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希望之光
江心2019-10-08 10:193,634

  门外传来一个柔亮的女声:“你好,我叫顾敏,是陆队长让我来的,请开开门。”

  听到是个女声,婉如和月梅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起身搬开了顶在门后的椅子和桌子,小心翼翼的开了门。

  门外是一张笑容亲切的脸,二十五六岁的年纪,童花头,一身灰色条纹粗布旗袍,短袜布鞋,服饰看上去很粗糙,些许有些方正的脸,眼睛明亮如星,笑容灿烂,给人一种真诚可靠的感觉。

  “你们好,我叫顾敏,是陆队长让我来的。” 她看婉如和月梅两人躲在门缝后面,满脸惊疑的神情,赶紧再次自我介绍。

  婉如和月梅依然有些害怕的将她让了进来,又赶紧闭了门。

  顾敏看她俩犹如惊弓之鸟,和蔼道:“陆队长和我说了昨晚的事,你们别怕,尤二柱那帮人是这一带的恶霸,欺凌乡民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我们正要对付他们。”

  “你们是……?” 婉如涩涩的问。

  顾敏笑说:“我们是专门保护老百姓的队伍,所以你们不用怕,陆队长刚来此地主持工作没多久,正在整理当地的资料,所以派我来询问一下。”

  婉如点点头,月梅倒了一杯茶过来给顾敏。

  顾敏拿出了登记册,询问了一下婉如和月梅的情况,发觉婉如精通文墨,很是高兴:“太好了,原来你还在北平上过学?”

  “没有,只是在那旁听了两个月。” 婉如摇头说。

  “那也很难得了,现在普通老百姓能识字的不多,嗯,不错,不错。我回去后向陆队长汇报这个情况。” 顾敏阖拢了登记册,笑道:“你们放心吧,我们小分队就在镇尾大柳树旁的院子里,有什么事就来找我。”

  “谢谢你们。” 婉如淡笑着起身送走了顾敏。

  有了顾敏的保证,婉如和月梅才总算是渐渐的放下心来,重新打开门来做生意。

  顾敏的出现,让婉如的世界为之一亮,原来他们是由这附近一带的老百姓自发组成的民兵队,表面上是民间组织,实质上是由上海的革命组织暗中发展起来的力量,主要是打击地面上的恶霸流氓,同时发展更多的同志进入革命队伍。

  顾敏口中的陆队长,也就是齐欣欣和赵正礼口中的陆明宇,是由赵正礼在爱国运动中挖掘培养起来的,原先是赵正礼的得力助手,为人开朗机敏,果断干练,和正礼脾性相似,非常投缘,不过为了进一步的培养陆明宇,组织上将他调到了另一个小组里,由更为资深的同志老罗进行指导。

  婉如并没有见到这个人们口中敬爱有加的陆队长,只是听民兵队里的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谈论着,几乎都是褒义词,什么“神勇”啦,“果断”啦,“智慧”啦,“指挥有方”啦 一类的,婉如都感觉在他们嘴里的根本就不是人,而是神。

  在顾敏的建议和帮助下,婉如开始参加一些镇上和邻村的活动,教妇女们刺绣,教村民们认字,或者帮着一起做饭,虽然都是免费义务的,但是她心里像是被阳光投射了进来,有一种说不清的幸福感和成就感。

  是啊,自己怎么从来也没想过,其实自己可以为他人做一些事的呢?原来自己是有用之人,是有价值的。

  没过多久,顾敏就找到她,说民兵队打算在镇子上开办一个学校,义务的教镇上和临近村镇的孩子们认字,请婉如去做老师。

  婉如欣然答应,对于她来说,当老师可比绣花有趣多了,每天看着那一张张充满求知欲的小脸,让她觉得欢欣鼓舞,想把所有的知识都教给他们。

  //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

  一阵朗朗的读书声,稚嫩而响亮,回荡在绿水碧波,白墙朱门之间,引得石桥上的挑夫,木船上的艄公都好奇的寻声看来。

  “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清晨,水乡小镇被薄薄的晨雾轻笼着,雾里看花,恍若仙境,充满朝气的读书声飘飘荡荡在水道小巷中回绕,许多镇上民众都露出了幸福的笑脸,因为这读书声中,有他们的孩子,有他们的希望。

  河边的一座大房子里,暗红色的镂花窗户统统被打开,房间里是整齐的一排排的木桌木椅,坐着大大小小二十来个孩子,大的十四五岁,小的四五岁,各个全神贯注睁着明亮的眼睛,盯着木制的讲台后面的那个漂亮女老师。

  她穿着女学生的装束,两条乌黑的麻花辫垂在胸前,表情生动,笑容甜美,一手拿着课本,一手拿着粉笔。一会在小黑板上写字,一会背着手让孩子们默写词语……

  屋子里坐不下,许多民众趴在窗框上带着微笑好奇的看着她讲课。

  一节课下来,婉如笑着对大家说:“如果还有谁不会写自己名字的,下午放学的时候到我这里来。”

  话音刚落,顾敏突然出现在教室门口朝她招手,笑着喊道:“婉如,快来!”

  “下课。” 钟婉如向学生们说道,阖上课本,走上前去,笑着嗔道:“哟,你是要请我吃早饭吗?把我的课放在头一节,我还没找你,你倒先找我了。”

  顾敏轻甩短发挽住她的手臂笑:“好好好,对不起啦,我就是来请你吃早饭的,走,我们去吃馄饨。我有事和你商量。”

  两人在馄饨摊上,边吃边聊起来。

  “告诉你个好消息,上级说我们的工作做的很好,又说了不能让老师们分文不收,所以决定要给你们发工钱呢。”

  “哟!这可是个好消息,我可是快连馄饨都吃不起了呢。” 婉如眯着眼,夸张的笑说。

  顾敏垂着头,又有些为难的笑了笑:“只不过……你也知道我们的经费有限……所以陆队长说,只给有困难的老师,你的情况……”

  “呃?” 婉如稍稍一愣,立刻心领神会:“他的意思是说我不够困难?”

  顾敏抬头尴尬一笑,轻轻拍了一下她的小臂:“你不是还有绣坊吗?你看刚来的小林,小何都是北边来的,家里被日本人烧了占了,亲人也被杀害了……你说呢?”

  婉如看看她,微笑道:“看你紧张的,我又没说不答应,没关系,我不用工资,我的绣坊虽然赚的不多,但是还能维持生计,就把钱给其他的老师吧。”

  顾敏感激的将头歪在婉如的肩头上:“你真好,婉如,你真的不介意吗?”

  “没关系的,给她们吧。” 婉如笑:“吃不起馄饨啊,我就吃阳春面好啦,反正饿不死的,哈哈。”

  顾敏高兴的看着婉如,张开手臂抱住她:“哎呀,真可惜我是个女的,不然的话我就娶了你。这么善解人意的老婆去哪里找?”

  婉如噗嗤一下笑出来:“你如果是男人,那高大哥怎么办?” 高富强是顾敏的未婚夫,两人婚期已经定下,就在八月十五那天。

  顾敏脸上一红,轻轻拍了一下婉如的肩膀,两人笑了。

  吃了一个馄饨,顾敏斜眼打量着婉如,呡了下嘴唇,有些支吾的问:“对了,大美人,我想把你介绍给一个人,你愿不愿意见见?”

  “不愿意。” 婉如好似条件反射般的回答,面无表情的咬了口馄饨。

  “为什么啊?你都不知道我说的是谁。” 顾敏睁圆眼睛奇怪的看她。

  婉如停下手中的汤匙,她知道顾敏是好意,但是她的心门早就上锁,轻轻道:“谁我也不想见。”

  顾敏被她的冷拒弄的有些尴尬,她不懂为什么婉如那么一个漂亮而热情的人儿,对感情的事却是如此的抗拒。

  “婉如,相信我,你见到他一定会喜欢的,你俩真的很般配。” 顾敏说。

  婉如沉默不语。

  “他昨晚刚回来,现在正在开会,但是下午就要回上海去,你真的不想见见?” 顾敏睁大眼睛,在她看来这是个不容错过的好机会。

  婉如只是蹙着眉摇头。

  “哎,好吧。那我待会把小林介绍给他咯。” 顾敏叹了口气。

  婉如看着顾敏笑:“你怎么像媒婆似的,难道是那个人托你找老婆吗?”

  顾敏嗤的笑了,轻推她一把:“你以为我那么爱管闲事啊。如果是他托我找老婆就好咯,那我就不用愁了。那么好的男人,却只知道工作。”

  “其实啊,喜欢他,暗恋他的女孩子多了去了,我们队里就有几个,听说其他几个队里也有,只不过他除了工作就是工作。但是这工作虽然要紧,日子还是要过的嘛。”

  婉如有些发愣,看来又是个女人缘极好的男人,顾敏这么一说,婉如是更不想见了,她宁可一个人孤独终老也不愿意和全身长满桃花的男人有交集。

  顾敏笑道:“你真的不打算见见?可别后悔哦,小林长的也不错,万一他和小林好上了……”

  “万一他们好上了,我就送他们一对我亲手绣的鸳鸯戏水枕头。” 婉如笑着打断了她的话。

  “唉,好吧,好吧。你啊,真是个顽固不化的家伙,难道还怕我们陆队长配不上你不成?”

  “陆队长?” 婉如扬起睫毛,呆看了顾敏一眼,原来是他?一个神一样的人物!

  “是啊,你还没见过他吧。”

  婉如摇摇头,心中思忖,这人也算是救命恩人吧,其实应该见见他,感谢他一下的,但是顾敏这么一说,总感觉再见面就变得跟相亲似的,心中难免觉得有些尴尬。想想还是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她现在对男人没来由的戒备,或许是旧伤未愈,又或者是缘分未到,她不想,也没准备好去接触其他男人,只要一想到方伯谨的伤心离家和赵正礼的无情离别,就倍感压抑,无论是伯谨的痴情还是正礼的绝情,都让她对男人感到恐惧。

  “算了,你不愿意就算了。” 顾敏有些惋惜,用手指轻点了一下婉如的鼻子:“你啊,迟早会后悔!”

  婉如微微一笑,并不在意。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着,虽然中国的很多地方已经燃起战火,但是这个水乡小镇依然是绿水杨柳,清风徐徐……

继续阅读:第35章 暗室亏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南烟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