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父子情
江心2019-10-08 10:093,876

  “雅兰,你怎么来了?那么大冷的天。” 正礼一直很疼爱这个可怜的妹妹。

  雅兰睁着一双明亮的眼睛,盯着正礼看,看的正礼有些不自在起来,干笑了一声:“干嘛这么看着我?”

  “哥,你是不是打算去杭州看婉如姐姐?”

  正礼微微一愣,“唔。” 了一声。

  “这是下午从杭州寄来的信,你自己看吧。” 雅兰有些忧伤的看着哥哥,拿出一封信。

  正礼的心狂跳起来,杭州的来信!婉如的来信!虽然信不是写给他的,但是他依然激动的手指发颤,小心翼翼的打开信纸,上面写着:

  “亲爱的雅兰妹妹,

  很高兴能收到你的来信,当时你哥哥说他会让你给我写信,我只当是他随口一说,不想他真的这么做了。

  雅兰,天津的冬天冷吗?杭州已经下起了白雪,雪花如飞絮般在空中飞舞,在地上积成了厚厚的白色地毯,美极了。西湖的冬景,别有一番风韵,只可惜,我最近生病了,病的头昏眼花,是无法出去赏雪景了。

  得知你哥哥就要与齐小姐订婚,只有羡慕和祝福。齐小姐端庄大方,才学出众,与你哥哥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

  能与自己的爱人成双成对,白头偕老是一件令人艳羡的事。

  是的,你说的没错,我也快要结婚了,婚礼就在正月初六那天,我想我应该会快乐的吧。

  我现在住在自己的家里,比起方家的富丽堂皇,我钟家的房子很是古朴典雅,我给你画了一张我的卧室的图,你看看喜不喜欢?你也画一张你的卧室图给我看看好吗?

  哈哈,你一定看到画上躺在床上的我了吧,我把这幅画唤作‘寒夜飞雪卧病图’……

  对不起,雅兰妹妹,我可能有点发烧,等过两天,再给你写信吧……

  婉如 字

  XXXX”

  信很短,字迹潦草,甚至有些歪歪扭扭,明显的有气无力,看完信,他急死的心都有,她生病了,而且还病的很重,他急急忙忙,慌慌张张的打开她画的图,草草几笔,竹舍中,一个病恹恹的女子躺在床上,床边笼着一盆火,女子正望着窗外的飞雪,面容平和,无力低垂的手臂,若有所思的神情,都把他的心一下子拉进了画里,天,她还是那样的孤独,却依然坚持着自我调侃。

  她初六就要结婚了,可是她的字里行间依然是那样的不情不愿。

  正礼拿着信纸,手都在轻颤,莫名看着雅兰:“她怎么会认为我要和欣欣订婚?”

  “对不起,哥,是我说的。”雅兰愧疚的低下头:“你把欣欣姐都接到我们家里来了,还对她那么好,我怎么知道啊?”

  “你都和她说了些什么?” 正礼拿着信坐到雅兰面前,急迫的问。

  “ 我听到爹娘和齐姐姐还有你,说什么婚事啊,什么去北平提亲啊,我就告诉婉如姐姐啦,我不知道原来你心里喜欢的是婉如姐姐……” 雅兰嘟着嘴,一脸委屈。

  正礼用手撸了下脸,让自己镇定下来,说道:“这事不怪你,是我不好。雅兰,我必须马上去杭州找她,我不能让她嫁人,哪怕是要向伯谨负荆请罪也好。爹娘那,你等我走了之后再告诉他们,让他们不要担心,我会尽快回来的。过年,年年都有的过,但是如果婉如嫁人了,我就永远失去她了。雅兰,我的好妹妹,给她写信,给我写信。”

  赵雅兰用力的点了点头,笑道:“哥,你这回是认真的吗?”

  “废话,我哪回不认真了?”

  雅兰噗嗤一下捂嘴笑,正礼一愣才发现自己着了妹妹的道,无意中承认了自己好过头的桃花运了。轻轻用手指刮了一下她的鼻子笑道:“你可是越来越滑头了。”

  “去吧哥,但是你自己一路上要小心,记得给我带些杭州的小吃和小玩意儿。” 雅兰甜甜的微笑着。

  正礼将婉如的地址抄了下来,放在上衣口袋里,内心激动起来。

  将雅兰推回卧室,正礼赶紧跑回自己的房中,再一次收拾起行李,这次他带上了自己的小提琴,他想教婉如拉琴,她一定会很高兴。

  等不及天亮,背着琴盒,提着行李箱,他快步走出自己的小院,正要跨出二门,突然身后传来低沉的呼唤:“正礼----”

  正礼心头一沉,停住了脚步,缓缓转过来,低着头喊了声:“爹----”

  赵东升嘴里叼着烟斗,烟斗里的火光忽明忽暗,反射在他的眼镜镜片上,将他脸上严肃沉默的神情映的分外凝重。

  他知道儿子有心事,是特意独自来找儿子谈谈的。

  “决心要走了?”

  “是。” 正礼紧蹙着眉头,点点头。

  “为什么?和我说实话。” 赵东升紧盯着儿子的眼睛,眼中是严厉却也是慈爱。

  正礼吸了口冰冷的空气,鼓起勇气,慢慢走到父亲跟前,“噗通”一声跪在了雪地里,垂着头,缓缓将婉如的情形如实的说了出来。

  “你!你这混小子!你昏了头了!” 赵东升听完事情的来龙去脉,差点没气晕过去:“朋友之妻不可欺,这是最基本的做人道理,你连这个都不懂吗?”

  正礼抬不起头来,他懂,他怎么会不懂,如果他不懂就不会纠结矛盾。

  赵东升没想到儿子伟大的爱情背后竟然是一个如此令人不齿的故事。

  背着手,气的不停的摇头:“不行,绝对不行,这样的女子德行有亏,绝对不能做我们家的儿媳妇。她是有夫之妇,怎么还能勾引你?简直就是不知羞耻,不守妇道!”

  “爹!” 正礼凄然唤道:“她没有勾引我,她不是德行有亏的女子,她不是的,您别这样说她。”

  “你还护着她!她早就定了亲,是你朋友的妻子啊!我看你真的事色迷心窍,神志不清了!” 赵东升厉声喝道:“我告诉你,这样的女子是绝对不能进我们赵家的门的,不行!我得再给你说一门门当户对的亲事,你必须给我正正经经的娶个清清白白的女子。”

  “爹!” 正礼急的浑身热血翻腾,大冷的天里,头上却冒着热汗:“不要,大不了我谁都不娶。” 他站起身来,拎起行李转身就要走。

  “你给我站住!” 赵东升喝止住儿子的脚步。

  正礼转身难过的说:“对不起,爹,这个家我待不下去,我要去找她,她病了,我要去看她。”

  “你……就真的如此执迷不悟?”

  “爹,我曾听您对娘说过,如果您第一个遇见的人是娘,那您此生就只有娘一人,是不是?”

  赵东升一愣,自己的确是说过这样的话。

  “如果您说的这句话是真心话,那您就该明白我此时的心情,我并不需要什么名门闺秀,三妻四妾,看看我们家,看看大娘和二娘对我娘的嫉妒,看看两个哥哥对我的排挤,难道您还不明白吗?哪怕您再宠爱娘,再偏爱我,我们都不得不每天应付着各种战争,娘很累,我也很累,所以

  我只想娶一个两情相悦的女子,白头到老,简简单单。” 正礼越说越激动,想起从小到大的家宅争斗,母亲和自己受的委屈和痛苦,突然抑制不住的热泪盈眶。

  他哽咽了一下继续说:“伯谨是我的朋友,我怎么会不知道朋友之妻不可欺的道理,就是为了这个道理,我已经狠狠的伤害过她一次,可是,我爱婉如,爹,我快苦死了,我不知道他们结婚了没有,但是,我必须去看看,她信上说她生病了,或许,我可以给她治病……”

  赵东升哑然看着儿子脸上痛苦的神情,沉默良久,仰头看看天空,云层很厚,看来明天又有一场大雪,明天就是大年三十,新的一年就要到来,可是他却没有任何的喜悦之情,低下头,沉吟片刻,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走上前抓住这个心爱的小儿子的双臂,用那双有些浑浊,眼角布着鱼尾纹的双眼注视着儿子,突然眼中溢满泪水。

  正礼是头一回见到父亲如此动情,很是吃惊,而他自己的泪水也在眼眶中打转。

  半晌,赵东升脱下皮子手套,将温暖的而粗糙的大手放在儿子冰冷的脸上,突然嘴角向下拉了两下,吸了下鼻子,慈爱的说道:“去吧,去吧,去做你想做的事,去做你觉得对的事。”

  正礼愣住了,他没想到,父亲会放自己离去,睁大眼睛看着父亲那已然苍老的脸。赵东升颤抖着手,解开棉衣,伸进内袄,解下一块精美的怀表,又从腰间解下钱袋子,塞到正礼的手上:“拿着,一个人在外还是需要有钱防身的,这块怀表是宫里的东西,你好好保存。”

  又紧紧握住儿子的手,低声在他耳边说道:“‘青凤神秀丹’的秘方在怀表的夹层里,但是这张方子毒性猛烈,缺了一味药解毒,你好好钻研,等你钻研出来,你就是‘济仁’药铺的当家人了。”

  “爹!可……” 正礼怔在那,半张着嘴,无法言语,他太震惊了。

  赵东升阖了下眼睛,摇摇头,轻轻摆手,示意他不用说话,又摘下手上的一个翡翠戒指,亲手戴在了儿子的手指上,嘴角一笑:“你看,正合适。我就知道这是天意。”

  正礼不明所以的看了看手指上拇指盖大小的翡翠戒指,又看着父亲脸上饱含深意的笑容。

  赵东升拍了拍儿子的肩头说道:“儿子啊,你记住,这份家业,这药铺,迟早都是你的。”

  正礼一惊:“爹!这……”

  赵东升又摆摆手,说道:“我自己的孩子,自己不知道吗?你不用去和你的两个哥哥争,我自有安排,你尽管去做你想做的事。只是有一点,我们做人要光明磊落,不是我们的东西和人,我们不能要。明白吗?”

  正礼知道父亲所指的是婉如,只得皱着眉闷声点头答应。

  “你现在走也好,省得惊动你娘和其他人,你放心吧,我会安慰你娘的。去吧。” 赵东升耷拉着眼皮,蹙着眉间,紧绷着嘴角,脱下了皮手套,亲自给正礼戴上,嘴里说道:“天气冷,别着凉,多穿点衣服。”

  正礼凝视着父亲的脸,突然发现其实自己从来也没有好好的看过父亲,他虽然挥着手让自己快走,可是眼皮半阖着,眯着,眼底是一片依依不舍的泪光。

  一股暖流流入他的心田,他颤着双唇,“爹……。” 他没有下跪,取而代之的是扑进父亲怀里紧紧的拥抱。

  父子俩紧紧抱在一起,天上又飘起雪花来,赵东升看了看天色,拍拍儿子宽宽的后背,硬下心肠,将儿子送到大门口。

  看着正礼坐上人力车消失在茫茫雪夜之中,赵东升老泪纵横,儿子远去的背影让赵东升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他不知道何时才能见到这个出类拔萃,心爱的儿子。

继续阅读:第22章 天降救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南烟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