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一场旧梦(一)
江心2017-09-16 23:343,340

  正礼说不出口,难道他要告诉全家,他爱上了自己好朋友的未婚妻?哦,不,或许此时已经是朋友的妻子了。

  他很心烦,没人知道这些日子以来他是怎么过来的,婉如的不告而别,齐欣欣的哭闹痴缠,令他伤透脑筋。他一边寻找婉如的踪迹,一边安抚齐欣欣的情绪,校园里缺席的座位,空空的小院子,只剩下人去楼空四个字。齐欣欣一会投湖,一会离家,弄的他筋疲力尽,焦头烂额,根本就没时间去打听婉如的消息。

  最终他只能妥协,暂时稳住了欣欣的情绪,才腾开手来打听婉如和伯谨的消息,然而,得到的答案却是“伯谨带了未婚妻回杭州结婚去了!”

  他犹如被当头一棒,当时就闷了,想买火车票追到杭州去,可是齐家找到他,说欣欣只要一离开他就开始神情恍惚,喜怒无常,怕出意外,正礼只得形影不离的陪着她,而且,自己学业繁重,这一拖就拖到了寒假,正要去买车票,赵家又发电报催他寒假回家过年,齐欣欣又缠着他,一定要跟他一起回家见父母,无奈之下,他只得带了齐欣欣一起回了天津。

  他一直想等欣欣的情绪好些,再把话对她说明白,但是他也知道,婉如那边一定是被方家催着结婚,所以他心里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一般,他想写信,可是要寄去哪?寄到方家?那简直就是把婉如推到风口浪尖上去,他想了老半天,只得让妹妹雅兰给婉如写信,但是他却没想到雅兰并不知道他内心的痛苦和挣扎,并不知道他与婉如之间的爱情,单纯如实的把自己在家里看到的见闻都告诉了婉如。

  总算,前两天齐家来电报催女儿欣欣回家过年,正礼好说歹说的把她劝上了火车,才刚松了口气,又被父亲拉着配药,被家中的亲情牵绊住了,事情就这样一桩桩,一件件,一环扣一环的将他牢牢扣住。

  “爹,娘,我得去杭州一趟。” 他焦急的说。

  “去杭州?” 赵东升是越来越不懂这个儿子了:“正礼,你一会说去上海,一会说去杭州,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知道你从小是个主意大的,但是毕竟我们是你的父母,是你的亲人,你总得把话给我们说清楚,让我们放心吧。”

  正礼刚要开口,二太太如凤一脸尖酸的表情抢着插嘴道:“这还不清楚吗?咱们三少爷的心上人一定是在杭州咯。”

  “谁要你多嘴,他自己不会说吗?” 赵东升冷冷瞪了二太太一眼,自从怀义奸污了映红,二房就越来越不得宠,好在田九是赵家的老仆人,映红也答应了做小,没有把事情张扬开来,但是这种事总是不光彩的,二房自从那件事后,在赵家的地位是一落千丈,尤其是老爷子赵东升对二房的态度更是冷若冰霜。

  正礼没有否认:“二娘说的没错,所以我一定更要赶去杭州一趟,否则就来不及了。”

  “来不及了是什么意思?” 赵东升听出他话中有话。

  “这……” 正礼语结,眼珠在眼眶里不停的转,却找不到一个合理的的说辞,他不能告诉父亲,婉如早就是名花有主的人,不然他会被痛打一顿然后被囚禁在家里。

  心一横,抬起头来说:“我现在无法向你们解释,总之她是个好姑娘,我喜欢她,她也喜欢我。如果我不去,她会很伤心的。”

  赵东升皱着眉,用烟杆敲了敲桌面,闷哼了一声,他太爱这个儿子,他太关注这个儿子,从小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他都细心的留意着,他对正礼的每个表情都了如指掌,看到他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样子,赵东升知道事情一定远没如此简单。但是此时人多,他也不便多问什么。

  “老爷,正礼是个至情至性的孩子,你如果不让他去,我估计他在家也是身在曹营心在汉,每天魂不守舍的,又能配出什么好方子来?” 大太太锦云说道。

  沉吟了片刻,“你确定她肯嫁到天津来?” 赵东升问。

  赵正礼抬起眼来,愣了半秒,立刻脸上展开笑颜,满心欢喜道:“会的,她的父母已经过世,从小孤苦伶仃,是…。。” 稍稍顿了一下:“是一个亲戚养大的,她一直想跟着我,爹,她一定会跟我回来的。”

  赵东升沉默良久,徐徐说道:“只要姑娘人好,对你真心,我们做父母的有什么不能答应的?只不过,这大过年的,你也没必要急成这样,怎么也把年过完了再去。这事就这么定了。如果那姑娘连这么几天都等不了你,那你也不用枉费心思在她身上了。”

  “对啊,对啊,正礼,你爹说的对,娘也是女人,女人爱上一个男人,不要说等个三五天了,就算是等个三五年也是愿意的。过完节再去,娘盼了你那么久,难道你就想让娘伤心难过吗?” 秀眉说着紧紧将儿子拉在身边,生怕他突然离去。

  看看父亲紧蹙的眉间,又看看母亲不舍的眼神,他除了点头妥协,不知还能做什么,父亲算是封建专制家长中很通情达理的了,但是这种宽容是有底线的,并非他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不然绝对是自讨苦吃,况且,春节是中国人最重要,全家团圆的节日,现在离开,也实在是说不过去。

  “呵呵,我们家竟然出了这么一位大情圣,那齐小姐那边你打算怎么办呢?” 赵施仁并没打算放过这个打击弟弟的机会。

  “我会和她说清楚的。” 正礼蹙起眉峰。

  “你上次说清楚,已经把人逼的寻死觅活,离家出走了,再去说清楚,可别闹出人命啊。” 施仁阴阳怪气的说。

  正礼刚要回口,赵东升抢先说:“正礼啊,你大哥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感情这事还是要小心的。你别怪爹没有事先提醒你,既然你喜欢杭州的姑娘,你去找她,我也不反对,但是齐家那边,你可得安抚好。可不能对不起人家,知道吗?”

  “唔……” 正礼无奈的点头。

  回到房中,正礼觉得自己就快虚脱,倒在床上,呆呆的看着床帐顶子,虽然在家人面前说的响亮,但是他心里对一切都没有把握,婉如嫁人了没有?欣欣能不能放过他?

  他想念与婉如斗嘴说笑的日子,想起她睁着那双清澈的大眼睛看着自己,把自己胡编乱造的笑话全当成真事,听的那么认真,笑的那么开怀,他就觉得她好傻,好可爱,那张圆圆的略带稚气的脸,那美丽的容颜,尤其是她那菱角般小嘴,柔软清香的嘴唇,天,他想死她了,他想吻她,抱她,拥有她,这种欲望就像熊熊烈火般在煎熬他的心,他巴不得现在就南下杭州去找她。

  唉,可是洒脱如他也无法毫不顾及的一走了之……人生总是充满了种种的枷锁和桎梏……

  父母的命令,欣欣的安危,还有自己和伯谨之间的友情,是的,友情!唉,一想到这个,他就觉得愧疚的无地自容,就会有放弃婉如的念头闪过。

  他不是没有想过买张火车票直接到方家去找婉如,可是,自己要怎么面对伯谨这个好朋友?伯谨是那样的信任自己,友爱自己,想到此,他的太阳穴就发涨,自己做不出来,尤其现在很有可能他俩已经完婚,自己冒然跑去方家算怎么回事?

  张开手掌,他用拇指和中指摁了一下自己的太阳穴,呼了口气,真是越想越累,想着想着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耳边隐约传来轻微的抽泣声,昏昏沉沉的翻身过来,睁开惺忪的睡眼,看到床沿边坐着一个穿着上等锦缎袄子,大腹便便,满头金钗珠花的女子,正拿着手绢抹着眼泪啜泣着。

  “映红?” 正礼稀里糊涂的还以为自己在梦里,怎么可能?映红已经成了自己的嫂子,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房里,脑子努力一转,猛的一个激灵,整个人顿时清醒了,翻身坐了起来。

  怕自己看错,特意揉了两下眼睛,看明白果然是映红坐在自己身旁,当真是吓了一大跳。

  “映红,真的是你!你怎么在这?” 一瞬间,正礼还以为是自己走错了房间,环顾了四周,这明明就是自己的卧室啊。

  “是我,是我,你别嚷。” 田映红伸手捂住他的嘴唇。

  正礼一惊,拉开她的手:“你不该在这的,快走吧。”

  “别赶我,我只想和你说两句话。” 田映红说道:“你那么久都没有回家,是不是还在怨我?怨我不该嫁给怀义?”

  “没有,你想多了,二哥是真心喜欢你,他会对你好的。”

  “可是我喜欢的人是你啊,你是第一个看过我身子的人,难道你不记得了?” 田映红说起她心头久久不能忘怀的往事。

  正礼的内心像是被人刺了一下,不是心痛,而是难堪,赶忙打断她:“别再说下去了,不然我俩都会万劫不复的。听我说,你我如今已是叔嫂,我会敬你,必要的时候会保护你,但是你我之间不能再这样偷偷摸摸。”

  “我不怕,正礼,我不爱他,不爱他,不爱他……” 她哭的很伤心,很伤心,她的眼泪并没有让他回到过去,却让他有所震动,他似乎看到了被迫嫁给伯谨的婉如,很多年后同样在自己面前如此哭喊着,而到那时,自己也会如现在一样,束手无策,再也无法去拯救她。

继续阅读:第20章 一场旧梦 (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陆少,你的情敌又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