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无可奈何的家
江心2017-09-15 08:004,684

  天津,“济仁堂” 药材铺里,药香四溢,各种药材的香气混杂在一起,竟天然的调配成了令人心神舒畅的“百草香”。

  柜台上两名伙计正在为客人抓药,掌柜的正“滴里嗒拉”的打着算盘珠子,核算着账目,一旁的书桌前坐着一个三十岁上下戴眼镜的男子,正在为人诊病。

  过了一会,从门口又走进来一个二十来岁的清瘦男子,手上托着个鸟笼,嘴里哼着小曲儿,跨过门槛走了进来、

  伙计和掌柜赶紧恭敬的喊了声:“二少爷。”

  那清瘦男子“嗯”了一声,径直走到那个正在断诊的中年男子面前喊了声:“大哥。”

  是的,这就是“济仁堂”药铺的两位少爷,大少爷赵施仁和二少爷赵怀义,这赵家也是有趣,老爷子赵东升一共娶了三房妻妾,一房生了一个儿子,只有三房多了一个女儿,赵雅兰,可惜的是天生双腿肌肉萎缩,终身需要坐在轮椅上。

  赵施仁“唔”了一声,给病人开了一张方子,嘱咐了几句,待病人离开了,靠在圈椅里抬眼看了看弟弟,冷冷问了句:“老三呢?”

  赵怀义将鸟笼搁在茶几上,一屁股坐在椅子里,翘起二郎腿抖了两下:“老爷子在丹房教他配药呢。”

  “哼,” 赵施仁冷哼一声,脸上阴沉着。

  赵怀义一看他的脸色,叹了口气,笑道:“大哥,你也不用那么不高兴,老爷子从来都是偏心三房,你又不是不知道。就算是把‘青凤神秀丹’的配方传给了他,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凭什么?我才是长子,就算不传给我,那还有你呢,哪里轮的到他?!” 赵施仁气呼呼的说,似乎也并不避讳一旁的店伙计,可见这赵家的矛盾早就是众所周知,并不是什么秘密了。

  赵怀义歪着头笑:“哎哎哎,别把我算在内,你是知道的,我对配药可没兴趣,我呀,就喜欢溜个鸟,听个曲。” 说着指了指自己道:“让我配药啊,没准哪天把人吃死了还得吃官司,我才不干呢。”

  赵施仁微叹口气,斜着嘴角,瞥了他一眼:“你是个会享福的,唉,对了,再过两个月映红就要生了吧。”

  “是啊。”

  赵施仁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镜,镜片后的眼睛闪了一下,意味深长的看了怀义一眼,斜眼看了看内屋说道:“走,去里面说吧。”

  “唔。” 兄弟两来到里屋,施仁给二人泡了壶茶。

  “怎么大哥,有话要和我说?” 怀义问。

  “哎,映红和老三之前可是有过一段情的,你不忌讳?”

  赵怀义嘴角冷冷抽了抽,鼻子里哼的一声:“我知道她对他还有情,我才不管,总之她现在是我的女人,肚子里怀的是我的种,她能怎样?”

  赵怀义脸上露出一种蛮狠不削,无所谓,又冷酷的神色。

  “你当真不在乎?这几天吃饭的时候,我看映红的脸色可不太好,眼神一直往老三身上飘。”

  “咚!”,赵怀义将手中的茶杯往桌子上一敲,茶水溅到了桌面上:“飘?让她飘!我就是要看她看得到得不到的样子!老三从来就是个花心胚子,和他那唱戏的娘一个样,招蜂引蝶,薄情寡义的货色,就凭她也想套住老三?哈!我就要看她那酸溜溜的样子!”

  “哎哎哎,她毕竟是你的妾室,也不用这个样子。” 赵施仁说:“不过这老三艳福可真是不浅,这次带回来的齐小姐,知书达理,才貌双全啊,就是可惜了姚家的那门亲,姚家可是做药材的,如果结了姚家的亲,我们以后进药材就方便多了。听说姚家小姐为了这事,哭的死去活来的。”

  “呵,可不是。所以啊,映红那是痴心妄想,老三虽然花心,眼界可高着呢,怎么看得上映红这么个下人的女儿?我才不担心。” 顿了一下,挑着眉毛看了一眼施仁,嘴角一扬,似笑非笑的说:“倒是大哥你要小心些,你看看,这次他回来,老爷子那精神头像是一下子年轻了十岁,看他的时候眼睛都是放着光的。谁知道会不会一个高兴就把这副家业都给了他呢!”

  赵施仁呡了一口茶,沉下脸来,皱着眉,不再说话。

  两人坐了一会儿,回到铺子里,正遇到赵东升气呼呼的从后院丹房里出来,后面跟着一脸沮丧的赵正礼。

  赵施仁,赵怀义赶紧站直了身子,恭敬的喊了一声:“爹!”

  赵东升气呼呼的一挥手,厉声道:“瞧瞧你们三个,一个整天打着小算盘,心眼比针眼还小,一个整天遛鸟看戏,不务正业,一个整天魂不守舍,被女人弄的神志不清。” 他边说边用烟杆轮流指着自己的三个儿子,数落着他们:“都给我回家去,我有话要说。”

  三人跟着父亲穿过后院,来到大厅,赵老爷大声吩咐将三房的太太都给请出来,好似有大事要宣布一般。

  没过一会,三房的太太们陆续来到,各自看着自己的儿子又瞅着赵老爷的脸色,心中揣测着赵老爷要说什么。雅兰也因为好奇让丫头推着自己跟了来。

  管家替赵老爷燃起了烟枪,赵老爷嘬了两口,烟雾从他的口鼻中冒了出来,看了看站在大厅中央的三个儿子,说真的,如果没有比较,这三个孩子都算的上俊秀,但是一旦放在一起,就立见高下,正礼的玉树临风,挺拔阳光衬的老大的阴沉难测,老二的吊儿郎当就显的格外的难以入眼。

  其实老大的担心并不是没有道理,赵东升从小就偏爱正礼更多些,一来是因为他从小就眉清目秀,聪明伶俐,二来是因为他心中有正气善念,这是另外两个儿子所没有的。他的确是想把这份家业传给正礼,可是碍于原配正室的面,长子嫡孙的继承传统,他还没法公开把自己的这个想法说出来。让他生气的就是,正礼这个孩子不甚明白自己的一番苦心,总是在逃避家族纷争,这让赵东升的独角戏唱的很是艰难。

  “今天叫你们来,是有话要说。施仁在药铺看诊抓药已经好几年了,我打算让他尝试着独立的经营一阵子,为期半年,怀义虽然不是学药材的料,但是整天吊儿郎当,游手好闲,也不是长久之计,从明天开始就给我去果园跟着田九好好学习管理果园。”

  说着指了指怀义说:“我可告诉你,你可别在那给我摆少爷款,你如果不好好学,就给我自己出去自食其力。”

  说完也不管二房母子俩的脸色有多难看,直接就转到了正礼身上,说道:“正礼明年就大学毕业了,首先得把终身大事给办了,既然你喜欢齐小姐,我们也都同意,姚家的婚事已经给你退了,过完年,我和你一起去趟北平,亲自上门给你把这门亲事给订下来。

  你们是喝洋墨水的人,我也管不了你,要怎么办婚礼,中式的还是西式的都随你,但是毕业后给我尽快结婚,然后一门心思的好好学习配药,咱们虽然比不上北平的同仁堂,但是我们有自己的祖传秘方……” 说到此,赵东升吸了口烟,继续说道:“我今天也不怕把话说明了,省的你们将来吵吵闹闹,配药这事,他们三兄弟里,正礼的天分最高,所以将来家中的秘方就由他来保管……”

  赵施仁听到此话,心中大为不满,实在憋不住:“爹,您这也太不公平了,我在药铺里做了那么多年,小时候背药方也从来没有输过三弟,而且我又是长子嫡孙,秘方怎么只传给三弟呢?”

  “这就是我不传给你的原因之一,你看看你,身为老大,长子嫡孙,从小就不能容人,一天到晚和两个弟弟争风吃醋,毫无雅量,也不懂友爱手足的悌道。会背书不等于有天分,正礼十岁已能自配药方,你至今自己写过几个方子?只会嫉妒,心胸如此狭隘,如何能成大事?你有本事,有骨气就不要靠家里的祖方,自己写几个方子出来。”

  赵东升劈头盖脸的一顿痛批,让施仁觉得又羞又愧又气又妒,紧握双拳怒目等着正礼。

  正礼对这种情形早就已经司空见惯,从小他就是在这种氛围里长大,他知道父亲偏爱自己,但是父亲的偏爱让他成为家中的众矢之的,他并不想与全家,尤其是两个哥哥为敌,可是无论他做什么两个哥哥都会误解他,排挤他,他也无计可施,只能尽量躲避他们。

  “老爷,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施仁呢,你这样当着大家的面说他,他以后还要怎么约束弟妹,管理家业啊?” 赵老爷的原配夫人,王氏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子,挪着两只三寸金莲将儿子拉到自己身边。

  王氏系出名门,又是原配,赵老爷自然是敬重几分的,于是也就不再说话了。

  赵正礼早已厌烦了这样的家庭争斗,这也是他总往深山老林跑的缘故,他宁可跑进原始山林,和林木,野草,野花,野兽在一起,也不想呆在这样的家里。

  “爹,我毕业后想南下上海去闯闯,家里的事就交给大哥和二哥吧。”

  “什么?去上海?你去上海做什么?” 还不等赵老爷发话,一旁的三姨太秀眉已经紧张的坐不住了。

  正礼走到母亲身旁微笑着说:“娘,男儿志在四方,我不过是出去看看闯闯,又不是不回来了。”

  “不行啊正礼,娘舍不得你啊。” 秀眉紧紧拉住儿子的手。

  “哎呀,你哭什么嘛。” 赵东升白了三姨太一眼,疑惑的看着儿子问:“正礼,你出去闯天下,爹倒是不反对,只不过,你这一去要去多久?什么时候回来?爹的年纪大了。”

  “爹,娘,你们别担心,我时不时会回来看你们的。”

  “那你的婚事打算什么时候办呢?” 赵老爷皱着眉问。

  正礼嘴角一扬,摇摇头说道:“对不起爹,娘,原谅我,我向你们撒了个谎,我并没有要和齐欣欣结婚的打算。事情说起来有些复杂,我心里的那位姑娘不是她。”

  他这话一出口,全家人不禁都一脸惊讶,你看我,我看你。

  “等会,等会,三弟,你可把我们全都说糊涂了,这是怎么回事?你带了齐小姐到我们家,和我们所有人都见了面,爹娘为了成全你们,硬着头皮,舔着脸的把姚家的亲事给退了,至今还被姚家的人在背后指着骂,你现在和我们说,你压根就不打算和齐小姐结婚?” 赵怀义替全家人说出了心中的疑问。

  “对不起大家了,尤其是爹和娘,我的确和欣欣在学校里谈过一阵子,但是……我心中有另一个女孩,所以和欣欣说了分手,但是她却死活不答应,又哭又闹,又离家出走的,我为了安慰她,只得先带她回来。我的确是想用她来说服你们,解除姚家的那门亲事。对不起,我没和你们说实话。” 正礼将真相说完后,呡着唇,垂着头,等待着众人的发落。

  所有人都震惊了,所有人都觉得自己的耳朵出毛病了,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所有人都联想到了同一个女子,这个女子与正礼的那段往事曾经在赵家是闹的鸡飞狗跳,山崩地裂的。

  田映红!所有人都一致的想到了这个名字!看果园的老仆人,田九的女儿,比正礼大两岁,从小就跟怀义和正礼两兄弟玩在一块,后来两兄弟都喜欢上了她,正礼当时十四五岁,还很懵懂,在映红的带领下学着台上戏文里的情节,两人海誓山盟,拜月定情,怀义对映红也是百般纠缠,如此这般,后来两兄弟同时向父母提出要娶映红为妻,当时家里是闹翻了天一般,正礼被强行送到教会学校学习,怀义被父母安排娶了妻子,两年后正礼回到家中,才得知映红已经被怀义强行霸占,娶做侧室,正礼气的打了怀义一顿,家中又是一场风波,正礼只得回到教会学校继续求学,伤心了好一阵子,才放下这段感情。

  所以,此时他突然说他心中有另一个女孩,众人都以为他对映红旧情难忘,先跳起来的自然是怀义,抢上一步,伸手抓住了正礼的衣领说道:“你别告诉我,你还惦记着映红,映红现在是我的人,她现在怀孕七个多月了,就要给我生儿子了!我警告你,如果让我发现你还招惹她,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正礼蹙起眉峰,一把打开他的手:“算了吧你,你用卑鄙的手段得到映红,这家里上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我也不跟你计较那些陈年往事了,毕竟这是映红自己答应下来的婚事,如果当年她说一个‘不‘’字,我早就带她远走高飞了,还用等到今天偷偷摸摸?”

  “好啦好啦,过去的事就别提了,提了谁也不光彩。” 赵老爷赶忙制止两个儿子间的战火。

  正礼狠狠瞪了怀义一眼,强忍心中的怒火,整了一下衣领:“我心里的人不是映红,你们别紧张。”

  赵东升赶忙问道:“你既不要姚家的亲事,又不要与齐家小姐结婚,心中的人又不是映红,那你到底喜欢的是哪家姑娘,你说,你说出来,爹娘给你做主,就凭你的样貌学识,凭我们家的家底,也没有说不成的道理。”

继续阅读:第19章 一场旧梦(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陆少,你的情敌又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