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家宅纷乱
江心2017-09-14 08:005,683

  清晨,方太太坐在梳妆台前,贴身丫头春兰刚替她梳妆完毕,方老爷歪在床上,他的气色已经好多了,只是一脸烦闷,才见方太太梳妆完毕,立刻打发了春兰下去。

  方太太知道他有话说,转过身来问:“老爷,怎么了?”

  “怎么了?你还问我怎么了?难道你不知道怎么了?” 方老爷边说边盘腿坐了起来。

  方太太拿起一个手镜,对着大镜子里照了照自己的发髻说道:“咳,巧心是小孩子家,她懂什么轻重,老爷你不用太担心。”

  “我不是担心巧心那孩子说的那些话,我是担心婉如那孩子的脾气。也怪我们夏天的时候一时心软,答应了他们把婚事推迟半年,没想到钟家人竟然闹上门来了。”

  “对了,老爷,您干嘛不报警呢?”

  “报警?你傻啊!这一报警,丝厂和绸缎庄的事不就闹开了。咳……”方展图斜了方太太一眼:“我苦心经营了十年就这样交还给钟家,我不甘心呐!” 说着举起拳头在腿上捶了一下。

  “是啊,这么多年我们待婉如那丫头可是当亲闺女一样的养着的,这孩子怎么能那么忘恩负义?” 方太太放下手镜,一脸不满的说。

  方老爷闷闷道: “原本想着,今年让她和伯谨把婚事办了,什么都顺理成章了,钟家人还敢说什么?他们还敢议论什么?没想到婉如这孩子,人大心也大,看上去温温柔柔的,骨子里那么烈。”

  “老爷,巧心说的那事要是真的,婉如当日真的有追着那赵正礼逃出家门,我们怎么丢得起这个人?您要不要再斟酌一下?”

  “哼,” 方展图挑着眉,冷哼一声:“现在先别管这事,只要她过了门,就是我们方家的人,到时候要怎么管教,谁也不能说什么,眼下这节骨眼上就先忍耐下,让伯谨先把她给娶进来再说。”

  “嗯。” 方太太点头:“对了,绸缎庄的损失大不大?”

  “好在之前刚好拉走一批货,仓库了空了许多,就是南京黄老板的货被烧了些,已经让伯谨监督着赶出来了,问题不大。钟家那些人也不过是想吓唬吓唬我们,这绸缎庄姓方还是姓钟还没定论呢,他们不至于傻到把自己家产业都给烧了。那个钟永杰不过是个市井无赖,要钱罢了。”

  “我看他可不止是个市井无赖,眼眉间像是个有心眼的,老爷,您还是要小心些。”

  “唔,我知道,” 方展图点点头:“夫人,我看你啊,最近也去给婉如做做工作。还有让伯谨多去和她亲近亲近。我不想婚礼前再出什么幺蛾子。”

  “我不去,我现在看到她就心烦。唉,我们家伯谨是个老实孩子,他对婉如可真是是一门心思的,说真的,如果不是因为这份家业和伯谨喜欢她,我可不要一个这么难缠的儿媳妇,一会要上学,一会要自由,一会还跟了别的男人跑了,这像什么话嘛!我真怕她以后毁了我们方家的世代清白。” 方太太边说边摇头,一脸的不满担忧。

  方老爷挥挥手: “先别管这个,只要她进了方家的门,我们就是她的公婆,还怕管不了她?一年半载,孩子一生,她自然也收心了。”

  “嗯,也是,说真的,我真想抱孙子了。” 方太太掩嘴一笑。

  方老爷嘴角也浮出一个笑容:“是啊……”

  话未说完,突然丫头敲门回道:“老爷,太太,那个钟永杰又来了,他说他要见见钟小姐。我们推说钟小姐不适,可是他就是赖在那不走了。”

  方太太皱着眉摇头:“你看,我说什么来着。”

  “真是岂有此理。” 方展图翻身起床,穿好衣服,“哐啷”一声推开房门,大踏步的走出卧房,大声喊道:“叫阿金,阿贵,阿兴,阿明都到大厅来。” 他口中的这四人是他最得力的助手,说白了就是保镖,打手。

  方展图带了这四个人高马大的跟班来到大厅,就见一个三十七八岁的男人正斜歪在椅子里,中分的头发,一身旧棉长袄,上身套了件颇为体面的缎子马褂,长相倒也不俗,眼内聚着精光,只是眼神举止中都透着股邪气,斜着眼睛看着方家老爷气势汹汹的走进来,正要站起身来。

  方展图劈头就厉声问: “你来做什么?!”

  “哟,方老爷,一大早,那么大的火气。” 钟永杰并没有被他的气势给吓倒,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歪着脖子,阴阳怪气的说道:“不用那么生气,我今天来不是和你谈蚕丝厂和绸缎庄的事的,我是来找我侄女的,你们方家就算是钱有势,也不能阻碍我们骨肉相见,探望亲人吧。”

  方展图侧头轻蔑的上下打量了他一下,冷笑两下:“哼,骨肉,亲人?想当初,永年兄去世,蚕丝厂欠了一屁股债的时候,你们这些骨肉亲人何在啊?现在看到蚕丝厂,绸缎庄的生意好了,就想起骨肉亲人来啦。哈!真是笑话!” 方展图伸出手指指着钟永杰的脸,厉声道:“你们放火烧绸缎庄的事,我还没跟你算账呢!别以为我会放过你们。”

  钟永杰毫无惧意,轻笑两声,半抬着眼皮:“呵呵,方老爷尽管去报官,尽管去告,把事情闹大了才好,把我们都抓紧局子里去才好,呵呵,就怕到时候方老爷的一些旧账说不清楚,可就难看咯。”

  方展图抬手“啪”的一声拍在茶几上,怒道:“你少给我来这套!你吓唬谁呢?你如果有什么真凭实据,还需要鬼鬼祟祟的放火?”

  钟永杰脸上是耐人寻味,似笑非笑的表情,略略停顿了几秒,眼珠子骨碌一转,突然换上了一张笑脸,放软了身段说:“哎呀呀,你看,你看,我们方钟两家就要做亲家了,何必闹成这样呢?当初是我糊涂,你们突然取消婚礼,我们以为是把我们家婉如给休了呢?所以一时心急,又被人一怂恿,做了错事,多谢方老爷高抬贵手。”

  他突然放低姿态,倒让正在气头上的方展图有些难以招架。

  钟永杰笑道:“方老爷,我今天来呢,当真不是和你谈丝厂和绸缎庄的是的,我们大家都是明白人,婉如和伯谨婚事一完,方家和钟家就是一家人了,还分什么彼此你我,是吧?我啊今天就是作为杭州一代钟家的族长,来探望一下我们钟家的侄女的。”

  “探望?婉如是我们方家的媳妇。轮不到你探望。” 方展图一口拒绝。

  “哎,方老爷,你别急,待我把话说完嘛……” 钟永杰顿了顿,接着说:“婉如还没有正式过门,无论如何现在还是我们钟家的人,如今她也大了,还未过门就住在你们家也不妥当。这孩子从小没了父母,那么多年也没回过家,也是可怜啊,让她结婚前回钟家老宅住几天,去她爹妈坟上上个香,磕个头,也是应该的。您说是吧?”

  方老爷蹙着浓眉,沉吟不语,钟永杰说的话是有些道理,这个细节的确是方家疏漏了,礼数上来说,婉如是该在婚前拜别父母,或者去坟上祷告一番的。

  钟永杰侧着头快速的扫了周老爷一眼,知道自己说到了点子上,接着道:“再说,过几天你们还得迎娶,从我们钟家抬着花轿迎娶过来那----才热闹隆重,合情合理啊!”

  他这么一说,方展图立刻心中一动,他是个要面子,讲排场的人,方家是当地有头有脸的人家,这嫁娶如此重要的事,总不能从自己家的一个门抬到另一个门就完事,那样也太没意思了,方家大少爷的婚礼当然是越热闹越隆重越多人围观的好,借这机会还能给自己的绸缎庄做做宣传,显摆一下方家的富贵,何乐不为?

  钟永杰见他似有所动,已知他心思,赶紧趁热打铁说:“你看,从我们钟家到你们方家有好几里地,这一路上吹吹打打,让乡亲们看着多热闹,多气派,这桩婚事才算是隆重得体啊,对吧?”

  果然,这话多比不上话说到点子上,这两句话正中方展图的心意,蹙着眉看了他一会,点点头,沉声“唔”了一声。//

  两天后,婉如和月梅在钟永杰夫妇的积极安排下,回到了阔别了十年的钟家大院,随之而来的还有方家的两个仆人和两个丫鬟。

  婉如在“钟宅”的门匾下痴痴的站了好一会儿,看着大门发呆,这才是她的家,门匾上的字已经脱色了,匾角上挂着蛛网,在寒风中微微颤抖着,有种凄凉之感,与她的心境不谋而合。

  回家并没有让她觉得很高兴,因为这幢大房子里并没有家人,没有家人的房子只是一个建筑物,而不能称之为“家”,当然,回到自己的房子里总是好过寄人篱下的。就这一点,她很感谢钟永杰把她接回来,虽然她对钟永杰夫妇还很陌生。

  “哎哟~~侄女儿回来啦!” 一个身材胖胖的女人手上拿着扫帚,头上裹着花布,腰上绑着一条脏兮兮的围裙,眯着眼睛,满脸堆笑,快步迎了出来。

  婉如并不识得她,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钟永杰,钟永杰刚要开口介绍,那胖女人已经热情的一把拉起婉如的手,笑着自我介绍起来:“我叫吴大兰,是你堂婶。哎呀,啧啧啧,看看,看看,我们的侄女儿长的多好看啊,就像仙女下凡似的。这方家啊,还真是会占我们钟家的便宜,蚕丝厂,绸缎庄占了那么多年吧也就不说了,连我们钟家那么漂亮人都要占了去,说真的,我真的替钟家抱不平呢!” 她说着皱起眉头,然,又堆笑起来说:“哎呀,不过侄女儿不要怕,你现在回来了就好,有堂叔和堂婶给你撑腰,再也不要怕他们方家欺负人了。”

  婉如被她有些突兀的热情和这一大篇的话弄的有些尴尬和莫名,毕竟自己是头一次见她。

  “哎哟,你话真多,屋子都收拾好没有啊?” 钟永杰也觉得妻子的表现太过了些,上前打断她。

  吴大兰瞪了他一眼,一手插在腰上,一手举着扫帚大声道:“房子那么大,我一个人怎么收拾的过来嘛?我已经忙了两天了,又没人帮我!你倒好,一回家就嫌我话多?!那你来啊,你来啊!”

  婉如轻轻摇摇头,给月梅使了个眼色,月梅赶紧上前接过她手中的扫帚说道:“还是我来吧,叔老爷,叔太太你们去休息吧。”

  方家跟来的丫鬟仆人也开始收拾打扫起来。

  婉如缓步在庭院里走着,找寻着曾经的美好记忆,只可惜,大多的记忆都是模模糊糊的,连爹爹妈妈的脸都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模糊,她记得曾经在这一方天井里爹爹钟永年养了很多蚕,父亲拉着她的小手轻轻触碰着那洁白丝滑的蚕宝宝告诉她,这些蚕宝宝将会吐出世界上最美的衣料材质----蚕丝。

  钟家大院相比方家大院的精美奢华,显得古朴素雅,没有亭台楼阁,池塘廊坊,更像是一个天然的农舍,翠竹丛丛,篱笆菜园,后院里更有几间茅舍,外朴内雅,看得出主人家的意境和胸怀有着返璞归真的向往。

  婉如来到自己的闺房,已经收拾妥帖,窗明几净,回头向吴大兰做了个万福:“谢谢堂婶,您辛苦了。”

  吴大兰忙上前扶着她斜着眼笑:“哎哟,侄女儿千万别客气,咱们怎么都是一家人,我嫁来钟家晚,不晓得以前的事,要是知道啊,当年是绝对不会让你去方家受罪的。住在自己家怎么也比寄人篱下来的强。咳,想想当年你年纪幼小,一大家子的没个主事的人也的确是不行,你叔当年还在苏州,也是不巧,不然怎么也不会让你一个人去方家过日子的。” 这女人的嘴皮子利索的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堆。

  婉如心中感慨,心想在方家的日子,受罪倒是不至于,但是寄人篱下的感觉的确是不好受的。

  钟永杰走了进来说道:“侄女,你放心在家里住着,从今往后啊,有叔叔婶婶在,你大可放心的住,想住多久就住多久。不过,叔有句话问你,你可要老实告诉叔。”

  婉如抬眼看他,见他神色严肃,问:“什么?”

  钟永杰眉峰微挑:“侄女,你到底想不想嫁方家那小子?”

  婉如愣愣的看了他一会儿,并没有做过多的思考,摇了摇头。

  钟永杰与妻子两人互换了个眼神,脸上都有一种轻松下来的神色,“你看,我说什么来着,我就知道侄女不愿意。”

  “对嘛,对嘛,方展图占了我们钟家的财产,还想占我们钟家的人,想的美他!” 吴大兰脸朝门口,往地上啐了一口。

  “侄女儿,你放心,既然你不愿意,叔给你做主,把这婚事给退了,再给你找个好人家。”

  “就是,瞧瞧我们侄女儿的模样,天仙下凡似的,还怕找不到好婆家?”

  “方家的人奸诈着呢,那方展图,表面上道貌岸然,内心里就是想要霸占我们钟家的产业,哼,俗话说的好,有其父必有其子,他儿子也肯定不是个好东西!” 钟永杰在那说的是咬牙切齿,一副此仇不共戴天的样子。

  婉如看着他夫妻俩一唱一和,心中说不出的滋味,自己的确不想与伯谨结婚,但是这十年来方家待她并不薄,尤其是伯谨,她喜欢他,就像自己的亲哥哥一样的喜欢,被钟永杰夫妇这么一说心里总觉得有欠公允,对伯谨很不公平。

  吴大兰上前拍了拍婉如的手臂说:“侄女有眼光,别嫁方家那小子,婶再给你找一家更好的。”

  婉如很是心烦,皱着眉头,正要拒绝,突然,一个清亮的女声在门外高亢的大喝一声:

  “不行!” 她喊的斩钉截铁,她喊的大义凛然,月梅,拿着扫帚站在门口,眼神中满是坚持,坚定,一个小小的丫头,竟然在主人家里如此大声的说话,屋内三人都是一愣。

  月梅扔下扫帚,走了进来,站在了屋子中央朗声道:“方钟两家的婚事是老爷太太生前定下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怎么能够说退就退,你们这样跑去方家退婚,小姐的名声还要不要了?再说,这十年里方家待我们不薄,方少爷更是不可多得的青年才俊,为人温柔谦和,和小姐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怎么可以退?”

  说着走到婉如身边说道:“小姐,您可千万不要糊涂啊!想想方少爷对您的一片痴情,您可千万不能辜负他啊。”

  钟永杰听她这么一说,立马跳脚,指着月梅大声吼:“我们主人家说话,哪里有你一个丫头插嘴的份?你懂什么?!方家那是在心中有愧!他们霸占了我们钟家那么多的产业,做贼心虚!对你们好点,给你们点甜头,是想要赎罪,想要寻找安慰。”

  月梅下巴一昂,力争道:“叔老爷,我是丫头,但我可是陪着小姐在方家过了十年的,总比您要熟悉了解方家的人,方老爷我说不好,但是方少爷可是好人,对小姐是极为体贴爱护的。他俩从小一起玩到大,感情深厚,您可不能挑拨离间,破坏了这门亲事。”

  “什么好人?他们死活要结这门亲,就是为了要名正言顺的占了我们钟家产业,你懂个屁!”钟永杰大声嚷起来。

  “我不管,这门亲事是老爷太太生前定下的,谁都不能破坏!” 月梅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和力量,执拗的顶撞起钟永杰,脸上激动的泛起一阵红晕,呼吸也急促起来。

  婉如只觉得太阳穴发涨,她的心还在为赵正礼的订婚而滴血,现在又不得不面对方钟两家的财产之争,还得面对是否要和伯谨解除婚约的决定,而月梅与钟永杰的争吵更是让她脑袋里犹如有千军万马在奔腾一般。

  原本从北平回来后她就一直茶不思饭不想,寝食难安,身子很虚,被这么一闹,只觉眼前金星乱冒,头昏眼花,耳朵轰鸣,腿脚发软,瞬间眼前一黑,晕了过去……耳旁只有月梅,钟永杰夫妇的呼喊声……

继续阅读:第18章 无可奈何的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陆少,你的情敌又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