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天降救星
江心2019-10-08 10:093,188

  小小的卧室里黑压压的站了一堆人,各个都是垂头丧气,神色凄然,屋子外,月梅正在廊下用小煤炉煎着药,她一会看看药,一会看看屋子里的人,手上急急的扇动着蒲扇。

  离婚礼还有三天的时间,婉如的病情却一天重似一天,高烧不退,反反复复,一开始还能喝药,可是从昨天起就开始昏迷不醒,面如土色,吓的方家跟来的人赶紧跑回方家报告,方家二老大惊失色,急急忙忙的带了大夫一起赶了来一探究竟。

  大夫诊了又诊,只是说其脉象虚浮,是外感风寒之症。

  外屋里,方展图夫妇和方伯谨,钟永杰夫妇,虽然各自有着自己算盘,此时却都希望婉如能够早日康复。

  方展图的夫妇二人是长吁短叹,怎么也没想到大婚在即,婉如竟然会病成这个样子,无论如何,婉如是自己养了十年的孩子,看到她现在的样子,心中也都很不好受,另一层自然是,如果婉如就这样死去,那么方家就永远也无法光明正大的接手钟家的丝厂和绸缎庄,永远都会被人指指点点,议论纷纷。无论是从感情还是利益上,方展图夫妇都不希望婉如有什么三长两短。

  钟永杰夫妇自然又是另一副打算,他们原本是想正式代替婉如向方家提出解除婚约,一旦婚约解除,就能名正言顺的想方家索要丝厂和绸缎庄,婉如是个年轻姑娘家,不可能抛头露面的经营管理,后续的事情自然是由钟永杰操作,逐渐掌握实权,慢慢将方家踢出去,来个挟天子以令诸侯,还愁没有真金白银入袋吗?过两年将婉如往外一嫁,攀个有权有势的夫家,自己一辈子吃香的喝辣的,不都有了下落了吗?

  所以他们也不希望婉如有什么意外,万一婉如去世,就没了与方家争斗的王牌,凭他们两夫妻的实力和能耐是怎么也斗不过方家的,自己下半辈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富贵如意梦要从哪来?

  总之,这方钟两家人各自的算盘都是打的叮当响,都不想婉如有个什么闪失。一屋子的人里,只有方伯谨是全心全意,实实在在的希望婉如能早日康复。他靠着内屋的门框,看着病床上不省人事的婉如,心如刀绞。

  到了傍晚,伯谨让父母先行回家,自己则留了下来亲自照顾婉如。

  钟永杰夫妇看到如此情形,也只能暗自祷告这棵摇钱树千万别死,也默默离开了。

  月梅捧着刚熬出来的药,来到屋内,将房门闭了。

  “方少爷,您今晚还回去吗?”

  方伯谨摇摇头蹙眉道:“婉如不醒过来,我就不回去,你去吩咐我家的下人,让他们回一趟方家,让庆妈给我收拾几件换洗衣服过来。”

  月梅既感动又高兴的应了:“方少爷,您真好。”

  伯谨摇摇头,接过她手上的药碗,走进里屋,坐在床沿上,月梅赶紧将婉如轻轻的扶了起来,伯谨小心翼翼的用汤匙舀了半勺药汁,吹了吹,又放在唇边试了试温度,几次三番,直到温度合适了,才慢慢的将汤匙送进她的嘴里。

  可是婉如昏昏沉沉的,牙关紧闭,药汁送进嘴里,很快又从嘴角流了出来,急的月梅一下心防崩溃,大哭起来,伯谨也伤心的忍不住红了眼圈。

  两人没有办法,只能彻夜轮流的照顾陪伴着婉如,月梅更是拿出了香烛在院子里摆起了桌案,不停的焚香祷告,希望满天神佛和钟永年夫妇的在天之灵能够保佑婉如安然度过此劫。

  伯谨扭了一条冷毛巾,敷在婉如的额头上,她烧的很厉害,时而昏睡,时而说着胡话,含含糊糊的也听不清她在说什么。

  他紧张害怕的整晚盯着她,怕她病情恶化,出什么意外,就这么一直坐在床沿边,直到天快亮时,才靠在床架子上瞌睡了过去。

  月梅推门而入,吃了一惊,火盆里只剩下星星点点的冒着火星的灰烬,屋子里渐渐的变的寒冷,而方伯谨两手盘插在衣袖内,蜷缩着身子坐在那,她心中像是被人紧紧揪了一下,赶紧往火盆里添了碳,重新燃起火,将自己身上的棉袄脱了下来轻轻的披在了方伯谨的身上,伯谨被她这么一动,醒转过来,抬头看到她正动情的看着自己,心中一颤,往后缩了一下,拉下她的棉袄说道:“我没事,你自己穿吧,别你也冻着了。”

  月梅脸上一红,羞涩的点点头:“方少爷,您去客房睡一会吧,这里有我,没关系的。”

  方伯谨也的确累了,转头俯身摸了一下婉如的额头,好像稍稍退了一些热度,心中稍宽,点点头起身走了出去。

  “方少爷。” 月梅喊住他。

  “唔?”

  “您饿不饿,要不要吃点早点?” 她用如溪水般温柔的语调轻轻的发问。

  伯谨叹气道:“不用了,我现在没胃口,或许等我睡醒了再说吧。”

  “好,方少爷千万不要客气,这里虽然是钟家,但是您是钟家的姑爷,有什么需要就尽管吩咐。” 月梅边说着,视线却分秒也不能离开伯谨的脸。

  “你不用管我,好好照顾婉如,她的体温时高时低,反反复复,我很是担心,你待会把药煎好就把我叫醒,我亲自喂她。” 伯谨的一颗心全在婉如身上。

  月梅点点头,带了伯谨去了客房,安顿好后,又回到婉如的卧室,坐在床沿边看着消瘦昏睡中的婉如,心中很是伤感,眼泪滴落,自语起来:“小姐,可怜的小姐,你快好起来吧,钟家方家都需要你啊,伯谨少爷对你一往情深,如果你……万一……。他会受不了的,小姐,我知道你心里委屈,也知道你的心事,可是,对不起,小姐,我真的不能眼看着方少爷伤心失望。我的好小姐啊,你要快快好起来,和方少爷完婚,他是好人,他很爱你,他会很疼你的。

  我知道你心里记挂着赵先生,从他来到方家第一天,我就知道小姐你的心思了,可是小姐,你不能啊,你千万不能啊,赵先生那样的男人,风流不羁,是不适合做丈夫的,难道你没看到他已经有了齐小姐了吗?为什么,为什么你还要往里面跳?”

  月梅边说边哭,止不住的落泪:“小姐,你要赶紧好起来,赶紧长大,懂事,看到方少爷的好处啊!小姐,你听到没有啊?” 说完这么一篇话,月梅心中压抑着的苦涩和痛苦犹如决堤的洪水般,哗啦一下,冲破堤防,伏倒在婉如身边的被褥上痛哭起来。

  忽然,门外一阵喧闹声,似乎有人闯了进来。

  “哎,你这人怎么直往人家家里闯啊,你是谁啊?!” 吴大兰穿着拖鞋跟在来人的身后想要抓住他,嘴角还挂着一片香瓜子皮,可是那男子步伐很大,很快,她根本抓不住他。

  男人嘴里急急问着:“婉如呢?她在哪?”

  月梅好奇心起,起身打开房门,见到一个身材俊拔的男子提着行李箱,正在花园里四处寻找,一转身,正好看到月梅,如见救星一般,就朝这里跑了过来。

  “赵先生……” 月梅惊的犹如见到了鬼怪一般,圆睁着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赵正礼跑到面前,下意识的觉得大事不妙,不及多想就要关门。

  可是,赵正礼赶了上千里的路才找到此地,怎么会被区区一扇竹门挡在屋外,用力一把推开还未关牢的房门,挺身走了进来。

  月梅已无计可施,惊讶,错愕,手足无措的看着这个犹如魔鬼般的漂亮男人走向婉如的床前。

  吴大兰也跟了进来,嘴里嚷嚷着:“哎,你这个人到底是谁啊?你再不走,我可以喊人啦!”

  “赵先生,你怎么可以随便闯进小姐的闺房?!” 月梅慌张的喊起来。、

  正礼不理会他们,将行李放在地上,径直走到婉如床头,皱着两条浓眉,细细的看了一下她的面容,用手指轻轻翻开了她的眼皮,看了看,就坐在床沿边,拉起她的手腕搁在自己的腿上,伸出手指搭在她的脉搏上,诊起脉来。

  吴大兰顿时住了嘴,朝月梅看去:“这人是医生?你们认识?”

  月梅烦躁的蹙着眉间点点头,并没有多做解释。

  “嘿,这可真是天上掉下来的救星了。” 吴大兰眯着眼看着赵正礼一会,突然轻笑起来:“我看这人有两下子,而且啊,和我们婉如有缘。我感觉他能治好婉如,就让他好好诊病吧。”

  “叔太太,您这说的什么话?什么有缘没缘的,婉如小姐和方少爷才是一对,您可别乱说。” 月梅坚定的守护着婉如和伯谨的婚约。

  吴大兰斜眼瞟了月梅一眼,悠悠道:“有缘没缘,不是你我说了算的,要看老天爷的安排,姓方的在这里耗了几天了,婉如可是一点起色都没有,你若不信,我可以跟你打赌,这个年轻人定能把婉如救回来。不信你就等着瞧吧。” 说着继续嗑着手中的香瓜子,扭着肥臀,往门外走去。

继续阅读:第23章 情义两难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南烟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