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走投无路
江心2019-10-08 10:153,841

  三天后的傍晚,方展图突然怒气冲冲的大踏步从大门口走进来,身后跟着几个得力的跟班,大声嚷着:“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吴三桥一向都是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怎么会突然带着工人去湖州?这下年底上海的这批货要怎么赶?”

  “老爷,吴三桥原本就是钟永杰老婆家的一个远方亲戚,听说是看上了春香院里的头牌姑娘,玲珑,他那些钱哪里够玩的,钟永杰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让玲珑陪了吴三桥一晚上,从那以后吴三桥就对钟永杰服服帖帖的。” 阿兴说,阿贵和阿金都点头附和着。

  方老爷厉声道:“那你们为什么不早告诉我?早知道我就不用他了。”

  阿贵说:“吴三桥是养蚕的高手,整个生丝和熟丝的流程他都相当熟悉,工人们也服他,在我们这已经做了七八年了,从来没事,他来的时候,钟永杰还没到杭州来呢。”

  “技术再好,没有忠心有什么用?”

  阿兴三人支支吾吾:“……我们只当是他们二人因为有亲戚关系,不过是私下里走的近一些,谁也没想到,姓钟的会这样使坏……”

  “唔……” 方展图沉吟片刻:“跟工人们说,谁愿意留下我加两成工钱,然后找人给我放出风声,湖州大批丝厂倒闭,不缺人手,吴三桥与外人勾结,中饱私囊,我已经交给法务部门处理,尽快去办!务必要把年底的货给我赶出来。哦,对了,那些跟着挑事的,还有和钟家有关联的,都给我把名字记下来,赶完货再收拾他们。”

  阿兴三人领命而去,方展图心中很是不快,自己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的把丝绸厂和绸缎庄经营的有声有色,现在钟家的人竟然跑来捣乱。

  他越想越不平衡,越想越窝火,又想到独子的离家出走,妻子的伤心欲绝,对钟家的人更是到了忍无可忍的程度,然,就在自己的家里,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还生活着一个最令人无法忍受的钟家人。

  当晚,饭桌上,方展图脸色铁青,两条浓粗的眉毛倒竖着,眉间皱出两道深深的竖纹,眼中因为火气而发红。

  方太太坐在一旁,满面愁容,脸有愠色的端着饭碗不住的叹气,方巧心默然无语的扒着饭。

  婉如再傻再迟钝,也能闻到饭桌上那浓重的火药味,她的心扑通扑通的狂跳,预感着即将到来的暴风雪。

  屋子里加上伺候在旁的丫鬟,老妈子,总共有八个人,却安静的只有一旁火炉里炭火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婉如不敢抬头,更不敢伸手去夹桌子上的菜,只是用筷子一粒粒的挑着米粒往嘴里送。

  “哼!” 方展图的一声浓重的冷哼声打破了屋内的沉寂。

  想着自己和钟家的恩恩怨怨,想着自己十多年来付出的心血,想着自己对钟婉如的宽容大度,想着自己儿子的了无音信,终于,他再也忍不住压抑在心中的愤怒。

  猛的从椅子上站起来,一把抄起饭碗就朝地上狠狠砸下去。

  “哐啷----!”一声巨响,将屋里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方老爷虽然脾气大,但是文人出身的他一向都很注重自己的君子形象,从来也没有在家里如此的发怒动粗。

  “你!” 他伸出食指指着钟婉如,暴怒的大声吼道:“给我滚!我不要看见你!从今往后不准你再踏进我们方家半步!”

  又是“哐啷----!”一声,这次是婉如手中的饭碗掉落在了饭桌上,米饭洒倒了桌面上,饭碗在桌上骨碌碌的转了几下才停下来。

  她的脸色惨白,惊恐的看着这个养育了自己十年,把自己当做女儿般疼爱的男人,如今,他的脸就如一头狂怒的雄狮,随时都要咬断她的脖子一般,她的脑袋一片空白,怎么也反应不过来,她被吓傻了,睁着圆溜溜的眸子,看着这个曾经如父亲般爱护自己的男人,他正在对自己咆哮,他正在赶自己出家门!

  “我叫你滚,你听到没有?滚!滚啊!” 方展图一把将她从椅子上抓了起来,就往门口推。

  婉如被椅子腿绊了一下,一个重心不稳摔倒在地。

  月梅冲上来护在她身前,哭了起来,转身跪在方展图的面前哀求:“方老爷,求求你不要这样对小姐。她还小,不懂事,请看在您当年和老爷结拜的情分上,留下小姐吧。”

  方展图大声说:“我就是看在和钟永年结拜的情分上才收留了你们那么多年,而我得到了什么?嗯?我得到的是背叛!”

  “你们钟家想要丝厂和绸缎庄,我告诉你,没门!你爹早就把钱亏空了,丝厂和绸缎庄能有今天,靠的都是我!是我!” 他咆哮着,额头上的青筋突突的跳动,脸涨的通红通红。

  “还有,是你!是你逼走了伯谨,是你让他抛下父母,抛下骨肉亲情,抛下事业,他是方家的独子,我告诉你,如果他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会让你们钟家十倍偿还!!

  你不是要退婚吗?!好!算我方展图白养了你十年,你现在给我滚出这个家门,我一辈子也不想见到你!滚!!!”

  人很奇怪,十年来婉如总是会因为寄人篱下而无奈感伤,可是此时真的被人赶出家门,给予了自由,却又慌乱无措,内心深深的恐惧起来。

  含泪看了一圈方家的人,他们各个脸上都带着对她的憎恨和愤怒,因为是她把他们的亲人逼走了,伯谨,伯谨,婉如心中疯狂的呼唤着,你到底在哪?你怎么可以抛下这里的一切?

  去找他,是的,既然是自己把他逼走的,那就去把他找回来,天涯海角她也要把伯谨找回来给方家一个交代。

  婉如打定主意,含泪跪在地上朝方展图和方太太磕了三个头,站起身来,飞奔出去,月梅也急匆匆的跟了出去,两人在房里收拾好了东西,伤感的离开了方家。

  大发了一顿脾气后的方展图,全身有种虚脱的感觉,跌坐在椅子里,心里五味杂陈,是的,他是生婉如的气,可是毕竟是自己养了十年的孩子,就算养只小猫小狗都有感情了,何况是聪明可爱的婉如,他的心并没有因为赶走婉如而觉得好受些,反而更加的沉重,撕裂般的疼痛。

  方太太也是如此,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是心里何尝不是失落难过。

  “爹,妈,你们别难过了,我想哥哥过阵子就会有消息了,他从来都是重情重义,放不下我们的,等他想明白了,肯定会给捎信回来的。” 巧心极力的安慰着父母,只是她的心中也是一片慌乱,谁都知道现在的世道乱,日本人闹完了东北,又在上海挑事。

  钟婉如的离去,并没有让方家变得平静轻松,而是陷入了更深的泥沼,沉闷,消沉,阴霾密布………

  //

  纵然再有骨气,为了生存,也无法不低头,婉如和月梅回到钟家后,失去了方家的接济,日子变的很艰难。

  过日子需要钱,见到原本的如意算盘打不下去了,钟永杰夫妇只得又做起老本行,成日里靠坑蒙拐骗的弄点钱,原本指望着利用婉如从方家捞点好处,没想到现在反而要倒贴着养婉如和月梅两个人,态度自然是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尖刻刺耳的冷嘲热讽不绝于耳。

  “啐!嫁到你们钟家,我算是到了八辈子的霉了!” 吴大兰朝地上吐了口唾沫,双手插在腰间,竖着眉毛,两脚像圆规似的开立着,扯着脖子谩骂:“什么千金大小姐,什么家财万贯,看看,妈的,还要老娘出去讨生活,赚回来的几个钱,还得养你们一家子。”

  钟永杰也嚷起来:“你个扫把星,弄了几个钱回来了不起啊,吃了你的又怎么样?你他么的吃了花了我多少?”

  “哎哟----是谁说的,把你们家的大小姐接回来,就能吃香的喝辣的了?现在好了,大小姐被人休回来了,你倒是给我看看真金白银啊!再有本事,就说服她去把你们钟家的产业要回来。

  到那时,我宁可给她做老妈子,洗衣做饭倒洗脚水。” 吴大兰嘴里机关枪般噼里啪啦的嚷嚷着:“你不是说你有本事弄垮方家吗?现在连我堂哥三桥的饭碗都丢了,也没见你搞出个屁来!”

  “哼,你还提你堂哥呢!如果不是他临阵变卦,怎么会让方家那些工人又调头回去?” 钟永杰气的一把将茶杯砸在地上。

  原来这吴三桥是蚕丝厂的工头,因为钟永杰成全了他和妓院头牌的好事,所以答应帮着哄骗丝厂的工人集体辞工去湖州打工,想让方家年底赶不及出货,亏上一笔,却不成想,吴三桥在最后紧要关头,无法违拗自己的良知,感念老东家对自己多年来的恩惠,对工人们说了实话,加上方展图又给工人们加了工钱,大部分的工人又都留了下来,只有他自己和几个工人去了湖州讨生活。让钟永杰夫妇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偷鸡不成蚀把米,气的七窍生烟。

  钟永杰一想到这窝囊气,火了起来,蹭的一声站了起来,疾步冲到后院婉如的闺房,一脚把门踹开,走了进来,吴大兰杀气腾腾的跟在后面。

  其实他们在前院大吼大叫,婉如和月梅早就听见了,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听见他们的抱怨讥讽,也不是他们第一次来逼她与方家翻脸。

  看到钟永杰气势汹汹的冲进来,月梅赶忙挡在婉如身前保护她,大声说道:“你们要做什么?” 其实她也很害怕。

  钟永杰冲上前,将月梅推开,一把拉住她的手腕:“婉如!你到底是不是我们钟家的子孙?这蚕丝厂,绸缎庄可都是你爷爷,爹爹留下来的产业,我们钟家的产业,如今他们方家已经休了你,你大可以大大方方的去讨要我们钟家的财产。如果不行,我们就上法院告他们。”

  “堂叔!” 婉如为难的说:“方伯伯说了,当年爹爹亏空了很多钱,是他替我们钟家还了债,所以蚕丝厂和绸缎庄其实都已经是方家产业了。”

  “呸!你居然信方展图那个老狐狸!他说的这些有什么证据?他凭什么说你爹当年亏空?又凭什么说是他替钟家还了债务?你怎么那么天真?”

  钟永杰连连发问,把婉如给问懵了,的确方展图并没有给她看任何的凭证,可是她相信她的方伯伯是不会骗人的,他那么的器宇轩昂,光明磊落,怎么会骗人呢?

  直至今日,虽然自己被方家赶了出来,但是她始终觉得方家人要比钟永杰夫妇要来的亲,这也难怪,毕竟她在方家生活了十年。

  “方伯伯不会骗人的,堂叔,求求你,别逼我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 钟婉如无力的哀求着。

继续阅读:第30章 崭新的篇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南烟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