷锁打破,我就带你回天津见我爹娘,然后马上结婚。”

  奇怪了,一向对“结婚”这个词反感抗拒的钟婉如,此时突然对这两个字激动起来,嘴角是抑制不住的甜笑,脸颊上布满朝霞般的红晕。

  他拉起她的手放在唇边,吻了一下:“你愿不愿意跟我回天津生活?”

  她的眼睛闪着灿烂的光芒,刚要点头,他却突然皱了皱眉,摇摇头:“不,不,我家的情况太复杂了,连我自己都没法在家里呆,我不要把你送进一个封建专制的家里。结婚后,我们就留在北平或者去上海怎么样?”

  她这才发现自己对他一无所知,他的家,家人,都是什么样的?他有过什么样的成长经历,感情经历?她完全不知道,可是,此时她的心充满了喜悦和幸福,对于她来说,无论他是什么样的身世,什么样的家庭,她都无所谓,她的眼里心里只有他,他是她的王子。

  “你去哪我都跟着你。” 她迷迷蒙蒙却又坚定的表达着内心的决心。

  “天,我好爱你,婉如,你好傻,但是我好爱你!” 他紧紧抱着她,亲吻像雨点般洒落在她的脸上和唇上。

  过了一会,她垂下头叹了口气轻声道:“我也得和伯谨哥哥说清楚了。”

  正礼蹙起了双眉,捏了下眼角:“还是我去说吧,是我对不起他。哪怕是被他打一顿,我也认了。”

  “不行!你去说他会更伤心的,我只说我想解除婚约,这样你俩还是好朋友,他不会生你的气。” 婉如说道。

  “他迟早会知道的。” 正礼苦涩无奈的一笑,他此时才发觉她是如此的心细如发,大手温柔的将她的脑袋摁在自己的心口上。

  一阵秋风吹过,带着萧瑟的气息,落叶片片,轻轻落在他们的头顶,肩头,他们约定好,各自去解除牵绊。因为内心被希望和憧憬填满,他们并没有畏惧,甚至连亏欠感也不多,爱情,让他们迫不及待的想要挣脱所有的束缚,成为彼此的唯一。

  幸福是那么近,不是吗?只要他们分别和单恋着自己的对象说声拜拜,一切苦难,一切无奈都将结束,幸福就能降临到他们的头上,他们就能如愿以偿的拥有对方,不是吗?他俩都是这样想的……

继续阅读:第15章 突然的离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南烟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