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方家二小姐
江心2019-10-08 10:123,727

  五天后,方巧心突然带了人冲进了钟家,钟永杰夫妇见她气势汹汹,横冲直撞,上前想要阻拦,没想到方巧心一声令下:“来人,给我把这两个恬不知耻的家伙绑起来!”

  方家的仆人立刻冲了上来,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将钟永杰夫妇五花大绑起来,钟永杰夫妇又吼又叫,杀猪似的,方巧心秀眉倒竖,根本不理会他们的喊叫,指着他们俩大声道:“给我把他俩的猪嘴堵上!绑在树上!”

  钟永杰夫妇的嘴里立刻被塞进了脏布,绑在了树上,方巧心走到他们面前,恶狠狠的厉声道:“你们竟然敢放火烧我们方家的绸缎庄,还敢上门解除婚约?太欺负人了!我们一再忍让,你们当我们方家好欺负是吧?!”

  方巧心圆睁杏眼,纤细修长的手指指着他们:“看看你们的穷酸样,就凭你们也敢和我们方家作对?我告诉你们,你们要是再敢对我们方家有什么阴谋企图,我就让你们好看!”

  钟永杰夫妇完全没想到这方家二小姐和方家大少爷是截然不同的个性,小小年纪行事如此泼辣,此时嘴巴被堵,喊不出吼不出,当真是憋死。

  “我也不知道爹妈怕你们什么?凭我们方家的富贵,要弄死你们简直如踩死一只蚂蚁一样。我今天就要为我哥和绸缎庄出气。” 方巧心狠狠的瞪了钟永杰夫妇。

  一转身带了几个人冲到后院,高声喊道:“钟婉如,你给我出来!”

  婉如正在房内翻书,月梅在一旁绣花,一听到这动静,都是一怔,赶忙走出房看个究竟。

  方巧心一脸冰冷,走上前来,死死盯着婉如好一会儿,一挥手,让下人都退了下去,又瞪了一旁的月梅一眼。

  婉如知道她有话说,朝月梅微微点点头,月梅也只得退了下去。

  两人来到婉如的卧室,婉如才刚闭了门,一转身,方巧心劈头就怒气质问:“你把我哥怎么了?你说!”

  婉如一愣,不明所以,睁大眼睛问:“伯谨?他怎么了?”

  方巧心又气又伤心,蹙着眉头,拉着嘴角说道:“我哥从你这回家后,就和爹妈说暂缓婚事,然后就不停的喝酒,已经五天了,他几乎没吃过东西,就只是喝酒,喝醉了就又哭又笑又吐,清醒过来又接着喝,爹妈不让他喝,他就跑出去喝,昨晚上醉的不省人事,被人从酒馆里扔了出来,好在被阿兴阿贵他们找到,才抬了回来,现在爹妈派人不分昼夜的看着他,怕他出事。”

  巧心顿了一下,火气又上来了:“钟婉如!你到底对我哥做了什么?他为什么会这样?” 方巧心心中一急,鼻尖一酸,边哭边指着婉如质问。

  婉如大惊,慌了神:“怎么会这样?我回去看看他。”

  “不,你先告诉我,你到底和他说了些什么?他为什么会这样?”

  婉如轻蹙双眉,沉默了一会,吸了口气,说道:“你哥知道了。”

  “知道什么了?”

  “就是你之前猜测的事。我认了。”

  方巧心思索片刻,倒吸一口气:“你是说,你和赵正礼?天,你告诉我哥了?钟婉如,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巧心!不是我说的,是你哥自己猜到的,我生病的时候,正礼来过杭州替我治病。对不起,巧心,我……” 她烦恼的坐到了凳子上,带着祈求眼神,希望她不要再逼问自己了,如今的婉如根本不想提起赵正礼这三个字,也不想谈起那段痛苦耻辱的往事。

  她希望巧心能够理解她,毕竟她们是同龄的女子,毕竟她俩一起长大,毕竟她也是受新式教育的人。

  “我不能带着对正礼的感情去嫁给伯谨啊,这样对谁都是不公平的。” 婉如低下头,坚定的说:“对不起,我无法这么做,你们要怎么骂我,我都认了,是我不好,但是我不能嫁给伯谨,这就是我要说的话。”

  方巧心不可思议的盯着婉如,不停的摇头,“钟婉如,你真的太疯狂,太残忍了,太不知羞耻了,你竟然大言不惭的在这说你的伟大爱情论?那我们方家对你的恩情呢?我哥对你的一往情深呢?难道我们这些人对你都没有意义吗?” 她激动的指责着婉如。

  婉如不再说话,她知道自己的罪过,却无法弥补,还能说什么?

  方巧心气的边抹眼泪边说:“是你让钟永杰他们去我家退婚的吗?”

  “不是。” 婉如并不惊讶钟永杰夫妇跑去提退婚,虽然不是她提的,但是她内心是同意的,既然自己拒绝了伯谨,那就该还伯谨自由,让他另娶他人。

  “你知不知道,钟永杰夫妇带了你们钟家的族人,到我们家去闹,说要退婚,并且要我们还什么财产,我爹被他们气病了,我娘也晕倒了,现在两人都在床上躺着呢。”

  方巧心吸着鼻子,伤心的说:“他们说了很多难听的话,说我们方家偸了你们钟家的东西,说我们的蚕丝厂和绸缎庄都是你们钟家的,说我爹霸占了你们钟家的产业,这怎么可能呢?” 她越说心头越慌乱,她绝不相信自己的父亲会是贪图侵占别人家产的阴险小人,她不信。

  又是家产,婉如自己也是稀里糊涂的,只有摇头的份,皱着眉:“我也不太清楚。蚕丝厂和绸缎庄的事,暂时先缓缓吧,我想先回去看看方伯伯,方伯母和伯谨。”

  巧心抬眼看她,她看到婉如眼中的焦急和真诚,泪眼朦胧的点点头,呡了下嘴唇说:“对不起婉如姐,我知道我刚才的话说重了,我实在是太生气了。你既然愿意跟我回家探望他们,说明你还是惦念我们方家的对吗?”

  婉如摸了下她的头发,勉强挤出一个笑容:“从我六岁进你们家门,我就和你们家分不开了,只不过,巧心,我希望你能明白,我对伯谨只有兄妹之情。”

  “可是,可是哥哥他好爱你啊。” 她的泪珠滴滴答答的往下坠。

  “将来你也会遇到你爱的人,到那时你就会明白,你只想和他在一起,别人再好再爱你也是没有用的。” 婉如叹气。

  巧心皱着眉说:“我还是希望你能成为我嫂子,因为我知道我哥哥会很疼爱你,你会很幸福,而他也会很幸福,我们全家人都会很疼爱你。我不信赵正礼能给你更好的生活。”

  “我知道。”婉如微笑,她知道巧心和月梅说的都是对的,赵正礼不是托付终身的良人,方伯谨才是那个最佳人选,可是人世间就是那么的奇怪,明知道是对的好的,却不是你想要的,又能怎么办?

  婉如让月梅收拾了一下东西,两人跟着巧心一起回方家。走到前院,看到钟永杰夫妇被绑在树上,无奈的摇摇头,赶紧求情,巧心这才将他们送了绑。

  钟永杰夫妇看到婉如要回方家, 急的一把抓住婉如的手腕说:“侄女儿,你可不能再回去了,方家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他们不会让你再回来了。”

  “不,堂叔堂婶,你们放心吧,方伯伯,方伯母都病了,还有伯谨……我必须回去一趟,不然我心不安。你们自己保重。”

  方巧心眼睛一瞪指了指他们俩:“你们要是敢阻拦婉如姐回方家,我就让人再把你们绑树上!抽你们几鞭子。”

  钟永杰夫妇看到摇钱树被人挖了去,急的咬牙切齿,直跳脚,但是一见方巧心蛮横的样子,摄于他们人多势众,暂时不敢造次,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婉如跟了方巧心离去。

  //

  回到方家后,婉如先去看了方展图夫妇,但是方展图夫妇还在气头上,认为是婉如唆使钟永杰夫妇跑来退婚的,并没有见她。

  婉如只得去看伯谨,轻轻敲了敲房门,没想到房门是虚掩着的,嘎吱一声,自己开了。

  伯谨正垂着头,坐在床上,手上捧着婉如画的那幅“睡莲图”,怔怔发呆,神色十分沮丧,看到婉如快步朝自己走来,惊讶的一时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伯谨哥哥,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 婉如难过的蹙着眉,坐到他身边。

  月梅也跟了进来,看到方伯谨颓丧凌乱的样子,很是心疼,站在床尾,默默的流着眼泪。他的头发乱糟糟的,眼神没有了光彩,嘴巴周围一圈青,已经长出了胡茬。

  见到婉如出现在自己的眼前,方伯谨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愣是呆了好一阵才缓过神来,“婉如,婉如!” 他紧紧握住婉如的手激动的说:“你……你来看我了……你是关心我的,在意我的是吗?”

  婉如将手抽了出来,帮他把被子掖好,轻轻说:“我们……我们能不能先不要说这些,你给我点时间,让我再想想好吗?”

  “好。我答应你,我不逼你,我给你时间。只是,婉如,答应我留在方家好吗?我们还和以前一样。给我机会,让我对你好,让我爱你。” 伯谨用哀求的眼神看着她。

  婉如苦涩的笑了笑, “我想方伯伯和方伯母都不会再欢迎我了。”

  “不会的,他们早就把你当做自己的孩子一样,他们疼爱你。”

  婉如叹了口气,回头看了看月梅,月梅含着热泪点了点头。

  思虑再三,婉如决定暂时在方家住下,等到方展图夫妇身体康复,方伯谨情绪稳定下来之后,把话说清楚了,再回钟家。

  婉如亲自为二老煎药,无论如何,方家这十年来的养育之恩,她是铭感于心,伯谨因为婉如的回来,情绪也逐渐稳定下来,两人似乎又回到了从前。

  方展图夫妇虽然依旧希望婉如能和伯谨尽快完婚,只不过,态度已大为不同,他们如今只为了蚕丝厂和绸缎庄的利益,当然,还有成全儿子的一片痴心,而不再是因为喜爱婉如。

  婉如的心事越来越重,虽然方家人表面上对她依然如故,但是一些细节上的变化,也足以让婉如知道很多事都已经改变,再也回不去了,她和赵正礼的故事已经在方家传开,她和伯谨的婚事一延再延被人偷偷议论,钟家和方家财产之争也让她变成矛盾的焦点。

  虽然这半年来的翻天覆地,突然间又变成了风平浪静,而这种表面上的平静只不过是为了掩饰方钟两家的暗潮汹涌。

  婉如来到那个被荒废的小院子,站在高高的“清凉亭”里,眺望着远方,和赵正礼的一段情犹如一场梦,日子一天天的过去,这场梦的真实性她都已经无法辨别了。

继续阅读:第27章 谁的家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南烟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